• 嗨起來吧
  • 0

「無須叫我太上長老了,對於宗門弟子,長縱喜歡稱呼我為太上長老,私下的時候,他都是叫我藥師兄,你已經是師尊的弟子,便也稱呼我一聲師兄即可。」

吳淵雙手抱拳,喊了一聲師兄。

藥師兄深深的看著吳淵,臉上的褶皺,因為笑容,變得更加多了起來。「吳淵師弟,第一次煉丹,就煉製出來極品療傷丹,更是遠超本身的藥效,以十年媲美百年,煉丹師一界之中,前所未聞,以後,定然也難以出現。」

「你,或許將顛覆整個煉丹師一界!」

藥師兄字句鏗鏘,吳淵心頭微跳。

這一切,都依靠了地獄十九層空間,依靠了地藏王選擇自己。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自己還需要苦苦鑽研丹方,不會如同現在這樣,簡單的一個意念,就能夠融會貫通一切。

「揠苗助長不可取,所有煉丹師的修鍊,都是依靠不停的煉製丹藥,熟悉過程。由淺入深。」

「練氣期的丹藥有百餘種,普通丹藥,考驗藥理認知,煉丹之火控制的葯,都已經在煉丹術初解之中,煉丹很枯燥,你雖然有天賦,但也需要將一切融會貫通,跟我來。」

藥師兄轉身走進了草屋之中。

吳淵跟隨其後。

草屋之中,四面牆角擺放著四個書櫃,不知道多少塊玉簡,存放其上。藥師兄指了指第一個書櫃的第一個小空格。

「這裡有練氣期百種丹藥,將它們完全煉製一次,就可以煉製築基期的丹藥。」

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

這裡約莫有十個玉簡,大概的數量,就是一個玉簡,十個丹方?

吳淵抬起手,拿起一個玉簡。

地獄空間頓時就傳來了提示音。

「丹王閣練氣期丹方玉簡,是否學習?」

神念微動,選擇了確定。

頓時,大量的信息就進入了意識之中。

吳淵明顯感覺到了意識微微有些痛感。

面色微變了一下。

地獄十九層縱然可以讓自己學習任何東西,都是一瞬間。

可那些東西,也要佔據自己的思維,佔據自己的精神力。

一次性學習十種丹方,已經接近精神力的極限了么?

