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嘶……」

夢天再次倒吸了一口涼氣,此刻的他,緊咬的牙齦,已是滲出了絲絲血跡。

而其浸泡在藥液中的皮膚,也是被滾燙的藥水煮裂了開來,鮮紅的血跡,瞬間充斥整個木桶,令得一桶綠色的藥水,看上去極為的怪異。

「少爺……」

穆山看到夢天的樣子,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但是夢天卻是艱難的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亂動。

穆山只得咬了咬牙,不忍心再看,直接便是轉過了頭去。


夢天這樣做,在穆山看來,與自殘無疑。鑰匙夢天真的堅持不住了的話,那麼穆山便會毫不猶豫的將他抱出了,儘管夢天會反抗,或許還會挨罵,但總比少爺死在這裡強。

「額……」

夢天雙眼之中,也是有著條條血絲開始攀爬而起,恐怖的溫度,直接是令得夢天整個腦袋都是轟的一聲,嗡鳴聲不斷。

刺痛的感覺,直接傳遍了整個大腦內的神經系統。

「咯吱……」


緊握的手掌和緊咬的牙關,都是發出了一陣咯吱之聲,看來,夢天也是在極力的忍耐著,讓自己盡量不要叫出聲來。


忽然,在這一刻,夢天心中多出了一絲清明:

寧可神魂俱湮滅,不做世間雲煙客!

在這紛擾的世間,我的追求,不就是為了能夠盡自己的一份力,改變這世上的一些規則么?我,不正是為了不做這雲煙之客,而一直堅持下去的么?

夢天的心中,頓時一片沉靜,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是緩緩的消失了去。

腦海中的無字天書,也是跟隨著夢天來到了這個世界。此刻的後者,卻是發出了一陣陣強烈的神聖白光。

這些白光,順著夢天的血管,傳遍他的全身,然後融入進每一寸肌肉,修復著破損的肉體。而夢天則是微微一笑,這下,他就放心了。

雙眼緩緩閉上,夢天竟是直接睡著了。

然而,夢天卻是沒有察覺,在他閉眼的一瞬間,他的一對藍色眼眸,卻是瞬間變成了紫色。

冷漠的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氣,一閃即逝!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曦晨隨玄明子返回天璣峯修養了兩日,待玄明子確定曦晨身體徹底無恙之後後,才便命他前往玄陽子所在的開陽峯。

這一次,曦晨不敢再度逞強,老老實實地沿着鐵索橋走了過去。可是令他奇怪的是,懸崖下的深潭裏沒有再發出怪獸的吼叫,而龍紋玉佩也一直安靜地躺在他的懷中,並未產生任何的異動。

“難道這一切只是巧合?”曦晨眉頭微微粗氣,也有些不確定自己先前的想法。

“算了,現在我修爲尚淺,等修爲高了再去打探也不遲,況且那深潭下的巨獸,也不知究竟是什麼東西,但看師父他們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恐怕不是什麼好相與之輩。即便是現在去了,身世查不查得清楚另說,小命都說不定都會丟在那裏,還是從長計議的好。”

曦晨雖然少年心性,而且性格極端,極易衝動,卻並非莽撞無知之徒。他雖不懼死亡,但其心願未了,因此從不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玄陽子得知曦晨今日要到自己這裏來,隨自己修習仙術,他一大早便在開陽峯的鐵索橋旁等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對面的天璣峯,真是望眼欲穿啊!可是過了半晌,仍就看不見曦晨的身影,性情本就急躁的玄陽子自是心煩不已,他將手背在身後,在懸崖邊踱來踱去。

“這臭小子,怎麼還不來,害得我老人家白等了這麼長時間。”正當玄陽子終於忍無可忍,想去天璣峯抓曦晨回來時,曦晨的身影出現在鐵索橋上,正朝着這邊慢悠悠地走來。

此次倒非是曦晨故意拖延時間,實在是玄明子昨夜喝得酩酊大醉,至今仍未醒酒。

曦晨知曉師父生性懶惰,怕自己不在的這段日子,師父又回到以前的那種邋邋遢遢,不修邊幅的生活,於是天還未放亮,曦晨便早早的起了牀,將燒飯用的木柴劈好,水缸裏挑滿了水,需要換洗的衣服也全部洗淨,掛在了院子裏自己搭建的木架上。

