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其實,楊非凡幫小女孩治病的時候,曾經告訴過老者,他是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

所謂樹大招風,一旦桃花村的村民知道了楊非凡的身份後,記者通過採訪,很快就會將楊非凡的事蹟公之於衆。

這個,就是媒體的力量,楊非凡想不出名都不行!

楊非凡輕咳兩聲,道:“趙少主,很感謝你這麼關注我哦!”

“楊兄弟,我趙飛敬重你的爲人,所以,纔會關注你。”

趙飛笑道:“呵呵,扯遠了。其實,你剛纔以神奇的醫術,治好了男青年的痛腳病,早就已經轟動了整個南天市,有不少圍觀者,還專門錄製了你醫治男青年的視頻,發佈到網上,引起了強烈的反應!”

“居然有這麼一回事?”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居然區區一件小事,就已經被髮布到網上!

看來這個網絡媒體的世界,只要有任何的風吹草動,就必定會人人皆知。

山泉秀櫻震驚萬分!假如,她的伯父知道了楊非凡不但沒有死,而且,她還和楊非凡的關係搞得那麼親密,那麼,她不敢想象,她的伯父到底會有什麼反應?

趙飛讚賞地道:“你揭穿庸醫的廬山真面目,助人爲樂,醫治男青年的事蹟被髮布到網上,不到一分鐘,就已經收到了成千上萬條評論,很多人都贊你醫術高、人品好!”

“趙少主,你們趙家身爲中醫世家,醫術也不錯啊!你專程過來找我楊非凡,不會只是崇拜這麼簡單吧?你說你有事相求,到底是什麼事呢?”

楊非凡並不關心他倍受關注的程度,而是想知道,趙飛找他的真正目的。

“楊兄弟,你敢不敢跟我到趙家一趟?”趙飛不答反問。

很顯然,這是激將法,楊非凡自然明白趙飛的用意。

“在我楊非凡的字典裏,沒有‘不敢’兩個字。”楊非凡大袖一甩,做了一個請帶路的手勢。

趙飛笑了笑,帶着楊非凡和山泉秀櫻離開廂房,來到了大酒店的停車場。

山泉秀櫻暗暗稱奇,心中若有所思,帶着疑團上了楊非凡的車子。

趙飛開着他的瑪莎拉蒂車子,在前方帶路。

楊非凡開着他的大衆CC車子,緊跟在後面。

雖然,趙飛開的是名車,比起楊非凡的大衆CC車子貴很多,但是,山泉秀櫻就是喜歡坐楊非凡的車子,不喜歡坐趙飛的車子。

原因很簡單,因爲,山泉秀櫻喜歡楊非凡。

這時,兩輛車子在公路上,如風馳電掣般駛向趙家。

沒多久,這兩輛車子就已經出現在趙家的大門前。

趙家坐落於南天市的市中心,得天獨厚、富麗堂皇,遠遠望去,就好像宮殿一樣,奢華極致!

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此刻,繁星璀璨,與趙家的燈光爭相輝映,構成了一幅別具詩情畫意的畫面。

看到趙家後,山泉秀櫻眼露奇異之芒,她一直都以爲她們山泉家族是一個龐大的家族,不但擁有無窮無盡的資源,而且,擁有金碧輝煌的居所,壓根就沒有想到,這個趙家,居然並不比她們山泉家族差!

楊非凡震驚萬分、唏噓不已!

趙飛鳴了一下車喇叭,趙家的大門立刻徐徐地打開。

一個年約六十,精神抖擻的老者,打開大門的一瞬間,從裏面走了出來。

“少主!”老者對着坐在車子裏的趙飛,恭恭敬敬地喊了一聲,然後,目光落到了楊非凡的車子上。

楊非凡車子的檔次實在太低,根本就進不了這個老者的法眼。

趙飛點了點頭,然後,駕着車子,駛到了庭院的停車場中。

楊非凡開着車子尾隨而至,心中感概萬千!

“富豪人家的生活果然非同凡響!我楊非凡長這麼大了,還從來都沒有享受過這種奢華的生活,看來,我要好好努力才行,要不然,很快就會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

楊非凡望着趙家龐大、美麗的庭院,唏噓不已!

