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濃霧瀰漫海風料峭冷清的街道上卻有一個消瘦的身影迎著風倔強而又平穩地行走著他行走的方式異常詭異似乎認準了某一個方向任何障礙物都無法阻擋他遇牆翻牆遇水涉水。

如果此刻李茜就在這裡她一定能夠看出月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師大後山的那個小公園。

經過了這幾年的建設後山早已不是那個破舊的公園了此時的她更加鬱鬱蔥蔥更加鳥語花香也更加是情侶們的天堂甚至有很多情侶在草地上搭起了帳篷過起了二人世界。

今天的後山公園也不例外在密林深處的一片草地上一個紅色的小帳篷正快地抖動著不時傳來**相碰的啪啪聲和女人柔媚的呻吟片刻之後一聲悶哼帳篷也停止了抖動。

「討厭!每次都這麼急!」一個嬌媚的聲音幽怨地說著似乎很不滿意這次匆匆的功課。


「可是你剛剛不是也很爽么?」男子有些疲憊地說道看來剛剛的一輪戰鬥已經消耗了他太大的體力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

「切你也就那點能耐了每次都是十分鐘就完事人家很難受啊!」女子的聲音中充滿了魅惑但那男子卻似乎不為所動沒有了聲音。

「死人!」女子輕輕地推了一下男子「都完事了還不出來!」

「嘿嘿等我醒了我們就繼續啊!」男子淫邪地笑了一下眼睛卻並沒有睜開。

「你真不害臊!」女子輕輕地推了一下男子誰(一路看小說網,\.)知剛剛還一動不動的男子被她輕輕第一推竟然從她身上翻了下去。

「啊——」帳篷里傳來一聲驚叫女子迅地蜷縮到了一角滿眼的驚懼盯著直挺挺地躺在一邊的男子渾身忍不住顫抖著。


而在那個男子的前胸一個可怕的傷口正汩汩地向外淌著血透過傷口可以看到他那顆前一刻還怦怦跳動的心臟此刻已經不翼而飛只剩下一個黑洞洞的窟窿。

他早已經死了可剛才是誰在和自己說話?和自己做那種事情的又是誰?難道說自己一直就是和一個死人在做?

他又是怎麼死的?他們一直都沒有分開從他們上山到搭帳篷兩個人都是手挽著手並沒有離開半步這怎麼可能呢?

越想越害怕女子的頭深深地埋了下去埋進了自己**的雙腿間就連帳篷里那濃重的血腥味也不能讓她有任何的反應。

磔磔的怪叫從帳篷外傳來讓女子冷不丁打了個寒顫甚至忍不住抬起了頭驚恐地看著帳篷頂彷彿從那裡她能看到廣闊的夜空中可怕的寧靜。

那個聲音她想起來了他們一上山就聽過那個聲音當時她就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甚至打算取消今晚的事可是她禁不住男人的誘惑而且他說那只是貓頭鷹為了印證他的話他帶著她尋找那隻打擾他們美事的傢伙並且送了他一塊石頭。

然後她沉醉於他的吻迷戀於他帶給她的快感於是一切的恐懼都融化在了他的進入。

他胸口的傷口現在看起來和他扔出的那塊石頭驚人的相似在那一刻他就已經死了嗎?

一陣冷風吹過她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寒顫可是帳篷明明是封閉的那風又從何而來?

那股恐懼又回來了她想閉上眼睛不去看不去想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又來了讓她渾身的毛孔都忍不住緊縮帳篷里多了一個人!

她想不看可是就像被人控制了一樣她慢慢地轉過了頭就看見一個黑衣人不知何時站在了帳篷里是的是站著帳篷很矮那個人很高可他就那麼直挺挺地站著帳篷似乎因為他的站立而變得高了很多。

他深邃的眼神死死地盯著他眼神中充滿了貪婪但那種貪婪不是對她身體的迷戀不是**而是她說不清楚但她知道自己可能要死了。

軍門婚寵:警花甜妻太撩人

男子走到了她的身邊用一種審視的眼光注視著她彷彿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但他的手卻已經動了凌厲兇殘卻是要摧毀這件藝術品。

但就在他的手即將碰觸到她時一道閃電卻在這個時候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手上恰如其分地沒有傷到女子。

