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拉二胡的小少童擡起頭後,花都市望港街頭的老百姓們呆住了,是的!這個衣衫襤褸的少童確實是夏市長的公子,不止王四認得夏市長夏大觀的公子夏凡,這裏大部分人都是識得他的。

一年前,花都市突然來了一羣烏七八糟的人,好像就從天上掉下來的一般,言語不通,衣着怪異,行爲習慣和風土人情也和花都市的市民很不相同。他們看起來很恐怖,也不是說在長相上非常難看,而是他們給人一種識覺上的壓迫,人們內心的和諧似乎遭受到一種不明感知的破壞,而這種破壞是在那羣人來到之前所沒有經歷過的。

(那是一羣三仙聖教門徒,是劉虎受命三仙聖母將其移界而來的半仙半人。)

人們開始沒有原因沒有理由的犯罪,燒、殺、搶、奪、謀命越貨;災難、風暴、瘟疫和地震似乎也在這羣人的到來之後迅猛增多。

幸虧這種日子持續得並不太長,半年後,夏市長從別的城市調往該市,隨同而來的便是和這個少童長得一模一樣的夏公子夏凡,因爲當時他父子二人來到該市,特別的與衆不同,彷彿就是專門爲制約半年前那批怪人一樣,只要有夏市長和夏凡在的地方,那羣怪人便不敢胡作非爲。

Www ◆тTk án ◆Сo

“哦!知道了,這老爹是夏市長派來體察民情的便衣,瘋癲老爹是不是這個意思啊?”聽書的聽衆雖然嘴裏發問,看見夏市長的公子在這兒,而且還親自扮成小乞丐幫老瘋癲拉二胡,心底做怕呼啦一聲做鳥獸散了。

“師傅,您爲什麼要和他們講這些呀?人都散了,我們還是趕快收攤回家吧。”少童不明所以然,仰頭問道。

少童原來確實是夏天的弟弟夏凡,這瘋癲老爹正是風電神,他和夏凡在一起,想當然也將夏夫人帶到了後現代的2060,且已找到夏大觀並與之團聚,但不知細拉是怎麼來到夏市長家中的,而細拉被瘋癲老人說成是夏夫人的女兒,其實此乃事實,這也正是三仙聖母一直阻止細拉愛上夏天的真正原因。

細拉乃孕育降生夏天之時出現了紕漏而降生靈識界的,本書中早有提過,細拉在夏夫人腹中孕育數月之後被拉姆發現大錯鑄成,遂在細拉未出生時才轉移在陰陽之身的拉姆聖體之內,由聖母降生細拉,此事本身就是神靈們所犯的一個錯誤。

“師傅,您能不能不要光顧着收拾攤子,您還沒告訴我原因呢?”夏凡索性停下來蹲在瘋癲老人身邊。

這夏凡看上去真的和夏天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聰明機靈,雙目光波烏溜。

“山人自有妙計。”說罷,瘋癲老人手指遠方,那是剛剛逃之夭夭的一幫聽客,裏頭似乎夾雜着一些奇怪的人。

“趕緊收拾好傢伙啊,走遲了就看不到好戲了。”

夏凡一聽高興了,畢竟年紀尚小,聽說有好戲看,手勤腳快可利索了。

“師傅,有好戲看是不是我就可以看見我哥哥了”,夏凡已經從瘋癲老人口中知道有關元界少主夏天的故事“師傅,我好崇拜我哥哥!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來到這個世界?”

