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 十三車裡的意外一路上大家都心事重重:隋斌熙更是基本已確認孫立謙就是鬼幽靈了,臉上不住的冒冷汗,吳文飛也覺得孫立謙可疑,而且越想越覺得他面熟,萬力卻只想快點到達『晨林公園』的人工湖斷流處,以證明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常晶倒沒有多想,只是想儘快找到李涵,另外她聽李凱說『晨林公園』是個非常漂亮的地方,有個外號叫「戀愛天堂」,不知為何,突然想和唐鵬到裡面去看看風景,一起在湖邊散散步什麼的……想到這裡,常晶不知覺臉紅僕僕的,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唐鵬,唐鵬卻沒有注意,只是目光嚴肅的思考著什麼……突然,唐鵬眉頭猛的一皺,表情漠然的問:

「隋斌熙,我想問你關於一些我和你小時候發生過的事情:有一次我和你踢足球,你踢出的球不小心把你三叔家的窗玻璃踢破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啊?」隋斌熙愣了一下,有些好奇,「你突然問這個幹什麼?」

「請在三分鐘之內回答我!」唐鵬突然加重了語氣,表情異常的嚴肅,車裡的人,都嚇了一跳,不明所以的把目光聚集在滿臉緊張的隋斌熙身上。

「唐鵬,你怎麼了?」吳文飛也很好奇。

唐鵬表情凝重的瞪著隋斌熙,目光中甚至含有說不出的冷漠,他緩緩說道:

「你們還記不記得我曾說過這次『無影殺手』可能出動了兩個成員?而,在無影中有一個擅長易容的成員,他的外號叫——千面魔!」

眾人都嚇了一跳,坐在隋斌熙旁邊的萬力連忙拚命的往外移,手甚至都做出了自衛動作,隋斌熙一臉的莫名其妙,李凱在前面不知他們在做什麼,心想反正唐鵬在這裡,也出不了什麼大事,就沒有管,自顧自的開著車,只聽唐鵬繼續說道:

「鬼幽靈兩次出現時你的反映都很奇怪……」

「奇怪?我當時都害怕得說出話了——難道害怕也是奇怪?」



「害怕不奇怪,感到害怕確實應該是第一反應沒錯,可正常人在那種情況下的第二反應該是尋找出聲的人在哪,而你卻沒有,當常晶和吳文飛他們四處觀望時,你卻只顧埋著頭繼續你的害怕!」唐鵬的一席話把大家都震驚了,吳文飛甚至都準備拔出手槍,萬力連忙按住隋斌熙,常晶緊緊抓住唐鵬的手臂不敢出聲,「我之所以等到現在才說是因為現在我們都擠在車裡,就算你是千面魔,在這麼狹小的空間里也很難有什麼舉動——但,我不敢確定,你還有一分鐘,請說出小時候那次小事故之後發生了什麼!」

隋斌熙臉上不斷冒汗,氣氛越來越緊張,正當唐鵬要下結論的時候,隋斌熙十分不情願的說道:


「後來三叔出來問是誰幹的,我因為害怕就說是程帥踢破玻璃后自己閃人了……後來程帥被大人們莫名的叫出來教育了好半天,他可能現在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了,我說了!還有什麼要問的沒有?」

大家都把頭轉到唐鵬身上,緊張的看著他,只見唐鵬先是一愣,然後鬆了口氣:

「看來是我想錯了,隋斌熙,我向你道歉——冤枉你了。」

一聽唐鵬這一說,眾人立刻都松下來,萬力更是嚇了身冷汗,而隋斌熙卻咬牙切齒的望著唐鵬,十分生氣的對他吼道:

「你那像道歉的的態度嗎?害我在常晶妹妹面前出這麼大的丑——別想我就這樣放過你——常晶妹妹,其實那件事情唐鵬也是幫凶,當時的情況是……」

常晶朝他吐了吐了舌頭,把頭甩向一邊,根本不聽,唐鵬黑著臉威脅隋斌熙:

