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蓬!”

看着將自己擰翻在地的葉飛揚,李瀟眼中盡是不可思議,“怎麼可能! 心動后他是甜的 ,爲何會發生這種事?”在李瀟看來,葉飛揚應該躲不過這一拳,被自己打翻在地纔對。

可葉飛揚的舉動,卻出乎了他的意料,不但沒有將葉飛揚打翻在地,反倒是被葉飛揚打翻在地。

頓時,李瀟心中的怒氣便不打一處來,就要起身再次朝葉飛揚打來,但還沒等他起身,葉飛揚的腳,忽然踩在了他的胸膛上,“還想打嗎?”說話間,葉飛揚還使勁踩了踩李瀟的胸膛。

疼的李瀟叫喊不停,“我操尼瑪,你敢踩老子,老子要不把你殺了,老子就不是李瀟!”

“是嗎?”葉飛揚故裝很害怕的樣子,可踩在李瀟身上的腳,卻沒有減少力氣,相反,還使勁踩了李瀟一腳。

不自覺的,李瀟就噴出了白沫,“你TMD,到底鬆不鬆開老子?別把老子惹急了,不然老子滅掉你全家!”

“是嗎?”葉飛揚繼續裝作很害怕的樣子,“我好害怕喲!”說着,還真拿開了腳。

李瀟很滿意葉飛揚的舉動,“小子,算你還識相,不過,你惹到老子了,若是不想讓老子殺掉你全家,就跪在老子面前,給老子磕一百個響頭!”說這話的李瀟,嘴角不由上揚四十五度,那樣子似是在跟葉飛揚說,“快啊!”

而在他催促聲下,葉飛揚忽然蹲下身子,但並沒跪下,而是用手捏住了李瀟的下巴,不等李瀟作何反應,另一隻手猛然揮出,直逼李瀟嘴巴。

“蓬!”

一拳過後,就看到李瀟翻滾在了地上。不知是葉飛揚用力過猛,還是李瀟不耐打,這一刻的他,嘴角鮮血,雙手正捂着嘴巴,滿是氣憤的怒罵道:“操尼瑪,你敢打掉老子的門牙,老子不把你殺掉,老子就不是李瀟!”怒罵一聲,李瀟猛然將口袋中的手槍掏出,直接朝葉飛揚指去。

葉飛揚冷冷一笑,“老子最煩別人槍指着我,你現在指我哪,過會兒我就用槍打你哪!”

“是嗎?”李瀟可不相信,葉飛揚會像他說的那麼牛,不自覺的,竟開始拿着槍頭,向葉飛揚大腿瞄去,“老子要打斷你的腿,讓你跪在老子面前!”冷笑中,李瀟放在扳機上的手,已開始扣動扳機。

眼看着,扳機就要被李瀟扣動。

可就在這時,被他瞄準的葉飛揚,猛然消失,當再次出現時,已站在李瀟面前,不等李瀟作何反應,瞬時將李瀟手中的手槍奪過來,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朝李瀟大腿打去。

“蓬!”

隨着一聲悶響過後,本還囂張異常的李瀟,就哭號起來,“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而在他哭號中,會場中的保安,也都聚集了過來。 “放下槍!”生怕葉飛揚再次開槍,圍過來的保安,並沒動手而是朝葉飛揚警告道。

葉飛揚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冷哼道:“這裏沒有你們的事,要是不想死的話,就給我滾一邊兒去!”

“放下槍,不然我們可動手了!”儘管保安們很害怕,但還是硬着頭皮,請求葉飛揚放下槍。

葉飛揚沒再搭理他們,而是瞥了李瀟一眼,“今天的事兒,本來和你沒關,但你非要插手,而且,你還拿槍指着老子,這是你應得的!”說着,竟又給了李瀟一槍,疼的李瀟叫喊不停。

而在他叫喊聲中,葉飛揚也是將目光轉向了李子豪,“還不道歉嗎?”

“揚……揚哥!”這一刻的李子豪,哪有之前的囂張,竟如狗一般,跪倒在葉飛揚跟前,求饒道:“揚哥,我錯了,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了!”

“求我有用嗎?”葉飛揚繼續用槍指着李子豪腦袋,嚇得李子豪趕快跪着向丁雨涵爬去,“丁老師,我錯了,我不該冒犯你,請你原諒我吧!不要殺掉我,不要殺掉我!”

如若說,之前的丁雨涵,在見到李子豪時,還有一絲小興奮,那這種興奮,卻在李子豪說出那番話後沒了,而且,李子豪還找人對付她心愛的男人。所以,李子豪在她眼中,連狗都不是。 失憶后我成了總裁掌心寶 ,她並沒搭理李子豪,而是挽住了葉飛揚手臂,催促道:“我們走吧!”

“你原諒他了?”葉飛揚有點疑惑的看着丁雨涵。

丁雨涵搖搖頭,“狗咬我們一口,難道我們還要咬狗一口嗎?走吧!”

葉飛揚點點頭,“好吧!”就要領着丁雨涵離開,但還沒等他走幾步,馬洪亮卻喊住了他,“你不參加比賽了?”

