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順手格擋一下,被其中的力道震得有些發麻。

不過好在實力在那裏,最終還是硬生生的承受住了甚至還順手將金屬管弄折,斷絕了它繼續投射標槍的機會……

就這樣,邱落帶着最後因爲他的這番動作完全愣住的一組一號玩家,一路拼搏,直接闖出了那條通道。

“接下來該怎麼走?”危機解除之後,邱落就毫不客氣的將一組一號玩家直接丟在地上。

“就……就在這附近了!”剛剛見到邱落大發神威,一組一號玩家聽出他語氣不善,知道是因爲自己的表現太差的原因。

原本因爲被人丟在地上的而升起的不滿,被他強行壓下,還不得不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邊,麻溜的起身,來到邱落跟前,一副狗腿的樣子。

沒等兩人往前走兩步,一道人影來到兩人面前。

面具上面的數字昭示了他的身份——二十二號參與者!

邱落注意到,這個人出現的時候,一組一號玩家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了一下。

不用任何介紹,邱落也明白了,這位二十二號參與者,就是他們此行的目的。

“果然,是個人物!剛纔的那點兒小意思,恐怕還沒有讓客人活動開筋骨吧!”沒等邱落兩人說話, 詭異陰魂 ,目光落在邱落身上,異彩連連。

“貴客駕臨,刑某人有失遠迎實在對不住!”隨後更是躬身對這邱落行了一禮。

見到二十二號參與者這番動作的邱落,目光瞬間一凜,第一時間拉着一組一號玩家閃到了一邊。

剛剛站穩,就看見二十二號參與者後背領口處,突然往外射了一隻短箭模樣的東西。

森然的寒光,昭示着箭頭部位的鋒利程度,一看就足夠的輕易的刺穿人體,取人性命。

“咕咚!”看到這一幕,一組一號玩家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吞了一口唾液,兩腿發顫。

他完全想象不到,這個二十二號參與者在本身的實力就格外強勁的情況下,竟然還如此的不擇手段。

要是自己和邱落易地而處的話,自己絕對是隨時準備丟命的節奏。

邱落卻沒有對一組一號玩家的表現有什麼反應。

此時的他,已經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面前這個自稱是刑某人的二十二號參與者身上,面具下的臉上滿是肅然。

“哎呀呀,實在是抱歉,我這個人膽子小,總喜歡弄點兒防身的東西放在身上,沒想到這次倒是差點兒傷到貴客!實在是不應該,還請客人不要介意纔是!”而這位二十二號玩家,卻施施然直起身來,語氣帶上了幾分錯愕和歉然,連忙朝着邱落伸出手,想要拉住邱落。

被邱落不動聲色的錯開之後,也沒有動怒,而是若無其事的收回手,笑眯眯的看着邱落:“要不我們坐下敘敘?”

隨後轉像一眼一組一號玩家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你的眼力見去哪裏了?把客人領過來了,連茶都不打算倒一杯?”


那態度,明顯是將一組一號玩家當成了奴僕一樣在訓斥。

偏偏,一組一號玩家在這段時間可能被奴役慣了,剋制不住的抖了下身體,就準備順從的去端茶倒水。

好在被邱落直接攔了下來,這纔回想起來自己這是帶人過來殺這個二十二號參與者,擺脫他的控制的!

然而,就在邱落將他拉到身後之後,一組一號玩家的目光突然變得兇狠起來。

手也不受控制的掏出別在腰間的匕首,迅速的朝着正在和因爲自己沒有聽話的前去端茶倒水,而怒火沖天的二十二號參與者對峙的邱落直接刺了過去。

好在剛剛碰到邱落的外衣,就被他攔了下來。

順手奪下匕首,扔在了一邊。

“您的待客之道,還真是又特色!”剛剛帶人從充滿毒氣和致命機關的通道中離開,就被接連暗算,除了讓人帶路沒有再說過一句話的邱落,終於出聲了。

略帶嘲諷的口氣,絲毫不給這位二十二號參與者面子。

“誒,客人怎麼這麼說呢?我都解釋過了,剛剛背箭的事情,真的不是故意的,至於這個不懂事的僕人,我自然會給您一個交代!您這樣說刑某人可就偏頗了!”二十二號參與者,也是能裝的,即使是被這樣諷刺,也依然專注於自己設定的角色之中。


邱落卻不願意陪着他演下去了,畢竟……時間也不早了!

不過還沒等邱落動手,二十二號參與者這邊卻先一步出手了:“既然客人覺得刑某人待客之道不好,不願意理會刑某人,爲了能讓客人能夠真切體驗一番,刑某人也只好親自出手,先留下客人了!”

一邊說着,手已經直接朝着邱落的面門襲去。 好在邱落一直都沒有放鬆過警惕,在他出手的第一時間也隨之出手。

至於二十二號參與者絮絮叨叨說的那些話,邱落全然不加理會。

只是讓邱落沒有想到的是,這位二十二號玩家似乎全身上下都裝備上了武器。

以至於,在搏鬥之中,一會兒從袖口出來鋼針,一會兒腰間甩出類似絨毛的雪絨針,一會兒腳尖冒出尖銳的劍尖……

饒是邱落實力驚人,也好幾次差點兒中招。

而這還是,邱落一直保持着警惕的情況之下。

畢竟對二十二號參與者的表現,始終有些心有慼慼。

甚至就在剛纔,邱落還差那麼一點兒被他腳後跟彈出來的利刃傷到喉管。

連番對攻下來,對方毫不在意兩個人拉近距離,自己這邊卻不得不小心謹慎許多。

這樣一來,哪怕邱落的實力還要在二十二號參與者之上也依然略佔下風。

不時還會被逼退兩步。

“客人的實力果然不錯!”不過對於現在這樣膠着的狀態不滿意的可不僅僅是邱落。


久攻不下,也讓二十二號參與者不爽到了極點。


完全不知道面前這個面具上標着一百組一號的玩家到底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竟然跟着這麼個叛徒來對付自己。

實力竟然還如此的可怕,要不是自己仗着武器的便利,恐怕早就已經被收拾掉了!

