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纔剛剛說了兩個字,就看見龍岑回過頭冷冷的看向了他。

那冰冷的眼神,直接將新兵接下來想要說的話哽在了喉嚨裏。

“還有什麼事嗎?”龍岑面無表情的看着這個新兵,發現自己竟然對這個新兵毫無印象!

“沒……沒有了!”新兵嚥了咽口水,吞吞吐吐的說着。

好不容易從自家隊長那邊要來了這個露臉的機會,但現在看來,好像弄巧成拙,反而讓老大對自己的印象更不好了怎麼辦?

新兵覺得自己簡直就像一個傻子!

明明之前隊長囑託過,無論老大說什麼,聽着就是了!老大說的永遠都是對的!

自己偏偏要質疑,質疑個鬼!

回答完問題後,因爲沒有得到其他的吩咐,所以只能低頭杵在原地的新兵,能夠感覺到自己現在正在往外呼呼的冒着冷汗。

龍岑的目光卻一直沒有從新兵的身上移開。

好半晌,纔開口。

“沒事就下去吧!吩咐下去,準備收工!按照之前的安排,到達指定地點匯合!我們該回去了!”

“是!”好不容易聽到龍岑的話,新兵如獲大赦的退了出去。

傳達命令的時候,都還顯得有些心有餘悸。

龍岑回想了片刻,確認了新兵的身份之後,反而轉頭就將這個新兵的事情放到了一邊,先處理起手上的事情起來。

打開個人端,看着比起新兵過來彙報來的更早一些的消息,眼中閃過一絲玩味。

真沒想到呀……這次還有這麼大的收穫!

不過,既然都來分羹了,那麼想來也不介意背鍋吧!

龍岑摸了摸下巴,心裏盤算了起來…… 就在首都星豢養了星盜的各大勢力,對這兩天的事情焦頭爛額的時候,頭兩天打着“剿匪”的名義,四處追擊星盜的血龍號再次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之中。

用最霸道的姿態和這個洗劫了衆多星盜團的星盜組織,展開了激烈的交鋒,終於將那幫星盜團滅在了邁爾頓星系!

交戰情況被一艘正好經過客運飛船中的乘客拍攝到了。

這期間,這艘客運飛船差一點兒被星盜挾持。

可以說整個飛船上的人都度過了相當刺激的一次航行!

就在飛船上的乘客紛紛將拍攝到的視頻上傳到網絡後不久,龍岑也在專屬自己的軍功牆上,放上了這次剿滅星盜收穫的戰利品、以及殲滅星盜的相關資料。


包括了數量衆多的常規武器、數量稀少的非常規武器、數艘星艦,甚至還包括幾十架機甲。

林林總總加起來,價值大約在數十億聯盟通幣之上。

這還不包括堆在一旁像垃圾一樣,徹底損壞的各種軍用武器設備。

可以想象,這幫星盜到底搜刮了多少財富。


僅僅是一次遭遇戰,就能夠繳獲這麼多的物資!

大家也開始紛紛要求聯邦軍隊出動,徹底將這夥兒星盜滅掉。

只是,這一切,已經和龍岑沒有什麼關係了。

已經完成搞事任務的龍岑,此時正乘坐自己的血龍號,往回趕了。

無事一身輕的坐在指揮艦橋的休息椅上,百無聊賴地在聯盟網上瞎逛。

龍岑只能這樣無聲地表達自己對於就這樣返程的不滿:又沒有樂子了!

突然,龍岑像是想到什麼一樣,打開了軍部內網,但是找了一圈也沒有任何的發現。

龍岑的眉頭皺了起來。


不應該呀!

自己當時做了那麼多的佈置,怎麼可能一點兒小水花都沒能激起來?

平時算計人無往不利的龍岑,根本不想相信他除了會栽在龍翼的手上之外,竟然會在這裏栽這麼一個跟頭。

還是說自己給出的誘餌少了?

龍岑摸上自己手上的戒指,那裏面用微縮技術存放着這一次大家的全部戰利品!

相比於龍岑放到軍功牆下面展示、順便上繳給了聯盟的那些,何止是十倍百倍的差距。

要知道這次龍岑等人都是衝着那些被豢養的星盜下的手,而且下的是死手!

收穫的戰利品裏面,甚至還包括了改裝過的真正的軍部特供品,那價值不是能用區區聯盟通幣來計算的。

這些東西可都是好寶貝,每年軍部分配下來份額的就不多,一般的將領級別都不能爲自家的軍人爭取到多少。

這一次能夠繳獲這麼多,龍岑可是一點兒也不想再拿出去了。

已經被龍翼那個土匪搶去了一大半,剩下的分配給自家血龍戰隊的軍士們都還不夠,拿去當誘餌?

鬼才捨得!

左思右想之下,龍岑最終放棄了加大誘餌讓蒙擎這個老狐狸幫忙背鍋的打算,反正就算那幫傢伙知道了又怎麼樣?

龍岑還不信了,那幫傢伙還能把他怎麼樣?

全聯盟最流氓的少將可不是吹的!