葉飛揚冷冷一笑,“你覺得我還能上場嗎?”

葉飛揚話音剛落,幾名持槍警察,便衝了進來,一臉嚴肅的朝葉飛揚說道:“放下槍,跟我們去警局一趟!”

以葉飛揚之前的作風,肯定要動手打警察了,但考慮到丁雨涵在身邊,若動手打了警察,給丁雨涵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好了,只能將槍扔到地上,乖乖的跟着警察,向警局走去。

而在警察們的帶領下,葉飛揚很快便被帶到了警局。

按理說,葉飛揚用槍打人,應該被拘留纔對,但令那些警察沒想到的是,他們局長陳龍,不但沒拘留葉飛揚,也沒用其它手段懲罰葉飛揚,反倒是一臉恭敬的看着葉飛揚,“葉兄弟,真巧啊,在這種地方也能遇見你!”

“可不是麼!”葉飛揚雖然與陳龍有過過節,但這一刻相見,卻如老朋友一般,是那樣的隨意,相互問了問各自情況,葉飛揚才詢問道:“陳局長,怎麼從凌蘭市到夏寧市來了?”

陳局長無奈的笑了笑,“還不是爲了沙鷹的事麼!而且,這次到夏寧市,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更重要的任務?”葉飛揚有點疑惑的看向陳龍。

陳龍解釋道:“聽上面的人說,潛入夏寧市的黑風社,正在研究死士,而且,這種死士已被投入使用!所以,所有警察,現如今都已進入夏寧市,目的就是滅掉黑風社!”

“那你的意思,伊雪也來了?”葉飛揚有點欣喜的看着陳龍。

陳龍點點頭,“伊雪之前雖然中了槍,但身體已經恢復,而且一聽說來夏寧市,就興奮的不得了!”

“爲什麼?”葉飛揚朝陳龍問道。

陳龍一臉壞笑的看向葉飛揚,“還不是爲了某個人嘛,難道非要我說出來?”說着,還朝丁雨涵望去。

葉飛揚懂得陳龍的意思,生怕陳龍說出來,趕忙擺手道:“不用了!”說着,還故意攬住丁雨涵的手。

丁雨涵輕輕扭了葉飛揚一把,“不要告訴我,那個暴力警察愛上你了!”

“你覺得呢?”葉飛揚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似是在跟丁雨涵說,“我都削髮爲僧了,哪個女人還會喜歡上我!”說這話的他,故裝可憐樣。

氣的丁雨涵,只能白他一眼。

“咳咳!”略覺尷尬的陳龍,只能乾咳幾聲,打斷道:“若是我沒猜錯的話,伊雪馬上就回來了!”

“真的?”聽到慕容伊雪要回來,葉飛揚眼中不由冒出光亮,但這種光亮,只是持續片刻就消失了。隨後,一臉尷尬的朝陳龍說道:“跟我說這個幹嘛!”

“那就當我沒說!”陳龍翻了個白眼,“吃飯去!”

說着,就要領兩人去吃飯,可就在他們往外走的剎那,一臉沮喪的慕容伊雪也是走了進來。

“伊雪,遇上什麼煩心事了?”慕容伊雪的表情,也是引起了陳龍的注意,不由問道。

慕容伊雪嘆了口氣,“還不是因爲葉飛揚嘛,我都找了好幾天了,都沒找到!你說,這傢伙會不會離開夏寧市了?”

“那你看看,這是誰?”說着,陳龍就將身後的葉飛揚亮了出來。

“我沒有在做夢吧?”慕容伊雪滿不是可思議的揉了揉眼睛,確定沒有看錯時,纔將臉上的沮喪掃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喜悅,“你真的來夏寧市了?”

葉飛揚點點頭,“你的傷好了?”

“嗯!”慕容伊雪很高興,就要朝葉飛揚走去,可當她看到,葉飛揚跟前的丁雨涵時,不由停住腳步,一臉斥責道:“你怎麼又跟這潑婦在一起了?”

“我是潑婦?”第一次見面,慕容伊雪跟丁雨涵就掐上了,所以,這次見面也不例外。

慕容伊雪話音剛落,丁雨涵就挽起袖子,朝她走去,“你敢說我是潑婦!你這個三八,八婆!別以爲你穿着制服,我就怕你!”說着,竟拿起桌上的文件,朝慕容伊雪扔去。

“你敢打警察,不想混了啊!”險些被文件打中的慕容伊雪,趕忙將腰間的手銬取出,準備將丁雨涵銬起來:“我要把你這個潑婦,抓起來!”


“死八婆!”丁雨涵一邊將桌上文件嚮慕容伊雪扔去,一邊朝她罵道。

氣的慕容伊雪,趕忙拔出了槍,“你再不給我停下來,我就打手槍了!”

“有槍就了不起啊,有本事打我啊!”

別看丁雨涵柔弱,但在慕容伊雪面前,卻表現的異常強勢。 不自覺的,竟是跑到葉飛揚跟前討要道:“把槍給我,我也要打手槍!”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丁雨涵只是習慣性的向葉飛揚伸手,可她的動作,配合上她的話,卻讓辦公室中的警察笑了起來,“美女,你要打手槍嗎?”

