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那人還以爲他是慚愧,繼續鼓動其他人:“大家看看,都是一塊出來創業的,同甘共苦過來的,哪有這樣分配不均的道理?

咱們各自的男人也沒少出力,這廠子人人有份,分配方面是不是得更均勻一點?”

其他人秉着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的道理,也深深的同意她這些話,一個個跟着點頭,說確實是這麼個理兒。

這幫人都認爲這件事可行,不漲價也行,先多給他們分點錢。

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很能讓步了,不給志誠漲價,給志誠省下來的那些錢可不是有一大部分都進了董升的口袋嗎?

就這,董升應該滿意了。

但是董升就是坐在那裏,雙眼空洞的看着衆人,一句話都沒說。

他好像還記得當年幾個人剛開始創業的時候,他們的樣子不是現在這樣。

那時候,大家有的都是兄弟義氣有的是多爲家裏賺點錢不再被老闆罵的心思,哪有現在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是人變了,還是環境變了?

董升在這裏坐了一會,然後在衆人討論的熱烈想着他的股份該怎麼分配的時候,他自己一個人從後門出去了。

這些人因爲談的熱烈,根本沒注意到要被瓜分的當事人已經走了。

等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誰也不知道他跑哪兒去了。

而顏愛蘿很快也知道了這件事。

因爲這幫人去董升家裏找人沒找到,打電話打不通,又跑來志誠找人。他們以爲人躲在志誠了,想着一次性把話說清楚。

但是,顏愛蘿直接讓保安和阿二把他們攔在門口不許進,聽他們亂七八糟說了一通才發現董升不見了。

她說了董升不在,這幫人還鬧了一通,讓董升快出來,別躲着。事情總得解決,躲着算什麼事兒?

後來還是報警後,這幫人才被驅散開。

而顏愛蘿只以爲董升是出去散散心,很快就會沒事了。但直到第二天傍晚,董升的家人哭着跑來說人還沒回去,她才意識到事情嚴重了。 她本以爲董升是躲在家裏想冷靜冷靜,所以電話打不通之後也沒在意。

製造廠那邊的事情太讓人窩火,在家裏冷靜一下也好。


但是,董升的家人卻哭着跑來,說董升昨天沒回去,直到現在也沒回去。

打電話不通,人不在廠子裏也不在公司,能去哪兒?

董家人已經發動了所有親戚出去找,家裏兩個孩子知道爸爸不在家,看着大人一個個如臨大敵,也嚇得想哭又不敢哭。

顏愛蘿也沒經歷過成年人不見的事,趕緊問他們報警了沒有。

董家人立刻說還沒有,因爲覺得是個成年人不確定是不是失蹤了,所以沒敢找警察。

“什麼時候了,有事找警察不知道嗎?就算是虛驚一場,也得找。”顏愛蘿讓人陪着他們,然後抓緊報警。

接着又給鬱子宸打電話,要跟他借人手去找人。

這個時候並不是出去找的人越多越好,還是得找專業人士來。

董升媳婦帶着兩個孩子看她給安排的有條不紊的,一直慌亂的心也跟着鎮定不少。

“我去找廠子裏那些人的時候,他們都不管,還說我是裝的,讓我把人交出來。”她想想自己在製造廠那邊看到的嘴臉就能明白爲什麼董升要出走了。

她知道這幫人逼着董升很久了,因爲這些人還去過家裏鬧。可她沒想到會鬧的這麼嚴重,更沒想到這些人早就忘了往日的情分,現在眼裏只有錢。

她覺得,要是她整天面對這種鬧劇估計也得崩潰。

這麼一想,她又更害怕了。

顏愛蘿看她緊張,嚇得孩子都要哭,趕緊安撫:“你放心,董升肯定還很安全。我每天都看新聞,並沒有發現有任何不明身份的死者。”

董升妻子捂着臉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只要人活着就行,那個廠子我們不要了,他們愛要就拿走吧。我們只要人好好的,就算還跟以前一樣過的苦,我也願意。”

她嚇得六神無主,胡亂的喊着,喊着喊着就要哭了。

顏愛蘿趕緊讓人買了很多吃的回來,先哄着兩個孩子,免得看到他們母子三人抱頭痛哭的場面。

鬱子宸的人先來了,要了照片等,就按照董升離開的最後地點順着線路去找人。

警察也很快過來,同樣查了本市這兩天的死亡人口確認沒有董升後,一樣安撫了他的家人。

接着,也是開始從東昇製造廠那邊查監控找人。

那邊的一幫人看警察都來了,也開始有些相信人確實是不見了。

他們沉默起來,圍着警察問人還活着嗎。

警察說了推測覺得人肯定還活着,但估計是想不開在哪裏待着。


人還活着,他們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他們又開始覺得董升就是矯情,這麼點事兒都不說清楚就知道躲起來。等警察把人找到了,他們一定得逼着他早點把事兒解決了,不然以後還不知道要出什麼幺蛾子。

幸好這些人也沒說出來,不然一定會引來警察和顏愛蘿等人的鄙夷。

這邊警察開始找人,發現董升就是從辦公室裏出去,在廠子裏轉了一圈,還看了看車間那邊的情況。

轉完後,他也沒開車,就這麼又順着路走了。

他確實是走了,用兩條腿走開的,沒開車沒坐車,也沒用任何交通工具。

這要是開車或者坐車目標也比較大,還好找人。現在人是自己走的,很多小路根本沒有監控,找人的難度立刻增大了。

一個警察還看着監控說:“你看他在廠子裏轉了一圈,什麼都沒拿就走了,這是不是想不開啊?”

