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換作平時,她怎麼可能對靳珩深用這樣的態度,今天這種突如其來的想法不止涌現了,甚至還被她付諸於行動。

“不然呢?這裏還有第二個人嗎?”她努力的剋制着心中的衝動,看着靳珩深震驚的盯着自己。

“夏岑兮……你…”話到嘴邊,突然不知道該怎樣責怪她。

的確,靳珩深也沉浸在二人昨天的對話中,尤其是想到夏岑兮沒能給自己一個正面的回答之後,更是氣不打一出來。

“我剛纔聽王景恆說,你要和沈亦驍撕破臉?” 靳珩深鬼使神差的舉起她遞來的餐具,饒有興味的嚐了一口。

“我不是那個意思,現在和雲夢集團鬧得太難看對我們來說有弊無利,我的意思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沈亦驍能夠利用輿論打壓我們,那在這個時候放出真正的資金協議,豈不是會打他的臉?”

拋開生活的摩擦,在談論公司的問題上靳珩深極其認真,而且眼神中帶着狠戾,像沈亦驍這樣的人一定不能心慈手軟。

夏岑兮冷靜片刻,親眼看到他喝下去半碗粥才放心。從桌前走到了沙發坐下:“你說的對,但是資金協議這種牽扯到兩個企業機密的事情,如果真的要放在網絡這種大環境上,恐怕還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的確,這件事的確不能操之過急..剛纔我已經讓他去了財務部,大不了就在這個基礎上再撥一筆錢給他,沈亦驍這種人如果沒有拿到自己想要的,怎麼樣他也不會善罷甘休。”

夏岑兮起身,在他面前停下來,表情不是十分的明朗:“財務部那邊我去吧,王景恆還要負責網絡方面的事情,雲夢集團這個項目一直都是我跟進的,我相對熟悉沈亦驍的套路。”

雖然想到去往財務部就一定會與聶晚清打交道,但是面對此刻混亂的網絡,只有處理好了當下的事情,才能將環納影娛從迷霧的中心脫離出來。

雷厲風行的靳總也只有在面對夏岑兮的時候纔會展現出來柔軟的那一面。誰讓夏岑兮已經完全的掌握住了他的性格,靳珩深吃硬不吃軟這件事情對於她尤爲明顯。

剛從辦公室走出來,看到空空如也的飯盒,夏岑兮淺淺的笑了出來。

來到財務部的時候,聶晚清早就恭候多時,不過並不是因爲夏岑兮纔等在此處,而是財務賬目這類事情她一向上心。

“我不是來和你吵架的,儘快在資金賬目上做出來,給雲夢集團撥款二百萬,聶總監該不會連這點小事都不信任我吧……”

聶晚清在心底一陣冷笑,除了感嘆夏岑兮在自己面前的天真以外,更多的是因爲早就想好的計劃。

她對着身旁的小助理耳語幾句,換了一個笑着的表情望着夏岑兮:“夏總監放心,我們財務部門已經接到了靳總的指示,現在就儘快將資金運轉過去,只是二百萬的資金不是小數目,如果出現任何問題的話……”

“出現任何問題,我來負責。”

夏岑兮實在不想和她浪費太多口舌,她只想儘快見到網絡輿論的反轉,避免環納影娛繼續遭受無端的抨擊。

望着夏岑兮離開的背影,聶晚清挑着眉頭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夏岑兮,這一次縱使你有再多的手段,也沒法洗的清楚了……”

剛纔她身邊的小助理怯生生的走過來:“晚清姐……我們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


她正在勾起來的笑容猛然收回去,惡狠狠的瞪了小助理一眼:“有什麼不太好的,你要知道,他們公關部門不出問題我們財務部就永遠沒有出頭之日,人家是總裁夫人,享受着所有最高的待遇,我們又是什麼,你什麼時候見過靳總在乎過財務部門的事情?”

其實她倒不如直接說靳珩深從來沒有過問過和自己有關的事情……

沈亦驍那邊,在看到來自環納集團的資金時,得意的站在辦公室裏望着窗外。

“沈總您這一招真的是高明,除了讓環納影娛的聲譽下降不少,還給我們白白迎來一筆資金……”

祕書的話讓沈亦驍心情大好,卻突然看到電腦上彈出來的消息,是他派出去的私人偵探發來的照片。

照片上的卓沁和晉南庭舉止親密的靠在一起,身處某個熱鬧非凡的派對現場,卓沁臉上的笑容越是燦爛,他心中的就越是憋屈。

“晉南庭是吧……好,我倒是想看看你還準備怎樣待在她身邊。”

