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聽着培迪的話語,蕭逸淡淡一笑也不答話,隨後嘴中的話語向希拉夫人說道:“夫人,請您伸出右手。”

聽着蕭逸的話語,希拉夫人眉頭一皺,雖然心中很不情願,但蕭逸等人畢竟是客人,而且天狼僱傭軍在世界各地的威望甚高,自己也不好駁了對方的面子,只看希拉夫人緩緩的伸出了右手。

看着希拉夫人的動作,蕭逸微微一笑,隨後伸出自己的手掌握在了希拉夫人的手上,隨着兩人手掌間的接觸,一道異象呈現在衆人的眼中。

只看兩人手掌之間閃現出一道紅光,再看希拉夫人的身體不經一振,讓人驚駭的事情發生了,隨着蕭逸體內紅色物質進入到希拉夫人的身體,希拉夫人的有些褶皺的皮膚竟然開始迅速的舒展開來,髮絲間鬢白的頭髮竟然開始變黑,也就過了十秒鐘的時間,只看蕭逸緩緩的鬆開了希拉夫人的手。

“嘶!”只聽宴會中不斷傳來衆人倒吸冷氣的聲音,只看眼前的希拉夫人面容紅潤,皮膚顯的比剛纔要白嫩細緻很多,髮絲間飄揚着西方人特有的光澤。


本來希拉夫人就注重保養,雖然六十歲了,但面容還如四十歲左右的面孔,現在經過蕭逸紅色物質的灌入,整個人顯的如三十多歲的少婦,這個驚異的場變化,明顯的震撼了所有人。

而此時的希拉夫人看着衆人震驚的面容,一股震驚的心情浮現在希拉夫人的心底,剛纔自己只感覺從對方的手中傳過來一種溫熱的暖流,自己只感覺渾身上下舒服極了,整個身體好像充滿了活力。

“快,給我拿一面鏡子過來!”一道顯的有些着急的話語從希拉夫人的嘴中吐出。

隨着希拉夫人話語的落下,一旁的僕人迅速的推來一面碩大的鏡子。

希拉夫人也顧不得自己形象,有些着急的就向鏡子看去,隨着希拉夫人看向鏡子中的自己,只聽一聲驚呼從希拉夫人的嘴中吐出。

“這…這…這真的是我?”看着鏡子中如三十許人的自己,希拉夫人不經捂着自己的小嘴不敢相信的呢喃道。

看着希拉夫人震驚的神情,蕭逸臉上掛着一絲淡淡的微笑,“不知道,這個禮物希拉夫人喜不喜歡?”

隨着蕭逸話語的落下,希拉夫人驀然轉身看向蕭逸,眼中呈現出興奮的神色,“蕭先生,這個禮物太珍貴, 謝謝,謝謝您!”只看希拉夫人嘴中的話語顯的有些激盪,整個身體,不經因爲激動的心情大肆的顫抖着。

而一旁的莉薩和培迪等人看到這個畫面,眼睛瞪的如銅鈴一般大小,驚愕的神情浮現在幾人的臉上。

“哦,我的上帝,蕭先生是上帝嗎?這…這手段…我算是服了!”看着希拉夫人的變化,約瑟夫的臉上滿是崇拜的神情,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斥着興奮的光芒。

“蕭先生果然是神人,怪不得蕭先生的到來,讓首領那麼歡喜!”看着蕭逸神奇的手段,凱爾這才深深的感受到天狼首領爲什麼對蕭逸如此看重。

“蕭先生,請跟我來。”只看此時的希拉夫人嘴中吐出一道熱情的話語,上前伸手攬在蕭逸的臂彎朝主席臺走去。

看着希拉夫人熱情的動作,蕭逸也沒有拒絕,任由希拉夫人攬着自己的臂彎朝前方主席臺而去。

隨着兩人朝主席臺而去,衆多的來賓趕忙讓出一條道路容兩人通過,踩着腳下的紅地毯,身旁是Y國第一夫人,蕭逸直感覺人生真是有些奇妙。

迅速的穿過人羣,兩人走上了主席臺,只看希拉夫人攬着蕭逸的臂彎來到主席臺的話筒前,一道有些興奮的話語從希拉夫人的嘴中吐出,“歡迎各位來賓的到來,請容許我介紹一下,這位來自天狼僱傭軍的蕭逸先生,他以後將是我希拉最好的朋友,今晚蕭先生能參加希拉的生日宴會,讓希拉倍感榮幸,希望今晚大家玩的愉快。”只看希拉夫人眼中閃現出熱烈的神色,向衆人隆重介紹蕭逸的來歷。 隨着希拉夫人話語的落下,宴會中的衆人開始鼓掌,尤其是一些宴會中的女性更是不斷的朝蕭逸傳播着一絲曖昧的眼神,看到衆多女性曖昧的眼神,蕭逸的心裏不經微微一顫。

