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兩人對視了一眼,聞名遠便率先收回了視線,蘇晚晚這次沒有再忍着,直接就懟了出來。

“聞老師,您年紀不小了,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

“幼稚?”聞名遠被蘇晚晚的話弄的十分的生氣,這個小女娃娃竟然敢說自己幼稚?

“我成名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呢?一點兒禮貌都沒有,這就是你對待前輩的態度?”

“您是我哪門子的前輩?”蘇晚晚擡頭看向她,氣勢一點兒都不落下,“再說了,您說我沒有禮貌,那您在廣告拍攝當天毀了雲裳的約並去了九天錄製廣告的時候,您記得什麼叫禮貌了嗎?”

蘇晚晚的話一說出來,聞名遠氣的臉漲的通紅。

其他人在聽見她的話的時候也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什麼?雲裳一開始請的是聞名遠?結果聞名遠當天毀約了?還去了對家公司?

臥槽這可是個大料啊!

雖然聞名遠不算娛樂圈的人,但也是半隻腳踏進來的,他和很多古偶劇都合作過曲目。

要是這個料被爆出去,誰還敢請他啊?

“你……你不要血口噴人!”

“是不是我血口噴人您自己心裏清楚,如果這個節目您還想好好錄下去,就請您安分一點,不要再沒事找事。”

說完,蘇晚晚便轉過了身子,看向臺前。


聞名遠此時快被蘇晚晚氣瘋了,偏偏也沒有其他人理他,他就只能帶着一身怒氣坐在了那裏。

這種撕逼的畫面導演組最爲喜歡,所以剛剛他們吵架也沒有人來制止,只要把那些不能播的剪掉就好了。

他是不可能甩手走的,只能坐下繼續錄製節目,但是一直冷着個臉。

節目繼續錄製,樂器組的人比較少,只有八個,也確實如聞名遠所說,吹笛子的只有一個人,其他的幾人都選擇的是帶弦的樂器。

但是他們都不知道的是,帶弦的樂器蘇晚晚更加的擅長。

她從小最先開始學習的就是古琴,然後才學的笛子,中間還學過一段時間琵琶,但是琵琶她只會彈一首曲子。

聞名遠一身火氣不能發在蘇晚晚的身上,全都發在了選手的身上,從第一個選手開始他就沒有停過。

“你這個指法是錯的你知道嗎?最基本的指法都錯了你還來參加什麼節目?”

“這個曲子是你自己原創的嗎?陳詞濫調,庸俗!”

“你將古琴和藍調音樂結合你爲什麼要來參加這個節目?這是國風節目不是讓你和國外的創新,審題明白嗎?”

……

蘇晚晚本來也想根據選手的表演點評幾句說出他們的不足的,但是耳麥裏突然傳來了導演的聲音。

“誇誇他們,聞老師罵的太狠了。”

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蘇晚晚換上了一副笑臉。

“聽得出來這首曲子你的意境掌握的很好,在你這個年紀是件很難得的事情,不要氣餒,基本功一定要練好,這個基礎。”

“你的這個曲子做的有些侷限了,你可以多去接觸一些你平時沒有接觸過的東西,它們會給你靈感。”

“這兩種不同風格的音樂放在一起確實有些不倫不類,我能明白你的想法,但是你要去體會這兩種不同風格的內在意義。”

……

第一期終於在戰火喧囂中錄完,導演本來還想請幾個嘉賓一起去吃個飯,但是聞名遠在錄製完節目之後就直接走了,飯局也就沒攢成。


倒是靳意在節目錄制完以後主動來找她。


“你好,晚晚,終於見到你了。”

從靳意的話中能聽出來她已經知道蘇晚晚很久了,但是蘇晚晚卻對她一點都不知道她。

蘇晚晚愣了一下,客氣的伸出了手。靳意笑着握了一下,隨即鬆開。

“你不用這麼拘謹,我是譚月老師的學生,說起來你還得叫我一聲師姐。”

一提到譚月,蘇晚晚就明白了爲什麼靳意對她帶有這麼大的善意。

“原來是師姐。”蘇晚晚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老師說你的舞蹈水平比她的還好,本來這個節目我是沒想上的,聽到有你在我纔來的,到時候我們比比。”

“沒有沒有,是老師誇張了。”蘇晚晚謙虛的回了一句,但靳意卻顯然很不贊同。

一聊起跳舞,靳意就一直沒停下來,知道她的經紀人找來了這裏才終於停下。

兩人互相交換了聯繫方式,等她走後,蘇晚晚纔回到了自己的保姆車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難道外表溫柔的女孩子總會在某一方面特別的奔放嗎?