「你再亂說話我就把你小時候偷看女孩子洗澡的事情抖出來。」

「……(這不已經等於抖出來了嗎)」

……

十四晨林公園來到『晨林公園』后,大家連忙跑到人工湖的斷流處尋找李涵的蹤跡,又四處向人打聽,可,忙了一上午卻什麼收穫也沒有,中午一點鐘左右大家又聚到了一起,眾人都懷疑的看著萬力,萬力感覺很尷尬,只得盡量避開大家的目光,唐鵬扶了扶眼鏡,慢慢走過去拍了拍萬力的肩膀:

「沒事的,我們還有兩天多的時間——看來暗語所指的應該不是這裡,我們還是回賭場好了。」

萬力望著唐鵬,裡面莫名的對他的尊敬有多了一些,但隋斌熙卻還在抱怨唐鵬冤枉他的事,嘴裡老是不時嘀咕著什麼,唐鵬冒了滴汗,轉身說道:

「隋斌熙,我都道歉了,你還要怎樣?再厲害的偵探也不可能百分百正確,我確實冤枉你了,但……」

「靠!道歉?你那也算,我的名譽損失有多大你知道不?我告訴你,別想就這樣算了!」

「那你還要怎樣?」

「我都後悔來找你了,居然還莫名其妙的陪你來這個有個什麼『戀愛天堂』的『晨林公園』!我真是……咦?『戀愛天堂』?」隋斌熙突然發現這裡四周都是『牛郎織女』,更有很多欣賞風景的單身美女,隋斌熙立刻滿嘴口水,轉頭一看,發現唐鵬等人正無語的看著自己,便裝正經的咳嗽了一聲,一臉嚴肅的對唐鵬說,「車是我的,想什麼時候回去由我決定,反正那個什麼殺手已經轉移目標了,昨天大家也都累了,我難得回次國,今天大家就在這裡好好休息一下,我們晚上六點在這裡集合,到時再回去。」

常晶一聽,滿臉的興奮,表情渴望的看著唐鵬,吳文飛打了個哈欠,一副很疲倦的樣子,似乎也同意隋斌熙的提議,萬力只顧思考著手裡的包裝紙,沒有表態。

「休息?(我看你是想泡妞吧)」唐鵬汗了一下,「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李涵——你那荒唐的想法還是以後再說吧!」

隋斌熙握了握拳頭,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臉上露出奸笑:

「剛才你冤枉我的事情——你猜我要是添油加醋的傳出去……你覺得你們偵探社還會不會有生意?」

唐鵬臉色一下黑了下來,皺著眉頭猶豫的說道:

「可李涵……」

「唐鵬哥哥,放心好了,李涵弟弟一定沒事的!」常晶自信滿滿的說道。

眾人都好奇的看著她:

「你怎麼知道?」

常晶做了個鬼臉,俏皮的說道:

「好歹李涵弟弟也是主角之一,作者不會讓他那麼容易就死的。」

「……(事實是事實但說出來就沒有懸念了)」眾人流了滴汗。

……

於是,大家都在公園裡做著自己的事情:隋斌熙分散后就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吳文飛找了個長椅獨自霸佔著睡起午覺來,萬力一人留在原地出神的看著那張帶有提示的包裝紙,唐鵬和常晶兩人在湖邊愜意的散著步……

「那個,唐鵬哥哥,上次你好像說了以後不會在丟下我——是真的嗎?」常晶害羞的問唐鵬。

「……是真的(但我不記得什麼時候說過)!」

常晶停下腳步,一汪秋水望著唐鵬:

「唐鵬哥哥……」

「晶……」唐鵬也停下腳步,溫柔的看著常晶。

這時,不遠處卻不配合的傳來一陣嘈雜聲,把兩人吵醒,兩人臉立刻紅的像蘋果一樣,不好意思的把頭轉向相反的方向…… 十五爭執「那個……唐鵬哥哥,那邊聚集了好多人,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我們過去看看熱鬧好不好?」常晶微微紅著臉,抬手指向對岸。

「啊?哦,好……」唐鵬似乎還沒剛才的尷尬中恢復,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般,閃躲著盡量避開和常晶的目光交在一起……

(湖對面)「我說你一個人孩家怎麼這麼沒素質!這錢包明明是老子掉的,什麼時候成你的了?」說話的人是個三十歲上下的漢子,他像個長輩一樣振振有詞的對一個害羞的女孩粗魯的說教著。