男子轉身渾身緊繃散著凜冽的殺氣。透過帳篷的縫隙就見一個紫灰瞳的大男孩懶懶地靠在一棵樹上嘴角掛著一抹笑煞是好看只是那笑容里任誰都能看出有一絲的悲傷。

就是這樣的一副笑容卻讓那女子感到心疼一瞬間這種心疼連那黑衣男子帶來的恐懼都被衝散了。

他的目光沒有看向帳篷而是投向了深遠的夜空彷彿眼前的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他只是個路過的。

但帳篷里的黑衣男子卻不敢放鬆甚至動都不會動一下。

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一個如磐石雷打不動卻可能在一瞬間爆出巨大的力量;一個卻如小草隨風輕擺但卻讓人捉摸不透。


「我知道你會來!」良久帳篷里的男子冷冷地說道。

「我也知道你不會走!」月妖的眼光依舊盯著夜空不疾不徐地說道。

「你想好了?」黑衣男子突然笑了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

「是!」月妖嘆息著答道。

「我就知道畢竟你是我們妖族的王子你的身份你的使命決定了你一定會回來!」黑衣男子走出了帳篷得意地笑著。

「龍巫妖我想你誤會了我說我想好了但我並沒有說我會跟你回去!」月妖依舊懶懶地說道那笑容中充滿了譏誚。

龍巫妖已經走到了一半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不怒反笑「我就知道月妖王子不會那麼輕易就被說服否則也就沒有帶你回去的必要了!」

「是而且你沒辦法帶我回去這也是註定的你走吧我不想對我的族人動手!」月妖依舊看著遠方。

「你真的這麼以為?」龍巫妖微笑著有些戲謔地看著他。

「這裡有我的兄弟有我的朋友我放不下他們!」月妖嘆息著說道「 帶球媽咪別想跑 。」

「你知道?」龍巫妖的臉色變了他們密謀了這麼多年這個小王子已經不在妖界很久他怎麼可能知道?

「是!」月妖點了點頭「與其說你們要我回去倒不如說是為了要那把劍只要有了那把劍你們就可以打開結界就可以動戰爭可你們以為真的能贏么?」

月妖的眼神變得清澈起來冷冷地注視著龍巫妖:「你們有沒有想過妖族有多少人6界有多少人?就算一人換十人到最後我們也是會輸兩界交手冥界怎麼可能會坐視不理那時他們必定趁火打劫妖界與人界無論誰勝誰負到最後都會被冥界吞噬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點道理你們不是應該比我更清楚么?」

「更何況就算有了玄陰朱雀又能怎麼樣?它不過是把劍一把沒有人能夠真正駕馭的了的劍你們想用它劈開結界簡直就是天方夜譚至少我做不到如果作為它命定的主人都做不到這一點你認為妖界還有什麼人能夠做到?」此時的月妖已經似笑非笑了。

龍巫妖卻突然長長地嘆了口氣失望地搖了搖頭「王子啊王子這麼些年你別的沒有學到可這人界的心機你卻是學到了不少。」

那聲音中滿是惋惜聽的月妖一愣臉上卻不露聲色地問道:「此話怎講?」

「你以為我們還是那個要叛亂的妖族么?」龍巫妖微微一笑「妖族連年的內亂已經讓我們元氣大傷我們哪還有什麼力氣去和人界爭奪天下?我來找你不過是想讓你回去主持大局自老妖王歸去妖族就沒了主心骨你師傅珈藍曾想力挽狂瀾可他沒有妖王的信物最後還不是死於亂軍之下再這樣打下去不用三界圍剿我們自己就絕了我來找你的目的就這麼簡單希望你能回去主持大局。」

月妖只是靜靜地聽著他當然不會相信龍巫妖的話因為當年龍巫妖隱藏的就極深誰知道他現在是不是依舊在欺騙!

