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姐,你別動。”

梅子尖叫到。

“好!我不動。梅子我怕,我不會游泳。”

英子看着腳下越來越密集的裂紋哭了起來。

“姐你冷靜點,我想辦法,我會游泳的,你冷靜點。”

梅子試着把腳往英子這邊移一點,但是她剛剛移一點點,冰面又開始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梅子,你別動,你也會掉下去的。”


英子聽到聲音趕緊制止了梅子前移的腳。

“梅子,如果我今天死了,你一定要告訴正淳,我喜歡他,我想和他在一起。你告訴他,我想做小苗的媽媽。也想給他生個孩子。”英子明白她這次玩大了,可能小命不保,想着不想辜負徐正淳的這份情。

“看來我今天得死在這個湖裏了。這麼冷的湖水,就算梅子會游泳,也不可能拉着我游上岸的。而且我是旱鴨子來的,完全不懂水性的。”

到現在英子才發現她和梅子基本已經玩到湖中央了。

“不行,你要自己和他說,我不幫你傳話。你會沒事的,我會游泳,我想辦法好不好,姐。”

梅子尖叫着,搖着頭,眼淚流了出來。

“姐我不該遊說你出來玩的,姐,你不能有事,不然爸爸不會放過我的。其實你纔是妹妹,我是姐姐,我纔是姐姐。”

梅子哭得很傷心。絕望的看着英子,眼淚一直流下來。

“救命呀!來人呀!救命呀!”

梅子站在離英子大約五米遠的位置,尖叫着,歇斯底里的尖叫着。遠處傳來梅子尖叫的回聲,一直在迴盪着。

“姐對不起,我不好,我不該帶你出來玩的。對不起,姐對不起。”


“電話!電話!對求救。”梅子摸出羽絨服袋子裏的電話馬上給徐邦國打電話。

“徐邦國,快救救我姐,快,我們在翠湖上,快。”

梅子拿着電話說着,痛哭着,蹲到了地上。

“什麼?好,我們五分鐘就到。你讓英子站着千萬不要動。”

徐邦國聽到梅子的求救聲,立馬猛踩油門,快速便道往翠湖方向來。然後按了一個電話出去。

“英子被困在翠湖上了,馬上安排施救。” 掛斷電話,馬上快速往翠湖方向衝去。

“我的姑奶奶,這下你可是捅馬蜂窩上了。”

後面的車接到電話後,馬上跟着便道往翠湖方向衝去。

“淳哥,二嫂被困到翠湖上了。”華仔接通電話馬上轉頭告訴坐在後坐的徐正淳

“快。”

坐在旁邊的小芝,馬上接通電話,安排家裏的人員前往翠湖邊營救。

“還有多久到?”

“照現在這速度我們十分鐘內能到。”

“小女孩,你一定堅持住,我馬上就到。早知道你要偷溜出去,我一定把你牢牢的禁錮在身邊。”徐正淳雙手緊緊的拽在了一起,眉頭緊緊鎖着。

“加快速度。”徐正淳聽到還有十分鐘才能到,立馬命令加快速度。



小芝轉頭看到臉色已經鐵青的徐正淳,“這梅子這下可是闖大禍了。那是二哥的命根子,要是真除了啥事,這厥家就真的沒了。”

“咔嚓!咔嚓!咔嚓!”

腳下的裂紋更細了。

“梅子,你和爸爸說對不起。我當初任性了,傷了他。但我愛他,我也愛你們。”

隨着英子的聲音的結束,她整個人掉進了湖裏,“好冷的水,好冷,好冷,”英子感覺瞬間她就被凍僵了,慢慢的往下沉,越來越沉。

“姐!”

“姐!”

“不要呀,姐!”

梅子絕望的趴在冰上看着英子掉下去的窟窿,尖叫着,哭喊着。

“姐,我怎麼和爸爸交代,我在茉莉花前發過誓,要一輩子守護你的,你讓我怎麼和爸爸交代。”

梅子哭喊着,絕望的哭着。

“梅子讓開。快到岸邊去。”

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梅子擡頭一看是徐邦國在一邊脫衣服,一邊快速的朝這邊衝來。

徐邦國一個快衝迅速的跳進英子掉下去得冰窟窿裏。

一會兒,英子感覺凍僵的身體被一雙手拉着然後被拉出水面,快速的擡到岸邊。接着徐邦國也被趕到的人救了起來。快速的裹上華仔的衣服被扶到岸邊。

“趕緊施救!”

“她在水裏泡了多久?”

“快十分鐘了!讓開!”

