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吼~!”

狂暴巨熊仰天巨吼,右拳猛然捶地,頓時大地爲之顫抖,氣浪紛飛,周圍的草木樹屑頃刻推開!左拳朝着實力最強的,也就是白靈所說,白靈都看不出實力來的戰士,疾馳輪去!

“碰!”


“好樣的,錘死他!”周陽看到戰士被狂暴巨熊錘飛,心中叫好。

“噗!”

那強大的戰士,站起身來,一口鮮血噴出,面色瘋狂猙獰的嘶吼道:“畜生,你該死!”

剎那間,那戰士渾身土系黃色鬥氣,流螢繚繞,猛然的驟聚,空氣之中有着一絲音爆,電光火石間,彷彿一個炮彈,狠狠的朝着狂暴巨熊身體撞去。

“給我死!”

隨着戰士的砰然爆發,其他三位法師頓時默唸咒語,那黃色鬥氣之上,頓時出現青藍亮色。

風系魔法師的速度加持,以及水系魔法師的防禦,頃刻間成型!

狂化的狂暴巨熊看不出任何恐懼,猛然間,一顆巨大的土系魔法技能朝着遠處的弓箭手轟然射去,與此同時,雙拳更是同時砸下那疾馳而來的戰士!

“轟!”

“碰!”

隨着狂暴巨熊一擊而下,那弓箭手頓時口噴血霧,倒飛而去,與此同時那最強大的戰士,也是直接被這狂暴巨熊錘入地底!

“噗嗤!”

就在狂暴巨熊眸中有着得意的一跳之時,後背卻是被那剩下的一位戰士,所刺破!

狂暴巨熊巨大的右掌背後一掃,頃刻間,那戰士也是一掃而飛。旋即,狂暴巨熊抽出來插在自己背上的巨劍。

雙掌一對,那巨劍硬生生折斷,就在此時,狂暴巨熊再次狂化!

“什麼!”看到狂暴巨熊的變化,周陽滿臉震驚,“竟然是變異的狂暴巨熊,有着二次狂化的能力!”

要知道,一般的狂暴巨熊只有一次狂化的能力,在狂化時還略微有些知覺,略有思維。可如果二次狂化之後,狂暴巨熊頃刻間六親不認,淪爲殺戮機器。

但是,有一點不好,就是狂化之後,有着三天的虛脫期。

一般,即使有二次狂化的狂暴巨熊,都不會使用。

毫不客氣的講,三天的虛弱期在這森林之海,足以能死上千百遍!

那麼能使用的,就是因爲,面臨頻死,狂暴巨熊真的狂暴了!

看着殺戮機器一樣的狂暴巨熊二次狂暴,頃刻間,狂暴巨熊碩大的身體也是猛然躥起兩米之高,整個身體更是如充了氣的氣球一樣,膨脹開來!

血盆大口怒吼咆哮,其眼眸已經完全的血紅,沒有了瞳孔!

“快,使用雙雷之怒!”地底之下的那位戰士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法師身邊,朝着一位法師怒吼道。

“隊長,那可是爲了擊殺周陽的!”

“擊殺不擊殺周陽的我不知道,只是我現在知道,如果不用雙雷之怒,我們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快!”

戰士歇斯底里的朝着那法師吼道。

“你們給我加持,我再頂住最後一下,快點使用雙雷之怒,要快!”

隨着戰士隊長話音落下,那戰士比之之前周身的黃色鬥氣更爲猛烈。

完全使用出了全力。


“啪啪啪!”

因爲狂暴的驟聚土系魔法元素,空氣之中頓時一陣音爆!而那赫然凝聚的土系鬥氣防禦之球,眼看濃烈的土系鬥氣彷彿要化爲實體一般。剎那間,戰士動了。

比之之前,速度更快,電光火石間,如一道驚虹,更爲猛烈的朝着狂暴巨熊撞擊而去!

與此同時,那位法師也是拿出一卷魔法卷軸,瞬間撕開!撕開瞬間,周陽爲之震撼!

因爲那捲軸被撕開後,頓時法師的面前凝聚出兩顆直徑三米左右的雷系光球!

剎那間,因爲雷電光球的出現,百米直徑之地,亮如白晝,那雷電光球,散發的光亮更是讓人睜不開眼!

就是兩個暴虐的呼嘯成型的電球,空氣之中也被這狂雷一陣‘啪啪’之聲,隨着那法師的輕微精神力引導,這兩顆狂暴的電球,呼嘯的朝着狂暴巨熊疾馳而去。

“碰!”

“轟!”

只見那強大的戰士被狂暴巨熊一錘擊飛而後,跌落地上,直接不起。而,緊接着,咆哮的兩個雷電之球,猛然轟擊在碩大的狂暴巨熊的胸口之上!


“嗤嗤!”

一時間狂暴巨熊的身上‘嗤嗤’之聲,啪啦作響。緊接着,狂暴巨熊雙眸只剩下白色,轟然倒地。

沒有一絲生機,狂暴巨熊死!

“要是按照那法師所說,這雙雷之怒是給自己留着的,倘若轟擊在自己的身上,那自己必死無疑!”看着雙雷之怒的威力,周陽冷汗直流,“太強大了,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抵擋的!”

