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吼吼!!”

“公子來幹一個。”

“泰坦,來,我們兩個比比誰喝的啤酒最多。”

頓時大廳裏面熱鬧了起來,而所有人的臉上都透漏出一股高興和興奮的表情。

“媚兒姐,我敬你一杯。”

葉冰音對着坐在自己上首的媚兒輕輕的說了一句之後左手舉杯。

媚兒同樣左手舉杯和葉冰音砰了一下之後一口喝掉了酒杯裏面的啤酒,她對着葉冰音說道::“冰音,你不用叫我什麼媚兒姐了,我們兩個人的年齡差不多,你叫我媚兒就行了。”

“媚兒姐。”

葉冰音也不矯情,見慣了商場上的陰謀詭計,但是在這裏她永遠保留着自己最後的一分童真,因爲這裏的每一個人都值得她信賴。

“冰音,等下你跟我來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媚兒趴在葉冰音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之後開始和凌軒等人歡聲笑語的聊了起來。 “媚兒姐,冰冰姐,該走了,馬上演唱會就要開始了。”

衆人吃完晚上在大廳裏面說起了自己的經歷,而凌軒坐在旁邊,嘴角輕微的露出了一絲笑容傾聽着,而媚兒則是帶着葉冰音上樓說什麼去了。

“走吧。”

媚兒手上挽着葉冰音走下了樓,朝着剛剛叫自己二人的青青笑了笑。

隨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着外面走去,而凌軒走在最後面,並沒有與衆人一起走。

當凌軒剛剛走出門,臉上不易察覺的露出一絲痛苦之色,低聲罵了一句:“該死,壓制不住了嗎!”

“公子,快帶跟上,馬上就要走了。”

這個時候泰坦坐在一架銀白色的小車上面,朝着凌軒大聲叫了一句。

“哦,來了。”

凌軒也不在遲疑,快步的朝着泰坦的小車走去,他坐上小車的副駕駛,看了看後面空無一人的位置,頓時疑惑了起來。

“他們難道不坐上來?”

泰坦撇了撇嘴說道:“媚兒姐姐坐上了冰音的那一輛車裏面去了,而其他的人都各自開着自己的車,爲了不引人注意分頭朝着演唱會的地方開去了。”


凌軒看着窗外,看着哪一部部朝着周圍分散開着的一輛輛跑車,眼中閃過一絲驚奇,回頭看了看泰坦。

“開車吧。你怎麼沒開跑車? 邪醫仙師:妖孽別過來 ,你怎麼還開的雪鐵龍啊?”

泰坦憨厚的撓了撓腦袋,然後啓動車猛地開了出去,他嘴裏面輕輕的說道:“公子,不是我不想開跑車,但是你也知道,他們的工作是必須展現出自己的財力實力的,但是我就不用像他們那一樣,我如果買跑車簡直就是要虧死,不是出任務的時候被敵人銷燬就是自己等人沒辦法帶走。”

凌軒點了點頭,閉着自己的雙眸,感應起身體的情況。

“泰坦,你這次過完年應該就要去美國那邊了吧!”

雖然凌軒是問,但是嘴裏面說出的話卻是用着肯定的語氣說道。

“是的,這次要去美國祕密護送一樣東西回到中國,佣金一億美金。”

泰坦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一包煙自己抽出一根,遞給凌軒一根,臉色悠閒無比,絲毫沒有把這當做一回事。

凌軒的臉上這次再也沒有保持住那一股清淡,冰冷的神色,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他嘴裏嘀嘀咕咕的說道:“一億美金,到底是什麼任務需要一億美金。”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做我們這一行的是不可能隨意去問僱主要護送什麼東西的,除非迫不得已的時候,這一點是規矩,公子你應該比我懂。”


凌軒揉了揉頭,他臉色不停的變幻着。

“僱主是誰?”

“**!”

