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懂了!一定是老天師和掌教給這小子開小竈了!對,一定是這樣!不然憑我這樣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修道小天才怎麼可能會打不過他?”

林坤望着朱罡冽狼狽逃竄的身影,有些想笑:“就這嗎,這是不是天師府年輕一輩最菜的一個?我還沒用全力呢……”


李詩師直到朱罡冽跑出去時纔回過神來,望向林坤的眼神中多了些炙熱:“現在我有點明白爲何那天老天師專門爲他出關,力排衆議要讓掌教接他回山了……”


“這男人……有點意思!”

晨光中,林坤負手而立,迎風而立。

李詩師望向林坤的眼神有點迷離,飢渴地舔了舔略有些乾澀的嘴脣:“這麼優秀的男人可不能放過,這些日子裝清純也有點裝夠了,既然他不主動點,那隻好本姑娘主動出擊了!”

……

“少爺,我們已經查過了,這小子自從那日被人接過去了之後,就一直呆在龍虎山沒出來過。我們的人一直蹲在進入市區的必經之路,只要這小子回來,我們就幫寧幹他!”某個豪華酒店的總統套房內,李溫家一邊做着牀上運動,一邊聽着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

“行,我知道了。”李溫家把電話一扔,專心致志地對付起身下讓人惹火的尤物來。

一番激戰後,雲雨初歇。

“臥槽,這狗東西爲什麼一直龜縮在天師府?這都什麼時候了,他再不出來仙家又該責怪我辦事不利了。”李溫家摟着身邊女子火熱的身軀,喃喃自語道。

“你怕啥?仙家說了,只要我們能把林坤整死,一切後果他來承擔,哼哼,我可不管他是天師府還是地師府,再強能強得過仙家嗎?”身邊女子翻身似遊蛇般纏住李溫家,有些不屑道。

李溫家沒有回話,雙手不斷遊走:“不愧是畢方仙家賜福過的女人,這身材的彈性也太好了……重點是,全身上下都比一般人火熱,每次帶給我的感覺都遠超其他那些普通女人。”

那女子一聲嚶嚀:“再等上些日子,如果那個叫林坤的小東西還不出天師府,我們就殺上門找他去!” “什麼?!你說林坤已經練成了護體金光?!這纔多久?!”

“只聽說歷來天生雷體修煉雷法進展奇快,也沒聽說練金光咒很有天賦啊!”

“呵呵,好!好!好!我天師府這回是真撿了個寶啊!”掌教聽完李詩師的彙報,連聲叫好,臉都快笑成了一朵矢車菊。

“這次下山,你跟着他!千萬別讓他有一點閃失!”

“對了,最近一直在周圍徘徊的幾隻小老鼠讓玄壇殿找個人給處理掉。”

……

龍虎山下山的路上。

“少府主,我們現在去哪裏鴨?”李詩師手裏握着方向盤,嬌滴滴地問道。

也不知道她自己還是別人,把駕駛位座椅調得很靠前,這就直接導致李詩師胸前的偉岸整個都垂到了方向盤上。

林坤想要把目光移開:“但是眼睛不聽使喚,那雪峯似乎有種特殊的魔力,牢牢吸引住了林坤的視線”

“哎喲,林坤哥哥你好討厭,眼睛往哪裏看呢!”李詩師邊故意挺起胸膛邊嬌嗔道。

“還看!是不是還想摸摸啊?”一個多月以來的相處,兩人的關係已經比初見時拉近了很多。

“啊,哦,不是!我剛纔在想太沉了會不會把方向盤壓壞了,想幫你託着來着。”林坤回過神來,義正言辭地解釋道。

聽到這話,李詩師給了林坤一個白眼,啐了一口:“不要臉!”