蕭逸送的這份禮物不僅奇特而且非常珍貴,女人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和歲數,現在蕭逸露出這麼一手,也不怪這些貴婦對蕭逸暗送秋波。

而此時最興奮的莫過於希拉夫人,對於蕭逸所送的禮物,顯然有些讓希拉夫人失去了往日的鎮定,看着蕭逸的目光充斥着炙熱的神色。

一曲西方知名的舞曲響起,迴盪在整個宴會大廳,希拉夫人臉泛笑意道:“蕭先生,這第一隻舞,就有我和您來跳。”只看希拉夫人說完此話,輕微的擡起右手朝蕭逸遞去。

看着希拉夫人的邀請,蕭逸眉頭不經一皺,到不是蕭逸不願意接受,而是蕭逸根本就不會跳舞,但看着希拉夫人熱烈的目光,蕭逸也不好直接拒絕。

“夫人,跳舞我不太會,要不您再換一個舞伴?”

聽到蕭逸的話語,希拉夫人顯的有些驚異,隨後臉上的面容不經一笑道:“不會沒關係,我來交你.”只看希拉夫人說完此話,上前把蕭逸的右手按在自己的腰上,另一隻手和蕭逸交織在一起,隨後帶着蕭逸就朝舞池而去。

現在蕭逸終於知道西方女人的開放了,沒想到希拉夫人直接就帶自己朝舞池而去,遇見這種情況,蕭逸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一絲苦笑浮現在蕭逸的臉上。

隨着兩人進入舞池,只看希拉夫人帶着蕭逸就在舞池翩翩起舞,而蕭逸則有些笨拙的跟着希拉夫人的步伐,也就過了三分鐘,蕭逸徹底就掌握了這種舞的步伐,整個人隨着希拉夫人一起在舞池之中遨遊。

以蕭逸強大的意識,只要看過或者聽過一遍的東西,蕭逸就能重複出來,看着希拉夫人的舞步,蕭逸意識海中的意識瞬間就全部記了下來,整個人伴隨着希拉夫人不斷在舞池中遨遊。

“啪啪啪.”只聽陣陣的鼓掌聲響起,不知何時,宴會中的衆人全部停下身來看,全部看着兩人的舞姿,隨着最後一個音符的落下,蕭逸和希拉夫人的舞步也停了下來。


“蕭先生,你真是太謙虛了,這就是你們華夏人的傳統嗎?”看着眼前的蕭逸,希拉夫人調笑道。

聽着希拉夫人的話語,蕭逸諂諂一笑,如果對方知道自己是現學的,不知道這希拉夫人會做何感想!

“蕭先生,想來你也有話要對我說吧?”看着眼前的蕭逸,希拉夫人換上了一張女強人的外表對蕭逸說道。

雖然蕭逸送希拉夫人的禮物讓希拉夫人震驚,但希拉夫人畢竟混跡官場幾十年,能坐在今天這個位置上,希拉夫人的智慧自然不是平常人可比,天狼僱傭軍的心思,希拉夫人也能猜到一二。

聽着希拉夫人的話語,蕭逸隨之一笑,“希拉夫人果然痛快,那我也不相瞞了,夫人這邊請。”只看蕭逸說完此話,帶着希拉夫人朝一處僻靜地方走去。

隨着蕭逸帶着希拉夫人來到一處角落,蕭逸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希拉夫人,想來您也知道我這次來是什麼意思,Y國這塊的生意,我希望夫人您能多關照下天狼僱傭軍。”只看蕭逸直接開門見山對希拉夫人說出自己的目的,有些淡然的眼神看向眼前的西方女人。

聽到蕭逸的話語,希拉夫人也沒有顯的多麼震驚,彷彿早就知道了蕭逸的想法一般,“蕭先生,我很感謝你送給我的這份禮物,這個忙我一定會幫,可是…!”

聽到希拉夫人的話語,蕭逸臉上泛起一絲疑惑,“可是什麼?夫人有話只管道來,有什麼困難,我想我都能解決。”

看着蕭逸自信的眼神,希拉夫人不經一嘆道:“其實我們Y國**根本就沒想打擊天狼僱傭軍,一切都是冰封和海豹兩家僱傭軍對你們天狼的打壓,就算我肯幫助你們,但兩家不次於你們的僱傭軍,一起對你們天狼發難,我想你們在Y國還是沒有容身之地!”