隨即,周陽心中一喜。

“就是現在!”看到狂暴巨熊倒地,周陽眸子一亮,頓時身體彷如幽靈,輕踏而出。

緊接着,已死的狂暴巨熊的屍體,消失不見。讓周陽裝入之前擊殺孫老獲得的百平方的空間戒指內。

“誰?”看到狂暴巨熊屍體消失,那位釋放雙雷之怒的法師,駭然問道。

“要你命的人!”

緊接着那法師再聽到一句陰森不帶感情的話語之後,自己的身體轟然被炸飛! “轟轟轟!”

“轟!”

隨着四聲爆炸,周陽身體如影!剎那間解決掉了三個法師,以及那受傷最重的最強大戰士。

與此同時,周陽也收集了四人的空間戒指!

剩下兩人,看着眼前這位從天而降,如魔鬼一樣的男人,頓時心神巨震,一臉駭然的恐懼之色。

“逃!”

這是他倆最後的想法,緊接着,兩人分頭而逃!因爲他倆根本窺探不出來,周陽真實的氣息。對常人而言,一個自己沒有辦法探查的人,那麼無疑是比自己的實力還要高的人,纔不能探查。

再者周陽的速度之快,還有瞬間解決三位法師的能力,更是讓兩人駭然。

看着兩人分散而逃,周陽嘴角一挑,微笑之下,瞬間沒了蹤影!再出現時,是周陽捏着那原本被狂暴巨猿所傷的弓箭手。

“死吧!”

驚恐的看着面前的人,聽着那陰森的話語,這弓箭手頓時視死如歸,嘴角也是一挑,說道:“我要你陪我!”

“妄想!”

隨着周陽話音落下,弓箭手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兩個不大的黑球,瞬間的吞噬了自己視線。

虛無的吞噬,弓箭手已經成爲了一具無頭屍體。

之所以周陽擊殺人時,喜歡把虛無卷軸往敵人的臉上扔,並不是周陽有變態的快感,也並不是周陽嗜血。

而是因爲防禦,只有面部纔不會被鎧甲,等遮擋而有着很厚重的防禦。更何況,因爲五官七竅的存在,虛無更好的吞噬與慎入

倘若一擊不死,周陽知道,那自己肯定要面對臨死之人的反撲,這不是周陽想要的。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的。萬一,那個敵人最後反撲的底牌比較強大,如剛纔雙雷之怒一樣,那最後死的一定是周陽。

幾個呼吸,連死五人!

周陽不作停留,精神力緊緊鎖住那逃跑的戰士,也是這個小隊,實力第二的戰士。一時間,周陽手速如影,連連更換影身。

“想跑?!”

對於精神力,周陽已經是解脫鏡,雖然和這戰士等級相等,也就是說,可以互相探查。

只不過周陽的隱匿能力太強,這戰士根本窺探不到。但,自己的兄弟們死完了,他知道,殺自己兄弟的儈子手,肯定朝自己追來了。

“該死的,在這夜間怎麼會出現這麼一個殺神!”戰士一臉冷汗,心中焦急,“如果不是剛纔擊殺狂暴巨熊時拼了全力,身體還有傷勢,自己絕對逃脫的了!袁寶老大,你若再不來,我也就死了!”

下一刻,在思考之中的戰士,一臉驚恐的停住了腳步,因爲他面前正是那,擊殺自己所有兄弟的殺神!

“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知道我的!”周陽陰森的說道。

“大哥,您說的什麼?我有點不懂!”一聽周陽問話,那戰士點頭如搗蒜,哀求道:“大哥您儘管問,我知道的一定如實告訴您,只要您不殺我!只要您不……”

說到這,那戰士說不下去了,滿臉更是駭然,顫抖的指着周陽說道:“你……你是周陽!”

頓時,這戰士想到了那懸賞的告知,以及剛纔眼前之人的戰鬥技巧,完全都是陣師所爲,自然心中明確,眼前之人定然是周陽。

而周陽爲什麼擊殺自己的團隊,想來是因爲自己的團隊說要如何擊殺周陽的話,被周陽所聽到。

不然,一般搶奪別人東西的人,怎麼會繼續的大搖大擺的擊殺人呢?

隨着周陽的輕輕點頭承認身份,戰士的內心在猛烈的顫抖。

“要是知道你周陽有那麼強的實力,我們就不該來了。”戰士的臉上滿是懊悔之色。當然,之前的這個小隊那麼有信心,完全是因爲有雙雷之怒的存在。

可是,天意弄人。

“說!”周陽陰冷的看着戰士。

“好,我可以說,但是求你放我一命!”

看着戰士,周陽點點頭:“說的清楚,我考慮饒你一命!”


“其實這也不算什麼機密的事了,外面已經鋪下懸賞,不光是趙家給予一把下品神器,還有其他幾個勢力,都有懸賞!五百萬到一千萬不等的金幣!”

“單單是擊殺你的懸賞,就有三張!”戰士盯着周陽說道。

聽着戰士的話,周陽一臉驚訝,“嘖嘖嘖,沒想到我的命這麼值錢!”

“嗯?”周陽眉頭皺起,“還有其他人?”

頓時周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在自己的身體之上一掃而過。

“你去死吧!”周陽面色一沉,冷厲如刀。

戰士滿臉駭然的看着周陽,驚駭的說道:“你,出爾反爾,不是說不殺我嗎?!”

周陽冷笑的看着他:“我只是說,考慮!”


“不!”

“小子住手!”

戰士恐怖的看着周陽,隨即聽到一聲大喝,轉頭看去,臉上一喜:“隊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