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昏暗的燈光下,冷清悠雙手雙腳都被繩子緊緊綁住。

幾個戴着狼頭面具的人從背光的的陰影裏走出來。

她警惕地盯着他們,腦子飛速地轉動,猜測這羣人的身份。

“兄弟們,說好了我先上,你們可不許反悔。”高個兒狼頭面具人率先開口。

“大哥,錢拿到了嗎?”有個微胖的狼頭面具人湊近他問。

“他奶奶的,有老子在,還怕他不給錢?”高個兒狼頭面具人拍着胸脯,“一會兒你負責錄像。”

“好嘞,大哥。”微胖狼頭面具人興奮地拿出手機。

一向鎮定的冷清悠此刻也慌亂地掙扎起來。

“臭-婊-子你再掙扎也逃不掉。”高個兒狼頭面具人惡狠狠地威脅道,“他奶奶的,老子再讓你嚐嚐做女人的滋味。”

“大哥,你動作快點,兄弟們都等着呢。”其他幾個狼頭面具人嘿嘿淫笑。

高個兒狼頭面具人一甩手,“他奶奶的,猴急什麼,把老子錄帥點。來之前怎麼說的,按順序一個一個來。”

“大哥,你帶個狼頭面具,臉都露不出來,帥個雞毛。”幾個狼頭面具人笑作一團。

“他奶奶的,就你話多。”高個兒狼頭面具人邊說邊靠近冷清悠,摩拳擦掌。

“滾開!”冷清悠被綁着雙手試圖掙脫開繩結,在高個兒狼頭面具人即將靠近的時候,又往後挪了挪。

“哈哈哈……”

高個兒狼頭面具人大笑一聲,“怕什麼,你又不是第一次。”

他把冷清悠抵在角落裏,上前去解她長褲的扣子。

冷清悠今天穿了一身氣質優雅的職業套裝,這對像餓狼一樣的狼頭面具人具有極大的誘惑。

“滾開,別過來。”冷清悠死死抵住她的雙腿,不讓他有可乘之機。

“大哥,要不要兄弟們幫忙按着。”有人起鬨。

“他奶奶的,用不着,滾遠點。”他的力氣大,而且冷清悠雙手雙腳被綁着也施展不開。

她還是用盡自己的全力掙扎着。

高個兒狼頭面具人扇了她一巴掌,“老實點,再動現在就殺了你。”

然後把她翻過來背對自己,一隻手死死摁住冷清悠的後背,一隻手去解自己的腰帶。

“救命啊!”

“救命啊!!!”

冷清悠大聲喊道,她內心充滿了絕望。

“臭-婊-子你就使勁兒叫,越叫老子越興奮,就算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高個兒狼頭面具人已經半褪了自己的褲子。

“大哥,你倒是快點。”他那幾個同夥催促道,看着冷清悠白到發光的皮膚垂涎三尺。

“他奶奶的,催什麼催,沒看到老子在醞釀情緒嗎。”高個兒狼頭人啐了一口。

“滾開。”冷清悠趴在地上奮力地掙扎。

她聲嘶力竭地暴喝道,“你再動,我就咬舌自盡。”

“隨便你,死了也得陪老子哥幾個。”

冷清悠最後一絲希望也被打破,她“啊”地喊出一聲,如惡鬼般淒厲! “咣啷~”

倉庫大門被人一腳踹開。

冷清悠回過頭,只見燕厲尋站在幽藍的光影裏,像地獄來的邪神。

瞬間熱淚盈眶,從來沒有感覺這麼委屈過。

高個狼頭面具人迅速地站起來提上褲子,暴喝道:“哪兒來的王八蛋,敢壞老子好事。”

他這都打算提槍上陣了,竟被硬生生打斷,心裏很是膈應。

“要你命的人!”

燕厲尋冷笑着,搶先一步奪下微胖狼頭面具人錄像的手機,又一腳把他踹翻在地。

“艹,還他奶奶的是個狠角色,兄弟們上。”高個兒狼頭面具人指揮同夥兒一起上。

他們你一拳我一腳把燕厲尋團團圍住,但都沒有近得了他的身。

高個兒狼頭面具人抄起木棍照着燕厲尋的頭打下去,燕厲尋擡起右臂反擋回去,把木棍擊成兩段。


趁他愣神的功夫,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照着高個兒狼頭人的作案工具猛地踢下去。

他的小弟們倒吸一口冷氣,彷彿還能聽到雞飛蛋打的聲音。高個兒狼頭面具人疼得五官扭曲,捂着褲襠在地上打滾兒。

“二毛,山炮,快救老子!”他嚎喪一樣大聲吼叫。

此刻沒有一個人趕上前,他們匆匆朝大門的方向逃去。

“一個都不要放過。”燕厲尋拿起手機對那頭的人下達命令。

“是,老大。”鏗鏘有力的聲音應道。

掛斷手機後,燕厲尋趕忙快步跑到冷清悠面前,把自己的外套脫下給她披上,又迅速解開打成死結的繩子。

冷清悠白皙的手腕被勒出了血,正在往外滲。

“別怕,有我在。”