聽着希拉夫人的話語,蕭逸暗自點頭,大略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Y國**未必就敢得罪天狼僱傭軍,畢竟天狼僱傭軍的實力在世界聞名遐邇,這一切都是另外兩家僱傭軍合力打壓所產生的結果。

看着希拉夫人的嘆氣的面容,蕭逸的嘴角不由泛起一絲冷笑,眼前這個女人心中打的算盤,自己是一清二楚,雖然確實是兩家僱傭軍一起打壓天狼,但顯然Y國**也參與了其中,要不然天狼的人不至於在Y國一蹶不振。

至於希拉夫人剛纔所說的話語,顯然就是把責任全部推給了兩家傭兵團,那意思分明就是告訴蕭逸,雖然我很願意幫助你,但問題在另外兩家傭兵團中,這個問題需要你自己解決!

看着希拉夫人無奈的神色,蕭逸臉上的冷笑不經堆滿了臉龐,玩政治的果然都不是易與之輩,雖然蕭逸很討厭這種人,但既然來到了Y國,這點小事蕭逸也必須得解決,一是給自己減輕一些無謂的障礙,二是給天狼一個交代。

“呵呵,我以爲什麼大不了的事,原來是這樣。”只看蕭逸臉帶微笑的說出此話,隨後也不管希拉夫人驚愕的表情,直接攙扶着希拉夫人的手,朝宴會廳內走去。

只看蕭逸攙扶着希拉夫人迅速的走到培迪莉薩等人的身前,一道有些霸道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兩位想來都是Y國的負責人,我剛纔和希拉夫人商量了一下,以後Y國這塊的事物全部交由天狼僱傭軍來處理。”

隨着蕭逸話語的落下,培迪莉薩等人的神情不經一變,只看培迪當先忍不住自己的怒火咆哮道:“你算什麼東西?Y國這麼大的一塊蛋糕你們天狼就想獨吞,你們吞的下嗎?”

聽着培迪的話語,一旁的莉薩默不作聲,顯然培迪的話語雖然不客氣,但也代表了莉薩的心聲。

“呵呵,吞不吞的下,那就跟你們沒關係了,我送給你們二人一句話,識時務者爲俊傑,回去告訴你們團長,就說Y國這個地盤,我蕭逸要了。”看着眼前二人不忿的目光,蕭逸的臉上呈現出一絲霸道的神色,嘴中的話語毫不留情的脫口而出。

“你找死!”聽着蕭逸囂張霸道的話語,培迪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憤怒,一道電芒自培迪的手中爆射而出,直接朝蕭逸的身體劈去。

看着從培迪手中爆射而出的電芒朝自己而來,蕭逸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神色,“跳樑小醜,滾!”隨着蕭逸話語的落下,只看蕭逸擡手一巴掌就朝培迪拍了過去。

連血煞真元都沒有動用,蕭逸完全憑藉身體的力量拍出這一掌,隨着這一掌的拍出,狂猛的氣爆聲不斷從蕭逸的手掌流出,彷彿悶雷一般響徹整個宴會大廳。

電花閃爍,狂猛的手掌瞬間拍散培迪的電芒,蕭逸整個人隨之來到了培迪的身前,碩大的手掌直接拍在培迪的臉上。

看着眼前不斷放大的手掌,培迪的眼中閃現出極度的驚恐,整個身子極力的想閃避開蕭逸的這一掌,可惜任憑培迪極力調動自己的身體,整個身體彷彿不聽使喚了一般,就是定在原地一動不動。

“砰!”蕭逸的手掌狠狠的呼在了培迪的臉上,只看培迪瞬間如一條死狗一般,被拍飛了出去,嘴中的鮮血混合着牙齒不斷從培迪的嘴中灑落而出。

隨着蕭逸這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宴會中的來賓全部扭頭看向蕭逸,眼中震撼的神色顯的無以復加。

“蕭先生,今天是我的生日宴會,你這麼做太過份了!”看着蕭逸狠辣的手段,希拉夫人的神情顯得有些難堪。

聽着希拉夫人的話語,蕭逸不置一笑,有些調侃的話語從蕭逸嘴中吐出,“夫人,這可是您說的,阻礙我們天狼僱傭軍的人就是這兩個僱傭軍,我現在只不過是用我自己的方法來解決罷了。”

