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來只有先擺脫掉你了!」

辰星臉色一寒,陰陽修羅印中的一招「七經斷脈手」使了出來。

剎那間,辰星的雙手之上。覆蓋上一層極具破壞力的能量波動,這種能量波動,有著「對內而外破壞」的特點!

好在孫啟龍的感知力也得到了強化,知道不能與之正面相碰,於是忙將他的「落風棍」從納戒中取了出來。


「落風棍」經過鬥氣的強化后。似乎擁有了橫掃千軍之威,被孫啟龍舞得虎虎生風、滴水不漏。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醉月晨的魔法也已經發動,四隻巨大的魔法獸赫然出現在比賽台上。

一隻為火元素組成的「三尾三角牛」,一隻為土元素組成的「堅甲大鉗蟹」,一隻為水元素組成的「八爪章魚」,一隻為光元素組成的「光明不落鳥」。

這四隻魔法曾一出現,赫然間使得場上的氛圍為之一變。

這個時候,王俊琪發動的「千手邪魔」與俞妍玲發動的「九轉齒殺追魂輪」都已經攻了過來。

「吼!」

一聲震天的吼叫由「三尾三角牛」的口中發出,並且向著「千手邪魔」直衝而去。

「轟!」

又是一聲巨響發出,好似天塌地陷一般。

讓人不敢相信的是,「三尾三角牛」竟然一擊便將王俊琪發動的「千手邪魔」給破壞殆盡,並且還將俞妍玲的「九轉齒殺追魂輪」給擊落下來。

只是眨眼間的交鋒,醉月晨便以壓倒性的優勢擊垮了對手。

此時的醉月晨咯咯一笑:「你那魔法很厲害,不過還欠一些火候,日後來我們『藍帝』吧,保你會有脫胎換骨的改變!」

比賽的勝負還沒有分出,她竟然就開始為「藍帝」特招起學生來。

醉月晨非常清楚,對方那個土系魔法少女的天分非常罕見,剛剛發動的「千手邪魔」如果不是還有一些破綻存在,根本不可能這麼容易被破壞掉。

而且她更知道,對付這個擁有強大異元素的少年,她也只有使用出異元素才有可能壓抑住對方。

沒有錯,她的四隻魔法獸,分別擁有著四種屬性的異元素。

雖然異元素「大地演武」在異元素排行榜中名列第二,可是王俊琪所擁有的量卻是有限。

這就好比水能滅火,但如果拿一盆水去澆滅一座火山,那簡直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醉月晨的優勢就在於在異元素的量上,和對魔法元素的領悟與感知上。

「吼!」

三尾三角牛再次發出一聲咆哮,好似在慶祝剛剛較量的輕鬆獲勝。

「巨手合一!」

王俊琪卻沒有因此放棄,雙手再次結印,不過片刻的工夫,便已經完成了另一個魔法。

可以看得出來,她結印的手速越來越快了,不愧是得到了東方修哲的親傳。

「天啊,快看!」

「我的老天,這是要鬧哪樣?」

就在這時,觀眾席里突然出現了騷動,因為兩隻巨大的手掌赫然出現在下方。

巨掌之大,每一隻都可以將比賽台完整地覆蓋。

「合!」

王俊琪突然大喝一聲。剎那間,兩隻巨手。分左右向著三尾三角牛全擊而來。

「轟!」

強大的氣浪,向著四周肆虐而去,巨大的嗡鳴,好似要將人的耳膜震破。

兩隻巨手,以驚人的氣勢與速度,將「三尾三角牛」拍平。

王俊琪的這一招似乎是報了剛剛失利的一箭之仇,可是她的神情竟然沒有浮現任何笑意,反而變得愈發嚴肅起來。

「真的很不錯啊。沒有想到你對元素的操控力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以你現如今的年齡來評斷的話,你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醉月晨反而越笑越明顯,她是越來越中意王俊琪了。

在「藍帝」學院里,雖然有著不少的學生,但是魔法師的人數卻少得可憐。

「碰!碰!碰!」

幾乎就在醉月晨的話音剛落,那兩隻原本緊合的巨掌。竟然傳出陣陣悶響來。

時間不大,巨掌的手背突然炸開,火光四射,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注視下,三尾三角牛竟然安然無恙地破土而出!

王俊琪的眉頭緊皺,面對醉月晨這個絕世高手。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琪琪,我來助你!」

