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夜輕寒笑了笑,“就曉得你會這樣說。”

隨即!

他垂眸,眼中閃過不捨。

“陌陌,你一定要早一點醒過來,告辭。”

說完,夜輕寒決然的轉身離去。

他怕自己捨不得,他希望半年以後回到明月山莊,就能真的看到陌陌了。

赫雲霆看着他的背影,苦澀一笑,天下真的是沒有不散的宴席。

“對了,陌陌,這是皓月皇的請帖,他和顏昭雪定於這個月十九成婚。”

赫雲霆的話深深地衝擊着沐雲軒的心。

這個月十九,不就是他和陌陌訂定下的婚期嗎?

只是可惜……。

沐雲軒看下蘇紫陌的方向,眼中的期許轉換爲柔情。

陌兒,你究竟要到何時才能醒過來?

蘇紫陌看着他的神情,心裏萬般無奈。

若是可以,她也不想讓他們爲了她如此傷神的。

“雲霆,賀禮由你做主,大婚之日,由你和雲帆代表明月山莊和雲城去。”

“好,我知道了。”赫雲霆也知道雲軒和陌陌定下十九日的婚期,可是現在,雲軒的心裏得多難過呀!

“爹爹,孃親,赫叔叔,櫟兒先走了。”蘇櫟說完,沉穩的步伐快步的離開。

沐雲軒看着兒子孤寂的背影,心裏閃過痛意。

櫟兒的心裏是最苦的,可他從來不說。

“我去陪陪櫟兒,這幾日他都讓自己很忙,對陌陌的離去,似乎還沒有釋懷。”

說完,赫雲霆快速的轉身離去。 唉!

蘇紫陌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大家都走了,就連齊兒和馨兒也都走了。

她彷彿覺得這個世界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

“陌兒,我會一直陪着你的,陌兒今天可有想要去的地方?爲夫陪你去。”

沐雲軒似是知道蘇紫陌的心裏會難受似的。

蘇紫陌想了想,提筆寫道:不如我們去明月山莊吧。

沐雲軒一看,微微一笑,就知道她會想回明月山莊。

“走吧!”

他現在除了處理雲城的生意以外,就是留下來陪着她。

只要她想去的地方,他都會帶她去,只要她開心,他做什麼都覺得開心。

佳人就在身旁,可他卻看不見,可只要一想到她就在他的身邊,他的心裏就異常的滿足。

只是他今日的心情有些不好,當你真的發自內心狂愛一個人的時候,發現生活中也有另外一個男人,也想陪着,心疼她,愛着自己的女人的時候,心底總是騰昇起一抹不舒服來,每次看着慕容邵峯對着陌兒寵溺無邊的笑容,他的心裏總是苦澀的。

蘇紫陌看着他俊美的側顏笑了笑。

有人經常奇怪地看着雲軒自言自語,可他絲毫不在意,那個高高在上的沐雲軒,那麼細緻的對待着她,寵愛着她,呵護着她。

有這麼一個人,這麼認真的對她好,對她來說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也許就像書上說的那樣,真的愛一個人入骨髓,看着他幸福,自己也會很幸福。

一路上,沐雲軒的臉上都掛着淺淺的笑意,蘇紫陌也一直看着他的側顏如行雲流水般的線條,在夕陽下更加的柔美,她笑得很很開心。

夕陽的光芒,折射在沐雲軒墨黑的玄衣上,卻是格外的協調。

沐雲軒看了看漂亮的夕陽,一天很快就要過去了,而他也一天天等待着莫前背和穆前輩的消息,希望他們能找到讓陌兒回來的辦法。

蘇紫陌拉着他的手掌,她輕輕淺淺的在他的手心裏畫圈圈,那種感覺讓沐雲軒酥酥麻麻的,帶動得他的心也跟着癢癢的,柔柔的,讓他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他的脣角,忍不住輕輕勾起,“陌兒,你這是在玩火。”

