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霄氣呼呼的坐回椅子。

這時,腦海裏傳來妖月的聲音,“你也別怪玄老,就算是我也感應不到她的動向,估計柳白第二世的去向極爲神祕,若想打聽也不難,求閻君吧,反正他還欠你一個人情。”

林霄點了點頭,“等黑虎這件事過去以後,不行的話我再走一趟地獄,好好問問小白的下落。”

北京飛機場。

林霄二人輕裝下機,又轉了幾次大巴和公交,終於找到黑虎指給他的地址,那是一處十分破舊的小黃樓,電線早就老化的不成樣子子,樓裏應該已經清空,沒幾戶人家,就剩幾個釘子戶還在這堅持着,沒被拆遷。

林霄二人上到三樓,敲了敲門,門“吱”的一聲打開了,從門縫裏探出一個腦袋,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找誰?”

林霄也不着急,臉上帶着笑回道:“我找黑虎哥,是他叫我來的。”

門裏的人聽到這個名字明顯並未驚訝,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林霄,見他穿着體面,眉清目秀,讓出過道,讓林霄進來。

待林霄二人進屋,才發現這是一處已經搬空的房間,大概三室一廳,全被改造了,就連廚房和廁所也間隔成小間,裏面擺着很多牀。

仔細一瞄,五間房,每間擺了四張牀,一共20張供人睡覺,裏面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連個廁所也沒安。

黑虎從一間小屋裏走出來,一眼看到林霄,跑過來抱了抱他,激動的說道:“好兄弟,只有你夠意思,大毛二毛全都不理俺,說在**混的好不回來了。”


林霄笑了笑說道:“這就是你們公司嗎?”

黑虎搖了搖頭,將林霄和玄子墨拉到沒人的房間說道:“這是我們的員工宿舍,我們的培訓基地不在這,在旁邊的樓,地方大着呢。”

“嘿嘿,錢帶來了嗎?”

林霄點了點頭,從懷裏掏出一打嶄新的鈔票,一數一共100張。

“真夠意思。”黑虎剛要拿過錢,被林霄一把擋在外面。

“什麼意思?狗蛋?”

林霄笑了笑說道:“沒什麼,唉,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也沒什麼正經單位,你問問你們老總,還收不收人,收的話帶我一個唄,我可以交學費。”

黑虎一聽裂嘴樂了起來,“真的?那敢情好了,你要是也來了,俺一個人就有伴了。等會,俺這就去給你問。”

不一會,林霄見到有個留着兩撇小鬍子的矮個男人走進來,先是大力的握了握林霄的手說道:“是林狗蛋是吧,感謝你對我們公司的認可,我剛剛向老總請求過,像你們這種中途插進來的學員,我們其實是不收的,但是念在你和黑虎是老鄉,又這麼有誠意,我們老總說了,可以爲你破例一次,不過有一條要求希望你能遵守,就是不準與外界聯繫,不準將這兒的地址透露給任何人,你能做到嗎?”

林霄點了點頭,看了看旁邊的玄子墨,轉過頭問道:“這是我爺爺,他能參加嗎?”

小鬍子瞅了兩眼老頭慢慢的搖了搖頭說道:“老爺子身板看着不錯,不過年紀太大了,你知道現在用人單位都很謹慎,若是這老爺子中途有個什麼好歹,公司可負不了責任啊。”

林霄有點可惜的看了看玄子墨,使了一個眼色說道:“那爺爺,你就走吧,我在這好好學習,爭取多多賺錢回來孝敬您。”

玄子墨裝作依依不捨的樣子,抱了抱林霄的肩膀,臨了在耳邊說道:“師傅,衣兜裏有個迷你對講機,我就在附近,有什麼情況趕緊聯繫我。”

林霄點了點頭,裝着捨不得的樣子送走了玄子墨,回頭對着小鬍子說道:“領導,我想和黑虎住一個屋行嗎?”

“這個,你是新來的,按道理和他不是一個級別,黑虎已經學習半年了,進步很快,已經升爲B級。你現在初到,還未學過理論知識,只是A級,這個——”

林霄大喇喇的掏出那捆錢,“呯”的一聲砸在桌子上問道:“我把我們的學費都帶來了,一共1萬,我就想和黑虎哥一起聽課,要是不能在一起,那我就不學了。”

小白兔與大BOSS ,眼睛一下就直了,盯盯的瞅了半天,回過神說道:“那,這樣吧,我就利用我的職權爲你破一次例,請跟我來。”

林霄心裏微微的冷笑,跟着小鬍子去了另外一個小房間,裏面坐着一個小姑娘,面無表情的收了錢,給林霄開了一張收據,打發了他。

林霄來到黑虎住的房間一看,這算什麼宿舍,明顯是廚房改造的,左邊上方有一個通風口,呼呼的往裏灌着風,現在已經是初冬了,北京也算北方溫度並不高,四個人擠在這個不足10平的小房間裏,互相誰也不熟悉,還不讓亂打聽,這個公司有貓膩。 “喂,哥們你哪來的?”旁邊一個黃毛小夥子低聲問了一句。

林霄人畜無害的笑了一下回道:“西海,我和黑虎是一個屯的。”

“哦!”黃毛看了一眼林霄不再說話。

“你呢?你哪的人?”