「你想要的只是王的信物我給你就是!」月妖說著振臂一抖玄陰朱雀已經插在了龍巫妖的面前可龍巫妖看都沒有看一眼。

「王子你不明白嗎?信物有什麼用?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人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來領導我們你作為曾經的王子是最佳的選擇!」龍巫妖用一種不可置疑的語氣說道。

可月妖卻依舊不為所動「我早已不是什麼妖族的王子現在的我只是月妖酒吧里的招待而已哪來的什麼能力引領你們!帶上它走吧!」

月妖說著轉身就向山下走去還不忘交代了一句:「放了那個女人吧沒她你一樣可以活著!」

龍巫妖皺了皺眉這個王子還真是不簡單啊看來是亮出底牌的時候了! 十一月即將過去現在本書的訂閱排名5o開外兄弟們為了本書的成績與寫作的動力加把油衝進前五十吧太高我就不奢望了……

「你當他們是兄弟他們怎麼看你呢?」龍巫妖緩慢卻又清楚地說出了這句話。

月妖的腳步頓了頓但卻並沒有停下而是有力地回了一句「我們是兄弟!」

「是么?」龍巫妖笑了笑的囂張放肆狂放的笑聲劃破了夜空尖銳而又刺耳讓月妖忍不住停住了腳步。

「你笑什麼?」月妖冷冷地問道。

「我笑你自欺欺人!」龍巫妖毫不客氣地說道「如果你真的那麼肯定你們是兄弟還用刻意說出來么?」

月妖的臉色變了這是第一次他有種怒衝冠的感覺龍巫妖的話擊中了他心底最脆弱的那部分一直以來他的身份就是他心底那個打不開的結人妖殊途無論他怎麼讓自己像一個真正的人生活怎麼刻意保持自己那個陽光大男孩的形象怎樣把老闆他們當做自己的兄弟他依然是妖老闆依然是人!

所以與其說他在告訴別人不如說他也是一直在提醒自己他們是兄弟!就算到了自己的身份暴露的那天他們也是兄弟他不會對他們動手!

「夠了!」月妖的語氣中充滿了肅殺手輕輕一抖被他留下的玄陰朱雀已經回到了他的手中隱隱泛著不同以往的紫光顯然這把劍此刻也感受到了主人的震怒。

可龍巫妖卻像沒有聽到一樣依舊是一臉譏笑的表情「我的月妖王子你還不明白么?你是妖他們是人就算你把他們當做是兄弟他們能當你是兄弟么?你在人界也待了這麼多年他們有句話說得很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閉嘴!」月妖冷喝道玄陰朱雀不安地顫抖著。

「如果真的當你是兄弟為什麼你的那個老闆總是讓你做最危險的事情?如果真的當你是兄弟為什麼他每次都那樣對待你的玄陰朱雀?那是神劍是不可玷污的神劍可在他的手裡那是什麼?只不過是一把避雷針而已!」龍巫妖步步緊逼「現在你還以為他當你是兄弟么?」

「呀——」月妖滿頭紫迎風起舞雙目灰光爆射手中玄陰朱雀高高舉起傾注了他全部的靈力向著龍巫妖猛然劈了過去。

龍巫妖卻只是冷冷地看著一動不動任憑那道鋒利的劍鋒挾著雷霆萬鈞之力劃過了他的身體神劍的力量去勢不減連身後的那個女孩也被一劍穿過成為了劍下亡魂。

「月妖王子對於同族你都敢下手你有什麼資格說你是宇塵他們的兄弟?」龍巫妖的聲音在月妖的身後傳來月妖一愣轉身揮劍又是一道劍氣砍出絲毫沒有劍下留情的意思眼睜睜地看著那道劍氣打散了龍巫妖的身體月妖卻不做任何停留繼續向著自己的四周瘋狂地劈砍著。

遠遠看去他就像一個狂的魔鬼沒有任何的招式順著自己的走勢不停地揮舞著玄陰朱雀唯一不變的就是每一道劍氣都夾雜著雄厚的靈力只是片刻之間他身邊的樹木便片片倒下成了一片真空就連雜草也被他的劍氣整齊劃一地砍倒。

直到月妖累了手中的玄陰朱雀猛地撒手那把劍不偏不倚地插到了剛剛被他砍死的女子身上而他卻像沒有看到一樣頹然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雙眼無神地看著夜空。

「你知道一個真正的人一群真正的兄弟需要的是什麼嗎?」龍巫妖那個陰測測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在月妖的耳邊可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對付他了。

他也知道就算他還有力氣他也對付不了他因為他是妖族的護法全盛時期的老妖王也只能勉強地擊敗他還要依靠玄陰朱雀的力量。

他是誰?他是月妖只是妖族的王子他能駕馭玄陰朱雀但也僅此而已就算他的師傅同為妖族護法的珈藍就可以輕鬆地解決他。

從他動手的那一刻他就清楚他不會對龍巫妖造成任何的傷害因為跟他對話的並不是真正的龍巫妖他一直就在暗處只是操縱著幻象而已。可是那時候他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因為他所有的擔心都被龍巫妖一語道破!