吳淵閉上了雙目,靜靜的調息。

痛感消失不見了,意識有一股飽脹的感覺,已經無法在接受更多的信息。

與此同時,地獄空間也傳來提示音。

「宿主精神力受到境界限制,將暫停學習功能,須恢復精神力損傷,即可再次使用學習功能。「

吳淵心中苦笑。

果然,貪多嚼不爛,不止是在修行之上,包括地獄空間,也是如此。

十種丹方的信息,完全融會貫通,吳淵深吸了一口氣,暫且放下了精神力的事情。

轉頭看向了藥師兄,吳淵沉聲說道:「藥師兄,丹方我已經看了,現在就可以開始煉丹了么?」

藥師兄瞳孔緊縮了一下,表情更是驚愕了起來。

「尚且不足一刻鐘的時間,你熟知了哪一種丹方?」

吳淵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說道:「十種丹方,全部。」

重生八零福運嬌甜妻

他連著說了三個好字。反手之間,掌心之中就出現了一個丹爐。

「此丹爐,乃是師尊曾經用的丹爐,完全仿造玄天陰陽爐做出來的極品靈器,能夠完全承受陰陽之炎,直接以陰陽之力,就可煉丹。」

「藥草,師兄這裡有很多,丹王閣離開南域的時候,數萬年的積累,都被帶了出來。」

藥師兄又一揮手,數十種藥草就漂浮在了半空中。

「在院子中煉丹吧,我怕損傷到丹方。」

吳淵繼續說道,直接接過來了丹爐,又收起了藥草,直接走出了草屋,來到了院子里。

那數十種藥草,剛好囊括了十種丹方所需,充分說明了藥師兄對於這些玉簡,已經熟知到了全部。

一絲陰陽之力,鑽入了丹爐之中。

丹爐本身就有法陣,直接化作了陰陽之炎,燃燒之中,對丹爐進行預熱。

藥師兄則是在旁,目光灼灼,強忍著心頭的顫動,沒發出絲毫的聲音。吳淵分離出來了五種靈藥,陰陽之力直接將靈藥碾碎成了粉末。

第一味藥材,投入了丹爐之中。

神念,完全包裹著丹爐,以一種精確的方式,去觀察煉製情況。

藥師兄雙目之中,全都是驚顫。

「原來如此!他修鍊陰陽初始訣,精神力也完全被陰陽之力熏陶,還有一絲雷劫的氣息,讓神念變得無比堅固。」

「所以陰陽之炎煉丹,他可以神念進入其中。」

「每一個煉丹師,夢寐以求的就是這個能力!可這卻完全不可能!」

「神念,怎麼禁得起靈力化作的火焰去烘烤?強大境界的修鍊者自然不怕這樣的煅燒,可煉丹師,往往從最低點開始,修行就伴隨著煉丹。」

「這,才是他煉製出極品丹藥的另一個原因!」



藥師兄心中的激動,已經達到了極限。

可他不敢絲毫的發出聲音,生怕驚擾到了吳淵。

吳淵,自然不知道這一切。

五種藥草,依舊在最為微妙的時刻,完成了融合。

陣陣葯香從丹爐之中漂浮出來。

半個時辰之後,葯香濃郁到了極點。

吳淵心神凝重,神念操控陰陽之力,打出數個法訣,落入丹爐之中。

藥師兄的眼中,更是震驚無比。

「不需要開丹爐,即可封丹,完全保留了藥效,即便是我,也只有煉製最為拿手的丹藥,才會這樣做,看不到丹藥,就不知道成效,也不知道封丹是否正確。」

葯香完全收攏。

丹爐打開。

十餘枚丹藥,漂浮出來,直接落到了吳淵的手中。

「洗髓丹。(完美的火候,精確的控制力,獨特的陰陽之炎,將百年藥材以最為微妙的方式結合在一起,藥效發揮到極致。丹藥品級:極品)

「服用人群:練氣期(通體洗髓,強化骨骼經脈,增加資質),築基期(後天洗髓,減少雜質,強化經脈,增加修鍊速度)。」

吳淵的臉上,浮現出來一陣笑容。

藥師兄臉色更是急切。

「快讓我看看,是不是極品洗髓丹?」

他直接快步走到了吳淵面前,奪過一顆丹藥。

下一瞬間,他直接老淚縱橫。

「天下絕無僅有的煉丹資質!師尊,你在天有靈,得以安息了,丹王閣,定然會以最短的時間,回到南域!重振宗門!」

吳淵心頭微僵,自己現在是不想去南域的,至少還沒理由去。

只不過,這話,也不好現在說出來,打消了藥師兄的激動。

藥師兄目光凝重的看著吳淵,說道:「或許我錯了,你需要的煉丹修鍊方式,和其他人不一樣,你精神力的強大,幾乎可以不需要重複煉製的熟練度,只需要完全按照丹方所說去控制。」

「那麼,你或許可以直接煉製更強的丹藥。」

說話間,藥師兄一招手,草屋之中就飛出來了一枚玉簡!

這枚玉簡,和其他的區別很大,淡藍色,其上更是元嬰的氣息! 「修鍊無歲月。」

「練氣期,尚且不能夠算是真正的修鍊者,只是初窺門徑。」

「築基之後,才是真正的進入了修鍊門檻之中,金丹期,則是脫離了肉體凡胎,壽元直接以千年而計算。」

「修仙界之中有一句話,一甲感悟,一世人生。說的就是,修鍊者一旦進入冥想,感悟的深刻修鍊境界,可能睜眼閉眼,就是一個甲子,六十年的時間過去。」

「對於修鍊者來說,六十年彈指一揮,對於普通人來說,基本上就是一世人生了。」

煉丹,亦然是另一種修鍊方式,吳淵已經完全沉浸其中。

……

丹王閣,宗主大殿。

丹長縱背負著雙手,面帶笑意,站在最高的宗主台之上。

下方則是有三百餘名弟子,全部面露恭敬之色,盤膝而坐,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這三百弟子之中,金丹期約莫百餘人,其他的全部都是假丹境界!

這是一個可怕的實力!

在任何小世界宗門之中,都沒有這麼誇張可怕的金丹期。

宗主台分為兩側,一側是長老台,其上站著丹謝禮,上官雲,龐長老,府長老,以及另外四名元嬰期長老。

另外一側,則是宗主的親傳弟子台!

此刻,那台上站著兩人。


一個是面容謙遜有禮,文質彬彬的丹青。

另外一人,則是小玉!

此刻的小玉,已經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身黑白相間的煉丹師袍子加身,完美的身材,已經被籠罩在衣袍之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