曦晨四下裏看了看,確定真的已經無事可做,方恭恭敬敬地朝玄明子所居住的木屋拜了拜,隨後轉身前往開陽峯。

木屋之內,玄明子早已轉醒,他目不轉睛地看着屋外的曦晨忙忙碌碌的做着這一切,眼眶中蓄滿淚水。

“這孩子……”

玄陽子在懸崖邊等了半天,早已是急躁不安,他如今看見曦晨竟還如此的慢條斯理,頓時勃然大怒,還不等曦晨走過鐵索橋,便上前兩步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在曦晨的慘叫連連聲中,將他拖至開陽峯。

被拽的呲牙咧嘴的曦晨心裏還直納悶,平日裏最是溫和可親的四師叔,怎麼今日這麼一反常態?

正當曦晨心中疑惑不解的時候,玄陽子鬆開了揪着他耳朵的手,他伸出胡蘿蔔粗細的手指,指住曦晨的鼻子破口大罵道:“你這個小王八蛋,怎麼這麼晚纔來?你知道老子在這兒等你等了多久嗎?……”

玄陽子滔滔不絕,唾沫星子濺了曦晨一臉,曦晨只聽得玄陽子罵自己“小王八蛋”,他心頭暗想:“那不是連娘也罵了!”

曦晨的腦袋瞬間一熱,怒氣瞬間涌上心頭,他也不管對方是不是自己長輩,神色嚴峻地厲聲回罵道:“你這個老王八!”

開陽峯衆巡邏弟子本在一旁準備看好戲,可是當他們聽到曦晨的辱罵聲,身子瞬間石化了。

“弟子罵師長,這可是大逆不道啊!打自孃胎裏出生以來,這可是頭一次見到啊!”

不止是巡邏弟子,此刻連玄陽子也呆住了,似乎除了那幾個老哥哥,近百年來,還從未有人敢對自己如此放肆。

曦晨當時也是一時氣不過,可是他罵完之後也後悔了,對方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長輩,怎麼能這樣目無尊長。正當曦晨手足無措,腦門冷汗直冒的時候,呆滯不語的玄陽子突然放聲大笑起來,好像自己捱罵是件很可笑的事情。

“好小子,你是小王八,我是老王八,咱爺倆兒還真是能湊到一塊兒去,俗話說的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哈哈哈哈……”玄陽子一把摟住曦晨的肩膀,笑着繼續對其說道:“你小子還真對老子胃口,若非你是三師兄的唯一弟子,我一定把你搶過來,做我徒弟。”

玄陽子的語氣匪氣十足,像極了世俗界的那些山大王,想要搶奪良家婦女做自己的壓寨夫人。

見師叔沒有因此生氣,曦晨暗地裏悄悄鬆了一口氣,將高懸的心放了下去。其實這次算是曦晨好運,罵的對象是玄陽子,若是換作玄空子或玄幽子這等嚴厲迂腐之人,曦晨此番非被逐出師門不可。即便是他的師父玄明子,也絕不會輕饒於他。

“曦晨啊!這件事你知我知便可,千萬不要讓其他那幾個老頑固知道,不然你麻煩可大了。”玄陽子沒有刻意的壓低聲音,周圍巡邏的弟子心裏明白,這是師父他老人家說與自己等人聽的,意在告誡不要將此事說出去,也是相當於間接下達了封口令。

巡邏弟子裝作沒事的人一樣,三兩成羣的紛紛逃離這個是非之地,他們的心裏還一直不停地對自己說道:“我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聽到……”

玄陽子本就爲灑脫隨性之人,絲毫不將剛纔的事情放在心上,想當年,玄陽子被稱爲縹緲宗“第一禍害”,較之於玉衡峯的嶽宗廷,名聲不知要差了多少,全宗上下都認爲冥頑不靈的他遲早會被逐出門牆。

