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哧哧哧……”閃電抗衡了一段時間,便漸漸地消失,第三道閃電被蘇天逆擊碎。

渡劫成功!

通常來講,第一次渡劫,只有一道閃電,而蘇天逆第一次渡劫,竟然出現了三道閃電。

“先天戰體太強大了,真是活該遭雷劈啊!”黃金獅子幸災樂禍地說道,但三道閃電,也是對蘇天逆實力的一種肯定。

“天逆哥哥真是好厲害!”紫芸長長地舒出一口氣,此時,她終於可以放下心來。

雷劫退去,烏雲即可消散,青天露出!

蘇天逆將神識納入體內,無以倫比的力量在體內流竄,每一次的突破,他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強大,但每一次的突破,也越漸艱難!

蘇天逆雙手輕揮,狂猛無比的氣息開始釋放。長衣獵獵,負手而立,黑髮飄渺,如一代強者,俯瞰着蒼茫大地,執掌乾坤!小無敵氣勢,隱隱間散發!

“好強大的氣息,好無敵的氣勢!”鬼主感嘆,他回想道了當年的自己。而眼前這個少年,似乎猶有過之!

“戰!”蘇天逆目光如炬,熊熊的戰意在燃燒!

“戰”字出口,旭日恰好東昇起! “哈哈哈……”聽得斷鐵聲聲大笑,狂傲的氣息在身上散發,他飛身而起,飛到結界中去,道:“有這樣實力的先天戰體,才能夠讓我贏得盡興!”

蘇天逆飄逸出塵,淡然一笑。這一笑,讓人覺得有着強者的不世姿態。強大的戰意,漸漸地釋放!

“他日若化龍,笑盡天下雄!”鬼主點頭讚許,背後巨大的黑翼輕輕地揮灑。

“你對他的評價很高啊!”黃金獅子說道,鬼主如此高的評價,讓它也很詫異。

“當然,”鬼主肯定地說道,“在沒看到他之前,我也一直認爲先天戰體修行之路已斷。但他,絕對是一個異數!”

“我也漸漸地有同感了!”黃金獅子點頭道。

蘇天逆淡看風雲,斷鐵狂傲無比,兩者姿態,截然相反。

“看我雙手,如何鎮壓無堅不摧的先天戰體!”斷鐵的狂喝聲起,身動之時,渾身的氣息大漲,雖是狂妄,卻不輕敵,很是認真的對待。

“是嗎?”蘇天逆淡然地迴應,眼見斷鐵氣勢洶洶來襲,飽含神力的一拳,直面斷鐵。

“嘭……”兩者對轟,聲如巨雷,傳遍了山野。

斷鐵只覺一股驚濤駭浪般的力量至掌心傳來,心中驚訝之餘,全身氣息運行不暢,連忙手掌,抽身而出。

“先天戰體,你的實力,讓我很震驚!”斷鐵在冷笑,其狂傲的姿態依舊不減,只是強大的神力,在節節攀升!

“不到我的五成力量而已!”蘇天逆說道,剛纔一擊,可以說是他小試牛刀,並未動用全部力量。

“什麼,我沒聽錯吧,他說只用了不到五成的實力?”有人不敢相信。斷鐵在結界之中,是入虛的巔峯戰力,竟然蘇天逆搶了先機,而且只用了不到五成力量。

“他可能在使用心理戰,讓斷鐵先亂了陣腳,然後好取勝。”

“有這個可能!”

“想不到先天戰體還有機智的一面……”

唯有一些實力強大的人才能看出,蘇天逆並非虛言。

“誇口!”斷鐵絲毫不信,他覺得沒理由,自己入虛巔峯戰力,高了蘇天逆兩個小境界,不可能會出現這種事情。

“我從不虛言!”蘇天逆語氣很淡,卻有着不容人懷疑的氣息。

斷鐵不言語,再次襲來,這次濃眉倒豎,一聲怒吼。

“裂鋼斷鐵!”掌如其名,有着摧毀鋼鐵之勢。這一擊,斷鐵拿出了七八成的力量。

蘇天逆腳步輕移,風雲動施展而出,一動如風雲,一擊轟天而來。

沉重如山的壓力,讓斷鐵舉步維艱,額頭泌出的汗水,說明他此刻並不好過。

“轟……”一聲沉悶的響聲爆發,斷鐵再次被擊退。一連兩次出手,都被蘇天逆壓制,斷鐵第一次露出了鄭重之色。

“拿出你的全部實力,不然,你毫無勝算!”蘇天逆神泉沸騰,強大的神力釋放而出,這一次,他將拿出不凡的實力,震懾其他人!

