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連忙加快速度,追上了呂青絲后,易天師才急忙說道:「我去還不行嗎?」

「很勉強的來,還是不要來的好。省的把你害死了,你還到陰間來找我。」呂青絲回答的很尖刻。

「不勉強的,一點都不勉強。」易天師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但這一刻他只知道要討好呂青絲。

呂青絲放慢了腳步,和易天師並排而走,淺笑道:「其實你不需要這樣的,畢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啊!」


「我不是抱……」

「停,以後再提這事我就揍死你。嗯,要提也是我才能提,你不準提!」呂青絲蠻橫道。


易天師無奈點了點頭。

呂青絲笑著又拉著易天師開始往前走了。

……

這次易天師沒有要求在帶路,而是一路都跟著呂青絲走。不過,讓他無語的是,現在都已經過去三天了,他們還什麼東西都沒遇到。

不由得,易天師抱怨道:「你帶的什麼路啊?這都幾天了,連個什麼都沒有。」

「誰說我是帶你到處找人、找寶藏的。」呂青絲反駁道。

「哪是去幹什麼啊?」易天師好奇道。

淺淺地一笑,呂青絲道:「看風景不行嗎?」

「……」易天師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看見易天師的模樣,呂青絲掩住了嘴,但還是不禁笑出了聲來:「和你開玩笑的。本來打算是帶你找點寶物,讓你得那個比賽的第一的。可經歷了你那個魔宗二叔的事後,我知道你也對此沒什麼興趣了,便打算帶你去個有趣的地方。」

「什麼地方啊?」易天師連忙問道。

「東海!」呂青絲道。

「什麼?去東海?」易天師很震驚。

「有這麼驚訝嗎?」呂青絲一臉的不解,「又不是帶你去送死,只是去看看罷了。就算是送死,不還有我陪你一起嗎?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可,你在去之前也給我說一聲啊!」易天師無奈道。

呂青絲嗤嗤一笑,道:「誰讓你憋到現在才問,你早問我不就早說了嗎?再說,我帶你到哪去,那應該是你的福分才是,好好跟著不就行了。」

「可,這的事還沒解決完啊!」易天師道。

「別可了,你都不是讓人給報信了嗎?知道你還活著就行了。我們去趟東海也花不了多少時間的,所以你就別操心了。」呂青絲笑道。

「但你也不能就這麼做我的主啊!」對這個,易天師還是有點芥蒂。

「那你到底走不走啊?」呂青絲微怒道。

停頓了片刻,易天師還是服輸地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說怎麼樣就怎樣吧!」

呂青絲得意地笑了笑,然後繼續朝前走去,易天師很無奈地追了上去。

……

而就在易天師和呂青絲他們不遠處還有一對人馬也在朝著東方走去,他們不是夢流雲等人,是易天師一直後悔沒有殺掉的大公子等人。

他們這行的目的和易天師一樣,去東海。而他們之所以也會選擇去東海則也是因為一個人,東海十三魔宗,不現在應該是六魔宗之一的暗影魔宗的一個庶子,他們當中最軟弱的一個,老三陰亭了。

「老三,你確定這次東海會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對於老三,他們還是有點不相信。

陰亭點了點說道:「應該沒錯吧,這次的無極大會應該所有魔宗的強者都會參加,這個老六也應該知道吧!所以我們去偷襲噬魂魔宗的一處聚靈之地,應該是沒有問題。」

眾人本來想在這好好找找有什麼寶貝的,但這血色沙漠實在太大了,而且說句良心話,他們的運氣實在很差,找了好幾天什麼都沒找到。於是,他們便開始研究別的出路,無疑中,陰亭便說起了東海之事,感覺裡面應該有混水撈魚的機會,於是眾人便有準備離開血色沙漠,前往東海。

可為什麼是噬魂魔宗呢?這也是沒得選擇了,去他們自己的聯盟的,不是很好,剩下的就是天魔宗和噬魂魔宗了。天魔宗因為有老六獨孤劍在,他也有點不好說,於是,自然就成了噬魂魔宗了。

不料,這時候,老六,也就是大公子獨孤劍開口說道:「還是去天魔宗的吧,雖然現在東海很亂,但對聚靈之地這種地方還是很重視的,我們這麼貿然前去,肯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幾天前,眾人放棄了千辛萬苦得到了血蓮花,救了他一命,讓他很感動。所以,到了這個地步,即使出賣自己家的利益,他也有點無所謂了。

而且,這些東西還不一定是他的呢?雖然他的最大競爭對手已經死了,可對他,天魔宗主並不是很上心啊!