剛纔,他從開門老者的眼神,就可以看出,這個老者根本就瞧不起他。

楊非凡暗暗發誓,總有一天,他要讓所有的人都瞻仰他!

趙飛帶着楊非凡和山泉秀櫻,走進富麗堂皇的大廳,然後,吩咐下人奉上香茶。

“趙少主,有話不妨直說,沒必要對我楊非凡恭恭敬敬、客客氣氣,你這樣做,只會令我感到十分別扭!”

楊非凡很想開啓天目,傾聽趙飛的心聲,可惜的是,趙飛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趙飛一直都說有事相求,不過,他卻遲遲不肯透露。楊非凡猜想,要麼有難言之隱,要麼事關重大。

“其實,我是有難言之隱,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爲,我怕你不肯答應。”趙飛嗝了一口茶,臉上露出了忐忑不安的神色。

“只要不是叫我幹傷天害理的事情,在我能力範圍內,我會根據實際情況,選擇答應,或者,不答應。”楊非凡嗝了一口茶,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趙飛會心一笑,剛纔忐忑不安的神色立刻一掃而光,取而代之,滿臉的興奮!

這個,似乎有點套近乎,楊非凡禁不住有些警惕起來。


不僅僅是楊非凡如此,就連身邊的山泉秀櫻,也變得無比的警惕。

趙飛這麼說,天知道他是不是想求楊非凡,幹一些很難幹,並且很危險的事情?

所以,楊非凡和山泉秀櫻纔會變得警惕起來。

“趙少主,不要再賣關子了,我楊非凡的耐性有限。你若是再不說,我就告辭了。”楊非凡站起來,向山泉秀櫻使了一下眼色,準備閃人。

山泉秀櫻會意,立刻跟着楊非凡站了起來。

趙飛連忙一把將楊非凡按住,有點難爲情地道:“楊兄弟,別走,我說就是了!”

其實,楊非凡真的沒有什麼時間和耐性,因爲,他要去修煉醫武傳承,以及,尋找能量石和龍陽果。

“說吧!”楊非凡並沒有坐下來,而是,隨時做好閃人的準備。

“唉,其實嘛,我想求醫!我想求你幫我家父看病。”說到這裏,趙飛黯然神傷,彷彿他的父親得了不治之症那樣,很是難過。

聞言,楊非凡和山泉秀櫻震驚萬分,他們壓根就沒有想到,趙飛有事相求,居然是求醫!

堂堂中醫世家求醫,不要說楊非凡和山泉秀櫻感到震驚萬分,就算是說出去,恐怕,也未必有人敢相信!


“求醫?你確定沒搞錯?”楊非凡詫異地看着趙飛。

“沒錯,求醫!”趙飛神色凝重地道。

“你們趙家是中醫世家,醫術高明,遠近聞名。什麼大病小病,完全可以自理,又何須求醫?”楊非凡很是不解地道。


“不瞞你說,我父親是一名醫生,不過,他能醫不自醫。而我,也繼承了我們趙家的衣鉢,醫術自問也不差,問題是,我父親得的是怪病,就連我都感到束手無策。”趙飛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眼神中無不充滿了憂慮。

“世上居然還有病可以難倒你們趙家?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楊非凡搖了搖頭,道:“就連你們趙家都治不好的病,我楊非凡何德何能,又怎麼可能治好?”

“楊兄弟,你過謙了!其實,你幫男青年治病的視頻,我早就已經看過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施展的必定是上古金針度氣鍼灸絕技。”

趙飛讚賞地道:“你的鍼灸絕技神乎其神,就連我們趙家都自嘆不如。或許,只有你的鍼灸絕技,纔可以救我父親。” 上古金針度氣鍼灸絕技,是醫武傳承中的一種絕技,基本上很少有人知道。

楊非凡壓根就沒有想到,趙飛居然知道有這種鍼灸絕技!

如果僅僅是知道,還沒有什麼大驚小怪,問題是,趙飛不但知道,而且,還看出了楊非凡施展的鍼灸絕技是上古金針度氣鍼灸絕技,這個,實在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趙少主,你過謙了!其實,你們趙家的六經神針絕技,神乎其神,早就已經名震華夏!”