沈亦驍說着,拿起桌上的雪茄點燃,一時間,整個房間都充斥着濃濃的菸草味道,將男人包圍在煙霧之中。

邪惡的念頭在惡人心頭生根發芽,直到徹底淪陷其中…

夏岑兮臨走前,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接下來的人生中,將會面對的是什麼。然而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爲嫉妒滋生的歹念。

“夏總監,剛纔雲夢集團那邊有人傳來消息,說是三百萬資金還沒有收到……讓我們儘快解決這個問題,不然製作成本不夠,無法繼續運行。”


公關部的某位同事對她說完以後,夏岑兮神情淡漠的坐在工位上,撥通了打給九樓的電話

“聶總監,爲什麼三百萬的資金還沒有到雲夢集團?”

電話那頭的聶晚清譴走了辦公室的所有人,露出一個得意地笑臉,卻很快消失在嘴角。

“我這邊顯示資金已經通過夏總監的簽訂而轉到了雲夢集團賬戶,夏總監還是仔細看一看,是不是自己在經手的過程中出現了什麼紕漏?”

她的話讓夏岑兮氣不打一處來,嗤笑一聲轉頭對着旁邊的夏美說到:“你現在馬上查一下財務部的賬目,看那筆三百萬的資金有沒有打過去?”

夏美雙手在鍵盤上快速輸入着,很快打開了一個公司內部界面,但是顯示的結果卻正是資金已經到位。

不過就是三方經手,資金出現問題無非就是有人在撒謊,刻意隱藏了什麼經過。

她正要去親自核實,公關部門所有人的電話都在一時間響了起來,讓整個辦公間亂作一團。

“您好,稍等片刻,我們環納集團的資金一定會盡快打過去,製作過程中出現任何的問題都有我們全部承擔。”

“實在是不好意思張祕書,我們也不知道爲什麼資金還沒有儘快到賬,你們能不能寬容一下,先幫我們進行最後的製作……”

“我們這邊顯示的結果是的確在三點的時候將資金全部打了過去,您先彆着急,我馬上給您回覆。”

……

似乎在一瞬間,崩裂的天空即將徹底碎裂。

辦公室裏已經被靳珩深扔得一片狼藉,所有在場的人都沒敢出聲。

“所以呢?所以你們現在是在告訴我三百萬不翼而飛了嗎?”

靳珩深用力將雲夢集團剛剛寄來的傳真撕碎,甩在面前幾人的臉上。 在影娛製作上,投資商必須嚴格按照時間將資金轉給製作商,否則就會資金斷鏈,被迫終結。

雲夢集團的聲明十分明顯,因爲資金沒有及時到位,已經停掉了《一起製作吧》這部劇所有制作。

不出意料的話,將再一次在網絡上掀起軒然大波,腥風血雨的輿論背後,和之前沈亦驍的暗中操作不同的是,一家被公衆信任的大公司多次出現這類負面新聞,影響最大的就是劇集,不論是口碑還是影響力都會降低。

“靳總,我們的人已經去查了,銀行那邊也給了反饋,那筆三百萬的資金的確是在轉移的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王景恆始終低着頭,根本不敢去看靳珩深的盛怒。

“出現了一些問題?出現了什麼問題你告訴我,就是因爲你們的失誤會讓我們環納影娛面臨多大的你知道嗎!”

兩位女性站在原地,除了靜默之外,整個辦公室已經混亂不堪。

“夏總監和聶總監你們怎麼解釋?這件事情完全是你們兩個直接對接……等一會所有的頭條都會赫然的寫上那些不堪入目的話,這部劇還有能播放的空間嗎?”

夏岑兮心中暗暗的想法不斷的敲擊着她還算冷靜的大腦,聶晚清必定做了什麼手腳,然而她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至於公司會蒙受的損失,她全然不在乎。

聶晚清的小助理敲敲門走進來,將一份文件交給聶晚清。

“珩深,這是我的人剛剛查到的轉賬記錄。”

“我們財務部的確是撥了三百萬的資金出去,夏總監正是經手過這筆錢的中間人,銀行給出的消息是,這筆資金在夏總監簽字授權後就沒有再轉移出去,這些記錄……都鐵證如山。”

“瘋子!”夏岑兮上前一步,將她手中的紙張打落在地,死死的盯着聶晚清的面容。

“你憑什麼說資金是在我這裏停止運轉的?聶晚清,我倒覺得是你刻意爲之,完全不把公司的利益放在心裏!”