雙眼通紅的冷清悠,讓燕厲尋心疼極了。

他把冷清悠的手輕輕捧在手心裏,吹了吹,希望這樣就能緩解她手腕的疼痛。

沒有了繩子的束縛,冷清悠不再矜持,她被這個及時趕到的男人暖到了,一下撲到他懷裏,哭得稀里嘩啦。

幸好他來了,再晚一秒她就像媽媽當年一樣被糟蹋了。

她好怕,那是從她骨子裏散發出來的恐懼。

燕厲尋扣上她褲子上的扣子,把她抱起來,好想抱着這世間最珍貴的寶貝。

他任由她把心裏的傷痛哭出來。

這時從倉庫大門跑進來幾個訓練有素的黑衣人,他們穿着款式一樣的制服,恭敬地站在兩旁。

躺在地上呻—吟的高個兒狼頭面具人被一個精神帥氣的小夥兒扯掉面具。

“老大,就這慫包也敢在嫂子面前炸刺兒,活得不耐煩了吧。”他話說出口,又拿狼頭面具狠狠砸了他兩下。

聽到這個年輕人叫她嫂子,冷清悠有些窘迫,她把頭埋在燕厲尋懷裏,引得燕厲尋一陣心猿意馬。

“程俊,帶下去好好審問,讓他說出幕後主使。”燕厲尋喜在心裏,面對下屬還是面無表情地發號施令。

“得嘞老大,交給我您就請好吧。”程俊兩隻手交叉在一起,掰地嘎巴嘎巴響。

高個兒狼頭面具人摘了面具的臉上滿是恐懼,他結結巴巴地求饒,“各位大爺,饒了我吧!”

程俊嘿嘿冷笑兩聲,“帶走。”

高個兒狼頭面具人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他好像從那兩聲冷笑裏預見了自己的下場。 “少他麼廢話,你幹壞事的時候怎麼不知道放過別人。”程俊踹了他一腳。

“大俠,我再也不敢了。”他不斷地在地上嗑響頭。

“吵死了,帶走。”程俊不耐煩地脫下臭襪子,塞到他嘴裏。

邊走邊想,是先沒收他的作案工具,還是先打他一百鞭。

有男人爲她出面,冷清悠很有安全感。



衆人散去,廢棄倉庫這種陰暗潮溼的地方不宜久留。

“我帶你去酒店”燕厲尋柔聲說道。

“額?”冷清悠剛對他升起的好感瞬間散去,“你是禽獸嗎!”

“你想哪兒去了,你現在這種情形怎麼見人。”燕厲尋又好氣又好笑地看着她。

“好吧。”冷清悠赧然,確實錯怪他了。

風雲國際VIP套房裏。

“你帶我來這麼高檔的地方, 支付得起嗎?”冷清悠看着豪華的套房發呆。

“不花錢的,這裏你就放心大膽地住吧。”燕厲尋眼裏都是笑。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剛纔走的是VIP通道,現在又說不花錢。”冷清悠狐疑地盯着他,想從他的眼神裏發現蛛絲馬跡。

“總裁平時都跟我們稱兄道弟,一間套房而已,別那麼大驚小怪。”燕厲尋說起謊話,臉不紅心不跳。

“李飛揚,你真的只是一個司機嗎?”冷清悠直視他的眼睛問。

“不只是司機,還是超級保鏢。”燕厲尋儘可能的往自己身上貼好的標籤。

冷清悠圍着他轉了一圈兒,在倉庫,他身手靈敏矯健,說是保鏢的可信度很大。

“怎麼,要不要把我挖過去,貼身保護你一人?”燕厲尋壞壞地笑着靠近她。

冷清悠這次沒有躲開,直視着燕厲尋的眼睛,“好。”

她說好,燕厲尋有點蒙,他以爲她不會同意。

可她卻真的同意了?!

“你沒開玩笑?”燕厲尋拍了拍臉,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

冷清悠淺笑嫣然地回道:“你很想我是開玩笑嗎?”

“不不不,。”燕厲尋連連搖頭,冷清悠這畫風轉變得太快,讓他覺得有些不真實。

“我先去洗個澡。”冷清悠渾身髒兮兮,都是倉庫裏經年不曾打掃的灰塵。

“這,這,你不用**我,我也會同意的。”燕厲尋舌頭有些打結。

“想什麼呢?!”冷清悠把他的外套丟到他身上,他條件反射似的接住。

冷清悠頓了頓繼續說道:“你去給我找一身乾淨的衣服。”

“噢。”燕厲尋到現在還有點發暈,幸福來得太突然,他像喝醉酒一樣腳底發飄。

“咣噹~”

聽到冷清悠關浴室門的聲音,他才緩過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