只不過是想要偷懶,坐享其成的完成節目組這邊的任務。

結果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這讓二十二號參與者的心情越發的不好起來。

而這一切都是這個叛徒帶來的,想到這裏,二十二號參與者忍不住狠狠的瞪了正一臉震驚的看着他們兩人搏殺的一組一號玩家一眼。

這一分神,就被一直找機會的邱落抓住機會,一記掃堂腿,將他摔倒在地。

惱怒不已的二十二號參與者,這下來不及理會那個一組一號玩家了,趕緊一翻身躲開邱落接下來的攻擊。

一個鯉魚打挺,手卻朝着邱落前來的方向用力一揮。

看到揮出的暗器再次被邱落利落的閃身躲開之後,二十二號參與者有些着急了。

他很清楚,等到自己手裏的這些暗器門道都被邱落摸清楚之後,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這樣一想,二十二號參與者有了逃跑的念頭。

反正現在那個一百組一號玩家又不敢近身,逃走的機會還是挺大的。

只是……

就算自己逃也逃不遠,因爲不是自由參與者身份的玩家,所有的活動空間都是被限制了的。

而這個人帶着的那個一組一號玩家很清楚自己的活動範圍,他想要徹底脫離自己的控制,就肯定會帶着這個人來找自己!

更何況,因爲打不過落荒而逃,怎麼想怎麼覺得格外的憋屈。

二十二號參與者,危險的眯起眼睛,突然暴起,不管不顧的朝着邱落逼近。

知道二十二號參與者滿身都是“刺”的情況下,邱落自然是不願意讓他靠近自己的。

而注意到他那一副不管不顧的姿態,邱落只能暫時選擇避讓。


這一避,就發現二十二號參與者衝着楞在一旁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一組一號玩家抓了過去。

之前躲閃之間帶上的指套,在燈光的照射下,散發着冷光。

邱落還不懷疑,僅僅是憑藉這個指套,就足以要了一組一號玩家的小命。

雖然看不上這個一組一號玩家一路上的表現,但是至少在解決完這個二十二號參與者之前,還是精良不要讓他出事兒的好。

無奈之下,邱落還是重新擋在了一組一號玩家身前,用手中已經有些鈍口的匕首再次格擋住二十二號參與者的攻擊。

此時的邱落,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一組一號玩家重新變得猩紅的目光。

更沒有注意到,他在自己和二十二好參與者糾纏的時候,偷偷摸回了之前被奪走扔到了地上的匕首。

面前的二十二號參與者,卻突然一副發了狂的樣子,對着邱落一番猛攻。

瘋狂的模樣,讓邱落應付起來有些吃力了。

畢竟二十二號參與者的實力雖然比邱落弱,可是層出不窮的手段被一股腦的用出來,還是給邱落帶來了不小的麻煩,甚至還被一步一步的朝着一組一號玩家的方向逼退着。

終於在即將靠上一組一號玩家的時候,總算是把握住了二十二號參與者的攻擊節奏。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襲來,邱落剛想要做出應對,面前的二十二號參與者卻再次加大了攻擊的頻率,以至於邱落無奈之下,只能稍稍側身,避開要害。

“噗嗤!”利器刺穿人體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回過神來的一組一號玩家目光呆滯。

“噗!”楞楞的抽回匕首,看着匕首上面的血漬,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啊……”背後被襲,吃痛之下,又再次被二十二號參與者得手,讓邱落痛呼出聲。

看向二十二號參與者的目光瞬間變得狠辣起來。

那宛如兇獸一樣的目光,讓二十二號參與者,心下一凜,萌生了退意。

他很清楚,受傷的野獸纔是最可怕的。

現在這個時候,犯不着跟這個一百組一號玩家死磕,尤其是在剛剛的一番激烈搏殺之中,自己目前的套路已經被這個人掌握了,要是再繼續下去,就算這個人身上有傷,最後被留下的也只可能是自己。

現在這個時候,自己好歹弄傷了他,而這個傷口一時半會兒也好不了,暫時退避,重新更換輔助攻擊的方式,反而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伸手在腰間輕輕一抹,就朝着邱落這邊灑了過來。

奇怪的粉末帶着刺鼻的氣味迎面撲來,第一時間就讓邱落一邊避讓一邊摒住呼吸閉上眼睛。

同時開放其它感官,讓自己保持最高程度的警惕。

可惜的是,一直等到那些粉末落到地上,也沒有發現其他的什麼動靜。

那個二十二號參與者甚至沒有繼續攻擊?

邱落疑惑的睜開眼睛,面前哪裏還有二十二號參與者的身影。

“嘶!”剛想有所動作,就扯動了身上的傷口,邱落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低頭朝着傷口的位置看了過去…… 這才發現原本應該快速癒合的傷口附近,沾染了一些白色的粉末,想來應該是之前的時候躲閃不及時的時候弄上的。

也正是這些粉末,阻礙了傷口的癒合。

不然的話,憑藉他不管有沒有受傷,都依然會堅持再遊戲之前,先給自己用上噴劑的習慣,這點兒小傷,早就應該直接好了,畢竟不是在要害部位。

看了一下自己手上已經在多次格擋中已經卷刃變鈍的匕首,直接將它扔到了一邊,朝着還沒有回過神的一組一號玩家走過去。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真的!我……”看着邱落朝着自己這邊過來,一組一號玩家瞬間過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