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個問題不要問我,你應該很清楚,遊民只是一個三流組織,沒有像樣的指揮官,也沒有一個像樣的士兵,都是廢物。”

“是嘛?我有一些事情,是你想知道的。”

“獵手,你很適合當政客,但是,不適合當戰士,知道嘛?我要的東西,你永遠也給不了。”

“如果我不能給,我就不會坐在這裏,而是坐在你的小刀上了,說吧,我到底想知道什麼?”

“呵呵,不得不說,你很聰明,但你也要小心,這可能也是你喪命的原因。”

千亞的心思似乎早就被獵手看穿,也就不再繞彎子,直接說道:“我要知道司令在哪裏?”

獵手笑道:“果然!你不可能對遊民基地感興趣,因爲,這個組織的領導人並不是巫葉。”

聽到獵手一直在爆出遊民的祕密,千亞也終於好奇起來,問道:“你爲什麼一直在說着遊民的祕密,這些機密在某人眼裏,可是相當的值錢啊,但是,我只想聽有關司令的事情。”

雖然獵手極力各種誘引千亞對遊民感興趣,但是千亞還是咬住自己的問題,獵手只好說道:“司令的藏身之處,我真的不知道,不然,就不會坐在這裏,原本我的任務就是吸引注意力,使得這裏的戰火更加兇猛,同時在背後觀察,尋找司令的行蹤。”

“那麼,結果呢?”

“結果就是,戰火過於激烈,以至於很多偵查員犧牲,監視網不能覆蓋整個戰區,所以,計劃失誤,所以我就上了前線,但,同時得知,於尚身上有司令的祕密,所以,我的另一個任務,就是尋找於尚。”

“於尚,這個讓我懷念的小傢伙,獵手,你的信息可靠嘛?我可是願意和你打賭,就賭你的小隊,三十多人的命!不要讓我希望,我也不想浪費三十多顆子彈。”

“呵呵,因爲,信息的來源就是遊民的核心人物。”

獵手盡力在吊着千亞胃口,已經沒有其他更好的理由引起千亞注意了,但是,這次千亞自己倒是問了起來。

“你一直想讓我注意遊民,你有什麼目的?說,你到底想說遊民的什麼事情。”


“我不想說什麼,就是想告訴你,我不是遊民的人,我只是來串門的人,他們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我手裏的兵,我不會不管,所以,我打算有一些祕密,來換取我小隊的安全。”

“哦?你覺得,你的信息值這個價錢嘛?”

“值!”

獵手斬釘截鐵的說“值”,也讓千亞有了那麼一點興趣,但是,千亞也警告獵手,說:“你就不怕我聽了你的祕密,然後再殺了你?”

獵手笑而不語,用眼神告訴千亞,解開被困住的手,才肯說出來,千亞大聲得叫來的幾個士兵,並很得意的說道:“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麼花招。”

獵手閉着眼睛,什麼話也不說,等待被人解開手上的繩子。

而此時,吳那這邊正被集體關在一個小房間裏,三十幾個人圍在一起,身上一件武器都沒有,各個都非常沮喪的樣子,而吳那很不明白,問嚴古。

“嚴古,你說,於尚有那麼重要嘛?爲什麼千亞那麼想找到他?”

“這個問題不要問我,我只是感覺千亞並不是想要於尚,而是在拖延時間,才成功將我們包圍的。”

“你的意思是說,於尚根本沒有那麼重要?”

“也不能這麼說,沒聽獵手說嘛?於尚已經是**最高通緝逃犯了,我也很想知道原因,雖然我知道他身上有一個祕密,但是,沒想到被**那麼看重。”

吳那看着嚴古的眼睛,而嚴古也沒有明白吳那是什麼意思,爲什麼突然盯着他,問道:“你幹啥?吃多了?”

吳那說道:“不是,我感覺你可以做一件事,可以幫我們逃出這裏。”

嚴古斜眼瞄了一眼吳那,表示不相信,很不屑的說道:“不信,又沒武器,就算你有,也是損招。”

吳那此時想起了於尚的傑作,回想當初在監獄時,於尚化險爲夷的情形,吳那一直記在腦海裏。

——————————————————–

推薦好友新書《負翁女僕的契約婚書》,喜歡的朋友就來看看吧。 第八十六節: 情報的價值

吳那悄悄跟嚴古說了一下於尚的傑作,嚴古立刻就彈開,說道:“我絕不當基佬!”