凌軒突然臉色一變,對着泰坦說道:“泰坦,我不贊同你接下這次的活,去把這一項任務退了吧,損失我來承擔。”

凌軒的話說完之後臉上有着擔憂和堅定之色。

“公子,不是我不聽你的話,而是這次非去不可,這次我師父他老人家也開口了。”

凌軒眉頭一挑,狠狠的吸了口香菸,然後吐出濃濃的濃煙,他搖頭嘆息了一聲。

“罷了,既然你師父都這麼說了我還能怎麼樣,我給你個號碼,如果出了什麼變故你打這一個號碼,就說是無情讓你找他幫忙的,他會竭盡全力的幫住你的。”

凌軒從兜裏面拿出一張紙和筆,在上面寫了一長串的手機號碼,然後停下筆,一臉慎重的說道:“你剩下的懲罰繼續延後,等你這次的人物圓滿成功的時候在懲罰也不遲,但是你要記住,如果你這次出去之後出了什麼意外,你就不要怪我了,就算找到了你的屍體我也要在上面抽上幾百鞭之後才下葬。”

凌軒說這句話的時候全身一個冰冷的氣息,頓時讓的車內的溫度都是微微一冷,而泰坦更是打了一下冷顫,因爲他聽出來了這句話不是說笑的,而是凌軒真的認真了。但是他心裏並沒有感到害怕,甚至還感到一點點溫馨,更多的是感動。

“公子,到了。”

十幾分鍾之後,泰坦叫了一下眼睛緊閉的凌軒。

凌軒輕輕的恩了一聲,睜開眼睛之後直接朝着外面走去,而凌軒的臉上又變成了冰冷的一片,但是他的心裏面此時翻騰的厲害。


果然還是壓制不住了,看來老天還是真的‘待我不薄’啊,居然這個時候出現這種狀況。凌軒心裏面苦笑連連,自己現在的情況簡直就是一鍋大雜燴,稍不注意就會變成毒藥,不,自己現在是稍不注意就要爆炸。

“公子,他們都進去了。”

泰坦看着朝着演唱會裏面涌去的衆人朝着凌軒說了一聲。

凌軒也在裏面看到了秦如的人,他點了點頭,也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當凌軒走進去之後在最前面的一排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過當看到這個位置的時候凌軒眼前一亮,這個位置最靠近舞臺上面,可也更好的打量臺上的明星。

凌軒一屁股做了上去,他左右看了看,看見媚兒和葉冰音坐在自己距離有些稍遠的地方,而自己後面幾個位置還有自己旁邊的幾個位置居然都是自己的人。

“銘輝,這位置是你買的吧!”

曹銘輝三十歲左右,臉上有着一股成熟男人帶着的一股滄桑的氣息,舉手投足只見都有着一股上位者的氣息,他身上穿着一套國際品牌黑色西裝,腳上穿着名牌皮鞋。

他對着凌軒笑了笑說道:“自家人當然的坐好的位置了。”

凌軒看了看第一排最暗淡的那兩個位置,看着坐在上面有說有笑的媚兒和葉冰音問道:“那爲什麼媚兒和冰音坐在那裏,那裏雖然也是前排,但是好像並不好吧。”

曹銘輝訕訕一笑,有些無奈的揉了揉頭:“其實媚兒姐和冰音是坐在這裏的,但是因爲她們兩人不想引人注意所以才做到那個位置去的,那個位置其實是我安排給秦如和阿偉的,但是阿偉沒來,而媚兒姐又主動和他調換了。”

曹銘輝說完之後咬牙切齒的樣子讓的凌軒有點忍俊不禁,顯然是這曹銘輝原來沒少吃秦如和徐偉的苦頭,想要找個機會趁機捉弄他們兩個人一下。

“哦,那就隨便她們吧。”

凌軒說完之後直接開始閉目養神了,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喜歡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我靠,哥們,看到沒,最前排的那些人,那個不是房地產大亨曹銘輝嘛!那是杜翔!~那是陳忠玄,那是……”

演唱會現場最後一排,一個拿着望遠鏡的男子看着前排凌軒一行人頓時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一個男子說道。

那個男子一把搶過那人的望遠鏡看了起來,最後居然驚呼了一聲:“我擦擦擦,居然是那一個魔鬼。” “阿嚏”

坐在前排的凌軒突然打了一聲噴嚏,他揉了揉鼻子,嘴裏面嘀嘀咕咕的說道:“難道是誰碼我?”不過他也知道,罵自己的人非常的多,多的可以吐口吐沫星子就能夠把自己個淹死掉。