回到家後,蘇晚晚開始繼續看電影。

本來她是去學校上表演課的,但是因爲總要出去工作,便同時跟着公司裏的表演老師一起上課,看電影就是表演老師留給她的作業,讓她看完之後寫出心得。 接下來的幾天她沒有行程,便繼續回到了之前每天去學校上課的生活,偶爾還去聽一節歷史系的課。

隨着《美人謀》的播出,林寧這個角色也出來了,表面單純善良但實則一轉身就是一副反派的表情,這種反差不僅讓深陷劇情的人恨得不行,但同時也給她吸引了一波粉絲。

【哦豁林寧和太子妃見面時那個擡頭真的是嚇到我了!蘇晚晚再演一個反派吧!】

【我家晚晚雖然只是演了一個反派,但是媽媽依舊愛你,期待晚晚演女主的那一天!】

【那個林寧看的真的是氣死我了!】

……

《美人謀》的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少年行》也到了開播的時候。

蘇晚晚照舊轉發了節目組的微博之後,就繼續回到房間去看自己的電影,今天的心得還沒有交上去。

守在屏幕前的觀衆大多是路明遙的粉絲,還有一堆想看蘇晚晚和聞名遠battle的人。

節目開始,蘇晚晚和粉絲和路人就開始找聞名遠和蘇晚晚之間的火花。


但是前面因爲先是唱歌組和舞蹈組的,兩人的點評也都是中規中矩,沒什麼太大的反應。

倒是路明遙的粉絲非常的激動。

做爲一個頂流,這個節目的一大半流量是路明遙帶來的,而剩下的一小半就是蘇晚晚和聞名遠了,靳意的粉絲們就這樣艱難的在夾縫中生存。

隨着節目的推進,終於播到了樂器組,觀衆們就聽見聞名遠那充滿嘲諷的聲音。

“樂器可不光光只有笛子,要是隻有笛子能拿出來的話,還是早早離開這個節目吧,別丟人現眼了。”

正當想看他們battle的路人準備叫好,月光們準備開撕的時候,他們又聽見了蘇晚晚的聲音。

“聞老師,你不要這麼幼稚好不好?”

緊接着,他們就看見聞名遠氣的臉通紅。

兩人之間其他的對話都被節目組剪掉了,放是不可能放出去的,只放出這些也夠話題了。

彈幕瞬間一排的哈哈哈哈哈飄過。

【聞名遠是有些幼稚誒,你沒聽到他說那句話之前還哼了一聲嗎?】

【對,好像不光哼了一聲,之前還哼了一次,一共兩次,小學雞嗎?】

【但是蘇晚晚這個態度也太差了吧,你們粉絲還一直給她洗白,她就這麼對待前輩的?】

【樓上黑子?滾。】

【怎麼還不讓說了?蘇晚晚脾氣差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們家主子從前耍大牌的新聞那麼多,還不讓提?】

彈幕吵了起來,這段只有30秒的視頻也被好事者搬運到了微博。

黑子又聞風而來。

文霜一早就知道了他們在錄製過程中吵架的事情,也準備好了解決的方法,在這個視頻剛上熱搜的時候就將公關文案發了出去。

@星河世紀:有問題當面說,大家都不是陰陽師。

星河世紀官方賬號下場挺蘇晚晚,也是讓大家驚了一下的。蘇晚晚現在其實還是一個三線,雖然經常掛在熱搜上,但是也只是粉絲和路人黑子給頂起來的,在圈內她的名氣還是不夠大的。

但是就是這樣,官方賬號竟然親自下場,這就很讓人驚訝了。

但是仍然沉浸在電影中的蘇晚晚自是不知道這些事的。

第二天,蘇晚晚照例去了京城戲劇學院,何文君前幾天也回來了,依舊以保鏢的身份在她身邊。

今天是最後一天課,蘇晚晚本來以爲阮清依舊會講課,到的時候卻發現今天竟然是分組表演。


蘇晚晚愣了一下,隨即拿出手機給文霜發了一個信息,給她講了一下這件事,便收回了手機。

話題放在那裏,阮清讓同學們自己選擇單人表演還是團隊表演,便走到了蘇晚晚的面前。

“你如果不想參加的話也沒關係。”

“沒事的。”口罩後的蘇晚晚笑了笑,“沒關係,我挺想參加的。”

“那你得把口罩摘下來。”阮清笑了笑,已經想到了學生們在發現是她以後的騷動。

“我知道,下課我會盡快離開,不會造成影響。”

見她想岔了,阮清也沒解釋,蘇晚晚最近的表現她都看在眼裏,每次佈置的作業也都完成的非常好,而且最近自己也看了她的電視劇。

確實是一個非常有靈性的演員。

收一個徒弟,其實也挺好的。

阮清又看了蘇晚晚幾眼,轉身回到了講臺上。

阮清出的題,都是來自電視劇裏的經典片段,只給大家十五分鐘的準備時間。

十五分鐘一到,表演開始。

一個一個的走到前面,開始自己的表演,蘇晚晚坐在下面,看的非常的認真。

這些學生還沒有演過戲,他們就像一塊還沒打磨過的璞玉,笨拙的將自己的情感代入角色,可能不夠好,但勝在真情實意。

這是蘇晚晚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表演,也有了一些新的領悟。

很快,所有的學生都表演完了,輪到了蘇晚晚。

蘇晚晚來這裏聽了大概有一個月的課,學生們都對她很好奇,上課來下課走,從來不跟別人說話,也從來沒有在學校裏面遇見過它,那個口罩和帽子一直都沒用摘下來過,就更加的讓人好奇。

沒想到她今天也會參加表演,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蘇晚晚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前面,對阮清點了點頭,摘掉了自己的口罩和帽子。

一張素顏潔白的小臉兒展現在大家面前,衆人都十分驚訝的張大了嘴,看着她說不出話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