梅子尖叫着直接推開人羣,要幫英子做心臟復甦,卻被一隻手給抓起來推到了一邊,小芝快速的幫英子做人工呼吸和心臟復甦。

“一會在收拾你。如果我的小女孩有事,你和你的整個厥家陪葬。”

一個聲音冷冷的響起。梅子正對着徐正淳那張陰冷的臉。

“嘔”

許久後,英子噴出了吸進的水,慢慢的意識也清醒了。

“二嫂醒了。”

華仔的看着英子把水吐了出來,馬上叫到。

接着英子被一雙大而有力的手抱起,並快速的脫掉身上已經溼透的外衣,然後裹進一件很大的衣服裏抱着。

“小芝,帶路。”

徐正淳的聲音在英子的耳畔響起。“他到了嗎?以爲見不到他了。”

“大哥呢?他怎麼樣了”

英子閉着眼睛,把身體縮成一團,她只是感覺好冷,好冷。

“他沒事,已經回去了。你不要說話,現在你需要保存體力,不然你會更冷。”

徐正淳的聲音沒有生氣,只是擔心很擔心。手臂的力量很緊,抱着英子跟着小芝的步子快速的跑回了房間。

“把所有能保暖的全部拿來,趕緊讓人準備驅寒的東西。”

小芝馬上跑進衣帽間,拿了兩件貂皮大衣出來,把英子放在上面,快速的幫她脫掉身上所有的溼衣服。英子冷的縮成一團,小芝又用另一件把她裹住,放在被子裏。

管家幫英子把頭髮用乾毛巾擦乾水,打算用吹風機給英子吹頭髮,卻被小芝一把奪過去。

“不能吹,你去準備薑茶,放很辣。”

“二哥,英子在湖裏待太久了,這樣怕不行,她現在已經沒法自己捂暖自己了。”

小芝把英子放好後,看到在被窩裏發抖的英子站了起來。直接告訴徐正淳具體的情況。

英子把身體縮成一團嘴脣青紫不住的顫抖着。“好冷,好冷,真的好冷。感覺就像在冰窟窿裏一樣。”

“你出去看看大哥,這裏我來。”

“二哥你!”

小芝猜到徐正淳接下來想幹什麼,想要阻止他,如果他想用他的身體給英子取暖額話,但他可能就會生病。

“出去。”

徐正淳完全不理小芝在與不在,直接脫掉了身上的衣服和褲子,鑽進被窩裏。把英子抱在他的懷裏,英子感受到他的溫暖的身體,直接往他懷裏鑽了鑽。但英子馬上意識到這樣徐正淳會生病的,又縮着身體想要逃開。

“小女孩不要動,一會就暖和了。”

他的聲音很溫柔,整個把英子抱在懷裏不停的用臉上的溫度幫英子暖臉和鼻子。

“一會就暖和了,乖,不動。”

徐正淳的身體真的很暖,又寬又暖,英子被他這樣抱着裹在被子裏。

小芝端了薑茶過來。

“二哥,先給英子喝點薑茶,去去寒。”

然後在杯子裏放了一條吸管,半跪在牀上,輕輕的喂英子。

“英子,喝點薑茶,一會就不冷了。”

小芝的聲音也很溫柔,英子順着嘴邊的吸管,慢慢的吸着薑茶。徐正淳用臉靠着英子的臉。

“大哥沒事,已經洗了熱水澡,也喝了薑茶。我已經讓平院長和小亭過來了,現在在來的路上。”

“嗯。”

徐正淳重重的鼻音。

“華仔讓人把英子堆的雪人搬回來放在院子裏了。梅子說英子堆的你和她,她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徐正淳聽到這裏手上的力氣又緊了一分,他在自責,自責他出門的時候沒把我帶上。

“你先下去吧,我陪着她。”

徐正淳的聲音很淡,但英子能聽到他心跳動的聲音。他把英子抱得跟緊了。慢慢的英子身體開始暖和起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書房中

“老二,英子沒事,只是受了凍,還好你及時用自己的體溫幫她取暖,已經沒大問題。多吃點熱的東西,多泡腳,這寒很快能祛除的。”

一個很蒼老的聲音在書房中響起。

“謝謝平伯伯,麻煩你跑這一趟。小亭這幾天就在這裏住下吧,隨時觀察英子的情況。”

徐正淳站起來,扶着書桌走到平南天的旁邊。然後伸手拍了拍平亭的肩,向他點點頭。

“好,我這幾天看着英子。”

平亭也朝徐正淳點點頭,雖然他看不見,但他能聽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