雲菲兒如果算是低段位的話,那麼眼前的這位聶晚清,是夏岑兮此時此刻最厭惡的人,她恨不得直接落下一巴掌在她的臉上。

她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早在爲夏岑兮佈局之前,甚至想好了自己的後路。

聶晚清微微一笑,直直的望着那張怒火沖天的面孔:“到底有沒有,查一下賬戶不就全部清楚了?”

如果靳珩深下了這個指令,幾乎是宣判了對於夏岑兮的不信任。

她喉嚨快速滾動一下,眼眶紅着望向他,似乎在等待着一個不確定的答案。

求求你,不要說。

靳珩深無法直視她那雙靈動的眼睛因爲憤怒而佈滿血絲,猶豫了片刻之後,眼神依舊和夏岑兮對視着。

“查…”


“查經手這件事所有人的銀行賬目。”

音節跳動,擲地有聲的炸裂,在夏岑兮的生命中落上了他不信任的影子。

聶晚清等到了她想要的那句話,信心滿滿的看着已經呆滯的夏岑兮,從辦公室走了出去。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她早已安排好,爲夏岑兮準備的“驚喜”……

等到房間只剩下二人的時候,夏岑兮顫抖着雙手,面對擡眼就能望到的人,她卻突然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

“夏岑兮…”靳珩深輕聲喚她的名字,語調輕柔。

她依舊沒有看他。

“夏岑兮,你看着我。”聲音略微擡高,靳珩深乾脆直接繞過辦公桌站到了她的面前。

一滴晶瑩沿着眼眶落下,她不想被靳珩深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更不想直面他的信任瓦解。

“我沒有懷疑你…”靳珩深幾乎能夠望穿她心裏所有的真實想法,見到夏岑兮因爲落淚而顫抖的肢體,他很想將眼前人擁在懷裏。

“只是這樣的事情發生,所有的人我都要去查。我身上肩負的不是對一個人的信任,而是整個公司所有的人。”

夏岑兮快速的揩去臉頰上的淚滴,眼眶深紅的擡頭看他:“我知道了…我只是……”

只是怕你不信我。

她沒有說下去,正在這個時候,王景恆已經推門而入,表情不得而知的複雜。

“靳總…已經查到了。”

全程都沒有看向夏岑兮,而是直接走到了靳珩深的身邊。

男人雙手接過調查情況,雙眼卻依舊放在夏岑兮的身上。

“在…在夏總監的…個人賬戶上,的確……有一筆兩個小時前到賬的鉅額資金。”

其實真正能夠擊垮內心的不是真相被顛覆,而是那些本就不明是非的人,口中吐出鋒利的刀子,雖不致命,但是全部歸集在一起,足夠讓人千瘡百孔。

夏岑兮忘記自己是怎麼從辦公室走出來的,總之…整個辦公間的人都親眼目睹了她出來時候的倉皇。

三百萬對於夏岑兮來說並不算什麼鉅款,甚至她隨隨便便的一輛豪車就要超過其無數倍,但是這件事換了性質,結果也會不一樣。

因爲資金沒有及時到賬,導致整個公司乃至作品受到影響,這纔是命脈。

狼狽不堪的回到家中,不是因爲那些人的言語中傷,而是此刻的夏岑兮無從選擇,既然聶晚清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就是要藉着這件事情讓她在公司永遠擡不起頭。

手機鈴聲在沙發上響了很久,夏岑兮卻呆滯在一旁,直到猛然回過神來,纔看到來電顯示中“卓沁”的名字。

“阿沁…”本能的喚了電話另一邊的人。

“岑兮,你聽我的。現在一定不要去看網絡上的那些新聞,那些不分是非的人不過都是一羣噴子。在家裏乖乖待着,後續的事情自然有公司的人去處理。”

卓沁之所以這樣說的原因,是因爲網絡上此刻已經炸了鍋。

信息告訴進展的時代唯一的弊端,就是無論出現怎樣的情況,哪怕只是素人的事情,都會在網絡上掀起波浪。

牽扯到的《一起生活吧》,因爲主要投資公司的負面新聞,導致很多演員的粉絲在網絡上肆意抨擊夏岑兮,無非就是圍繞在她因爲一己私利而導致公司和製作團隊被拖後腿。

夏岑兮即使不去看,也大概能夠想象到網絡上對自己那些抨擊的言論。

“我知道了,放心吧阿沁,我沒事。”

她奮力的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聽到卓沁的安慰之後反倒更加委屈。

掛斷電話後的夏岑兮在黑暗中再次感受到了無端的惡意,只是此刻的她,更不會選擇墜入聶晚清爲自己挖好的陷阱,反擊,纔是她的第一選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