看到嚴古這樣反抗,也有些吃驚,但是,又想了想,這裏三十幾個人,也不太好意思說,畢竟當初是和於尚單獨在一個房間。

而嚴古這句話已經引起了在場三十多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望着吳那,吳那也不知道怎麼解釋,索性不說話,望回在場的三十幾人,嚴古與吳那保持距離,就是不肯接近吳那。

而吳那也十分無奈,很想解釋。

這時,這間並不大的牢房門外,傳來了許多腳步聲,所有人都開始往房間裏面擠,不想站在最外邊,害怕是來抓人槍斃的。

這間囚室的門是一個沒有門窗的鐵門,但是隔聲的效果很差,老遠就聽到有人在談話,只是聽不清在說什麼而已。

門外傳來一串鑰匙撞在鐵門上的聲音,然後門慢慢打開了,吳那和嚴古都非常緊張,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可是,打開門的人居然是獵手。


讓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但是剛讓人不解的是,獵手身後跟着千亞,兩人一起走進了囚室,獵手沒有說話,千亞倒是很開心的說道:“你們都是非常棒的戰士,所以,我不捨得讓這麼優秀的戰士死在囚室裏,戰士應該在戰場上灑熱血,哈哈!”

從千亞的言語裏,能感覺到一絲詭計,獵手依然不吭聲,默默站在旁邊,靠在牆上,表現出非常無奈的樣子。這讓吳那開始不斷聯想:“是不是獵手答應了什麼事情?來換取我們的小命?哎!算了!總比沒有命要好。”

嚴古也在想:“這一定不是一個好事情,但總比沒得講條件要好,獵手一定說了什麼祕密,不然,千亞是不會這麼高興,依我的判斷,千亞這個人只對有利的事情感興趣,離開監獄後,還有什麼是他想要追求的?官職?不太像。”

千亞非常激動,但是看到大家都沒有應和,也沒有說話,就很沒癮,表情就立刻變得僵硬起來,這時獵手開口了。

“大家聽我說,千亞想要讓我們加入他的僱傭兵團,但是,同時也是遊民的戰士,只是在這裏做一份兼職,賺賺小錢,換個武器裝備,大家有意見嘛?同時我們享有一定優惠。”

千亞有些聽不過去了,問道:“爲什麼事情到了你的嘴裏,我這裏就變成了是一個商店?雖然事情的確很類似,但是,我可是你們的頭!”

這句話一出來,好像很多事情都說明了,吳那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就是獵手其實並不喜歡遊民組織,只是看在巫葉的面子上,纔來幫忙的,吳那有些緊張,因爲,獵手事先打過招呼,不會爲了十幾個人而放棄他自己的計劃。

吳那想到這裏,心裏開始猜測:“如果獵手的意圖是自私的,那麼,很有可能這一隊三十幾人,都是他的籌碼,而不是隊友,也就是說,獵手已經不是隊友了,被他出賣了。”

正在猜測着獵手的心思,吳那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回想當時巫葉緊急派出這一支小隊,點名讓嚴古和吳那一起來,而且是帶着一隊新兵,也沒有接受什麼訓練,特別是其中還有一些**逃兵,是一個問題小隊,吳那頓時意識到了什麼,仔細想着。

“這分明是巫葉的一個詭計,處理掉一個問題小隊,同時支援一下獵手,當做人情,而獵手也本身就不是爲了遊民而留下來的,現在,獵手當然不會爲了這些人,而改變自己的計劃,所以,這下子就有好戲了,只不過,我不是那麼看戲的人,是那個被看的。”

這時,千亞轉身走了出去,留獵手一個人在房間裏,出門前對着獵手說道:“如果你沒有完成,後果自負。”

而獵手沒有回答,用腳後跟,把門關上,把千亞趕出去,然後對着吳那說道:“你不用想了,我知道你在懷疑什麼,聽我的話,就沒有錯。”

而此時此刻的吳那根本不信任獵手,問道。

“獵手,你想把我們怎樣?”

“都說了,不要懷疑,我不會害你們的。”

“不能相信你,除非你能告訴我們,你都和他說了什麼,你和他達成了什麼協議。”

“吳那,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說的,因爲,有些事,你們不能知道。”

“這就是你的誠意?那爲什麼要我們聽你的?”

這時嚴古聽不下去了,拉住吳那說道:“獵手費盡心思和千亞談,就是爲了我們啊,不然,我們現在就成死屍了,你怎麼這樣想?因爲什麼?”