“下山之後,就先去天耀大廈吧,有些問題我還沒弄清楚……”

……

幾個小時的車程後,林坤二人重又回到了繁華的都市。

停好車,林坤步入了高聳入雲的天耀大廈。

“您好,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前臺的迎賓小姐服務態度極好。

然而在聽到林坤說要見楊紫薇後,態度180°大轉變:“我們董事吩咐過,不見外人。如果你們私下認識,可以私底下聯繫。”

迎賓小姐不屑地想着:“又是我們董事長的追求者?這天天一個個跟蒼蠅一樣煩不煩,別的那些公子哥也就算了,這是個什麼東西?穿着一身地攤貨,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原來還真的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林坤發現了小姐眼中的輕蔑尷尬地摸摸頭:“她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小姐,是這樣的……”林坤張口剛想要開口辯解,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林坤?你怎麼在這裏?”

轉頭一看,竟然是自己之前的上司齊經理!

“你這是找工作來了?”那日公司發生雷暴後,他聽說林坤被抓了又被放了,但不清楚具體細節,現在在這裏遇到林坤,他理所當然地認爲被辭退的林坤這是來找工作來了。

“他就是林坤?”齊經理身旁站着一位身着西裝的中年人士,聲音陰沉。

“對,趙總,他就是林坤。”齊經理點頭哈腰,語氣恭敬。

“呵呵,就你這種被我們公司辭退的小廢物,你也配來天耀集團應聘?難不成是來應聘掃廁所的?”這位被稱作趙總的男人一臉憎恨地盯着林坤,語言惡毒。

林坤聽着充滿挖苦的話語聲,目光一凝:“趙總?那個叫之前公司裏趙驍那個蠢貨的父親?”

“害得我什麼都沒做錯就我丟掉工作的那個?!”

“趙總,您又來了?還是來找我們經理談項目的吧?請您稍等片刻,我這給您聯繫夏經理。”前臺小姐變色龍一樣,看見姓趙的又堆了滿臉微笑;“這小子可不是來找工作的,他說認識我們楊董事非要見她呢……”

“嚯,就這土包子?是昨晚上做夢認識的楊小姐嗎?”趙總跟這前臺小姐一唱一和地使勁嘲諷林坤。

林坤原本在公司就被嘲笑慣了,倒也不惱,一臉淡然。但是站在一旁被當做路人的李詩師俏臉上一陣陰寒,有些看不下去了:“我堂堂天師府少府主,天生雷體,仙人之軀,你們一羣凡人也配嘲笑他?拿我天師府當什麼?”

“玉女靈神,太陰淵默,華……”

李詩師剛運轉起煉體咒決,想要教訓一下這羣無知的凡人們,突然身後一聲洪亮的呵斥聲:“都堵門口乾嘛呢?”

“喲,夏經理,您來啦!”趙總跟兒子見了爹一樣,一掃剛纔的怨氣,笑臉盈盈地跑了上去。

“原來是趙總啊,這是來繼續商談上次項目後續合作?怎麼堵門口了呢?”

“夏總是這樣的,這小子是原來我們公司的職員,由於業務能力極差,被我們開除了,今天碰巧在這裏遇見,這小子就心生仇恨,想要堵着我們。”姓趙的眼睛一轉,直接直接厚着臉皮胡編亂造。

“哦?既然這樣,保安呢?怎麼什麼人都往我們天耀大廈裏面放?把人給我架出去!”夏經理瞥了穿着樸素的林坤,聽信了趙總的一面之詞。

“呵呵,要是我今天還是以前那個無能的小子,是不是就只能像一隻喪家之犬一樣被尷尬地轟出去了?”林坤看着門外朝着自己步步逼近的保安,輕聲唸叨着。

“你還在念叨什麼?還不自己出去,非要保安把你架出去?”前臺小姐靠得近,但是也沒聽清林坤在說什麼。

“我說,你們做得很對!這個姓趙的有錢有權,你們根本不需要知道真實原因!”林坤指着趙總,沒有用力的嘶吼,聲音不大卻中氣十足。

“只要什麼都聽他的,不影響到你們合作就可以!就連知道真正起因的前臺小姐,也只需要像條狗一樣,乖乖地搖搖尾巴,什麼都不用說讓這場污衊順其自然的繼續下去就好了,對嗎?!”

