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美女宗,那不是玉月門嗎?」

「你懂個蛋,玉月門裡不都是美女?不懂不要亂說。」

整個場面就像是炸開了鍋,亂了起來。

帝天自然也在這其中,既然對方的人已經來了,自己再不出面,有些說不過去了。想到這裡,帝天就朝著天上飛了起來,看著三人笑道:「三位宗主,別來無恙啊。沒想到你們也來找寶貝來了?」

「哼!」呂濤看到帝天就沒好氣了,叫囂道:「小子別以為你很厲害。告訴你,你要知道人要有人天外有天。」

「哦?呂大掌門,你這是什麼意思?以為自己插跟蔥就是大象了?」這就話的言外之意所有人都聽出來了,整個氛圍瞬間被提升了起來。


呂濤滿臉漲紅,粗著脖子吼道:「小子,我告訴你,不要在這裡逞口舌之利,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你激動什麼,人家總盟主都沒說什麼,你一個副盟主在這裡瞎吵吵什麼?」


趙安暗暗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你說你倆吵就吵唄,頂多自己兩邊都不幫。這下好了,把自己也拉進來了,怎麼辦的好?

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我想呂大掌門應該不會和一個小屁孩一般見識吧?」

「哈哈,盟主這句話說得好,說得好啊。」帝天連忙拍手叫絕。

白了帝天一眼,趙安繼續說道:「不知道這寶貝在什麼地方,可否一看?」

「好啊,我先進去了,會有人帶你們進來的。」說完就朝著洞內飛去了,順便朝著王猛所在的方向打了一個眼色。

後者會意,帶著手下的人快步走了上來,看著三人,王猛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三位前輩,請隨我前來。」

「等等,我怎麼知道你不是騙我們,把我們往陷阱裡帶的?」劉詩有著充分的經驗,這一看就知道有些不對勁了。在未知的情況下,很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

王猛微微一笑,解釋道:「我想劉掌門應該不會這麼膽小吧?這點路程都不敢走的話,那我也不好說什麼了。」

劉詩臉色一變,看了看周圍都是一副譏笑的樣子。挺直了身子,胸前一顫,「走就走,誰怕誰呢。」

「好,好一個巾幗烈女。請吧!」擺了一個請的手勢,王猛就在前面帶起了路。

三人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後面,以防萬一。。。

ps:四更送到,還有一更,十二點之前送上,鮮花砸出來吧!~ 帝天走進來,邊看了看身後,沒想到幾人還真的進來了。這趙安到底是下了多大的功夫,居然讓兩人如此的相信。不過這樣也好,倒也省去了一番的功夫。

「怎麼樣?三位宗主,這裡的環境還是不錯的吧?」王猛開始跟三人嘮起了磕。


「帶你的路,帝天就教你如何廢話的嗎?」呂濤這暴脾氣立馬就出來了。

王猛無奈的聳了聳肩,本想在你們死之前多說幾句話的,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沒有這個必要了。既然如此,那還廢什麼話,直接帶進去就好了。

想到這裡,王猛也懶得說什麼了,徑直的帶著三人往死里走。

來到了天外天所在的地方,帝天就停了下來,等待著三人進來「公子,人已經帶到了。」王猛恭敬的朝著帝天拱了拱手。

「嗯,好了。你先下去吧。」淡淡的擺了擺手,便看向了三人。

劉詩整了整衣衫,看著周圍的環境說道:「小子,寶貝在哪裡。我告訴你,我們三個人也不是容易欺騙的。」

帝天連忙擺擺手笑道,「怎麼可能,我怎麼會欺騙三位宗主。你們自己看空中唄。」說著自己就朝著空中看去了。

三人聞言,也是朝著空中看去了。

「這。。。這是?」呂濤自然發現了異常,這太陽似乎看起來與外面的不同。

「我想,那太陽估計就是寶貝了。」趙安摸著下巴,深沉的說道。

帝天笑了笑,「沒錯,這就是我說的寶貝了。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就是破萬珠了。想必你們也聽過這東西吧?」

「聽到是聽說過,之前有人說這東西不是在天洲的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劉詩倒是見多識廣,對於這種東西還是比較清楚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估計是某個大能留在這裡了吧?」說到這裡,帝天就朝著趙安打了一個顏色,臉色紛紛的朝後退去。

就在劉詩和呂濤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因為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大陣之中。

「趙安,你這個狗東西,你居然叛變了。」呂濤大吼了起來,這種局面在看不清是什麼情況的話,那就白活了。

「哼,呂濤。 我有美貌就夠了[快穿] ?你們自己不識時務,跟我有什麼關係?但是你們死了之後,你們的宗門我一定會好生打理的。哈哈哈」趙安怒極反笑,諷刺了起來。

劉詩倒是氣定若閑,看著帝天媚笑道:「小弟弟,你忍心看著姐姐就這麼死去嗎?」

沒的說,劉詩修鍊過媚功。對於帝天這種未經人事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徹徹底底的勾引。帝天感覺心裡一陣的火熱,青筋都暴漲了起來。