可是誰曾想到,玄陽子的師父清虛真人非但從未責罰過玄陽子,甚至還對他讚賞有嘉,玄陽子也的確不負師父所望,在上一任開陽峯首座仙逝之後,憑藉過人的修爲和膽識,一舉在衆弟子中脫穎而出,將開陽峯的首座之位攏入囊中,成爲縹緲宗舉足輕重的人物。

自玄陽子成爲開陽峯首座之後,他的性格倒是不自覺的收斂了許多,畢竟年齡也大了,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去欺負晚輩,也有些太爲老不尊了。

玄陽子隨意地喚過一名巡山弟子,命他爲曦晨安排好了食宿,並與曦晨約好,於第二日清晨,他會在開陽峯的後山,正式傳授他自己引以爲傲的木系仙法。 早晨的後山之上,霧氣瀧瀧,剛剛下過雨的地面,還有些潮濕。即便現在是初夏時分,但還是有著些許冷意。

在山頂之上,一道人影迎著朝陽而立,一套天地拳法打的生龍活虎,甚至還帶起了呼呼的風聲。

如今的夢天,經過將近四天千度高溫的淬鍊和無字天書溫和白光的幫助,已是徹底脫離了廢物的名頭。但那一次出現的紫色光芒,卻是再也沒有出現。因為在剩餘三天內,夢天的神識依然清醒著。

而在經過四天的淬鍊后,他的肉體,已是達到了足以媲美三階武者的強悍地步,若是再加上一些戰鬥技巧和經驗的話,即便是四階武者,也是奈何不了他。

而他的靈魂力量,也是在這般修鍊下,達到了二階靈者的境界。若靈武配合施展的話,夢天有著絕對的信心,在五階武者恍惚時將其打成重傷。

而在這四天內,夢天不僅肉體力量達到了三階武者的程度,就連靈魂力量竟也是連進兩階。這種進步速度,不得不說是堪為神速。

要知道,靈武雙修的困難度,就在於修鍊一者的同時,往往會忽略另一者的修鍊。兩者想要同時有所作為,絕對是難上加難。

然而夢天卻是坐到了,所以這不僅於他的天賦有關,還與前世三十餘載的經驗輔之無字天書的幫助有著密切聯繫。

而夢天在得到新生的實力后,心中也是開始打起了算盤。他現在便是正在規劃著,自己以後將要何去何從。

「呼……」一套拳法下來,夢天已是大汗淋漓。這套天地拳乃是無字天書第一頁所記載之物,不需要經脈與道氣的支持,完全依靠肉體力量發出。

其威力,修至大成,可開金碎玉!

「時間不早了啊,正好肚子也餓了啊。」看著已攀至半邊天際的血紅朝陽,夢天無奈的摸了摸肚子。

緩緩轉過身,夢天打了個哈欠,然後其身形竟是直接從山頂墜了下去。要是以前的夢天,恐怕現在早便是慘叫出聲了。這麼高摔下去,不摔得粉身碎骨就是好事了。

然而如今的夢天,遠非以前的夢天可比。只見夢天的身形順著崖壁迅速墜下之時,夢天卻是不慌不忙的扭動了下身子,將雙腳緩緩踏向了崖面。

然後夢天便是順著凹凸不平的陡峭崖面展開了自由奔跑,不斷的在崖壁之上奔跑跳躍躲開障礙。

那般模樣,看起來極為嫻熟。

而等到地面之時,基本上整個崖壁都是被其雙腳劃出了一道長長的泥痕。地面上,更是落滿了自山頂滾落而下的碎石和泥土。

「呼……「夢天拍了拍手上和腿上的灰塵,然後便是扭了扭脖子,徑直對著家族內部走去。

十三年了,自從夢天兩歲時母親離去開始,他便是再也沒有進入過家族內部。因為在那裡,是不允許他這種人進入的。

就算是能進去,他也一定會被那些內部子弟給打個半死,然後扔出來的。那種恥辱感,也順帶傳給了這一個夢天。

這一世的夢天,可不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廢物了。誰要是在敢欺負他,那麼倒霉的,將會變成另一方了。