“你……!”前臺小姐被他罵得面紅耳赤,卻又回不上話。

“夠了,保安快點,給我把人清理出去!”夏經理沉聲道。

看現場形式,他意識到了這少年可能真的沒有做錯什麼,但是就如少年自己說的一樣,起因是什麼重要嗎?項目做成了不就好了?誰會去一個窮小子怎麼想的?

保安見林坤慢慢不動,只能走上前去把他架起來往外拖。

“可惜……我已經不是原來的無能的我了!”林坤心裏默唸着。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

金光蕩起…… 當然,普通人是看不見金光的。

兩位架着林坤的保安只覺得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給用力推開了……林坤沒有傷害他們,他們只是履行自己職責的普通人而已。

“你倆在做什麼?我有沒有說上班時間不要喝酒?”一旁的保安隊長見兩人跟喝了假酒一樣鬆開了手,向兩邊倒去,頓時忍不住怒斥道。

見兩人如此不中用,保安隊長擼起袖子,衝着林坤走來,想要親自動手:“**的,讓你出去,耳朵聾了?!”

還沒碰到林坤呢,隊長像被一隻大手掀翻,直接飛了出去,在空中幾個後空翻之後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玄學大師的自我修養

“大白天的見鬼了?”趙總有點懵。

林坤也不管旁人,徑直朝着他走來……

“你你你……這一切都跟你有關?”趙總話都有點說不利索了。

眼看着林坤離自己越來越近,趙總驚慌躲到夏經理身後:“夏經理救……救我啊!”

“你想要做什麼?”夏經理心中也有點害怕,但倒也不至於像姓趙的那般不堪,身處天耀集團高層的他多少還是知道點這世上不全是普通人的內幕的。

“現在是法治社會,先生,剛纔的確是我不對,我給您道……”話還沒說完。

“啪!”

話還沒說完,空氣中那隻無形的手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

“不接受。”林坤的聲音似九幽之下傳來,冰冷無情。

“你不要太過分!就算你不是普通人,我天耀集團背後是楊家!你打我就是打楊家的臉!”夏經理見林坤軟的不吃,便強硬地放出狠話。

他不知道的是,硬的……林坤更不吃!

“啪!”

又是結結實實一巴掌,這巴掌直接把姓夏的打得暈頭轉向,站都站不穩了,踉踉蹌蹌之中直接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血絲。

“今日,我便打了,你能奈我何?”林坤俯視着姓夏的,眼神冷漠,一如剛纔姓夏的冷漠地讓保安給他轟出去。

夏經理這次學聰明瞭,也不說話了,低下頭表示自己服軟了。

“還有你……姓趙的!”林坤一步步走向躲在後面想要跑的趙總。

“林總,林哥,林少!今天這事全是我的錯,您您放我一馬吧!您殺了我兒子的事情,我也不計較了。”趙總一邊低頭哈腰,作揖求饒。

“啪!”

一巴掌下去先熱個臉。

林坤盯着他,眉頭緊皺:“我最後再說一遍,你兒子不是我殺的!”

“啪!”


又是一巴掌左右對齊,兩邊臉當下便都紅腫起來。

“對對對,不是您殺的,是我兒子自己活該!”趙總現在只想少挨倆巴掌。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啪!啪!啪!”

“你之前爲什麼要針對我搶了我手裏的項目還把我開除?”

“那是李少,啊呸,李溫家!他跟我兒子走的近,背後又是李家,所以他讓我幫這個忙我就幫了啊!都是他的錯,還害死我兒子!”

“這樣麼……”林坤語氣緩和了下來。

就在趙總暗自欣喜自己逃過一劫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似乎被什麼東西慢慢包裹了起來……

“啊……”

趙總髮出了慘絕人寰的叫聲。

李詩師愣在原地,武者打這個普通人自然是輕而易舉,她並沒有因爲這個驚訝,讓李詩師驚訝的是,林坤的金光咒修煉進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