獵手打斷嚴古的話,說道:“因爲,你們本來就應該死掉的,而你們現在卻活着,吳那的意思是說,過一會你們又要死掉,而且是死的不明不白,對嗎?吳那。”

面對獵手的反問,吳那很想說是,但是,又能改變什麼,只好說道:“是!但是,又能怎麼樣?我們的命,已經不是歸我們自己管了,你就爽快一些,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至少,讓我們死的明明白白。”

吳那堅信獵手已經出賣了他們,也毫不客氣的直接向獵手要真相,在場的所有人都默默思考着,好像是那麼一回事,紛紛站在吳那身後,表示立場,而獵手也很意外,說道:“吳那,你什麼時候這麼有魅力了,大家都支持你,呵呵,好吧,我告訴你。”


獵手這樣一說,嚴古原本不相信吳那所說的話,但是看着獵手的表現,越來越相信吳那了,也跟着站在吳那身後。

獵手摸了摸自己的光頭,說道:“所謂真相,不就是一個交易嘛,用一個情報換取你們的性命,但是,在達成之後,又來了第二個交易,我們幫他找一個人,他們幫我們做一件事。”

這樣的回答不能讓吳那滿意,說道:“你說的好概括啊,一點內容都沒有,什麼交易,什麼情報,你什麼都沒說。”

獵手變得很不開心,說道:“那是因爲,你們根本沒有做好聽真相的準備,真相是可以要人命的,知道嘛?不只是謊言可以殺人,現在這個時候,就連真相都是可以殺人的。” 第八十七節:獵手的立場

吳那堅決要獵手說出和千亞談判的所有內容,而獵手就是不想說。

被抓捕的三十幾個人,全部都在站在了吳那這邊,雖然不說話,但是立場已經表明。

獵手很無奈,說道:“不要讓我認爲,你是一個聰明的笨蛋,你這麼做,只會加速你們的死亡,你要知道,我的確在幫你們。”

吳那依然堅持自己的看法,說道:“那就不妨說來聽聽,到底是多麼危險的真相,讓你都難以啓齒,說出來的話,也可能是謊言,現在沒有可信的人,真相永遠不如人可怕,危險的不是真相,是人。”

聽到吳那開始說大道理,獵手更是無奈,攤開雙手,說道:“你想怎樣?我已經告訴你了,我的確在幫你們,不過,你們的命不歸我管,歸你們自己,現在有一個交易,去襲擊一個車隊,殺死某個人,然後你們就自由了,成交嘛?”

吳那立刻就說道:“成交!”

吳那的這個反應讓嚴古有些不能理解,問道:“你不是想要知道真相的嘛?爲什麼答應獵手去襲擊車隊?”

而站在門口的獵手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說道:“你們想知道真相,可以啊,去問千亞吧,他會告訴你們的,我是不會說的,因爲,我不喜歡說謊。”

吳那轉過身子,悄悄對嚴古說:“拿到槍,跑到外面,就不是他們說的算了,我們是可以跑的。”

嚴古聽到吳那這樣的話,心裏想:“這算什麼對策?找死?逃跑嘛?不過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而獵手此時打開門,走了出去,招手示意大家跟上。

吳那和嚴古這一夥三十幾個人都靜悄悄的跟着獵手,走出囚室,走在外面這條走廊上,兩側都是各種囚室,很像監獄,可能是千亞特意弄成這個樣子,在監獄裏習慣了,就把老窩也弄成了監獄的樣子。

遠遠的就能看見千亞站在出口,背後有陽光射進來,光線比較強,有些刺眼,可能是在囚室裏呆太久了,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

吳那順便望了望旁邊的囚室,雖然大部分囚室都是關着門的,也沒有窗戶,看不到裏面,吳那就猜想着裏面是什麼,還沒想出個頭緒,獵手就小聲說道:“大家相信我,機會只有一次,不要亂來,如果大家不信任我,那麼我們就一起地獄見吧。”

獵手說出這樣一番話,吳那和嚴古都有些吃驚,但是還是不肯相信獵手,不能因爲幾句話而改變主意,吳那已經鐵定的認爲獵手出賣了他們。

其實,這三十幾人雖然都不相互說話,心底裏也是各個有着很多想法的,大半人都是不願意相信獵手,僅僅剛纔吳那說的話,就足夠使得大家心裏警覺起來,心有不甘,只能被人出賣的滋味,誰都不喜歡。