黃毛四下瞅了瞅,很小聲的說道:“我是馬來西亞的。”

“啊?”林霄聲音微高,驚訝的叫了一聲。

“你小聲點。”

“咱們公司還是個跨國集團呢,連外國友人都吸納?”

黃毛鄙視的看了兩眼林霄說道:“這算什麼,還有越南、老撾和印度的呢。我跟你說,這公司能賺錢。”

“哦?怎麼個賺錢法?”


黃毛笑了兩聲,搖了搖頭,沒說話。

林霄見他不想多聊這個話題,也就沒有強迫他回答,捂着被子裝睡覺,半夜黑虎回來了,似乎挺高興,對着林霄的背影說道:“哥們,想不到你還是俺的貴人,要不是你來了,估計安俺明天就得被清退了。”

林霄裝着睡得很熟,故意打了兩下呼嚕,一宿過去。天剛朦朦亮,林霄就聽到黑虎在說話,“喂,狗蛋,快起來,得做操了。”

林霄“咕嚕”一聲坐了起來,見旁邊的兩個人已經在穿衣服,他瞅了瞅外面,天剛剛擦亮,估計也就三點左右,他打了一個哈欠問道:“這麼早,做什麼操啊?”

全能仙師 ,拉了他兩下說道:“晨間操啊,趕緊的,一會點名,再不去要扣分的。”


林霄無奈的隨着黑虎起來,到處找洗臉的地方,“擦,這地方怎麼連個洗臉刷牙的地方也不給準備。”

黑虎笑了笑,從外面端進來一盆水,水裏面黑乎乎的,好像被人洗過無數次,“這裏有水,你洗洗吧,至於刷牙啊,唉!等晚上俺幫你弄支牙刷。”

林霄拍了他一下回道:“弄什麼弄啊,我下樓買一支就好了嘛。”

“噓!”黑虎趕緊止住林霄的話,小聲的說道:“這兒不允許隨便下樓的,被發現了直接清退。”

林霄皺了皺眉頭,假裝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那盆黑水,頭也沒回的出了門。

從房間走出來,林霄感覺終於可以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了,整天蹲在那個10平的小屋子裏,還不讓人說話,不讓人打聽,一副作賊的樣子,早晚把人逼瘋了。

“咱們這是去哪兒啊?”林霄問了一句。


昨天的小鬍子像是突然不認識他了一樣,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別瞎打聽,跟着就行。”

林霄看了看其他的幾個人,其中還有幾個女孩子,應該是住在隔壁的大房間的,所有人似乎都對他們的這種高壓式的管理並無異議,應該也不是第一次見識這種場面了。


走了5分鐘,在衚衕和樓裏串來串去,林霄幾個人終於來到一片開闊的地方,旁邊四圈是低矮的建築民房,中間的地方倒也寬敞,能容下幾百人,裏面已經黑鴉鴉的站着200多人。

林霄他們幾個走了進來,在後面站好,前面有人大聲的叫着。

“張三水:到!”

“李二毛:到!”

“王大石:到!”

……

足足點了10分鐘,包括林霄一共212人。

“同學們,非常歡迎你們來到港華駐北京辦事處的培訓基地,我們公司是以研製高端醫藥爲主,立志向社會提供高尖端科技產物,這些醫藥都是經過前人多年研究開發出來的,經過提純和反覆實驗已經達到前所未有的效果。現在,爲了業務拓展的需要,急需100名銷售業務員,你們就是我們未來的銷售精英。這次培訓過後,將有一半人被清退,望各位能好好把握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

林霄聽聲音,竟然是那位小鬍子在發言,想不到他在這公司的地位還不低。

“一會咱們要做什麼操啊?”