「可是,可是那錢包確實是我的,我沒撒謊……」女孩大約十八歲左右,埋著頭怯生生的說道,但這樣的態度更像認錯而不像反駁。

這時,周圍越來越多的人圍了上來看熱鬧,微觀的人都議論紛紛:

「分別問他們錢包里的有哪些東西不就得了?」

「沒用的,據說那個錢包是那個男的發現的,裡面的東西他都看過了,正要據為己有的時候,這個女的急匆匆的跑過來說錢包是她的……」

「噓——小聲點,被他聽到了,你肯定挨刀子!」

「那個年輕人還真可憐,根本不關他的事,居然被拉出來當什麼公證人……這回難辦了。」

人們都不約而同的把目光聚集在一個不幸被漢子選為『公證人』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身上,大家見他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都在心裡為他捏了把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錢包是女孩子的,那漢子不過是想渾水摸魚罷了,但看他那副氣勢洶洶的樣了,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而且他又故意從人群中選一個年輕人作什麼「公證人」,卻不許人請保安來解決,漢子選年輕人出來的目的再清楚不過了:你小子要不聰明點,有你好果子吃!

唐鵬和常晶也趕到這裡,向圍觀的人打聽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後,唐鵬也有些替年輕人擔心,便拉著常晶使勁擠到前面想幫幫忙,常晶的手被唐鵬牽著,臉又一下子羞得得通紅,唐鵬卻沒有注意到這些,來到前面一看到那年輕人時,不覺吃了一驚,隨後又神秘的露出微笑,他的這個莫名的表情讓常晶很好奇,想開口問,卻被唐鵬止住,示意讓她別出聲,安靜的看好戲……只見那個年輕人平靜的走到兩人中間,一雙睿智的眼睛看了看漢子,又看了看女孩,交叉著手想了一會兒后,很有禮貌的對漢子說道:

「能不能把錢包給我看看?」

漢子一怔,隨後目露凶光,想要罵什麼,又看了看圍觀的人群,似乎意識到什麼,咬牙切齒的瞪了一眼年輕人,十分不情願的把錢包遞給了他,嘴裡還威脅道:

「給老子看清楚點,要是看錯了老子絕不饒你!」

年輕人微微一笑,接過錢包慢慢打開,他的目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把裡面的東西像海關檢查一樣仔細的的觀察了一遍,完后,他合上錢包,閉上眼睛用食指按住額頭靜靜的思考起來,眾人都奇怪的看著他,不多久,他緩緩睜開眼睛,很紳士走到那個女孩面前,很小聲的問道:

「請問你是不是在大約十分鐘前用過錢包裡面的錢?是的話請問你買了什麼東西?請小聲告訴我。」

女孩小聲的說出了自己的答案,年輕人又走到漢子跟前,看了眼漢子揣在手裡的糖炒栗子,依舊禮貌的問道:

「請問你最近一次用錢包是不是就是用來買你手裡的糖炒栗子的?」

漢子白了一眼他,很不耐煩的說道:

「你問這些廢話幹什麼?」

「請你仔細想想,這個問題很關鍵。」

「……(媽的,這小子混得不耐煩了,算了,眾怒難犯,老子忍你這次,看你能說出什麼來)是!」

「之前不久還有沒有用過?」

「……沒有。」

「你確定?」

「確定!媽的,你問完沒有?」漢子怒氣沖沖的瞪著年輕人答道。

十六陳熙「完了。」年輕人不緊不慢的走到兩人中間,從錢包里取出幾張零鈔,大聲對圍觀的人說道:「我發現錢包裡面有幾張沾有未乾的冰淇淋奶油零鈔,而錢包內外側周圍卻很乾凈,這就排除了奶油是因為不小心掉到地上或者沒留神被其他什麼東西碰到沾上的,也就是說奶油是在主人取錢買冰淇淋后,對方用沾著奶油的手找錢或者主人接過找的零鈔時手上的冰淇淋融化而沾上的,從這幾張零鈔上奶油的融化程度來看,時間應該是大約十分鐘前——剛才我問那個女孩她在十分鐘前買過什麼東西,她回答是冰淇淋(這麼冷還買冰淇淋吃,她難道也聽過程帥的那套什麼『哭的時候就吃個冰淇淋』的理論),而問這位先生時,他卻非常堅定的回答只買了糖炒栗子——所以,這個錢包的主人……」