蘇紫陌一聽,在沐雲軒看不到的情況下,笑得更加的肆意。

這段時間,他都會盡量擠出時間來陪着她,出來玩的時候,他會緊握着她的手,和他一起肩並肩的走着。

還有他滴滴不休的關心的話語,這樣的日子,平靜而幸福。

可是,若是她真的醒不過來,這便是她人生中的一大缺憾。

對雲軒來說,會更加的殘忍。

時間一晃二過,十一月十九日,萬事皆宜的大好日子,皓月皇大婚,舉國同慶。

傲妃天下 大街上到處掛滿了紅燈籠,更加的喜氣洋洋。

而默娘和先皇已經厭倦了皇宮裏的生活,君少辰坐上皇位以後,他們依然留在明月山莊裏過着平淡的生活。

君少辰對此也不強求,尊重孃親的選擇。

今日二老也出現在皇宮裏,看着兒子大婚。

蘇紫陌今夜沒有讓沐雲軒帶着她去皇宮裏觀禮,而是這幾天,她總是有些犯困。 其實,不只是蘇紫陌發現了這個問題,就連沐雲軒也發現了。

蘇紫陌這幾天有些嗜睡。

他心裏隱隱約約擔心不已,這幾日,陌兒都要睡到午時纔會醒過來。

每次見不到迷迭之翼在動,他的心就會緊張得不知所措。

就如現在,他看到迷迭之翼靜靜的躺在牀榻上,他知道陌兒又睡着了。

蘇紫陌生辰的這一天,沐雲軒親自去山谷中摘了很多野生的鳳尾花,這個季節,鳳尾花已經不開了,可沐雲軒用玄氣養了一個山谷,這裏的鳳尾花開不敗。

又送了蘇紫陌最喜歡的紫晶玉,還有蘇紫陌喜歡的紫色衣裙,總之是蘇紫陌喜歡的,沐雲軒都通通送到了神池洞裏。

看着這麼多禮物,蘇紫陌看在眼裏,喜在臉上,卻恨在心裏,都是好東西,可她絲毫用不上。

自從她死了以後,她都是一身紅衣,就算想換衣服她也換不了,不管她穿什麼衣服,一回過頭來,又會變成紅色的。

蘇紫陌驚訝之餘,也省了好多事情。

日子不知不久中,又過了十日,星月國傳來消息,蘇齊在星月國受封齊王殿下,星月國舉國同慶。

此時的星月國,早已經是一片冰天雪地了。

沐雲軒把這個消息告訴蘇紫陌以後,蘇紫陌當下決定,讓齊兒和馨兒繼續留在星月國。

大雪封路,他們兄妹兩人想回來,總會遇到危險,而且冬天出來覓食的大多是品階很高的惡魔獸,蘇紫陌始終是不放心。

而收到消息的蘇齊,看着白茫茫的皇宮,他眼底笑得苦澀不已。

他穿着一身華麗的白色蟒跑,身披白色狐裘大氅,襯得他粉雕玉琢的越發的英俊高貴。

在這皇宮裏,除了慕容邵峯以外,就數蘇齊權利最大,而慕容星辰對着樣的事情不但不反對,反而是舉雙手贊成。

蘇齊心裏也知道,義父視他如己出,有的人,即使是親生的,也不會做到這樣的程度。

他到星月國快一個月了,孃親絲毫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蘇齊本抱着還人情的心態,沒想到現在卻欠的更多了。

身後傳來了咯吱咯吱的踏雪聲,蘇齊知道是誰,他沒有回頭,依然目光哀傷的看着白雪皚皚的美景。

“齊王殿下,外邊天寒地凍的,殿下快回屋裏,屋裏暖和些。”

“藺公公,本王不冷,你先回去,照顧好本王的妹妹就好。”說完,蘇齊將手中信用的玄氣化爲灰燼。

藺公公一聽,不敢在多說什麼,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這齊王殿下人雖然小,哥那股凜然的氣勢不輸皇上。

十二月一號,皓月國迎來了第一場雪,但也比往年晚了很多,一下就是一夜。

第二日,沐雲軒早早起牀,看着身邊的人兒還沒有醒過來的跡象,他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陌兒最近要睡到黃昏纔會醒過來。

他真的很怕,怕陌兒再也醒不過來了。

可他的心裏,卻承受着另外一個希望,陌兒這樣嗜睡,是不是快醒過來了。 他太懼怕離別,所以他寧願往好的方向想。

從洞口吹進來的寒風散發出刺骨的寒夜。

沐雲軒早已經在洞口設下了結界,冷風絲毫不會吹到牀榻邊來。

沐雲軒披上黑色的大氅,更加的華貴沉着迷人,回頭,溫柔的目光看向迷迭之翼的地方。

“陌兒,下雪了,你不想醒過來看看嗎?陌兒你說過,冬天的時候,你想堆雪人,打雪仗,想暢快淋漓的在雪地裏玩耍,現在下雪了,陌兒也能痛快淋漓的玩一玩了。”

只是,除了洞外簌簌的下雪聲與及滴水聲就再也沒有其他聲音了。

沐雲軒自嘲一笑,陌兒睡得很沉,一定聽不到他說的話。

他腳步沉重的往外邊走去,映入眼簾的銀裝素裹的美景。

他沒想到,一夜之間,雪就覆蓋了整個皓月國。

神池洞在雲城的後山,地勢比雲城好要高很多,此刻望着四周,卻異常的美麗。

“爹爹。”蘇櫟小小的身影落到沐雲軒的身邊。

“嗯!櫟兒,你過來了。”看到兒子,沐雲軒目光柔和了很多。

“爹爹! 霸道男戀上絕色女 櫟兒過來看一眼孃親,櫟兒可能要到明日纔會回來。”

說完,蘇櫟抖了抖身上的雪,才往水晶冰棺走過去。

他現在看不見孃親了,只能看着水晶棺材裏的孃親釋懷自己心裏的思念。

而蘇櫟每一次過來,都會恭恭敬敬的對着水晶棺材磕三個頭。

隨即!