蕭逸的話語明顯讓希拉夫人一窒,看向蕭逸的眼神呈現出一絲無奈的神色。

“蕭先生,您這麼做是不是太霸道了一些?”看着蕭逸對培迪施展狠辣的手段,莉薩不經皺眉道。

聽着對面西方美女的話語,蕭逸不由聳了聳肩,臉上微笑的面孔不經慢慢沉了下去,隨後變的一片冰冷,一道響徹宴會大廳的話語落在衆人的耳中,“從今以後,和Y國合作的僱傭軍只能是我們天狼,如果誰敢在涉足Y國的事物,讓我蕭逸知道了,別怪我辣手無情。”

隨着蕭逸說完此話,一道血色光彩從蕭逸的眉心浮現而出,一道血色長劍瞬間從蕭逸的眉心處激射而出,一股驚天的血煞之氣自血泣劍身上瀰漫開來,整個宴會大廳充斥着驚天的殺意,那意思分明是說,誰敢反抗,通通滅殺,一個不留。 看到蕭逸身前懸浮的血色長劍,宴會大廳的各方來賓眼中閃現出驚奇的神色,作爲世界各地的知名人士,自然不會像普通人一樣不知道古武和異能的存在,但蕭逸現在所表現的出來的能力已經脫離了古舞和異能的範疇,看着蕭逸身前懸浮的血色長劍,大量的血煞之氣充斥着整個宴會大廳,衆人的心中不由一悸!

“你們天狼僱傭軍太狂妄了,今天是希拉夫人的生日,你難道還想在此殺人?”只看被蕭逸拍飛出去的培迪,有些艱難的站起身來,看向蕭逸的眼神浮現出一絲怨恨的神色。

“莉薩,你也看到了,這位天狼的負責人要把咱們兩家趕出Y國,你還要袖手旁觀嗎?”明知道自己不是蕭逸的對手,培迪眼珠一轉張嘴向莉薩說道。

聽到培迪的話語,莉薩的臉上顯的有些變幻不定,隨後看向蕭逸的眼神浮現出一抹堅定,“蕭先生,你可知道,你所說的話會引起咱三家僱傭軍的大戰,這個責任你能擔負的起嗎?”

隨着莉薩話語的落下,蕭逸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的笑容,“戰或不戰取決於你們,至於這個責任我能不能擔負的起,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從此刻起和Y國合作的只有我們天狼僱傭軍,不想白白送死,我奉勸你們從哪來回哪去。”

“狂妄,你憑什麼要求我們兩家退出Y國?”看着蕭逸霸道的手段,培迪色厲內茬的向蕭逸痛斥道。

“憑什麼?”

“就憑這個!”蕭逸說完此話,一直懸浮在蕭逸身旁的血泣驀然間血光大亮,一道血煞之氣自劍尖上爆射出。

一道血色劍光閃過,一股森寒瀰漫在所有人的身體之上,時間彷彿停止,空間又好似凍結,所有人的眼中只有這一道悽美的血色劍光。


“哧!”只看這道劍光瞬間劈在別墅外的花園之中,“轟!”一股震天般的巨響落入衆人的耳中,隨着這道聲音的響起,衆人只感覺這天地彷彿就要塌陷一般。

煙塵四起,整個別墅花園外到處充斥着大量的塵土,隨着煙塵漸漸散去,只看一道巨大的溝痕呈現在衆人的眼中,從別墅內的花園到大門前的土地全被斷裂開來!

“嘶!”看到這種非人的景象,衆人的神情都顯的一窒,嘴中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氣。

蕭逸的手段顯然震懾住了宴會中的衆人,尤其是莉薩和培迪等人更是驚駭欲絕,別人只看到了蕭逸強大的實力,而兩人則明白要造成這麼大的破壞,蕭逸的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

“這…這是蕭先生嗎?”看着蕭逸雷霆霸道般的手段,約瑟夫的臉上呈現出一抹驚訝,顯然一直彬彬有禮的人突然一下轉變成這樣,有些讓約瑟夫不敢相信。

看着約瑟夫震驚的神情,凱爾雖然早就知道蕭逸殺伐果斷,霸絕天下,但只是耳聞卻從沒見過,今天算是讓凱爾見識到蕭逸的另一面了,看着蕭逸身在廳中的身影,凱爾非常相信,從此以後Y國這塊的事物,以後將全部交由天狼僱傭軍來負責。

“就憑我蕭逸這兩個字,讓你們兩家僱傭局退出Y國,你覺的如何?”身在宴會廳中的蕭逸看向培迪,一絲不容反駁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

“你…你…你太狂妄了!”看着蕭逸逼人的目光,培迪不經憤聲咆哮道,就彷彿是名受氣的小媳婦一般。

“蕭先生,既然你們天狼想要Y國這塊的生意,就要坐下來和我們兩家僱傭軍好好談一談,你這樣蠻橫無理,我想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冰封僱傭軍的莉薩終於張口說話,顯然對於蕭逸的無理要求,莉薩顯然也是不能接受。

聽到面前這個西方美女的話語,蕭逸臉上泛起一絲冷笑,“蠻橫無理?”