“嗯,不急不急!快了快了……”瘋癲老人似乎無心多說,拉起夏凡的手快速奔走在街頭,一邊疾走一邊對夏凡說道:“那幫靈識界的殘次品暫時不用大理,我們先回去救你爸媽和姐姐,只要神機巧到,你哥哥自會來到……

~~~~~~~~~~~~~~~~~~~~~~~~~~~~~~~~~~~~~~~~~~~~~~~~~~~~~~~~~~~~~~~~~~~~~~~~~~~~~~~~~~~~~~~~~~~~

夏大觀在後現代的市長府邸並不比在玄嶽鎮上的小,氣派豪華,外面佈滿警戒線和崗哨亭。閃亮寬闊的落地玻璃全都採用防彈裝置,這些阻力一定能夠防範住從玄嶽鎮上移界到這裏的殘次人,而防彈玻璃牆的外面一色的紅桃木。這些防護措施都是近日新近修建的,自從細拉被瘋癲老人救起並將她帶到這個世界,夏大觀便派遣能工巧匠修葺府邸。

就在這樣一幢佈滿重重保護爛的現代市長府邸中,一個房間坐北朝南,粉黃色的牆紙上唐老鴨在調皮地眨眼,門開處走進來一個人,她是細拉,她目光清冷,彷彿可以洞穿世界任何一件大情小事;她下意識地將一個玩具玩偶抱起來,拍拍它的圓腦袋,上面飄着淡淡的剛剛洗過的濃郁皁香。轉眼處,她看見一張乳白色的嬰兒牀,細拉的嘴脣有些抖動起來。牀頭的轉鈴,一擰開關飄出來“丁丁冬冬”的音符;這是夏夫人爲她兒子準備的家。

現在大家應該知道這是嬰兒房了吧?只是那張牀是空的……

生活就像一場戲,細拉想不到自己會做這場戲的主角,其實!她不想做戲的主角。

不太快樂的童年,神祕充滿懸念的身份,曾經以爲自己是人們心目中的聖女,真正的天之嬌女。確不料世事難揣,五寰三界她已經累了!夠了!被惡魔奸——淫,在和自己喜歡的人拜堂成親的那一天跳水消逝,然而神也好人也好,究竟是誰在掌握自己的命運!爲什麼連死都不能,二伯伯瘋癲老人把細拉救起來的時候,告訴她的結果真是比死還要令人心傷碎裂——少主!夏天竟然是自己的弟弟。 第三章 藥掉小孩

細拉一直在後悔,如果當時懂得將鱷魚糞和大象糞混合,做成條狀用來避孕,也許還來得及。都怪自己當時只想着屈辱和羞恥竟致去尋短劍,死又沒死成,哎!眼看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漸漸打起來,那份羞恥已經轉移成對腹中胎兒的仇恨。如果當初被西西默默的時候李大剛把他的魔種遺在地,純粹只是爲了慾望,那麼現在也許會好過一點,也許傷害不至於覆水難收。

“我既然死不了……就應把這小魔鬼殺了!”細拉喃喃自語,心中升起一股從未有過的敵意、仇恨和痙攣般的痛苦。

墮胎!

墮胎這個問題非常嚴重!兒女跟父母是有很深緣分的 ,如果沒有緣不會到你身體裏來。細拉知道這個道理,可當她每每想到被李大剛西西摸摸的場景心中的恨就無處發泄。

緣有數種:報恩、報怨、討債、還債 。如果是報恩來的,你把他殺了,不但恩沒有了,還結了怨仇。下一 次再遇到時,他就來報仇。如果是報怨來的,你把他殺了,怨上加怨 ,愈結愈深,生生世世冤冤相報沒完沒了。一般人不相信,不是不信就沒有,不信還是有;不管你信不信,這個事實決定存在。


細拉愁腸百結,先不管自己的身份,不管夏天不管孃親拉母,也不管夏夫人,她已經什麼也管不了!寧肯相信瘋掉老人二伯伯對她所說的一切都是瘋話。