蘇櫟走到水晶棺材旁邊,嘴角微微一勾,“孃親,櫟兒今日要去柳家村了,孃親發現的煤炭賣得特別的好,這個冬天,明月山莊又能大賺一筆了,櫟兒今日要去柳家村一趟,翠兒姨也帶着寶寶回柳家村了,赫叔叔重新讓人給他們蓋了幾間屋子,這個冬天,翠兒姨她們一家不會再受凍了,這下孃親就不用擔心了,明月山莊赫叔叔照顧得很好,孃親你一定不知道,最近風雅姐姐和齊兒帶回來的永逸相處得挺好的,聽到這裏,孃親一定會覺得,很快又會有喜事了,孃親,櫟兒猜得對不對?”

這幾日,知道孃親越來越越嗜睡,他每天都會過來對着水晶棺材說一會話,只是每次,他說着說着,眼淚就會不由自主的流下來。

沐雲軒也會在一旁靜靜的聽着。

看到櫟兒哭,也也會控制不住的跟着哭。

就如此刻,蘇櫟說着說着,眼淚就會不由自主的落下。

沐雲軒偏頭看了一眼牀榻的方向。

牀榻上的迷迭之翼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今日,陌兒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總之是一天比一天醒得要晚。

說了好一會話,蘇櫟才起身,輕輕的伸出小手碰了碰孃親的臉頰,他才滿意的走到沐雲軒的身邊。

“櫟兒,天太冷,出去的時候多穿一點。”櫟兒很有主見,他要做的事情,誰也攔不住,這一點,像極了他。

蘇櫟紅着眼,卻還是艱難的擠出一抹笑容,“爹爹不用擔心櫟兒,櫟兒會很小心的,爹爹照顧好孃親就好。”

他知道爹爹看到孃親這樣的情況,心底也很痛,可是他們除了接受,別無他法。 “去吧!爹爹會照顧好你孃親的,一會你孃親醒過來,爹爹帶着你孃親出去看雪景。”

“那孃親一定會非常開心的,以前在邊境的時候,下雪的時候,孃親也會帶着我們兄妹三人一起堆雪人,玩得非常開心。”

蘇櫟開心的笑了笑,再次看向冰棺裏的孃親,孃親,都快兩個月了,孃親還不想醒過來嗎?孃親曾經說過,不會錯過我們兄妹三人的成長的,孃親若是一直睡着,怎麼陪我們兄妹三人成長呢。

蘇櫟收回目光,戀戀不捨的。

“爹爹,櫟兒走了。”蘇櫟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哽咽。

“好!”沐雲軒微笑着點了點頭,目送兒子離開。

沐雲軒又緩緩走回牀榻邊,他伸手摸想蘇紫陌睡的方向,她還在這裏。

沐雲軒不由得心安,嘴角也微微上揚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來。

“陌兒,願這嬌豔的迷翼之翼永不凋謝,願熟透了的果實永遠都會殞失,願你用自身作燃料燒煉出光焰,照亮你回來的路……。”

沐雲軒在一旁滴滴不休,依然沉睡的蘇紫陌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

沐雲軒看着,一種說不出的恐懼與緊張,瞬間卷席了他的全身。

“陌兒,下雪了,你真的不想起來看看嗎?”沐雲軒又柔聲喚道。

只是,回答他的只有洞外刺骨的寒風。

沐雲軒的黑眸瞬間暗淡無光,他起身,緩緩走向書桌,準備看今日的賬本。

在打開賬本之前,沐雲軒又看了一眼牀榻。

他希望自己在看完賬本以後,陌兒就能醒過來。

收回目光,沐雲軒又認真看賬本。

洞外,青蓮端着午膳過來,暗中的青楓一看,快速的飛身出來。

“蓮兒,你送午膳過來了。”青楓的聲音很溫柔。

青蓮溫柔的笑了笑。

指了指托盤裏的東西,“這兩份是你和敬淮的,天冷,快拿去吃吧!”

“嗯!”青楓笑得一臉溫暖,自從和青蓮成婚以後,他每頓都能吃到熱乎乎的飯菜,這種感覺真的很幸福。

青蓮快速的端着沐雲軒的飯菜進入山洞裏。

“聖主,先吃午膳吧!”青蓮把午膳放到一旁的石桌上。

“青蓮,你先下去吧!”沐雲軒頭也沒有擡一下。

“是。”

青蓮走到水晶棺材旁邊,目光深深的看着水晶棺材裏的蘇紫陌。

莊主,你要快一點醒過來,櫟兒和聖主每天都很痛苦,櫟兒聽說你最近醒來的時間越來越晚了,櫟兒每晚都會躲在房間裏哭泣。

僅僅是這樣看着,青蓮就不由自主的留下眼淚,怕被沐雲軒察覺,青蓮快速的走出了山洞。

這一覺,蘇紫陌一覺醒來,已經是一天一夜了。

一直坐在牀榻邊等待的沐雲軒看到迷迭之翼動了一下,他俊逸的臉龐上瞬間激動不已。

“陌兒,你醒了。”沐雲軒的聲音都顫抖得不能自控。

蘇紫陌微微起身,看了看洞外,天已經黑了。

“我不會睡了一天一夜了吧!”

再看一旁激動的雲軒,他爲何這樣激動。

“陌兒,你可知道,你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 哦!

蘇紫陌驚訝得緊蹙眉頭,她還真是睡了一天一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