只看蕭逸說着此話來到莉薩的身前,伸出右手輕輕飛撫摸在莉薩的臉頰之上,“小美女,我告訴你一個永恆不變的道理,道理是處於兩方相等的前提下才出現的,現在我拳頭比你大,所以你們就要聽我的,現在我就是道理。”

感受到蕭逸撫摸在自己面頰上的手掌,莉薩的臉上不經一紅,而再聽到蕭逸嘴中那霸道的話語,莉薩顯的有些失神,就連蕭逸撫摸在自己臉頰上的手掌都忘了推開,顯然蕭逸的話語讓莉薩不經深思起來。

“狂徒,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們海豹和冰封僱傭軍豈是你們天狼能輕易滅掉的,你竟然敢口出狂言?”聽着蕭逸的話語,培迪的神色顯的有些癲狂,嘴中的話語向蕭逸咆哮道。

“嗯?”聽到培迪的謾罵,蕭逸的臉色不經一寒,整個人如一道流光一般朝培迪激射而去。

“跟我說話要注意禮貌!”

“啪!”的一聲,還沒等培迪反應過來,只看蕭逸一巴掌就呼在培迪的臉上,再看培迪的面部頓時紅腫,嘴中的鮮血和牙齒頓時灑落一地。

“給老子滾一邊反省去。”

“砰!”還沒等培迪反應過來,只看蕭逸擡腳就踹在培迪的身體之上,再看培迪如一條死狗一般瞬間飛射而出,嘴中的鮮血彷彿不要錢般的噴灑而出。

“蕭先生,你今天實在是太過份了,我需要你給我一個說法。”此時的希拉夫人終於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站出來身來向蕭逸斥責道。

雖然蕭逸的禮物很是讓希拉夫人歡喜,但希拉夫人混跡政治這麼多年,孰輕孰重還是分的很明白的,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宴會,蕭逸在自己的宴會上胡來,就是打自己的臉,而且培迪和莉薩都是兩大僱傭軍的人,如果自己任憑蕭逸胡鬧,自己以後也沒法面對兩支僱傭軍了!


爲了一個蕭逸直接得罪兩大僱傭軍,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希拉夫人分的很清。

“呵呵,希拉夫人,我希望您能置身事外,其實我今天到此,你能支持我們天狼僱傭軍是最好,也省的我一番功夫。”蕭逸笑着說出此話,但眼中卻充斥着一股寒意。

“但看來希拉夫人還是沒下定決心,既然這樣就由我來幫您把這個決定下了。”只看蕭逸說完此話也不管希拉夫人的臉色,徑直來到莉薩的身前。

“小美女,知道你做不了主,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和你們首領商量,五分鐘後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你們今天就全部留下吧。”只看蕭逸說着此話,身體上的殺氣開始四散而出,彷彿隨時就會切割生命一般。


看着蕭逸充滿殺意的眼神,莉薩的臉色顯的很是難看,緩了緩自己有些起伏的心情,莉薩隨手從懷中掏出電話,隨之走到一旁撥打了起來。

“喂,團長!”只看莉薩對着手中的電話低聲開始訴說。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衆人雖然聽不到電話另一頭的話語,但從莉薩的神情上也看出來一絲端倪。

正在和自己首領通話的莉薩,此時的臉色漸漸變的凝重,也就過了不一會,只看莉薩拿起手中的電話朝蕭逸走來,“蕭先生,我們團長想跟您說幾句話。”只看莉薩的神情竟然顯的極度恭敬,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滿了一絲敬畏。

聽到莉薩的話語,蕭逸不經一愣,隨後有些疑惑的接過莉薩手中的電話放在耳邊,“喂,是蕭先生吧?”一道柔嫩的女聲竟然在電話另一頭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蕭逸一呆,沒想到冰封僱傭軍的首領竟然是一個女人,“我是蕭逸,不知道我說的事情你們考慮的怎麼樣?”雖然有些驚異,但蕭逸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