……

歲月已逝,而這座夢天擦肩而過了十三年的內院,終於是再次迎來了夢天的回歸。

夢天有些感嘆的看著內院的宏偉,這可遠比自己那居住下人的外院好了上百倍啊。

而今日守門的人,卻是家族內院子弟。他們一見到夢天,皆是楞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這個家族的廢物,竟然還有膽子來這裡。

「喲,這不是夢天大少爺么?哎呀呀,上次真是對不起啊,一不小心失手將大少爺您打傷了,您沒事吧?」一名坐在椅子上的少年目光泛著詫異的放下手中的酒杯,然後便是攔住了夢天,目光中,有著濃濃的戲謔之意。

「呵呵,有勞夢謙兄的挂念。少爺我好得很,吃飯睡覺什麼的沒什麼大礙。」夢天微微一笑,對於這個大長老的孫子,他倒是有著那麼一絲的好感。

要不是他將那夢天打死的話,額……暫且算打死了吧。恐怕自己就沒有機會重生了。

「呵呵,那就好。只不過不知道夢天大少爺今天來這裡,可是有什麼事么?」夢謙眼神微眯,隱約可見其眼中的冷芒凝聚。

這混蛋,給臉不要臉,竟然還厚著臉皮貼上來了。哼哼,待會兒看我怎麼教訓你!

夢天搖了搖頭,在心中暗暗嘆息。這夢謙天賦雖好,但對於喜怒的掌握,卻並不是很好啊。這種人,難成什麼大器。

「怎麼,我這個少爺做事,還要你管么?」夢天臉上依舊洋溢著微笑,藍色的眼眸緊緊盯著夢謙。

而夢謙也是沒想到這夢天竟是會反駁自己,他也不是那種好性子之人。畢竟他還只有十七歲,雖說也算成熟,但長時間被其爺爺嬌生慣養之下,對於是非的判斷裡邊視察了很多,基本上也就是一個紈絝子弟而已。

所以現在的夢謙在聽到夢天如此說話之後,當下便是來了脾氣。

「好你個夢天,給臉不要臉啊!看來今天不再教訓教訓你,你還是不知道誰才是老大啊!」夢謙擼了擼袖子,強悍的肌肉頓時裸露了出來。

夢謙也是一個修鍊肉體的武者,別看他只有十七歲,但卻已是達到了五階靈者的境界,基本上徒手碎大石、撕鋼鐵已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哼,好你個夢謙。即便你是大長老的孫子,但我才是這個家族的大少爺!在我面前,你只不過是一個下人而已!下人竟敢對主子這般說話,是不是不想活了?」

夢天一聲冷哼,學著夢謙的語氣反對著夢謙吼道。


夢謙被夢天說的一滯,他實在沒有想到,以前那個軟弱無能的廢物,竟然有勇氣對著自己這樣說話。所以夢謙也是愣了好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來。

「好好好!好你個夢天,看來上次是教訓你教訓的輕了啊!」

夢謙的語氣中,已是帶上了一抹森然。

碩大雙掌猛地抬起,夢謙的一隻大掌便是對著夢天狠狠拍去。但是夢謙並沒有使用武技,只是單純的憑藉肉體力量罷了。

在他的眼中,眼前的夢天仍然是一個廢物。只不過現在只是比起以前多了一些膽子罷了,教訓一下他就沒那膽子了。

夢天眼中笑意一閃而過,這傢伙現在可是搶著要做自己殺雞儆猴所用的雞啊。

「哼,放肆!」所以夢天當下也是裝作一聲冷哼,一步跨出,雙手便是迅速纏上了夢謙功過來的拳頭,一股柔和之力竟是直接將夢謙手臂上的力量卸了出去。

「天地拳!」夢天心中一聲大喝,纏在夢謙手臂上的雙臂便是曲掌成拳,狠狠擊打在了夢謙的胸堂之上。

要真的非得拿什麼來比喻的話,這套天地拳法,可以說是結合了太極(當然,那個世界是沒有太極的)以柔克剛的技巧和詠春的寸拳,其拳法,可攻可守,完全不需要體內**的支持,實為霸道。

砰!

夢謙的身體在夢天這一拳之下竟是直接飛了出去,狠狠撞在了牆上。 紙婚厚愛1首席的祕密情人 ,竟是直接凹陷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