他還沒說完圍觀的人群就爆發出一陣掌聲,那個漢子自知理虧,悄悄的溜走了,過了一會兒,眾人漸漸散去,只留下唐鵬和常晶依舊站在原地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年輕人此刻也注意到了唐鵬,他先是一怔,然後面露微笑的沖唐鵬點點頭,唐鵬也禮貌的回禮,常晶忍不住好奇的問唐鵬:

「唐鵬哥哥,你難道認識他?」


「恩!他叫陳熙,是我和程帥的好朋友……當初本來我們的偵探社也有他一份兒的,但由於某些原因他最終當了記者。」

「什麼原因啊?」

「……私人原因……」唐鵬的臉上不知為何,慢慢的冒了滴汗。

那個女孩害羞的走到陳熙面前,不好意思的埋著頭伸出手:

「那個……非常謝謝你的幫助,現在能不能把錢包還給我了?」

陳熙猛的皺了下眉頭,本來遞出的錢包卻突然收了回來,並一把抓住她的手,女孩吃了一驚,抬起頭莫名的的看著他,只聽陳熙嚴肅的說道:

「錢包裡面的各種物品都是放在左側的,加上錢包外面的左側比右側的磨損度明顯要嚴重些,外側的左側這裡還有個很深的大拇指印——這些都明顯說明錢包的原主人是個左撇子,但你伸出的卻是右手,證明你慣用右手——猜得沒錯的話,錢包的原主人並不是你!這錢包是不是你偷來的?」

女孩臉色漸漸變得慌張起來,正不知說什麼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女的的聲音傳來:

「熙熙!找你半天了——你上個廁所怎麼上這麼久?我到處找你半天了——你抓著個女孩的手幹什麼?」

只見一個年輕美女怒氣沖沖的走過來看著陳熙,陳熙的臉微微有些變色:

「老婆,剛才我在這裡遇到一起因為錢包而產生的爭執,現在正……」


「**啊——」那個女孩忽然莫名的尖叫一聲,連在一旁觀看的唐鵬和常晶都嚇了一跳,只見她委屈又害怕的指著陳熙叫道,「他,他剛才想非禮我……嗚嗚……救命啊!」

陳熙表情誇張的看著她說不出話,常晶聽到十分生氣,想上前給陳熙的老婆解釋,唐鵬止住她:

「哪有人在光天化日下非禮人的,放心,敖爽——也就陳熙的老婆,她不會那麼笨到相信她……」

「啪」,唐鵬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一聲清脆的耳光聲,抬頭再看時陳熙臉上已多了個耳光印,陳熙滿臉委屈的的望著敖爽:

「老婆,我……」

「我說你怎麼上廁所上那麼久,原來在這裡調戲良家婦女來了——這位姑娘,你放心,我回去一定用家法好好治治他……」敖爽一轉頭卻尋不見那個被『非禮』的女孩,原來她早就從陳熙手上奪過錢包一溜煙跑了,敖爽只道她是被陳熙嚇跑的,用力的拽著陳熙的耳朵往回拉,途中路過正無語的看著這一幕的唐鵬和常晶,敖爽認出唐鵬,她愣了一下,但也是微微朝唐鵬點點頭,便繼續拖著陳熙往前走,一路上聽到陳熙的慘叫聲:

「老,老婆,輕點好不好?回去我們再說這事行不行?好多人在看啊——唐鵬兄!你也過來說說話啊——哎喲!我不叫了,我不叫了!老婆,輕點……」

等這對夫妻走遠,唐鵬吞了口口水,轉頭表情複雜的看著常晶:

「我指的他不加入我們偵探社的私人原因就是這個……而且,好像當初還是程帥給他們做的媒……晶,以後你不會這樣對我吧?」

「啊?唐鵬哥哥真討厭……」常晶聽出話外音,臉紅得發燙,又忍不住溫柔的和唐鵬對視著。

「請問你是不是唐鵬?」一個保安模樣的人不湊巧的走過來問唐鵬。

「啊?是,什麼事?」唐鵬回過神來,臉微微有些紅,常晶害羞的把頭轉向了一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