“是嗎?”見蘇天逆越漸攀升的神力,斷鐵依舊相當沉着、

“不用做無謂的試探!否則,你將敗得很慘!”蘇天逆舉步向前,一步一虛影,“戰敗先天戰體,那將是天方夜譚!”

斷鐵一聲暴喝,攀升的氣息,涌動的神力,強大的實力全部展出,席捲一方。

“宇霄三境,第一式,困!”斷鐵喝聲落下,宇霄三境——困境施展而出。

這宇霄三境,是宇霄的入門心法,隨時入門,也不是一般弟子可以習得的,能夠修行宇霄心法的弟子,都是一方俊傑。

一道道神力幻化的枷鎖開始從斷鐵手中飛出,蘇天逆雙手齊動,拳起掌落,那些枷鎖紛紛潰散。

但枷鎖連綿不絕,從各個方向襲來,想要將蘇天逆困住!他絲毫不懼,不退反進,並指如刀,正如快到斬亂麻。那些連忙的枷鎖根本無法靠近蘇天逆!

“第一式竟無法困住他。”宇霄聖子伊能擎露出了驚容,手中的破滅戟閃爍出了光輝!


“宇霄聖子,你竟然發出了戰意!”魏長老有些吃驚,這麼多年,還第一次見到伊能擎對一個不是聖子,神子級別的人物,釋放出了戰意。

“是的,當他實力強大之時,我會與他同階一戰!”伊能擎毫不避諱地說道。

結界中兩人,身影竄動,蘇天逆雖然境界比斷鐵低,但不見羸弱,反而漸漸壓制斷鐵。

段鐵再次被逼退數丈,他抽身而出,神力涌動的雙手捏印,正是宇霄三境,第二式——禁!


第二式一出,一個“禁”字逆天而起,散發出讓人禁錮的力量。與此同時,斷鐵飛天而起,立於高出。

“去!”隨着斷鐵一聲喝,那個禁字落下,禁錮的力量開始蔓延。

“很強的一招!”蘇天逆如實評價道,他也感覺到了一絲的壓力,“但鎮壓不了我!”

“喝……”只聞蘇天逆一聲喝道,金色的拳頭攜着奔騰不息的神力,逆天而上。

兩者在空中對撞一瞬間,“禁”字土崩瓦解,消散與無形。同時,蘇天逆再施出一掌,如五雷轟頂一般, 直接將斷鐵拍出十幾丈開外。

斷鐵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只覺胸口發悶,一口鮮血從嘴角溢出,“好極好極!”他怒極反笑,口中喝道:“第三式,破!”

“破”境一出口,雷霆萬鈞之勢開始席捲,激盪的神力,捲起一片狂風。

“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竟然會被你逼到這樣的地步!”斷鐵雖然不信,但也不得不承認,他低估了蘇天逆。此時此刻,斷鐵的氣息,攀升到了極限,準備使用他最強的一擊!

“你想不到的事情很多。”蘇天逆說道。

“但有一件事,我一定想得到。”斷鐵有恢復了先前的狂傲,“那就是你必敗於此招之下!”

“恐怕會讓你失望!”蘇天逆見斷鐵拿出了最強戰力,他雙手捏印,一條青龍在雙手間騰起,一聲龍吟,震破山河。青龍盤旋直上九重天,俯瞰着衆生!

久違的化龍術再出現世,它將對上宇霄三境的最強的“破”境! “哇,天逆哥哥這一招好厲害。”紫芸驚訝道,櫻桃小嘴都變成了圓形,“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化龍術?”

“不錯,正是化龍術。化龍術消失千年,現在被蘇天逆用出,到也不辱沒了他的名聲。”楚威說道,其中包含了讚許的意味,“而且看他化龍術信手拈來,已經到了不凡的境界了!”

“哼,不就是化龍術而已,能敵得過我宇霄三境?”宇霄聖地魏長老捋着長鬚,很是自信地說道。

唯有手握破滅戟的宇霄聖子沉默良久,不言不語。

“破!”

不得不說,“破”境已經被斷鐵練到了一定的地步,不說爐火純青,也差不多。但即便如此,對上蘇天逆,依舊會是一個未知數!

