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君無殤說完,轉身就走。

這個三王府一定是跟他八字不合,要不然為何他每次來都要被氣的暴跳如雷呢?

窩囊氣他已經受夠了,現在他就只等著娶珠兒進宮了。

想起她那若陽光般熱情溫暖的微笑,他的心就一陣悸動……

———————————————————————————————————————

「喂,你聽說了沒?珠兒居然要進宮當貴妃了。」

「知道知道,現在全王府都傳的一片火熱。她真有福氣啊,原來從浣衣女變成王妃的貼身婢女,現在居然要進宮當娘娘了……」

「嗚嗚……我可怎麼辦吶?原來還老罵她,打她,她要是進了宮,不得整死我!」

幾個小丫鬟湊在一塊,愁眉苦臉的,都一片嘆息,哭泣聲。

珠兒剛從膳房出來,就聽到濃重的哭泣聲,跳到她們面前,皺了皺眉:「喂,你們哭什麼啊?」

幾個丫鬟一看到她,立刻跟見了鬼似的,嚇得趕緊跪倒在地:「貴妃娘娘——」

「你們說什麼呢?」珠兒被她們嚇了一跳,連退三步。

她有些不解,她不就剛去膳房吃了點東西嗎?怎麼一出來幾個人就變成這樣了?

「誰是貴妃?」她看了看自己身後,沒人啊!

「珠兒,你還不知道嗎?你交好運了,皇上親自來要你,你要進宮當娘娘了。」一個膽大些的丫鬟抬起頭來,一臉羨慕的看著珠兒。 「珠兒,你還不知道嗎?你交好運了,皇上親自來要你,你要進宮當娘娘了。」一個膽大些的丫鬟抬起頭來,一臉羨慕的看著珠兒。

珠兒整個人跟雷劈過似的,猛的搖頭!

老天啊……一定是她還沒睡醒!

她連皇帝的面都沒見過,怎麼會突然被皇帝指名道姓的叫進宮去當娘娘?

「你們亂說什麼呢?我……」珠兒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隻手給捂住了嘴。

「王妃——」幾個丫鬟趕緊行禮。


歐陽紫玥點了點頭,滿臉肅穆的對著珠兒:「你跟我來,我有話對你說。」

然後就拖著還在張牙舞爪的珠兒進了房。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不要嫁人啊!我要出去找王爺說清楚!」歐陽紫玥剛一鬆手,珠兒就激動得哇哇大叫起來。

「珠兒,你先安靜會,我頭好疼。」歐陽紫玥趴在桌上,有氣無力的說道。

剛才幾個丫鬟的談論,她聽的分外清楚。

現在她只想來個什麼隱身術,讓她消失在人前,遠離這些煩惱!

「啊,王妃,你頭疼?我去給你拿點葯來。」珠兒一聽到她不舒服,心裡就急了。

「不用不用,我這是心病。」歐陽紫玥強撐著坐起來。

她這是造了什麼孽啊!從穿到古代來,她就沒有過過一天安生的日子。


她的手輕輕的撫摸著珠兒的臉,倏然整個人跪下了:「珠兒,我對不起你,你打我吧!你拿鞭子抽死我吧!」

珠兒嚇了一跳,趕忙扯著歐陽紫玥的袖子:「王妃,你起來啊,王妃是珠兒的恩人,這樣讓珠兒怎麼受的起?」

她都急哭了……今天似乎全世界都不對勁了……

「王妃,有什麼事你好好說,不要這樣折磨珠兒啊!」那張清秀的小臉上溢滿淚水,瑩亮的珠子還在不斷的從眼眶中流出。

歐陽紫玥看著心裡一陣酸澀,這才站起來,輕輕的擦去珠兒臉上的淚水,語氣沉痛:「珠兒,我要跟你說一件事,等你聽完,你就該怨我了,也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心疼我了。」

珠兒搖搖頭:「無論王妃做什麼,你都是奴婢最親密,最尊敬的人。」

歐陽紫玥心口一暖,緊緊把她抱在懷裡,輕聲呢喃:「傻丫頭。」

她真的是好久沒有這樣的感動了,她從小就是個沒爹沒娘的孩子,也不知道親情的可貴,而這段時間,她是真的把珠兒當成了親姐妹。

兩個人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些,歐陽紫玥這才安排珠兒坐下,把她和清軒的事一字不落的全說了一遍。

珠兒一直安靜的聽著,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然而她越來越蒼白的臉色和拽的越來越緊的衣服卻出賣了她自己。

「王妃,這麼說,皇上想娶的人是你?」珠兒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歐陽紫玥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麼,王爺知道這事嗎?」珠兒盡量壓低聲音,還賊兮兮的瞅了瞅四周。

「我不敢告訴他。」歐陽紫玥垂下頭,語氣帶幾分悲愴。 「我不敢告訴他。」歐陽紫玥垂下頭,語氣帶幾分悲愴。


哪怕他們是有虛無實的夫妻,但她畢竟是他的王妃,她不知道他聽到這一切究竟會作何感想。

這算不算是給他戴綠帽子了呢?

