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時候,教官往這裏一看,頓時坐的筆直。

“阿尋,怎麼辦,我好累啊。”何婭趴在蘇千尋的身上,發現對方根本一點感覺也沒有。

她這幾天下來發現了,他們家阿尋都不流汗的,身上涼涼的特別舒服。

周敏聽着也下意識說道:“真希望下一場大雨。”

“多大?”

蘇千尋突然開口。

何婭當即道:“最好來一場瓢潑大雨,這樣今天就不用軍訓了。”

蘇千尋想了想,點點頭。

“成吧。”

說完話,就看她突然站了起來,距離他們稍遠一點,以免傷到無辜的的。

下一秒突然手指上天。

“賊老天,來場大雨丫!”

然後所有人就看到上天一陣雷鳴,直直批到了她的頭頂百米處。

在場衆人:“……”

剛纔,發生了什麼?


隨即很快,雷聲接二連三的響起,倒是再也沒有劈到蘇千尋的身上。

很快,瓢潑大雨,把他們全都淋成落湯雞。

“我去,這也行!”

有個男生不敢置信的開口。

教官頓時反應過來,安排他們躲雨。

來到避雨處,蘇千尋頓時被人圍住了。

“我去,蘇千尋,剛剛這雨是你召喚的!?”

他們剛纔可是都聽到了,何婭想要來場大雨,蘇千尋說可以,然後她站起來就罵了賊老天,然後一開始那個雷還差點打到她的頭上,但雖然沒打到,卻在她頭頂不是很遠的地方散開了。

如果不是她,說不過去呀!

也有人問她,“你說我要是這麼指着老天說話,會不會有也被雷劈?”

蘇千尋笑:“你可以試試。”

“反正不會劈到你身上。”

下一秒,一羣人跑除去指天大罵。

不止男生,女生有有。

可惜,老天爺什麼反應都沒有。

蘇千尋:“……”

教官:“…!”

剛纔的一幕說句實話,不少教官心理都有點崩。

剛剛那一幕,應該是…湊巧吧!

一定只是湊巧!

教官在心裏說服自己。


不少人乘興而去,敗興而歸。

這件事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有的人覺得湊巧,有的人覺得有點懸,但大多數人都覺得以後千萬不要做壞事,老天爺在上面看着呢。

有人去問蘇千尋爲什麼,她只是笑而不語。

她總不能說,自己那是挑釁自己親爹吧!

也是因爲這樣,她在不少同學的心裏多了神祕。

三天後,天空下着細雨,在所有人的頭上淋雨了細細的一層霧氣,倒是讓空氣變得涼爽了許多。

就在這時,一個人走到教官邊上說了兩句,對方眼底震驚,下意識看向這個自己一直比較關注的女生。

雖然震撼蘇千尋居然讓上面的人來尋,不過還是很快回神了。

“蘇千尋,出列。”

“教官。”

蘇千尋走過去。

“有人找,你跟他過去。”

“是。”

聽該是陸懷來找她了。

蘇千尋跟着另一個教官向着外面走去,每走很遠就看到陸懷站在那裏,看到她,衝她招招手。

“阿尋,這邊。” “陸叔。”她走過去,喊了一聲。

陸懷給她開門,蘇千尋順勢坐了進去。

陸懷則是坐到了副駕駛上,車子很快開出了學校。

“老爺子身子怎麼樣了?”她問他。

“比以前好多了。”陸懷道:“這半個月,老爺子睡的很好,早上起來也能吃的下不少的早餐,起色也好了許多。”

“那邊好。”

那種符籙對滋養身體的確是非常好的。

路上,蘇千尋又問了幾個問題。

車子一個小時候再次進了上次來的地方。

兩人上樓,老爺子已經在那裏等着了,還是之前的位置,甚至連之前的醫生都在。


“老爺子。”

蘇千尋走過去打了聲招呼。

“阿尋,又要麻煩你了。”老人笑着道。

“哪裏麻煩了,你們這時候來找我來,我剛好可以躲開軍訓,賺到了。”

蘇千尋表情像是鬆了一口氣。

老人失笑,“你還怕軍訓?”

“怕啊。”她嘆氣,“我這人最安靜不得了。”

特別每天還得站軍姿這麼久,她覺得自己得瘋。

別的她都不怕,就怕站軍姿。

一邊說着,蘇千尋一邊抓起老人的手細細的把着脈,沒一會兒就放開了。

“嗯,不錯,比之前好了許多。”

隨後看向陸懷,“陸叔,麻煩你給我拿一下紙筆,我給你們開個藥方,你們按上面的來就好。”

“好。”陸懷很快給她哪來了紙幣。

老爺子這裏用的東西都比較古樸,多了幾分外面沒有的味道。

蘇千尋開好藥方遞給他。

“這上面的中藥必須完全按照我說的年份,少了的話藥效便不行了。”蘇千尋放下筆,說道:“每天晚上睡覺之前煎服,一個月,你們再給老爺子檢查身體。”

這話是看着那個醫生說的。


“好。”醫生點頭,如今對蘇千尋便只剩下佩服了。

隨後蘇千尋陪着老爺子說了會兒話,被留下用過午飯之後纔回去的。

藥材方面她沒必要擔心,以老爺子的身份,這不是件麻煩事。

回去訓練之後,蘇千尋就覺得他們教官看着自己的目光更奇怪了。

何婭兩人問蘇千尋去做什麼了,她之是說去給人看病去了。

兩人知道蘇千尋是懂中醫的,便也沒再多問。

能進這個地方找人的,還讓教官無話可說的,對方想必也不是什麼普通人,不是她們該多問的。

隨即很快,半個月的時間過去,等到了分別的時候,一羣本來把喜歡在背地裏罵教官的人哭成了個二傻子,倒是把教官都給影響了。


所有人給教官准備了禮物,而蘇千尋的禮物則是……平安符。

她把平安符裝在一個盒子裏,走到教官的面前,把盒子遞給他。

“謝謝。”

看着她,教官還是滿眼的複雜。

“教官回去之後是不是要去執行什麼危險的任務了。”

言語篤定。

“你怎麼知道?”他下意識問她,兩人都是壓低了聲音說的。

蘇千尋看着他,神色難得嚴肅:“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這個盒子裏是我送給你們出任務所有人的禮物,記得貼身帶着,或許你們還能有命回來。”

教官眼底震撼難明。

蘇千尋轉身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學生們很快就上車被送回了自己的學校。

教官拿着蘇千尋的禮物盒,打開看了一眼,裏面是一些畫了怪異紋路的石頭,頓時呆住。

可想到她的身份,他猶豫了一下,轉身去找了營裏的長官。

長官聽了他的話,直接打電話到了陸懷那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