「公子。。公子,快醒醒!!」趙安自然知道是什麼情況,連忙喊了起來。

「啊啊啊!!!」大吼了幾聲,帝天這才恢復了過來。一臉怒意的看著劉詩吼道:「你個小賤人,你去死吧。活在這世界上也是個禍害,留你何用?」

「清風,這兩個人就交給你了。」說完,帝天就帶著趙安離開了這裡。

兩人左顧右盼,就在這時,從一座空地上出現了一個男子。只見這男子手拿一把摺扇,笑著看著二人說道:「現在,就由我送你倆上天吧。好一對苦命鴛鴦,但願你們來生還能做個結伴夫妻哈哈哈!!」

沐清風手中的印訣不斷的飛舞,一道道的玄氣拍在了空中的破萬珠上。

整個大地開始了顫抖,周圍的玄氣飛快的凝聚了起來。兩人可以感覺到自己與外界的玄氣已經開始了隔離,也就是說,兩人沒有任何的辦法吸收玄氣。

就在兩人玄氣盡失之時,就是他們死亡的時候。

劉詩嬌喝道:「我告訴你,我們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只要我們一個時辰之後沒有出去,我們兩個宗門的人就會來救我們的。到時候你們就準備接受死亡吧!」

「我笑死了,你認為帝天會有那麼笨嗎?就在你們進來的時候,已經有人殺到你們老巢了?我真想知道,你們沒有絲毫的防備,會被會被人全部弄死呢?」

「你在騙我。你們的人全部都在這裡了。要不然我也不會跟著你們進來了。」劉詩是死活不肯相信他們的老巢被人屠了。


沐清風合住了扇子,笑著說道:「我想你們二位應該知道鬼王殿這組織的存在吧?」

呂濤點了點頭,說道:「自然是知道了,掌管星極洲的暗黑勢力,我們怎麼會不知道?」

「那就對了。。」

「怎麼就對了?難不成你們。。。」

沐清風哈哈一笑,甩了甩那不算飄逸的秀髮,頂著那對桃花眼說道:「沒錯。卻是如你所想的,要不是帝天下了必殺令,我還真捨不得殺死你這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呢。」

聽到這裡,劉詩心裡一突,就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媚功連用,「這位小哥,難道你真的願意看到奴家死掉嗎?那你不會傷心嗎?」

沐清風打了一個激靈,叫道:「哇呀呀,太勾引人了。本公子就先走一步,你們兩人好好享受吧。」

看到沐清風都走了,劉詩就知道沒戲了。轉過身子,看著呂濤。只見其一副狼看上獵物一般,看的自己心裡直發毛,不禁裹了裹衣服,問道:「呂濤,你這是什麼意思?」

呂濤舔了舔那乾燥的嘴唇,盯著劉詩那波濤洶湧的胸部說道:「你看看,我們兩人就快要死了。何不享受一下這人間的樂趣呢?就算死了,也是開心的死掉,不好嗎?」

「不可能,你想都別想。我的身子從來沒有給過任何的男人。」劉詩當然不會同意了。這呂濤要長相沒長相,要實力沒實力,還是星極四宗里墊底的存在。

「是嗎?不同意啊?可是現在今非昔比啊,來吧。哈哈哈!!」桀驁的笑聲在這片空地里響了起來。

外面看戲的眾人一臉的黑線,沒想到最後會變成這個樣子。。。

ps:五更完畢,今夜五連發,給力的送上。白天有事情,所以只能放在晚上了,還希望各位兄弟不要介意哈~!再次厚著臉皮求花花咯!~ 「我說過,你還不是我的對手。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劉詩那嬌身顫抖不已,香汗淋漓。

之前呂濤想要對劉詩做點什麼,但兩人幾番比斗之下,誰都沒有佔到便宜。如果按理來說的話,應該是劉詩處於下風,畢竟她是女子之身。但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呂濤還是沒有得到什麼好處。

這種局面已經在打自己的臉了,一個男人居然連一個女人都打不過。這還怎麼混?抬起頭,盯著劉詩,「是嗎?那我們在試試看?」

說著呂濤就從儲物戒里拿出來一個東西。

「軒轅劍?!!」看到這東西,劉詩一聲驚喝。

「桀桀,沒想到你這小娘皮還是有點見識的。沒錯,就是我們劍宗門的護宗至寶。沒想到吧,我這次出來就是怕有什麼意外,所以便拿了出來。現在的你,認為還有跟我一戰的資格嗎?」

這軒轅劍可以說當時建立劍宗門宗門之時的一柄無上寶劍,開山祖師,就是憑藉這一把劍橫掃整個星極洲,建立了這個劍宗門。

帝天眉頭緊皺,摸著下巴問道:「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怎麼劉詩看到如此的大驚失色?」

「這東西應該就是軒轅劍了,之前我也是見過這東西一幕。」龍老眼裡泛著精光,似乎對這個東西想要弄到手、感受到了龍老的目光,「看樣子,龍老你是有想法了?」帝天笑眯眯的說了起來。