獵手回頭望了一下,除了一些迴避獵手眼神的人,其餘的人都是不懷好意的盯着獵手,這很是讓獵手意外,但也能理解,不多說,獵手明白現在說再多都是沒有用的,接着走向出口。

而千亞已經等不及了,雙手相互搓掌,心底裏已經壓抑不住這股興奮勁頭,千亞的這幅樣子讓吳那更加不安,心想:“千亞高興成這個樣子,事情不可能簡單,如果只是襲擊一個車隊,沒有理由那麼開心,更何況,現在這個戰況,車隊很容易遭到空襲,除非。”

此時吳那想到了一點,立刻就有了些頭緒:“除非是聖城軍的車隊!如果是這樣,襲擊的人應該不是什麼小人物,或者是一個運送物資的車隊,但是,聖城軍現在極力後撤,並沒有任何意圖向外擴張,問題就在這裏,這個車隊裏的某個人是千亞想要的。”

這一行人慢慢走到出口,外面是廣場,就是剛纔被圍住的地方,看樣子,這就是千亞基地的正門了,雖然寒酸了一點,但是的確是一個不錯的藏身之處。

千亞的表情慢慢開始發生變化,原本高興的快要跳起來的千亞,突然就很冷酷起來,語氣也嚴肅許多,伸手攔下獵手,說道:“雖然這是一樁不錯的交易,但是,如果你食言,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知道嘛?”

獵手沒有回答,只是推開千亞的手,走到廣場上,而廣場四周都圍滿了千亞的士兵,他們都自稱狼兵,從不統一的服飾來看,卻是有些土匪味,而各個都是懶散的樣子,這個狼兵的稱號還是可以當得起的。

而吳那和嚴古走出來的時候,千亞特意把嚴古揪過去,說道:“我的安全顧問,想不到我們會以這種身份見面,你的腦袋可是成爲我槍下第一個目標,真是太好了,想象子彈打在你身上的感覺,恩~!回味無窮,哈哈!”

而嚴古也壯起膽子,推開千亞,冷哼一聲,就跟着吳那走出去,剛剛走出門,就看到廣場周圍都是狼兵,好像是在看着獵物一般,看着嚴古這一夥人,相互小聲的議論着,從臉色和神情上看,透漏出一絲嘲諷。

獵手轉身對着自己的小隊,雖然人心散了,但是有些話還是要說的,獵手說道:“我簡要說明,我們要和他們一起去襲擊一個車隊,所以,我們只是暫時的盟友,換來的利益就是我們的小命,能接受嘛?”

獵手說完,三十幾個人沒有一個人應答,都冷冷的望着獵手,一言不發,獵手也很無奈,接着說道:“如果我努力換來的這次機會被你,吳那,一個人搞成這樣,我就真的沒什麼話可說了,反正你們不信任我,你們也不想多活幾天,我就收聲。”

吳那有些聽不過去了,問道:“是我導致現在這個樣子嘛?你一定出賣了我們,讓我們相信你也行,你到底是站在哪裏一邊的?我堅信,你不是站在遊民這邊。”

獵手立刻點頭,讓吳那有些吃驚,獵手說道:“是,我可以告訴你,我不會站在遊民這裏,但,同時,也不會站在他們這邊,因爲,我是在爲自己而戰。” 第八十八節: 臨時的合作

獵手的話語一點也不讓吳那等人意外,吳那問道。

“獵手,你爲自己而戰,爲什麼要拉上我們?我們可不是你的棋子,現在出了差錯,你還想我們幫你?”

“吳那,我獵手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你們不要弄錯了,要不是爲了你們,我爲什麼要和他談條件嘛?我可是下了血本的,不要對不起我的情報,不管你們的決定是如何,我該做的都做了,領不領情,你們自己決定。”

獵手非常的不爽,語氣也不再溫溫和和,轉身走向廣場中央,而吳那也緊跟在獵手身後,吳那心裏很明白,即使獵手再不可信,他也是現在唯一可以幫助大家解脫困境的人。

千亞在這行人後面,盯着獵手,心裏暗自打算着:“如果你沒有兌現,那麼,就不要怪我搶下無情。”

這時,狼兵們把獵手一行的武器全部搬過來,同時,四周的狼兵們都轉過身來,時刻防備着獵手一夥人,握緊手中的武器,爲了預防萬一,紛紛給搶上的保險解開,隨時可以開槍射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