而曹銘輝轉過頭一臉擔憂的看着凌軒說道:“公子沒事吧,不會是幹毛了吧! 至尊廢後,本宮要獨寵 。”

他說完之後就作勢要掏手機。

凌軒見狀一下子止住了曹銘輝的動作,他頭上冒着黑線,苦笑的對着曹銘輝搖了搖頭。

“想不到銘輝你還是這麼幽默啊!啊哈。”

曹銘輝嘴角掛着一絲自信的笑容,沒人知道他的笑容代表着什麼。

“各位觀衆朋友們,新年好。”

只見一個女主持人穿着職業小西裝,剛剛上臺就對着衆人說了一聲新年好。

“嘩嘩……”

臺下一陣驚呼聲和掌聲。

“今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年,也是新年之前的最後一天,我們邀請了華盛集團的諸多歌星出臺與我們共同迎接新年的到來,現在有請有着情歌王子之稱的李毅爲我們演唱一首臨界。”

只見一個長得白白嫩嫩的一個小白臉一臉深情的走了出來。

“李毅,李毅,李毅……”

頓時臺下震耳欲聾的叫了起來,聲勢就連凌軒都有一點點的驚訝。

“銘輝,這小白臉是誰啊,人氣這麼高。”

曹銘輝嘴角年撇了撇,臉上透漏出一絲不屑甚至厭惡的看着臺上的那一個李毅。

“不過就是一個靠賣身才有一點點名氣而已。”

曹銘輝趴在凌軒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當曹銘輝說完之後臺上的李毅開始唱了起來,臉上的那一股深情讓的凌軒覺得噁心,當然這僅是凌軒的個人認爲。

不過他的聲音讓的凌軒的確讓的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個李毅還真有兩把刷子。

當李毅之後又連續上臺很多個歌星,不過凌軒從沒有用過正眼看過那些人,因爲他們還入不得凌軒的法眼,雖然凌軒不自命清高,但是他從來就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裏,就連他自己他都不放在眼裏。

“觀衆朋友們,剛剛諸位明星還讓你們滿意嗎?”

這個時候女主持人有上臺了,她臉上興奮的朝着下面的衆人大聲的問道。

“滿意。”

“接下來的這位是我們的壓軸人物,你們想要知道是誰嗎?”

“安雅,安雅,安雅。”

“……”

這次還沒到女主持人爲大家介紹的時候頓時臺下一片熱情澎湃,不管男女,臉色都激動無比,甚至因爲大聲喊叫憋的一片潮紅之色。

凌軒這下子不只是疑惑了,到底是誰居然有着這麼大的魅力,居然讓臺下幾乎所有人都大聲喊叫起來。

在夢里愛過你 銘輝,這安雅是誰啊?”


凌軒臉上透漏出一絲疑惑之色。

而曹銘輝更加的疑惑了,他反問凌軒道:“難道公子不知道是誰嗎?”

凌軒點了點頭,臉上露出茫然之色。

見凌軒點頭曹銘輝頓時感到不可思議,凌軒不知道李毅也就算了,因爲李毅雖然出名,但是僅僅是長的帥一點,而且別人故意炒上去的,而不知道安雅則讓曹銘輝不知道用怎麼的話來形容了。安雅,二十三歲,現在是中國最紅的明星,,唱功了得,現在她的名聲都已經傳出了國外,在整個亞洲都是一支出人意料的當紅人物。

凌軒見曹銘輝露出那一副神情便猜到了個大概,估計這一個名叫安雅的不是一個普通人吧,他然後笑着的對着曹銘輝解釋起來。

“呵呵,我一直不怎麼看電視的,就連歌曲都沒怎麼聽。”

而曹銘輝此時並沒有注意兒凌軒的話,他臉上出現一片震驚之色,他朝我笑了,公子朝我笑了。公子居然笑着對自己一個人單獨說話。

顯然凌軒原來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冷漠的表情,臉上基本上沒有露出什麼表情,而且就算笑也是朝着自己最最親近的人才能看到,要不然就是有時候人多,又都是自己最親近的人的時候微微一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