「嘖嘖,這可是好東西啊。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老龍啊,你說你要這東西做什麼?你又沒有辦法使用。」鷹老在一邊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開始打擊了起來。

「你管我呢,我自己留著看不行啊?」說到這裡,龍老就有些蠢蠢欲動了。

帝天看了看身旁的沐清風,打了一個眼色。後者會意,朝著前方躍去。由於不能飛行的緣故,只能來到附近的一座大山之上,一道道的印決朝著空中的破萬珠打了過去。

原本還沒有徹底觸發的大陣,開始了顫抖。就在某一刻,一邊出現了一個空洞。「龍老,你還不去,想啥呢?」看到龍老還傻傻的站在原地,帝天直接喊了起來。

陣法內爭執的兩人也是發現了不對勁,就在準備逃出來的時候,龍老一個閃身便沖了進來。那個空洞也是癒合了。

「喲呵,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地,你是真的認為我們兩人打不過你一個人嗎?」呂濤看到沒法出去了,就開始在龍老身上挑起刺了。

龍老一副氣定若閑的樣子,淡淡的看了看兩人,朝著前面走了幾步。「你們兩人該怎麼辦還是怎麼辦。反正這大陣的攻擊對我是沒有什麼效果的。」

「是嗎?你說大陣如果啟動,我把攻擊全部朝你引來。那還有沒有效果呢?」呂濤冷笑了起來。

「嗖!」

一道輕風吹過,呂濤就感覺自己身上少了什麼東西一樣。慌張的檢查了起來,沒錯。他確實不見了一個東西,那就是龍老手中的東西。

朝著前方的龍老看去,看著他手中把玩的東西。整個人都不好受了,「老東西,快把我的東西給我。不然我跟你沒完。」

龍老笑著收起了軒轅劍,看了看呂濤。無奈的搖了搖頭,「下輩子把!」

就在這時,沐清風已經打開了一條空洞,龍老一個閃身便出來了。這下子好了。兩人再一次被困到了陣法之中,而且兩人的實力依舊是勢均力敵的。

看到龍老平安無事的走了出來,帝天暗暗的捏了一把汗。快步走上去說道:「龍老啊,你剛剛沒把我嚇死呢。」

「哈哈,就他們兩個小兔崽子還能對我做出點什麼不成?」說到這裡,龍老就將軒轅劍拿了出來,在劍鞘上撫摸一番,又道:「我想這東西已經沒有任何的作用了。之前不知道被哪個大能封印了,除非我們有天洲最高端的實力,不然無法解除的。」

「不會吧?那剛剛呂濤拿出來做什麼?只是一個噓頭么?」帝天接過了軒轅劍打量了一番。雖說是他打量,倒不如說是十八子打量。再三查探過後,確實如龍老所說的那樣。

將軒轅劍遞給了龍老,「龍老,這東西那你就留著看吧,說不定哪天在你的感化之下還能解除封印呢。」

「去去去。我感化什麼。」

幾人聞言苦笑不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哼哼!!呂濤,我看你現在還有什麼本事跟我叫囂。既然你的軒轅劍沒有了,那你就看我的吧。」說到這裡,劉詩從儲物戒里拿出來了一個東西。

看著這樣東西,呂濤瞳孔一縮,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你。。你們的護宗至寶,月輪!!」

「沒錯,確實是月輪。怎麼就允許你把軒轅劍拿出來,就不准我把月輪拿出來嗎?」劉詩冷冷的說道。

「好好好。哈哈,我確實沒想到啊。我怎麼把你們宗門的月輪給忘了,哈哈哈!!我怎麼會忘了呢。」

當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呂濤就知道今日是必死無疑了。如果說他的軒轅劍還在,說不定還有一戰的資格。但是先不說軒轅劍是不是真的被封印了,關鍵是不在自己的手上有屁用啊。現在人家可是有月輪的,自己拿什麼去拼?

「月輪?這又是個什麼?」帝天對於四大宗門的過往了解的倒是不怎麼深,看到這個東西自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了。

「哦,這個啊,我知道。」蠻老走上前一步,站在帝天的身邊說道:「這個是玉月門的護宗至寶。跟剛剛那個軒轅劍一樣,都是建宗之寶,用於守護宗門的。之前看到軒轅劍我都有些害怕鬼王殿的人中了玉月門的護宗至寶的陷阱,沒想到劉詩也拿出來了。」

「現在我就說說作用。這東西可以迷惑人的神經,讓你進入到一種幻境之中。當然使用這個東西的人消耗的玄氣也是非常的巨大,但是換來的代價就是殺掉敵人。」

聽到這裡,帝天也是明白的差不多了。看來只要把人迷惑住,自己就可以趁機一招秒殺敵人。這個東西倒是不錯,可以搞過來看看。

ps:一更送到,鮮花有些吃力啊,花花都砸出來吧,謝謝大家了! 「怎麼?小天,看你這樣子,似乎想要這東西啊?」鷹老看到帝天這表情,就知道什麼意思了。「不得不說,這東西確實是個寶貝,只要你有足夠的靈氣,簡直就是殺人的利器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