然而,要殺死肚子裏的孩子,這個事情不能不謹慎,要解這個怨結是很費事的。能不能解得開,能?細拉相信永遠都不能。動念殺死自己的孩兒不是念幾部《地藏經》就行了的,那不管用。《地藏經》的作法非常有效,婆羅門女與光目女以勇猛精進修正果,去幫助死後墮在惡道的家親。《地藏經》說得很清楚,地獄只有兩種人能見得到,一種是造作地獄罪業 去受果報,一種是菩薩去度化衆生。婆羅門女唸佛唸到「一心不亂」 ,光目女唸到「功夫成片」,以這個功德迴向給他們,怨結就解開了,果真如此嗎?細拉悲哀的搖頭,孩子一旦在腹中成型,不是念幾部《地藏經》就行得了的,沒那麼輕鬆容易。你要是沒有這個 功夫,怎麼超度他?

細拉在靈虛宮中讀過不少經卷,那時的自己還是個孩子,對這些人生哲理根本一竅不通。說什麼「受持讀誦、爲人演說」。什麼是「受持」?接受經卷裏的理論方法,依教奉行。平常每天念幾部經只是「讀誦」,不能 將經上講的道理與方法落實在自己日常生活當中,就沒有受持。「受 持」是自利,「演說」是利他,自行化他。到現在才幡然醒悟,大多數的人錯解了經卷的真實含義,以爲多念幾聲佛號、多念幾部經文,就可以化解了人世間的一切怨念。如果是小事情求鬼神幫忙,加上自個兒的真心操持,也學這個辦法行。但是大的怨仇,誰來度我?

小天的父母夏夫人和夏老爺一直輪番進來勸解,然而細拉是聽不進去亦不會和夏夫人相認。

花都市毗鄰S市,細拉清晰的記得章粘就是在哪裏被收走的,算起來這也是一個細拉不再陌生的世界。然而,自從被風電神救起,來到這個市長府邸,細拉就像變了一個人,不再說話亦不再像過於那樣嬌橫野蠻,隨着那次事故,她失去了快樂天真和對生活的所有嚮往,天塌地陷就是這個樣子。

這是一個對生命完全忽視的後現代城市,三百多萬人的城市,每一年有兩萬多人墮胎,這聽起來很可怕!相當於一場大殺戮,如果是整個後現代,就有多少冤魂無處棲身?洪荒時空還沒死過這麼多人啊!

“這是一個墮胎合法的時空,後現代的掌權者將自己的子孫們掐死在母親的子——宮裏,並賦予一種冠冕堂皇地理由——法律。 豪門交易:邪惡總裁請溫柔 。”

“也許,我應該像個好法子……一個乾淨而又徹底的好法子。”細拉站起身來,開始思考着,究竟用什麼方法可以將這個小魔鬼從腹中弄出來。

細拉是個女孩子,對於這些知識玉娘早有《房中術》教授給她,然而都怪自己平時嘻嘻哈哈心無城府,加之出事那天自己傷心欲絕把一切都給忘記了。

君臨 ,一心不要魔種,要是早想到被凌——辱的當天殺死魔種就好了。除了用大象糞和鱷魚粉調配成條塗抹被虐之處外,方法還有的是,只怪自己當時心都碎了,那還能想到這些啊,要是當時作出決定,不出一刻將會殺死魔種。

然而,現在機會所剩無多,一則是《房中術》中所做後補去胎方:

記憶中是這樣記錄的:“大麥面五升,以清酒一斗合煮,令三沸,去滓,分五服。當宿不食服之,其子即糜腹中,令母不疾。千金不易。

這個方法雖然高明,但要多等一晚,細拉縱是不肯,哪裏等得了一晚,不少魔種是一宿也無法心靜的。

還有一術,則是苦方:生飲麝香水,然後躬自揉拉其腹,麝香水隨處可見想飲立即就有。強行墮胎雖然苦痛難當,但這方子不但好尋且快,還會讓小惡魔包死不活。 第四章 血旗高掛

細拉找到一整瓶用來墮掉腹中魔君的麝香水,仰脖子展開喉就要一飲而盡,就在這個時候,戒備森嚴的市長府傳來一整令人難以置信的慘叫“啊…”

寂靜的夜,微風徐徐,本已心房大亂的心中升起一股異樣的恐慌:莫不是那魔鬼找到這裏來了?她的鬥志已經被淼寰消磨怡盡。

還未到深夜,後現代世界初春的暖意剛至,稍帶冬日料峭,一陣冷風吹過來,正在值夜的市長守衛們並未聽見那聲慘叫。只覺得有點微微的寒意,但這股子寒意確卻帶着一道森森的陰冷,仿如深山老林裏晦溼深窪之寒氣。

