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突然,一陣巨吼從場面傳了出來,只見一道身影就是出現在他的面前。

紅色巨劍背在身後,龍陽定睛一看,這不是段天涯又是誰,可是現在他的臉上居然是掛滿了怒容。

“你是誰?”

頓時,衆人都是嚇了一跳,沒想到在這裏居然是看到了段天涯,這可是明星中的大腕啊,不少人猜疑難道這段天涯也來這裏招親嗎?

龍陽見狀,準備打招呼,不過確實發現段天涯的目光卻是看着那個蒙面人,頓時一股驚疑,也是盯着蒙面人不放,他現在覺得這個人越來越面熟,看起來真的好像見過。

那蒙面人也是微微一笑,看着段天涯,道:“你不必知道?”說着,就是準備扭頭而去。

“二弟?”段天涯笑道。、

頓時,蒙面人的身體猶如觸電了一般,剛踏出去的腳步就是停了下來。

“二弟?”龍陽反覆唸叨了幾句,就是反正了過來,看着蒙面人,道:“段浪?”

聽到呼聲,黑衣人轉過身子,就是伸出手揭開了頭上的黑色罩子。

這位讀者,感謝你的觀看,作爲作者的我在這裏對你說聲謝謝 “是你。”龍陽看到蒙面人的面目,頓時驚住了,此時,若是看去,那不是段浪又是誰,只不過比起當日所見的少年看起來更加成熟了許多,更準確的說,那是一股滄桑。

這個少年不知道經歷了什麼,居然是這般模樣。

“你果然沒死啊、”段天涯怒聲喝道,透露一股陰森之意。

“對啊,我死了你那會高興啊?”段浪微微一笑。

龍陽看到這兩個人,頓時愣住,這話中怎麼藏有**啊,而且是十分濃烈啊,看來必定有一場大戰。

可誰知道,段天涯冷喝一聲,高舉手中紅色巨劍,道:“小子,你弄丟家族寶貝,父親知道後,長病不起,你這孽子還不認罪,看我今日不殺了你。”

所有人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相互看着,不知道這兩兄弟葫蘆裏賣着什麼藥。

誰知道段浪看着段天涯只是冷哼一句,道:“人間自有公道,隨便你怎麼說,你做的虧心事你自己明白?”

此話一出,噓噓聲一片,就連龍陽也是不明不白,猜不到這段浪到底說的是什麼,可是他卻清楚的看到段天涯臉上的那股慌張神情。頓時,產生了一絲疑惑。

若是沒做虧心事,又怎麼會怕。龍陽頓時有些明白了、

“孽障,納命來?”段天涯長劍揮起。頓時一股炙熱的感覺出現,劍身之上紅色光芒閃動,頓時,就是向段浪衝了過來、

誰也不會想到一場好好的比武招親,居然成了兩個兄弟之間的戰爭,這是誰也沒有料到的。

龍陽也爲段浪操心啊,畢竟他的實力是遠遠比不上段天涯的。手瞬間伸到背後想拿出方天畫戟,若是看到段浪不敵,就是立馬衝上去。

可誰知,段浪冷冷一笑, 頓時,雙手畫圓,一個白色光芒圓環就是出現在他的面前,

段天涯也是愣了一下,手緊緊的捏着劍,砍了過去,紅色光芒閃動。

那白色圓環頓時一股魂力波動出現。

哄的一聲,就是將紅色巨劍反彈回去。

龍陽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一笑。摸着方天畫戟的手就是放了回來、

段浪所表現的出來的實力很明顯已經能夠與段天涯抗衡了。

段天涯本以爲這次一定能殺了段浪,可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如此強橫,竟是將自己的攻擊反彈回來,看來這幾天必定有了奇遇。這一下還真成了棘手的問題了、