黑虎“噓”了一聲,只聽小鬍子大聲的說道:“現在請各位同學慢慢閉上雙眼,跟我一起呼吸。”

林霄知道,這是他們的晨操要開始了。

“吸氣,呼氣,再吸氣,再呼氣。”

雖然閉着雙眼,可林霄對四周的感知仍然清清楚楚,他敏銳的捕捉到在操場的地底,有一個東西擁有巨大的吸力,隨着人們吸氣和呼氣,那個東西在飛速的吸收這些人的精氣,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殺人不見血的妖邪之物。

“擦,原來是這麼回事,林霄看着黑壓壓的男男女女,這幫都是年輕的姑娘和小夥子,年富力強,精氣十足,吸食他們的精氣最爲滋補,尤其是對那些以吸食別人精氣和精血的妖物來說,這種修煉最快。”

林霄輕輕的運轉真氣,給身體披了一件金色的保護膜,他不敢動靜太大,被他們發現打草驚蛇。

這樣的晨操差不多進行了一個小時,當大家睜開眼睛的時候,太陽已經懸在高頭,每個人的頭上都呈現一片淡淡的青灰色。

林霄打量了一下四周,小鬍子指了幾個人說道:“你,你,還有你,收拾包回家吧。”

“組長,組長不要啊,我都交了2萬元學費了,不能就讓我回家啊。”

小鬍子極其冰冷的掃了他一眼,對旁邊的兩個人使了一個眼色,那幾個人被人架着,哭喊着拖了出去。

“這,怎麼回事?”

黑虎壓低聲音說道:“他們這期的任務沒完成。”

“哦,不是交了學費就可以嗎?”

“哪呀,這個任務是指拉來人,你看俺,把你拉來了,那麼俺就可以升爲B級了,若是你想升級,你就必須再拉一個人入夥,這樣你就可以升爲B級,B級升爲C級要拉來三個人,以此類推,等升到E級,你下面就有10個人,你可以靠他們不停的拉人進來,學費全免不說,每個月還有2500元的獎勵。”

“哇,這麼好?”林霄裝作欣喜的模樣,拍了拍巴掌,內心不無恥笑對妖月說道:“這是什麼破公司,明明就是個傳銷組織,還有這個叫什麼港華的,是不是唐昊天旗下的一個窩點?”

妖月沉默不語,不一會說道:“你該把這個消息告訴給玄老,讓他在外面和哲學調查調查,看能不能走正常途徑把這些人救出去。”

“唉,難啊,這幫人被洗腦的厲害,都在做着發財夢,沒聽黑虎說嘛,他已經升到B級,再升兩級就可以幹拿錢了。”

吃過一頓不鹹不淡的大鍋飯,林霄和黑虎幾個人來到一排小房子,裏面已經坐滿了人,似乎在等着聽課。

“鈴鈴!”

上課鈴響了,林霄心道:“整得還挺正規。”

不一會,走廊裏響起高跟鞋的聲音,一個穿着緊身一步裙,上面灰色小西服的漂亮女孩走了起來,自我介紹道:“我叫LUCY,大家可以叫我LUCY老師,今天我給大家講一講港華公司的歷史。”

一堂課下來,林霄聽的頭昏腦脹,不得不說,小丫頭的授課還是很精彩,一節課利用舉例和實驗結果,把港華公司忽悠的極爲高大上,林霄總結就是一句話:港華公司是個大企業,擠破腦袋都進不去的大企業。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課上的人聽的神彩熠熠,林霄發現他們的精神在極度亢奮中,這種時候的精氣最爲旺盛,教室外的中央地底,一縷青氣慢慢的環繞在教室周圍,時刻在吸收着每個人的精氣。

小姑娘深深的躹了一躬說道:“感謝各位同學的認真聽講,今天的課就講到這兒。下午是你們的實踐課,記住,每拉進一個人,就是你日進斗金的開始。等你達到E級,不僅每個月可以享受2500塊的工資待遇,公司還會免費爲你訂製私人旅遊和去**總部接受老總接見的特權。”

“譁!”下面又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只有林銷在心底冷笑:"我看這種催命特權還是不要的好。"

就這樣,林霄在這鳥不拉屎的小樓裏學了兩個月。

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來出晨操,上午聽課,下午打電話拉人入夥。晚上還要組織小組討論,互相指缺點,揪毛病,克服在打電話過程中的心理障礙。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喂,事情就是這樣,你和哲學在外面小心點,好好偵察一下這幾處地方還有什麼厲害的人,假如沒有,就一舉端掉它。”

“嗯,好,師傅。”

又是半個月過去,這一天林霄在教室外面碰到一個人。

“LUCY,幹得不錯,這期學員的素質聽說很不錯。”

“嗯,非常好,其中有幾個學員聽課質量不錯,而且任務完成的也很好,不過有一個學員很奇怪。”

“哦?怎麼奇怪?”

“他有錢,到這來根本不是爲了賺錢,每次下午的任務都可以自己完成,學費也一分不落,就是沒拉來一個人。”

好聽的聲音沉默了,不一會再次響起問道:“他叫什麼?把他來我辦公室,我親自疏導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