“啊!啊……”

“王川,你有沒有聽到?”荷槍實彈的警衛官長劉俊警覺的問着下屬。

王川還未搭話,隨着淒涼的幾聲慘叫,幾個在府邸外值勤的官兵已經撲倒在地。

“過,過去看看。”王川是新兵,捅了捅警衛官長劉俊。

職責所在,劉俊扳開其中一個,將本是俯面臥倒的官兵翻了個身。

“啊……”

守衛官兵已經七孔流血,死相恐怖異常。

“王川,快打電話報告夏市長。”

市長府頓時陷入一片慌亂,劉俊通過對講機迅速調集官兵。

“北門有敵情,北門有敵情,速派增援,速派增援!”不一刻,全體官兵紛紛涌至,人人手握槍械警棒無不八百倍提高警惕。


“快看…….”有人指向十米之高的圍牆。忽然,高高的圍牆上不知何時立着一個幽靈般的黑色人影。

然而此人看上去身型奇特,壯碩的身軀,足有三人之圍,身高可比劉翔,雙目灼灼生光,在夜燈的照射下叫人不寒而慄。

“把細拉交出來…..”

黑影如黑暗魔君一般飄忽落地。

後現代的市長府邸裏這些個官兵雖然沒見識過黑暗鬼魅,但這人看上去就和鬼魅一般無二。



“哪來來的賊匪,竟敢在市長府邸裝神弄鬼。”劉俊大聲喝道。“舉起手來,放下武器,雙腿分開,去,靠牆邊呆着去!不然我可要開槍鳴警了。”

劉俊是個懂得官兵擒賊法典的警官,他想像慣常一樣先向對方喊話,再根據情況殺或不殺。

這招對平常老百姓有用,可對淼寰算個屁呀。怕什麼來什麼,細拉猜料得一點沒錯,暗黑宇宙神淼寰已經追到後現代來了。

“不聽?不聽給我拿下!”劉俊一聲令下,官兵們呼啦一聲紛紛涌向淼寰。

“囉嗦,無知賤人!”

淼寰身不見移動分毫,人影已如離弦之箭,大手一揮,誰先撲到誰先見陰司聖君去。

“衆官兵聽令,此時一定是個****,身上說不定帶着生化武器,活捉不成當場槍殺……”劉俊眼見勢頭不對,立即下令就地槍殺。

“砰砰砰…..”先是數發子彈射向淼寰,心臟、頭部、大腿動脈……無一不是要害部位。

“鉞鉞鉞…..”子彈打中了,但敵人卻沒有倒下。

“以卵擊石,擋我者,死!讓開!本宙神沒時間給你們鬥。”

淼寰算準細拉要藥死胎兒,心知刻不容緩,說時,淼寰縱身一躍,所到之處如碾死螞蟻一般將擋在最近前的官兵們頭首分家,竟是踩着屍體越過衆官兵飛身落進府中大院。


不到一會兒光景,市長府邸已是屍橫遍野,守衛官兵所剩無幾。

“說,細拉在那兒?”淼寰一腳踏在王川胸口之上,目光卻是對着被施了法術的劉俊。

劉俊身軀被無形制住,動彈不得分毫,想要逃命不得,想要求饒亦是不可。

“說出來,饒你不死,要不然捏碎你腦袋。”淼寰的大手放在劉俊的頭顳骨上,雖然在時空夾壁受到重創,但要捏死一個劉俊,只要稍微一用力,咔嚓一聲這個後現代的警察鐵定腦袋碎成一堆肉泥。

“我,我,我不知道啊!”細拉是誰劉俊根本不知道,更別說藏在哪裏?他們只是受命保護夏市長,夏市長調到這裏雖然不太久,但他能夠止住那幫詭異的刁民,有法子使得這個充滿懸疑的城市安寧祥和。

淼寰聽說不知道,豈能容他,手上用力腳上使勁,聲音發着嗡,話冷如鐵:“那你們都去死……”

“哎喲!”王川發出一聲毛骨悚然的慘叫,已然腸穿肚爛。轉眼之間,市長府上所有警衛官兵就要慘死暗黑魔君手上,淼寰手下用力就要捏死最後一個警官——劉俊。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虎嘯般的大吼:“放了他!”