“破”境經過斷鐵神力的加持,一路勢如破竹,有着破開天空之勢,徑直襲來。

青龍盤旋而下,一瞬間長大至數十丈,其威力與先前,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這兩人都是當世人傑,無論誰勝誰敗,都不妄人傑二字!”人們在感嘆,黃金大世的雛形,已經漸漸展露。

這注定是一個黃金大世,諸王並起,羣雄逐鹿。照破一片山河,都有屬於自己的輝煌。

然而,最終會有幾人問鼎絕巔,無人知曉。

兩者對撞在一起,驚天耀眼的光芒穿破雲霄,強大的餘波,就連結界外面都都能夠感受得到。

相持不過片刻,“破”境之勢,紛紛瓦解,化龍術更勝一籌。那條青龍餘威不減,一路飛騰而過,直指斷鐵。

斷鐵毫無防備,不曾想到自己的最強一擊竟然只能抵擋片刻,他立身不穩。青龍又撲面而來,根本避之不及!

“噗!”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斷鐵不堪如此雄渾的力量,身體倒飛出幾十丈遠,才立住了身形。

山風過境,唯有留下一片寂靜。

斷鐵敗勢已露!

這樣的結果,沒有人能夠猜測到,身處入虛巔峯狀態的斷鐵,竟然打不過入虛五重天的蘇天逆。

“你讓我很驚訝!”蘇天逆開口說道,“我以爲這一擊足矣將你擊敗,沒想到你竟然還能堅持!”

“哈哈哈……”斷鐵狂笑了起來,“現在說敗,是不是還早了一些?”

“你還有何種招數?”蘇天逆見斷鐵有開始狂妄,似乎還有所依仗。

“本來我認爲我會輕鬆的擊敗你,但我不得不承認,我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低估了你!”斷鐵如今也承認了這一事實,“但是……”

話音未盡,只見斷鐵的手中出現了一把破舊的斷劍,隨是破舊,但斷劍身上散發恐怖氣息,絕非凡品!

“斷鐵斷劍,只需一劍!”斷鐵左手持劍,右手輕撫劍身。隨後,他割破食指,流出的鮮血將染紅了一片劍身。

斷劍吸收了血氣,頓時爆發出難以置信的力量,斷鐵隨意一揮,摧山裂石的氣息在波動。

“很強大!”蘇天逆點頭說道,但毫無懼色。

斷鐵手持斷劍,劍指青天,冷然道:“斷劍從無敗績,這一戰,你敗得不虧!”

蘇天逆搖頭笑道:“宇霄三境!威力不是一般的強大,若不是先前我突破了境界。這一戰,即使能贏,也必定耗費很大!”

“你的意思是,即使你不突破,都有把握戰勝我?”

“不錯!但是很耗費神力!”蘇天逆輕描淡寫地說道,雖是如此,但讓人覺得他不是在虛言。

“即使你現在突破,你依舊要輸!”斷鐵手中的斷劍釋放出璀璨的光輝,驚天的氣息在爆發。他一劍揮下,朝着蘇天逆劈斬而來。

這一劍來勢洶洶,旁觀者都有些膽寒,若是自己對上這一劍,結果會怎樣?會有生還的機會嗎?

蘇天逆聚氣凝神,雙足不曾移動一下,道:“我剛剛講過,宇霄三境的威力很強大,你並沒有發揮出它的最強戰力!”


衆人很是吃驚,沒有想到蘇天逆會有此一言,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能發揮出來,我能發揮!

正待衆人驚疑之時,更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蘇天逆雙手同時捏印,左右兩隻手上,出現了不同的招數。左手正是宇霄三境第一式——困,右手卻是宇霄三境第二式——禁!

“什麼,宇霄三境竟然被他看破了!”許多人震驚得無與倫比,幾乎說不出話來。

尤其是宇霄聖地的人,更是有種被人抽了耳光的感覺。這明明是自己聖地的招數,卻被一個外人用來對付自己人,而且似乎還發揮得更完美!

“嘿嘿嘿!”黃金獅子咧着嘴哈哈哈大笑,“鬼主你看,宇霄那老賊那臉青的,和草一種顏色!”

“哈哈哈,爽快!”黃金獅子有種復了一點小仇的快感。

一二式同時展出,兩種不同的力量在蔓延,斷鐵只覺得手中斷劍難以落下,而自己身體漸漸被禁錮。但斷劍依舊艱難的劈斬而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