“我有兩杆槍,你要哪一杆?”

同樣的,陳龍也是大笑不已:“葉兄弟,她在這種場合給你打手槍,怕是不好吧!”

葉飛揚一臉尷尬,他哪想到丁雨涵會跟他要槍,無奈之下,只能拉住丁雨涵,勸解道:“雨涵,咱是淑女,咱不跟這種八婆計較!”

“我就要跟這八婆計較!”不是丁雨涵小氣,只是她不希望葉飛揚被慕容伊雪搶走,所以,這次碰面,她必須給慕容伊雪點顏色看看。所以她並沒聽葉飛揚的,而是再次討要道:“把槍給我!”

“我的槍不頂用!”

“不頂用,我也要用!”丁雨涵只想着,怎麼把慕容伊雪打敗,哪料到,她的話已讓警局中的人,大笑不已。

生怕這些人笑翻過去,葉飛揚只能跑到慕容伊雪跟前,勸導慕容伊雪,“伊雪妹子,女孩子不要只知道打手槍,快把槍放下!”

“不放!”慕容伊雪倔強的搖晃着頭,“誰讓她罵我八婆,今天我就讓她嚐嚐我打手槍的技術!”

“可是,你們都是女的,怎麼打手槍?”

實在沒有辦法,葉飛揚只能點了出來。


而在他點出來的剎那,丁雨涵跟慕容伊雪,忽然覺察到了不對,隨即朝四周望去,只見此時的警察,正笑的前仰後翻,“兩個女人,打手槍的姿勢,像什麼樣?”

“話說她們沒有手槍,怎麼打?”

幾乎剎那間,丁雨涵跟慕容伊雪,小臉紅的比熔爐還要紅,生怕被這些人笑死,丁雨涵趕忙跑到葉飛揚跟前,將頭埋在了葉飛揚懷中,滿臉抱怨的捶打着葉飛揚,“好丟人啊,你怎麼不早跟我說啊!”

“我沒有說嗎?”葉飛揚比竇娥還要冤,“我明明提醒你了!”

“沒有就是沒有!”丁雨涵一邊捶打着葉飛揚胸膛,一邊跺着腳,並且還不斷瞪着葉飛揚,霸道的說道:“你就是沒有說!”

跟丁雨涵差不多,此時的慕容伊雪,也是羞澀到極致,但她並沒像丁雨涵那樣,竄到葉飛揚懷中,而是拿着手槍,圍着警察走了起來,“你還敢笑?信不信我打死你!”

“不許笑!”

“信不信我把你老二打掉!”

還別說,慕容伊雪這招真管用,在她威逼下,警察們終於停止大笑。

但不論如何,丁雨涵是不能留在這兒了,因此,葉飛揚只能朝陳龍道別道。

不過,令葉飛揚沒想到的是,慕容伊雪竟要跟着,丁雨涵死活不讓,但不論她如何阻攔,慕容伊雪就是要跟着,最終,三人只能找了個大房子住了進來。

和在警局的那一幕一樣,一進門,兩人就打了起來。

整的葉飛揚一臉無奈,“伊雪妹子,你就不能淑女一點嘛,怎麼誰也欺負?你說你欺負柔柔也就算了,還要欺負雨涵!別以爲雨涵是老師,就好欺負!”

“還有雨涵,伊雪妹子脾氣暴躁,你不是不知道,就讓着她點吧!”

“不行!”


二女同時搖搖頭,之後再次扭打到一起,至於慘烈程度,只有被打碎的東西才知道。

實在沒有辦法,葉飛揚只能跑到房間,躲到了被子中,“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睡一覺什麼都好了!”

沒心沒肺的傢伙,入睡速度就是快,儘管慕容伊雪跟丁雨涵打的很激烈,葉飛揚卻如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竟是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當慕容伊雪跟丁雨涵,打的實在沒有力氣時,已到了晚上十一點,立下停戰協議的兩人,就這樣回到了自己房間。

可能是好久沒跟葉飛揚在一塊兒的緣故,回到房間的丁雨涵,怎麼都睡不着,竟是偷偷跑進了葉飛揚房間。

此時的葉飛揚睡的正香,不料有個柔軟的身體,進入被窩,不自覺的就睜開了眼睛。

“嘿嘿!”丁雨涵滿臉笑意的看着葉飛揚,“你還沒給我講故事呢!”

“好像有點不對!”葉飛揚摸着丁雨涵柔柔的臉蛋,“一般都是我在你房間中,給你講故事的,而且,就算是給你講故事,你也不讓我上你的牀,你怎麼跑到我牀上來了!”


“得了便宜賣乖!”丁雨涵沒有好氣的摸了摸葉飛揚的鼻子,“不給我講故事,那就算了,走了!”說着,就開始往被子外面跑。

但還沒等她把身體抽出來,葉飛揚卻摟住了她,“我的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今晚不許走!”

丁雨涵輕輕捶了葉飛揚一拳,“我纔不跟你這種騙子睡呢!我要走,我要走!”說着,竟開始往外掙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