淼寰一怔,似乎身體裏有所變化,果然掉轉臉去,瞪視來人。

投射燈下,一個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威風凜凜,他竟然還和十年前一個樣,沒有任何老去的痕跡。

“哈哈哈!夏伯伯,一別十餘載,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裏見面,你好哇!”少頃,淼寰丟掉劉俊,已經換做李大剛來做說客。

“哼哼!大剛!…李大剛!十年不見,你變化可真不小哇……我倒要問你,你夜闖我宅所爲何來?”

夏大觀與李大剛相見,一老一少兩老鄉,新仇舊恨一起涌來,此一回豈有善終?待看下章。



 第五章 超能城市

“夏伯伯好哇!聽說細拉在您這兒,可否領我去見見她?”李大剛嘴裏如此說着,心中已和淼寰一心相連,殺無赦!無論是誰,擋我者死!

“你個惡徒,少在老夫面前演戲,你騙得了天兒,可騙不得我。”

其實追根究底,夏天並非夏大觀嫡系之子,夏天乃半神先人之軀,夏大觀充其量只算得是一個人心向善的商大善人,而今好心得報陰差陽錯來到這個世界並做上市長高官也可算得爲人之大幸也。 只怪月色太撩人

“好!老傢伙,既然你已經認出我來,本宙神就與你打開天窗說亮話。”李大剛聲音出現重疊,淼寰已經加了進來“把細拉交出來,不然血洗你家,震平花都。”

“震平花都?這是一個和神識界以及元界五寰大不相同的世界,人類不相信有神的存在,一切都是唯物的,人類相信大千世界一切都是物質的世界,只有發展上乘的武器,發展各種絕頂的祕密武器纔可以打敗一切敵人,你以爲你能做到嗎?”夏大觀竟然不賣淼寰的賬,因爲他的那點點仙緣根本還看不見真正的暗黑宇宙魔君,他看到的只是逐漸被魔化的李大剛。

“呵呵!老東西,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也不看看滿地躺了多少死屍,再不交出細拉,你的下場就和他們一個樣。”李大剛見夏大觀與他囉嗦,索性翻臉來狠的。

自從夏大觀來到花都市,棄商從政以後聽到過許多傳言。傳說國家正在研究一種祕密武器,是專門用來針對遠古神祕力量的,並且已經有兩個人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現在這兩個人就在他的府上,原本要在那幫殘次品身上試他一試,既然被這壞小子撞上,就是他了。

“臭小子!倘若今天老夫不賣你的賬,就不交出細拉你能把我怎麼樣?”夏大觀站在那裏穩如泰山,別看他一介商流,卻是一個服軟欺硬響噹噹一條真漢子。

“小子,你過來!”夏大觀不但不懼淼寰,竟招手讓李大剛近他的身。

“邪門,老傢伙懷的是什麼鬼胎?”淼寰心中生疑,不令李大剛前往。

此時,三魂一體的暗黑宇宙神,除了李大剛和淼寰不知道夏大觀有恃無恐的原因所在外,章粘卻是知道的。

章粘的軀體被淼寰另一條散魄鰲無天佔據,雖然被他驅使和奴役,然而人心各有神格和性格不同,章粘的性格依然存在,淼寰雖能用他強大的神力迫其合魄,章粘無時不刻不在做着抗爭,就連以前的李大剛一樣。

對於比淼寰和李大剛再來後現代的章粘來說,後現代的知識章粘遠比淼寰知道的多得多,所以,關於夏伯伯有恃無恐的表現章粘已經嗅到幾分異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