段天涯又是繼續揮着巨劍砍了上去。

此刻,圍觀的人都是窒息開來,畢竟斷家第一傳人段天涯可是相當有名的,在年輕一代更是相當牛逼的,見他打架就好像是看一場精彩的表演,更何況對手是他弟弟。

頓時,段天涯頭髮無風自起,手中巨劍揮舞,風捲殘雲。

段浪見狀,面前的白玉光盤就是出現,白芒閃爍,猶若蛟龍一般,龍陽見狀,一股吸引力就是出現。

巨劍圓盤相碰,噼裏啪啦的響了起來,濺起陣陣火花、

段天涯頓時驚呆了,沒想到這圓盤居然是有這般實力,可是看去來那圓盤並非是實物。而像是用魂力虛幻出來的東西、

“你這雜種。你給我去死、”段天涯咬牙切齒道。手中長劍揮舞着,又是加重了一股力量,頓時,段浪的腳步就是深深陷入那場地,可見段天涯用了多少力量。

“你纔是雜種,你個敗類,你去死吧。”段浪此刻怒了, 雙拳緊握,頓時,面前白色圓盤飛速旋轉起來,光芒也是加重了幾分。

面對這段天涯的凜冽攻擊,段浪居然是不弱,竟是全都抵抗了下來,這可真是讓人嚇了一大跳啊、

“這段家可真是牛逼啊,這兩個小子之後必定成爲高手啊。”

“對,”

可是隻有段天涯知道,自己是用了幾分力量,一個月前,段浪可是沒有一點還手之力的,與現在可真是有天壤之別啊。此刻,一股危機感出現了、若是現在不除去這個小子,後患可是無窮啊。頓時,殺心都有了。

這時,一股龐大的魂力就是從段天涯身體內蓬勃而出,頓時從眼睛裏涌出一股血淚,就是向他的額頭衝去。

一切太過詭異,可是隻有段浪的眼神中露出驚恐,喃喃說道:“那是九黎火焰劍啊。”

在場上,也有不少識貨的人,

“不會,段天涯居然是對着親弟弟使用這一招,果然夠狠啊,”

“果斷是個英雄啊。夠狠,”

龍陽雖說不知道那九黎火焰劍,但是可以看到那魂力的波動居然是這般厲害,不由的就是驅動着魂力。要是段浪撐不住要儘快帶他走,手中方天畫戟頓時捏緊了。

陣陣火焰襲來,頓時,段浪表情也是掛着一份凝重,面對着這凜冽的火焰,身旁圓盤快速旋轉起來,青芒涌動。

火焰照亮了所有人的臉,一股火焰在方場總閃耀起來,只見段天涯猙獰的笑了,彷彿一頭兇猛的火焰野獸,向段浪衝來。

轟一聲,火焰劍與圓盤重重的襲擊在一起。頓時,濺起道道火花。

兩個人遲遲不肯放手,段浪的身子猛地向後退,口中鮮血涌出,很明顯弱於下風。

可是段天涯卻不是這樣,面目猙獰,火焰籠罩全身,看起來兇惡極了。

龍陽見狀,手中方天畫戟捏緊,身形一動,驕若游龍,手中火焰頓時升起,揮舞着方天畫戟襲擊過去,一下就擋開了段天涯的巨劍。

段浪的身子重重的倒了下去,猶如一灘爛泥,他看着龍陽笑了起來,張開滿是鮮血的嘴巴,道:“謝謝。”

這時,龍陽的身子都是i顫抖起來,他惡狠狠的咬着牙,目光突然砍向段天涯,道:“他是你兄弟啊。你居然下這樣的殺手。”

聲音很大,整個方場的人都是聽到了,他們都沉默下來,想看看那個少年到底要幹什麼。

只見,龍陽長戟揮出,震盪着火焰,向段天涯砍出去。

頓時,段天涯就是愣住了,他沒想到龍陽會這樣,居然什麼也不說就進攻。可是此刻,他感覺龍陽的攻擊好像比之前的強多了,這次他真的好像怒了。匆忙舉起巨劍擋住。

戟與劍相撞,段天涯的手心都發麻了,身子向後傾斜了幾步。

“你居然這麼狠啊,你已經不配活下去了。”龍陽怒吼着,臉色通紅,猶如野獸一般,又是重重揮舞着方天畫戟,

所有人都被少年嚇到了,這個少年的身體內到底藏匿了多少力量,居然可以這麼厲害,可是看起來最多隻有魂痕十五層的實力啊,可是爲什麼可以面對魂痕19層的段天涯,而且居然是不落上風,難道這小子真的是惡魔轉世嗎?


哄哄

段天涯覺得自己的身子不停的往後退,居然是使不上勁。一切都太詭異了,難道這就是這小子的實力嗎?