更何況那些東西,那幫傢伙有哪一個敢擺在上來說?

至於暗地裏?誰怕誰還不知道呢!

龍翼到底是已經過世的蒼穹元帥的養子,註定要斡旋在各大勢力之間,難免要束手束腳一些。

但是龍岑可不一樣,手下擁有全聯盟最精英的戰隊,卻擁有一個搞事情不怕事兒大的脾氣。

主動招惹龍岑?大概是覺得活着太舒服了,想找點不自在!

事情就像龍岑想到的那個樣子。

雖然那些星盜的主人都清楚龍岑這次的收穫到底有多大,上繳上來的東西到底有多沒誠意。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淡淡是一句“你是怎麼知道那些星盜到底有多少東西的?”這樣的問話,就足以讓人萬劫不復!

一旦被證實和星盜有牽扯,那到時候地位不保都還是小事情。

可以說,這是龍岑擺放在外面的一個明晃晃的局。

光明正大的陽謀!

擺在面前的也只有兩個選擇:

一是裝聾作啞,就這樣算了,至於私下裏到底怎麼樣,到時候再說。


二是直接揭穿龍岑,拖着龍岑一起下水。

這兩個選擇,只要是個人都會選擇第一種。

要知道,第一種還能夠找機會報復回來,說不得還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只不過是暫時吃點兒虧,那又算得了什麼?

人生在世,總少不了要吃虧的!

但是如果選擇了第二種,那麼除了一定會搭上自己之外,不一定能夠弄垮龍岑。

所以,哪怕大家都對龍岑私吞了巨量的戰利品一事心知肚明,卻沒有一個人有膽子過來找麻煩。

只不過有一點龍岑卻沒有想到。

那就是他想要栽贓讓人背鍋的人,幫着他處理了後續的事情。

以至於那些人只知道龍岑私吞了戰利品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都是龍岑自編自導的一場好戲,更不知道龍岑吞掉的戰利品比他們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當真是便宜這個臭小子了!”這個時候,龍岑原本打算的背鍋對象,正躺在自己的妻子越戰音的腿上小聲的抱怨着。

“還好意思說呢!當年的你比龍岑這個孩子,可還要無賴不少!”越戰音沒好氣地伸手點在蒙擎的額頭上。

“要不是我會耍無賴,怎麼能把你騙到手?”蒙擎伸手抓住越戰音的手,輕輕捏了兩下,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

無奈的越戰音翻了個白眼:“你倒是挺自豪!”

“那是!”臉皮後倒可以跨越星系的蒙擎上將,完全把自家愛妻的話當做了誇獎來看。

絲毫不以爲意。

老兩口打情罵俏了一會兒之後,蒙擎才稍稍正色起來。

“不過說真的,龍岑這小子那是真不錯!特別的機靈!膽子也特別大,有幾分我當年的風範!”只是沒有正形多久,稍稍誇讚了幾句龍岑之後,蒙擎上將又把話題轉回了自己身上。

“行了!你什麼樣子,我還不清楚?逮着機會就把自己誇一通,你也是夠了!”越戰音看着這個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大半輩子的伴侶,搖了搖頭。

算了,自己選的伴侶,還能怎麼樣?只能選擇繼續寵着了唄。

“嘿嘿,老婆,我可不是想要自誇,要知道到底薑還是老的辣!”蒙擎上將的這個樣子,大概也就只能在越戰音這裏能夠看到了。

嘿笑了兩聲之後,蒙擎上將就開始擠兌起來龍岑了:“那小子還想算計我,讓我替他背鍋!結果怎麼樣?還是我幫他擦屁股,他纔沒被人查出來!”

“行了!快中午了,你今天還想不想除午飯了?”打掉蒙擎攀上來的手,越戰音輕斥了一句。


“吃!”蒙擎一臉諂媚的坐起身來,將自家的老婆大人扶了起來:“我去幫你,也好早些吃飯!”

“那就來廚房!”站起來徑自往廚房走去的越戰音,頭也沒回的答了一句。

“好咧!”成功讓蒙擎上將屁顛屁顛的趕了過去。

龍岑沒有算計到人,心情鬱悶。

蒙擎上將得到了一大筆意外收穫,還有愛妻相伴,生活有滋有味。

第一上將——寒箬霜那邊卻是麻煩不斷!

龍岑掛在軍功牆下面的東西,沒有誘惑到想要誘惑的大魚,卻成功的坑到了這位現在在整個聯盟都算得上是權傾天下的人物。

當然這一切離不開龍岑刻意的挑選。

裏面不經意間露出來的具有標識性的東西,準確的告訴了被黑吃黑的星盜主人,被徹底吞掉的星盜團到底有哪些是自己豢養的。

公佈出來的人員名單更是讓大家確認了那個黑吃黑,黑掉了大家的星盜團的星盜是屬於誰的!

畢竟大家夥兒都是打的同樣的主意,爲了不發生利益衝突,大家對於各自豢養的星盜團的情況多少還是瞭解的。

別的不敢說,重要的頭目,那是絕對不可能認錯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