「老六,這樣好嗎?」陰亭問道。

大公子點了點頭道:「沒事,我們不用管這些了,還是先去吧,到時候實在不行了,見機行事就行了。現在的東海是個大漩渦,不過,東海越混亂,對我們來說,就越好。」

十一個紫天境的強者,已經可以算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就在快要離開這血色沙漠,通往東海的時候,他們還遇上了別的人。

又是大公子的熟人。

藍晶和江流。

雖然當時血祖已經派了烏青和張聽濤兩個紫天境的高手來尋找易天師和呂青絲,但上官飛也不能就這麼放心啊!在藍晶和江流又休息了一天之後,和血祖說了一聲,藍晶和江流便又第二次進入了這血色沙漠。

不過這兩人組,過的可並不是很好。特別是藍晶,畢竟一個愛說話的人和一個沉默寡言的人走在一起,感到無聊的覺得是那個愛說話的人。

藍晶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憋了多麼久沒說話了,但他能感覺的到,現在在讓他沉默一段時間,他也沒什麼問題了。

不過就在這時,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找到了正主。

易天師和呂青絲是大公子帶走的。而就在這時候,他們突然發現了大公子的蹤影。

當然,在他們發現大公子一行人的時候,大公子他們也都早早地發現了藍晶和江流兩人。 藍晶和江流發現大公子一行人後,並沒有打算立即現身,然後打一仗之後把一切都問個清楚。實際上,他們現在正在想怎麼才能不被大公子一行人發現。

雖然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大公子已經是紫天境的高手了,但能和三公子並稱又豈是無能之輩。而且現在,對方還十多個人,猛地一看,也沒有哪一個是好對付的。

可就在藍晶和江流還正在想盡一切辦法的時候,大公子他們就已經告訴他們已經不用在想辦法隱藏了,現在還是想辦法怎樣才能保護性命的好。

「呵呵,又是你們啊!怎麼還沒逃走,難道是我們太有緣分了!」還在思考之際,藍晶和江流突然就聽到了這麼一陣笑聲。

毫無疑問,笑聲的主人是大公子獨孤劍。這是大公子的事,大公子也足以解決,其他人自然不用急著插手。

「你想怎樣?」驚魂未定的藍晶喊道。

大公子又是一笑,佔盡絕對優勢的情況下,他也不在乎多浪費這麼些時間。剛剛經歷了一個生與死的選擇,他決定現在也要把這個經歷讓別人體驗一下,貌似他們還都是朋友……

想到這大公子就笑了,笑完之後,獨孤劍這才緩緩說道:「你說你們都送上門來了,我還能怎樣呢?」

「還有兩個人呢?」沉默地江流突然開了口。

望了一眼江流,大公子又笑道:「你說呢?落在我們魔宗的人手上,還能有好下場,男的當然早已經死了,至於女的,嘿嘿,你說我們這十多個大男人,看到這麼一個貌美如花,還不能反抗的女人會幹什麼?」

藍晶無疑已經怒了。

好不容易找到個喜歡的女子,可現在,竟然……

他沒有懷疑大公子的話,因為在他的思想里,魔宗的人還真是這樣什麼都能的出來的。


「對了,我記得和你們一起走的還有個漂亮的小姑娘吧,當初放了她,她怎麼沒和你們在一起。」大公子又笑道。

藍晶知道她說的是上官馨兒,這次上官馨兒本來也是打算要來的,可是因為上官飛的強勢阻攔,所以才會是藍晶和江流的組隊。

藍晶沒在說話了,他直接動手了。

大公子把他該犯的忌諱全都犯了,如果他還能在和大公子說下去,那他就不是真正的藍晶了。

真正的藍晶,也是很熱血的!