看著月妖久久沒有動靜龍巫妖輕輕地嘆了口氣「人界最講究的是仁義忠孝情愛!可是妖沒有!」

「我有!」月妖大聲吼道但那聲音里卻是虛張聲勢的成份更大一些早已失去了自信。

「王子你還要欺騙自己多久?」龍巫妖在他的身邊躺了下來側過頭看著他「你殺人作為妖或許無可厚非可是他們會怎麼看?你對我動手我是你的同族他們又會怎麼看?你隱瞞自己的身份這麼多年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你還不會說出來這他們又會怎麼看?你當他們是兄弟不會對他們動手可他們呢?你覺得他們知道了你今天做的這些他們還會當你是兄弟么?他們會放過你么?」

「不要再說了!」月妖有氣無力地說道。

「醒醒吧王子你已經不是月妖了從你的身份曝光的那一刻你就已經恢復了自己妖族王子的身份你的身份註定你一定要和他們對立的就算你不去找他們他們也會想盡辦法來對付你因為除掉了你就等於讓妖族群龍無那個時候他們才會沒有了威脅!」龍巫妖目光堅定地看著月妖。

「我不會對他們動手的就算我回去也不會對他們動手!」月妖的語氣里不知是不甘還是留戀。

「王子你忘了我開始就告訴過你我們不會對人界動手我來只是要你回去重掌大局用你的玄陰朱雀讓那些暴動的子民們臣服帶領我們重新開始生活。」 獨寵萌妻:腹黑總裁很專一

「你們真的不打算再打了?」

「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戰亂我也明白了戰爭帶來的只是血流成河只是民不聊生只是讓我們的國度滿目瘡痍!」

「你如果能早些明白該多好?」月妖嘆息著說道「停止戰亂吧!」

「停止戰亂?」龍巫妖無奈地嘆息著「如果能那麼容易我早就停止了現在妖族已經分成了兩派我和你的師傅各領一派我也曾想過和解可你的師傅你還不知道么?斬草必除根!」

「所以你希望我回去能夠在中間調停結束戰爭?」

「是!王跟我回去吧!」龍巫妖站起身單膝跪倒在這一刻他已經認定月妖是妖族新一任的王了。

「可是已經回不去了!」月妖望著夜空「就算有玄陰朱雀我們也回不去在我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更改了那個結界那是一個只許出不許進的結界!」

「什麼?」龍巫妖大驚失色「怎麼可能?」

「你不用懷疑我說的都是真的所以你會死死在人界我也會而且形神俱滅!」月妖平靜地說道。

「不可能如果真如你說的那個人是怎麼進去的?」龍巫妖驚疑地說道。

「誰?」月妖的表情卻比他還要吃驚「你說誰?有人進去過?」

「是!」龍巫妖沉重地點了點頭「是就是他讓我來找的你。」

「你知道他是誰么?」月妖一骨碌爬起來他感覺事情恐怕沒有龍巫妖說得那麼簡單。

「我不知道!」龍巫妖搖了搖頭「那是一個很神秘的人我們甚至不知道他是怎麼出現的他身上有妖族的氣息但卻並不純正還夾雜著冥界和人界的氣息我甚至懷疑這個人是不是還隱藏了自己神界的氣息!」

「會有這樣的人?」月妖不敢置信地問道。

「我也不相信有可是我確實遇到了!」龍巫妖再次沉重地點了點頭「他說要回到妖界的方法也很簡單先就是你必須真正回到妖的狀態然後駕馭玄陰朱雀就可以打開結界了!」

「妖的本來身份?」月妖有些奇怪他是妖難道妖還有別的身份?


「是王子在人界待得太久了身上的氣息已經被人氣所污染不是純正的妖氣了所以你必須先恢復自己的妖氣!」

「妖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