辰月突然出手了,手指纖柔得就像是輕輕撫摸著清澈的水面,層層漣漪,竟然在她指尖上出現。

醉月晨感受到異樣的能量波動。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控制著四隻魔法獸直撲而去。

「起!」

「轉!」

「封!」

辰月接連吐出三個字。赫然就見,原本被「三尾三角牛」擊散的土壤,竟然幻化成無數條蛟蟒,分別向著四隻魔法獸衝去。

辰月所使用的這一招,靈感來此於蘇文慧的那一招「萬蛇歸宗」,不過卻有著明顯的不同。

這些由土壤組成的蛟蛇,在接近了魔法獸后,竟然彼此融合,眨眼的工夫,便是豎起了一根根擎天柱,將魔法獸困於其中。

這些擎天柱很快又橫綜相交,組成了一個巨大的牢籠,響應著辰月的那個「起」字,這個牢籠驟然騰空而起。

緊接著,「轉字」也得到了響應,牢籠開始飛速旋轉。

醉月晨的表情,變得分外嚴肅起來。


辰月施展的這一招,實在是超出她的想象,沒有想到那纖細的土柱,竟然可以圍困住破壞力驚人的魔法獸。

好在醉月晨反應及時,最後一隻魔法獸「光明不落鳥」在她的操控下,未備困住。

「魔法元素是無形的,你那牢籠再堅固,只要留有一點縫隙,我的魔法獸就可以出來!」

嘴上說著,醉月晨便試圖讓那三隻被圍困的魔法獸分解再組合。

可是,她卻忽略了,辰月的「封」字還沒有得到響應呢!

就在三隻魔法獸轉化為元素,準備從牢籠的縫隙出來時,牢籠驟然間閃耀起詭異的光芒,並且體積急速縮減。

「嗡!」

醉月晨身體一震,她已經與那三隻魔法獸失去了聯繫。

望著從天空中墜下的三個四方土塊,醉月晨心中暗道:「好詭異的招式,如果我不加小心,這一場戰鬥還真有可能栽跟頭!」

「十鏈圍城!」

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身處偏中鋒位置的貝露,突然對著醉月晨發動了奇襲。

十條暗黑鬥氣幻化而出的鎖鏈,沿著比賽台的邊緣,成功地繞到了醉月晨的身後,在醉月晨出現短暫的破綻后,驟然發動了攻擊。

「想偷襲我,可沒有那麼容易!」

醉月晨面色一寒,突然冷聲道:「就讓你們見識一下,魔法師的戰技!」

說話間,醉月晨突然提起左腿,右腳腳尖點地,身體做了一個七百二十度迴旋。

在她旋轉的過程中,威猛的罡風赫然出現在她的四周。

十條鎖鏈還沒有接近便被彈飛,其中更是有三條鎖鏈被犀利的罡風切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趙寶萱嘎嘎直樂:「人家瞎編的,肯定是忽悠我呢,再問幾句你信不信她就讓我付費消災了?」

這種把戲也就許諾顏相信吧?

前不久剛被騙了一次,還沒吸取教訓么?

許諾顏長嘆一聲:「你這人怎麼那麼不開竅呢?你比我機靈,所以我才叫你問啊!編劇編劇,劇本不都是靠編嘛!拜託啦,你趕緊學會怎麼編故事,我這兒有好位置都給你留意著呢。」

趙寶萱不想上當:「我給你個網址,你自己上去問。」

「我這裡上不了網,張導不讓我們跟外界聯絡,都簽了合同的!」許諾顏有點著急,也就說了實話:「萱萱,你就幫我問嘛,張導讓我們根據大綱自由發揮,我可全指望你給我提供資料啦!我跟你說千萬別找那些歷史記載的故事,那些歷史拍正劇都用光啦,最好找那些沒有證據的傳說,越不合理越好!」

書到用時方恨少,只能發動閨蜜幫忙找。

「……好吧!」就這樣,趙寶萱接下了許諾顏半真半假的重任。

她把吃完的餐盤端去廚房收拾乾淨,外公和爸媽就回來了。

王恩正樂呵呵的:「寶萱,上班累了吧?年輕人嘛是要吃點肉食補充體力,不過你現在才吃完,得十一點半才能睡,要不然做夢該到處跑著找廁所了。」

趙寶萱覺得這說法真新鮮:「外公,你還知道我晚上要做什麼夢?」

不是做了夢然後解夢嗎?

居然還能預知要做什麼夢?

王恩正笑著點頭:「明天早上你就知道了!」

王翠郁一看祖孫兩個大有聊個究根追底的趨向,立即出聲阻止:「爸,你就別嚇唬她了。寶萱剛上班,必須得早睡早起,不能再過顛倒黑白的作息,讓人家領導看了不喜歡,上不了幾天班就退回來可不好。」

趙寶萱:「……」這麼打擊我真的好嗎?

「寶萱,今天上班怎麼樣啊?」王翠郁最關心的是這個:「小張是怎麼跟同事介紹你的?」

趙寶萱哼哼唧唧的:「就說我是他的助理啊。」

助理嘛,就是打雜的,做的都是些小事,跟秘書不一樣,不用跟著老闆轉,那她就不用天天回家跟親媽彙報自己的工作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翠郁忍不住教女:「那你自己要找機會表明自己的來歷,這樣你那些同事就會看在小張的面子上對你態度好很多,誰介紹來的跟是誰的人,差別可大呢!」


趙寶萱聽話的點頭:「知道了。」

王翠郁追問:「那你說給我聽聽,你要怎麼跟你同事介紹你自己?」

「……」又來了!趙寶萱只好硬著頭皮回答:「呃,明天吃午飯的時候,我跟為伯坐一起吃。」

呵呵,辦公室同事辣么多,還有賽文密斯吳等等,坐一起不代表坐一個飯桌啊。

先應付了再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