藍晶一動,江流自然也動了,他沒理由看著藍晶一個人去送死。他沉默,只能說明他性格孤僻,那是性格問題,這和他的本質無關。

上官飛讓他聽藍晶的,他就會聽。就好像當初上官飛讓他們保護易天師一樣,雖然一路上他沒和易天師說過一句話,但關鍵時刻,他還是出手了。而且,兩人還都救過他的命,江流可不是那種知恩不報的人。

面對憤怒的藍晶和江流,大公子很淡定的笑了笑。

雖然他倆都是藍天境巔峰,大公子依然不懼。其實,即使大公子現在是藍天境巔峰,他也不懼,更何況現在,他已經是紫天境了,更沒有懼的可能。

以一敵二。


還高他們一等級,這對大公子來說,沒有絲毫的難度。僅僅過了不到兩分鐘,滿腔怒意的藍晶和江流就已經躺在了地上。

大公子沒有殺他們。因為他已經想好了怎樣玩他們,趕路的日子太多單調,也太過寂寞,增加的樂趣該多好啊!

大公子陰笑了兩聲走到了藍晶和江流面前。

可就在這時候,大公子的笑還沒有笑完,就又有人出現了。

這次是三個人。

柳連城,烏青,張聽濤。

當然了,論戰鬥力的話,柳連城可以略過不論的。

「原來是你,還帶了幫手來啊!」大公子笑道。雖然只見過這些人一面,但對於大公子來說,那已經刻在了他的腦海里。

「快交出四小姐和易天師,否則,讓你們不得好死。」在他們三人組中,柳連城早到已經沒了發言權,他也就是在發現大公子的蹤跡后才發揮了一下他的作用。

說話的是烏青,他性格比較衝動,所以一上來看到大公子那張可謂的嘴臉,他就怒了。

其實他們也是剛到沒一會,當然了,他們來得沒藍晶和江流早,不然的話,也輪不到藍晶和江流出頭了。

就在烏青說話的時候,柳連城也走了過去扶起了藍晶和江流。相比烏青和張聽濤,柳連城還是感覺實力和他相當的藍晶和江流還親切的多。

「沒想到又來了兩個紫天境,看來這血色帝都的規矩不是那麼的嚴格嗎?」說話的是『兄弟幫』的老大寧不語。

自從烏青和張聽濤來了之後,他便發現兩人的實力不對,一探測之下,竟然探不到絲毫,於是,他便和容易地判斷出兩人的實力比他們都要高。

聽了寧不語的話后,大公子也暗中測了一下。不測還不知道,一測之後,他是一點笑容都沒有了。黑著臉看了寧不語等兄弟們一眼,大公子很想說一句:對不起,又是因為我。

「快放人吧!不放人的話,我們就要殺人了。」張聽濤站了出來,很霸氣地說道。

的確,他倆是紫天境巔峰,雖然對方十一個都是紫天境,不過他們才初期,對他們並沒有太大的威脅。

這時候,大公子一方的發言人也自動地換成了寧不語。當大哥,就是要在這種時候勇於站出來說話的。不然,他就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好大哥!

「要我們放人,想都別想。只要你們膽敢動一下,那麼別怪我們辣手無情了。」寧不語陰笑道。

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實力肯定是不行了。那麼唯一的依仗只有已經不見了的易天師和呂青絲。反正他們走了,對方又不知道。

「你敢威脅我們?哈哈,簡直是不要命了。」烏青大怒道。

「那就看看是我們的命重要,還是那兩人的命重要了。」寧不語橫下心來,決定賭上一賭,賭的內容自然便是易天師和呂青絲在烏青他們心中的地位了。

易天師的生死,烏青和張聽濤自然是沒有興趣在意了。在他們心中,如果還活著的話,隨手救一救就行了。而如果已經死了,那就只能抱歉了,這不是他們的責任。

不過,呂青絲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可就不一樣了。

於是,場上就不得不僵持了下來。 場上的僵局不管怎麼說,總是需要去打破的。

當然了,如果易天師和呂青絲不來的話,場上估計在僵持個一段時間就會真正的打起來了。就算是寧不語他們還能忍,性格暴躁的烏青也忍不了了。可易天師和呂青絲一來,就已經沒了再僵持的必要。


不過,這也不能怪易天師和呂青絲了。兩人走著走著,就發現了這面竟然有動靜,都好幾天沒見過其他活的東西了,兩人自然很好奇地走了過來。

然而,這一來,就讓大公子和寧不語他們沒了所有的依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