他的搭檔也很認同:“有可能。還是快把人找着吧,別真的出事了。”

警察那邊又讓董升的家人快點回憶一下,看這段時間他有沒有跟家人聯繫過,就算是見過一面也要說出來。

董升的妻子就開始使勁回憶,但就是想不起來任何事。

“他怎麼這麼狠心啊?難不成就真的這麼扔下我們不管了?”他妻子又忍不住埋怨起來,但語氣間滿滿的都是擔憂。

而他的兒子卻在這時候小聲說:“爸爸昨天去學校外面看我了,我上體育課的時候看到他好像站在外面。”

這孩子才上幼兒園,說的話也不太清楚,衆人愣了一下,趕緊追問他是不是有這麼回事。

但是這孩子想了想又覺得不確定。

他太小本來就語言混亂,說了半天也沒說清楚。

但不管是不是真的,這好歹是個線索,顏愛蘿報給警察,讓鬱子宸的人也往幼兒園那邊去看看。

過了沒多久,兩邊都回應,董升確實是去過幼兒園,還跟幼兒園看門的大爺說過兩句話。

只是,他當時看起來一臉死氣沉沉,說完話就又轉頭走了。當時看門的大爺還以爲他病了,讓他回家休息,他也沒回應。

這個發現能更好的找到董升,但也在衆人心裏敲下了一記重錘。

去看了工廠看了孩子,說不定還偷偷去看過自己老婆跟父母,這種場面怎麼看都像是要看世界最後一眼,然後去自殺。

警方那邊也很着急,找人的速度更快了。

顏愛蘿看看時間,已經快天黑了,等天黑了再找人就更麻煩了。

她給能下班的人都提前下班,然後承諾多發一個月工資,讓大家一塊出去找人,不論怎麼樣一定把人找回來。

她隱晦的讓大家去樓頂河邊之類的看看,怕董升真的想不開。

接着,又在網上發佈了懸賞,只要把人找到,獎金優厚。


她自己也坐不住,帶着董升的家人上車,出去找人去了。這邊留了胡菲菲坐鎮接電話,一旦有情況立刻跟她彙報。

董升的妻子看她這麼積極,一個勁的說謝謝。顏愛蘿把她帶上車讓她先別說謝謝,現在把人找回來纔是最重要的。

鬱子宸下班本來是要跟她去約會的,但看她已經出了門,只好讓司機開車在大街上巡視。

這女人要找人,他只能幫着,不然還能怎麼辦?

就這樣一直忙到半夜,在衆人都以爲無望的時候,郭文華在一個路邊的燒烤攤那裏把人找到了。 董升就坐在小桌子邊的馬紮上,桌上擺着很多烤串,一瓶啤酒。但是烤串只動了一串,啤酒也只倒了一杯,根本沒喝過。


郭文華過來看到他的樣子,也沒說什麼,坐在他對面拿了烤串,自己吃了起來。

董升擡頭看看他,很是無奈的笑了笑。

“坐在這兒幹嘛?你是打算待會兒跟老闆要點炭,回去好燒炭自殺?”郭文華連着吃了幾串才揶揄着問。

董升愣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想跳河來着,但是那河邊到處都有人,我沒找着好地方。想着跳樓,又怕死的太難看,嚇着孩子。

走來走去,就走到這兒來了。坐了半天也就沒了死的心思,就是不想動,想坐在這兒等天亮。”

郭文華點點頭:“我懂你的意思,我也在外面坐過,一直坐到天亮。”

但是天亮後,該解決的事情還是得解決。

董升也沒多問,拿起面前早就涼了的烤串吃了幾口。

兩人都沒再說話,就這麼默默的吃着。過了一會,就見一輛加長林肯停在了不遠處。

鬱子宸從車上走下來,看看他,自己找了個別的桌子坐了。

一看到連他都驚動了,董升又詫異又愧疚,也終於有了回到人間面對現實的感覺。

“那個,鬱總,你怎麼也來了?”他很不好意思的問着,覺得自己胡鬧還驚動了這種大人物,也太不應該了。

鬱子宸沒理他,自己叫了烤串老闆點了一些吃的,就坐在那裏沉默的等着。

董升更加侷促不安,小聲問:“我的事兒驚動了很多人?”

郭文華壞笑道:“可不是嗎?你老婆帶着孩子跑到公司找小顏,哭着說你不見了。小顏嚇壞了,報了警又找了鬱總幫忙找人,還在網上懸賞找你。

她還讓幾乎全公司的人都跑出去找你。爲了這,她還承諾給所有人多發一個月的工資。爲了把你找回來,她可是花了不少錢,都是自掏腰包。”

董升又是感動又是愧疚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時候,顏愛蘿的車子也到了。

一下車她就跑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看董升一點事沒有就是看着虛弱了點,也才鬆了口氣。

“人沒事就好,你可是嚇死我們了。”

當時她跑的第一個單子就是董升的單子,而也是從那時候跟他開始合作。所以,對於董升跟郭文華她很有些戰友情,對他們也是實打實的關心。

董升乾巴巴的笑了笑,感謝跟道歉的話卻是不怎麼會說。


顏愛蘿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在意這些,去旁邊鬱子宸的桌子上坐了,又抱着他的胳膊笑着說自己餓了。

董升的家人這才跑過來,直接撲到他身上,嚎啕大哭起來。

兩個孩子是嚇壞了,看到爸爸失而復得,又是哭又是笑的。還是郭文華給他們點了很多吃的,這才把他們哄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