楊非凡笑道:“就連你們趙家享譽華夏的六經神針絕技,也無法治療你家父的疾病,我楊非凡何德何能,又怎麼可能治得好你家父的病呢?”

山泉秀櫻沉默不語,若有所思。

堂堂中醫世家,居然也要請別人來治病,這個,似乎有點令人無法置信。

趙飛輕嘆一聲,道:“楊兄弟,我知道,我這樣做似乎有點強人所難,不過,我也是沒辦法啊!我也有打算請名醫來治家父的病,不過,我母親不肯,因爲,她怕影響我們趙家的聲譽,成爲別人的笑柄。”

“你請我到府上給你父親治病,有沒有經過你母親的同意?”楊非凡平靜地問道。

一般情況下,大家族都是十分注重聲譽,特別是面子問題,他們會更加在乎。

趙氏中醫世家,是一個大家族,在華夏國享有極高的聲譽,一旦傳出趙家也有治不好的疾病,以及,請外人到府上來治病,那麼,勢必會影響趙家的聲譽。

這個,也是楊非凡所憂慮的問題。他寧願幫普通老百姓治病,也不願意幫豪門家族和達官貴人治病。

“我母親暫時還不知道這件事,只要你答應了,家母那邊,我會想方設法說服她。”趙飛一心求醫,倒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等你母親同意了,再找我治病吧!”

說完,楊非凡拉着山泉秀櫻往外走。

雖然,楊非凡不是身居豪門的人,但是,豪門家族的作風,他清楚知道。

這些豪門家族的最大毛病,就是墨守成規、死愛面子。

特別是老一代的思想,就更加如此。

雖然,趙飛並不計較面子和聲譽,但是,他的父母呢?楊非凡不敢肯定,他的父母是否不計較面子和聲譽?

像趙飛這麼孝順的人,楊非凡不想因爲治病這件事,而影響趙飛與他家人的關係。

更何況,楊非凡聽到趙飛這麼說後,已經猜到趙飛父親的病,並非容易治療。

如果容易治療的話,趙飛身爲醫術高明的醫生,就不會輕易請楊非凡到來治病了。

權衡了輕重,楊非凡覺得,就算是幫忙看病,也必須經過趙飛父母的同意,要不然,他母親不同意,他父親不積極地配合治療,那麼,就算楊非凡醫術再高明,也必定束手無策。

醫生幫病人治病,前提是,病人必須積極配合治療,纔可以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鑑於這些方面的原因,楊非凡才會拉着山泉秀櫻閃人。

“楊兄弟,請留步!”趙飛沉默了很久,直至楊非凡拉着山泉秀櫻走出大廳外,纔回過神來。

楊非凡並沒有理趙飛,繼續拉着山泉秀櫻往前走。

趙飛身體騰空而起,一個空翻,擋在楊非凡的面前,雙手一攔,弱弱地道:“楊兄弟,你不能走!”

“趙少主,莫非,你想動武強留我?”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趙飛的身手居然這麼敏捷!

就憑趙飛的空翻動作,楊非凡可以判斷,這個趙飛並非一般的古武高手,而是,有着能量的強者。

從趙飛一閃而逝,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來看,楊非凡隱隱察覺,這個趙飛應該是玄級強者。

楊非凡終於明白,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敢!”趙飛輕嘆一聲,道:“現在都這麼晚了,楊兄弟、山泉秀櫻小姐,你們還是留在這裏吧!反正,我們趙家招呼客人的廂房空着也是空着,兩位何不賞個臉住下來?”

楊非凡看向山泉秀櫻,言下之意,是想問她,到底有沒有意見?

“大哥哥,趙少主說得很有道理,我們還是住下來吧!”山泉秀櫻打了一個哈欠,略顯疲態。

楊非凡點了點頭,然後,看向趙飛,淡淡開口:“好吧!我們暫時寄宿在這裏。”

趙飛滿心歡喜地笑了,立刻吩咐下人帶楊非凡和山泉秀櫻到廂房休息,然後,轉身離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