說不定,他知道後會活活掐死她……

「我嫁!」毫不猶豫,珠兒咬著牙,重重的說出口。

她的一句話引得歐陽紫玥迅速的從憂鬱的情緒中抬起頭來:「珠兒,你說什麼傻話呢?」

「王妃,如果讓皇上和王爺知道你才是那個假扮的珠兒,皇家顏面不保,那麼勢必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皇上和王爺說不定會戰鬥,天下蒼生都會因此生靈塗炭。要是我嫁過去,皇上知道了我不是他要找的那個珠兒,為了顧忌大局,也只會把所有真相往肚子里吞。」

玥兒沉默不語。

珠兒說的話確實在理,可是……

可是她不能眼睜睜看著她的好姐妹忍痛去嫁給一個她不愛的人啊!

珠兒對冷清寒的感情有多深,她是明白的,讓她嫁給皇上,這等於是在她身上割肉啊!

並且到時皇上知道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可能會把加倍的仇恨和怨氣投注在珠兒身上!那樣珠兒的一輩子也就毀了!

不……她不能這麼做!

這一切都是她的罪過,為什麼要無辜的人去承受?

异世田園

正這麼想著,門外突然響起了窸窣的腳步聲。

「王妃,王爺傳喚珠兒。」

「王妃,凡事以大局為重。」珠兒按了按她的肩,就一臉堅定的走了出去。

——————————————————————————————————————

珠兒剛走進去,第一眼瞥見的不是君無邪,而是站在君無邪身旁一臉冰沉的冷清寒。

依舊那般英俊消散,淡漠疏離,彷彿這世間沒有什麼他在乎的東西。

她的眼淚差點就湧出來:還是,只能跟你永別了……今生無緣,希望來生有機會與君相伴!

她咬著牙,只是一瞬間,將所有的淚水和痛一併吞了下來。

「奴婢參見王爺。」她神色如常扶膝道。

「起來吧。」君無邪淡淡的說道,深沉的紫眸望向珠兒,「王府的流言蜚語傳的挺快的,相信你已經知道本王找你來所為何事。」

「回王爺,奴婢知道。」珠兒都不敢抬起頭。

她知道冷清寒就在那個方向,可是她怕,她望向他的時刻,她的淚水會決堤,她的脆弱會出賣她自己……

「奴婢願意嫁給皇上。」

輕柔的語氣彌散在房間內,帶著滿心的堅定與執拗。

是的!她早已決定好了!這一切都是她心甘情願的。

冷清寒的身體明顯的聳動了一下。

他對於王府的那些流言蜚語一概沒有興趣,只是他沒有想到,王爺找珠兒來居然是為了這事,他聽的雖然有些迷糊,但是只有一點他很清楚:他心愛的女人要嫁給別人了!

君無邪無奈的瞥了冷清寒一眼,輕輕嘆了口氣:到了這種時候,還要打腫臉充胖子嗎? 君無邪無奈的瞥了冷清寒一眼,輕輕嘆了口氣:到了這種時候,還要打腫臉充胖子嗎?

現在的他是無比理解冷清寒的心情,就在剛才皇上來的時候,他就經歷了一番,所以在聽說皇上要的人是珠兒時,他是有些竊喜的,但心情轉而也變得複雜起來。

雖然冷清寒隱藏得很深,但是始終是逃不出他的眼。

「你和皇上是怎麼認識的?」君無邪還在盡量幫冷清寒拖延時間。

只要冷清寒現在衝出來說一個「不」字,他立馬就放人,任他們攜手天涯去……

畢竟冷清寒跟了他這麼多年,這點人情,他還是賣的起的!

「皇上微服出巡的時候認識的,當時就有些相見恨晚,只是那時候還不知道他是皇上。」珠兒在來的路上,就已經編好了一切,所以說得相當遊刃有餘。

「珠兒,你可知道,你不用畏懼皇上的威懾的,若是你不願意,皇上自然也不會強求。」君無邪還不死心,想要幫他們創造機會。

「回王爺,奴婢沒有一絲不甘願,奴婢對皇上是真心的。」珠兒依舊垂著頭,在喜歡的男人面前,說著這些違心的話,她心如刀割。

君無邪瞟了一眼八方不動,依舊站的筆直的冷清寒,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變幻。

還不站出來嗎?如果冷侍衛你自己都不主動出擊,那麼本王也無能為力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本王會給你準備好大婚,從三王府里嫁出去的,自然不希望失了面子。」

「是,王爺。」

?———————————————————————————————————————

夜,倉皇而紛繁。


歐陽紫玥手足無措的緊拽著被單,卻怎麼也睡不著。

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為什麼要讓珠兒去承受這苦果?

歐陽紫玥,你不是自詡IQ200嗎?

快冷靜下來!一定能想到辦法的!

另一邊的侍女房間內,燭火搖曳,想著從此一生,就要入住深宮,珠兒不禁悲從中來,潸然淚下。

心臟如同被人狠狠捏在手中,幾乎要爆裂。

「冷侍衛,我真的是不願意的,我愛的人是你啊!」她神色黯然,自言自語道。

「我懂,我什麼都知道。」一個如風般的聲音飄然而至,珠兒嚇得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然而一道黑暗的身影卻率先攫住了她的纖腰,情不自禁的攬她入懷。

那般的深切,那般的用力,彷彿要把她揉進骨血。

「你對我的心意,我一直都明白。」冷清寒好聽而低沉的聲音在珠兒的頭頂上響起,竟讓她一時驚詫了,這難道是個夢嗎?

她貪戀的攥緊他的衣衫,這溫暖的懷抱里有她熟悉的味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