頓時龍陽惡狠狠的看着段天涯,。目光能殺人,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少年他起了殺心。可誰又知道,其實龍陽最恨的就是這樣的欺騙,當日龍霸所做的事,可是深深刺痛了龍陽的心。

當一個人放棄愛之後,他連一隻狗都不如了。就想現在的段天涯,所說龍陽不知道兄弟兩個人發生了什麼,但是龍陽知道,傷害兄弟者死。

手中火焰頓時洶涌起來,這一次,方天畫戟劃破空氣,重重的擊打在段天涯的巨劍上,。

段天涯猛地後退了幾步,臉色也是變得難看起來,體內氣血快要洶涌起來,

手中的紅色巨劍都是鬆動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龍陽可是怒氣未消啊,又是一個轉身,長戟揮了過來,

誰也想不通這龍陽是吃錯了什麼藥,居然是這般強悍,面對比他等階高的人都是不弱下風, 要是讓這個人成長起來,還不成爲楚國的希望啊、

此刻,龍陽的身影也是高大了許多,畢竟這是一個未來的王者啊,誰能不動心啊。

又是一擊,段天涯的身子猛地一下就是飛了出去,重重摔擊在牆壁上。頓時,牆瞬間倒塌了。

“那還是人嗎?十五層的魂力居然可以打倒十九層。這真是逆天啊。”


“對啊,真是個變態啊,看來楚國要亂了、”

“這個少年不一般啊。看來諸葛靈珊一定是他的了。”

諸葛靈珊也是嚇了,沒想到龍陽居然是這般厲害,看來這次她看對了人,可是頭低了下來,沉吟說道:“不知道師傅會不會看上他呢?”

這時,段天涯站了起來,伸手擦去嘴邊的鮮血,這時,他的渾身沾滿了泥土,臉色蒼白,不過依然有一股猙獰纏繞,

“你有種,老子與你誓不罷休,”段天涯惡狠狠的說道,手中長劍指着龍陽。

血液順着他的手臂流了出來,流過火紅色長劍,頓時,劍身磳的發亮了,

“九黎火焰劍,小心啊。”諸葛靈珊眼睛較爲亮一些,看到這,就是喊道,着急和關懷之意涌出。

龍陽一愣,眼睛裏都是一些火焰。

這一次,居然是和上次不一樣,看起來氣勢更大了,他的目光凝重,

長劍上纏繞火焰,段天涯口中流着鮮血,猛地從哪裏跳了出來,頓時,一股炙熱的溫度籠籠罩着。

龍陽火紅色頭髮無風自起,手中長戟舞動,這時,除了火焰之外,還閃動着幾絲雷電。噼裏啪啦的響個不停。

這一次,是生命的決戰。

所有人都窒息起來,少年爲了情而戰,問這個世界,誰有能這樣呢。

頓時,整個天空都是變得璀璨起來。五顏六色看起來絢麗極了。

“給我去死吧。”段天涯怒聲喝道,手中的劍此刻完全變成火焰了。

自從遇到那個死去的吞天獸之後,龍陽纔是徹底明白了,這人間最大的力量就是愛,唯有愛才能讓人的潛能爆發。

手中長戟狠狠的插在地上,眼睛緩緩的閉上,面對這撲面而來的火焰,手掌捏成拳頭,高高舉起。拳頭上的閃電激揚。

“那是什麼?”

“奔雷拳,靠,這等下級武技,怎麼能和九黎火焰劍相比呢,這傢伙真是冒冒失失的,看來一個天才今天就要隕落了,還真是悲哀啊。”

“不,這小子居然可以這麼淡定,一定有實力,放心吧,他會給我震撼的。”

衆人都是點了點,覺得最後一人說的到有幾分味道,這時,目光都是看向臺上那個瘦弱的少年。

此刻,龍陽的拳頭上驚雷閃閃,不知道爲何,居然魂力又是強盛了幾分,中間帶着幾絲龍吟之聲。

哄一聲,拳頭與火焰劍重重的撞在一起。紅色與青色雷光交替。

諸葛靈珊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龍陽發生什麼事。

突然,一聲淒涼的吼聲喊了出來,龍陽的嘴巴張的擊極大,目光如同尖刀一般。他不願屈服,不願意倒下、,他怒吼着。

哄得一聲,身體內的龍魂顫抖,頓時仰天長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