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精靈們有著悠久的生命,他也不例外,這悠久的生命足夠他為此準備並等待機會為魘報仇了。

夢境世界再次徹底破碎,黑蒲一睜眼就看到在空中被啄地亂飛的惡魔之書。

黑蒲在顛簸中直起身來,對於自己突然換了個地方還有些發懵,惡魔之書看到他就叫喚起來。

「蒲、蒲、蒲!快救救我!快救救我!」惡魔之書驚恐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徹底把迷糊中的黑蒲震醒了。


「你在做什麼?」黑蒲疑惑地詢問惡魔之書,他顯然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危險的處境。

聽到黑蒲說話聲的魔鱷龜頓時渾身僵硬,它緩緩地回頭看向坐在它背上的黑蒲,正四目相對。

然後,魔鱷龜就開始發出高昂地尖叫聲,瘋狂地轉圈想要把它背上的黑蒲甩下來。

「哦,不!」惡魔之書趕緊飛過去幫忙。

剛才魔鱷龜的那聲尖叫是為了呼喚周圍的其它魔鱷龜來幫忙,如果其它魔鱷龜一起把他們包圍,他們今天就要葬身龜腹了。

黑蒲閃避著飛向高空,他可不像從來沒有遇到過危險情況的惡魔之書那樣驚慌失措,他冷靜地分析自己地處境后,迅速在腦海中規劃好了逃生路線。

他飛到半空后,一個急轉彎抓起惡魔之書後向更高空飛去,徒留一隻只魔鱷龜在原地打轉。

脫離危險后,惡魔之書鬆了口氣,它也不敢再質問黑蒲把它丟下一事,只牢牢地跟著他,不敢再離開半步。

它已經意識到了,它除了知識什麼也沒有,它不是黑蒲的對手,如果黑蒲想要對付它,無論是實力還是智商都分分鐘碾壓它。

它從來沒有如此悔恨過,它轉生成為一本書。

沿著這一片峭壁飛行,他之前儲存的魔力很快就消耗乾淨了,他停在軟軟的肉崖上休息,惡魔之書也癱在肉崖上。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黑蒲詢問惡魔之書。

對他來說,惡魔之書也就只能起到查詢的作用,還是那種信息滯后的查詢。

「我現在不想動彈,先讓我休息一會。」剛剛龜口逃生的惡魔之書感覺身心疲憊,整個書生都受到了毀滅性地打擊。

黑蒲沒再強求惡魔之書,而是用指甲在肉崖上割下一塊小肉,血水滲出,肉芽蠕動,又再次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真的會有能量能夠永遠不消耗嗎?

黑蒲挑起那一小塊肉放到鼻尖輕嗅了一下,一股濃郁的鐵鏽味撲鼻而來,他咳嗽了兩聲把肉塊扔遠。

什麼鬼東西?

他已經不想知道自己怎麼出現在這個地方了,畢竟答案是如此顯而易見,在魘把他拖入夢境世界的時候,魔鱷龜從夢中蘇醒,跑到這塊地方不知道做什麼。

「那些魔鱷龜聚集在那裡做什麼?」黑蒲詢問有可能了解了整個過程的惡魔之書。

「吃東西唄,還能幹什麼。」惡魔之書用隨意地語氣回答,但是作為一隻惡魔,它真的對它們進食的場景感到噁心,不想再回想起之前匆匆一瞥那血腥的一幕。

「進食?」黑蒲似乎是不敢相信一般反問它。 就在衆人各懷鬼胎的心情等待之下,血浮開始蠕動起來,慢慢散成了血霧,開始了內縮起來。

然,下一刻,一聲不似人聲的吼叫聲響徹了正個靈園空間,所以有在這聲吼叫聲中不由感覺到了驚心。

靈園空間內,凡人間剛出生不久的小孩子紛紛在這一聲如妖獸的吼叫聲中嚎啕大哭起來。

而在山峯之下,衆人不由臉色鉅變起來,他們都是修真者,當這一聲吼叫聲傳到他們耳中時,他們都很清楚的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就原一直最爲鎮定的曾魂也不由臉色一變,退後了一步。

他原本就是魔族中人,對於魔的瞭解遠非一般修士能比,而在這聲吼叫聲中,他聽到的是噬血的呼喚。

轟,一聲驚天地的爆炸聲傳便了整片天際,這是血蜉爆開的聲,吼叫聲隨着血蜉的爆開,漸漸低了下來。

山峯頂上的血霧開始翻滾蠕動起來,慢慢向着上空蠕動而去。

而剛纔爆炸產生的血紅色煙霧也慢慢散出,露出一名**男子,此男子容貌普通,二十來歲左右,然雙眼間時不時透露出一絲蒼桑之感。

此**男子正是曾浩,此時他正抱頭痛吼着,那吼叫聲變得十分之淒涼。

曾浩自從龍精血容入血脈以後,整個不由有一抽,只覺得腦袋幾呼要爆開般。

下一刻便感覺意識一模糊,一黑,暈死了過去。

當他識意正次清楚時,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血紅色的空間內,在那裏,什麼都沒有,只有蠕動的血紅色牆壁天空,連地面也是如此。

曾浩清楚的記得自己在洞府內閉關,後來暈了過去,可醒來什麼就變成了在這血紅色的空間內。

然很快曾浩便發現到了不對之處,自己的身體好似傷了重傷,變得很是虛弱,好像隨時會枯萎般。

這可把曾浩嚇死了,趕緊開始盤坐修復起身體來。

曾浩原本想拿出丹藥來輔助修復,可他蛋痛的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帶上儲物戒指。

這讓曾浩更加那悶起來,可自己又離不開這裏,連靈園珠以及所有的法寶都消失不見了。

換句話說就是全身上下,一物都沒有,裏外**。

然此時的狀態下不容他多少,只能開始靜坐,準備能過真氣來修復自身的傷勢。

可讓他差點沒哭出來的是,他赫然發現,自己體內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真氣,他就如同一個凡人般,除了靈識可用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

這下,曾浩就更加那悶起來了,在這種情影下,他顯得很是力不從心。

數十年的苦修,今朝全廢了,饒是曾浩這種意志堅定之輩也開始有崩潰的跡象。

然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之處,自己的身體變得很是虛幻,沒有了真氣,失去了修爲,可竟然還能使用靈識。

沒有了修爲,根本就無法控制靈識,可自己竟然可能做到這一點。

想到這點,曾浩不由作出了一個大敢的推測,如果這個推測成立的話,那自己倒是因禍得福了。

這血紅色的空間,應該不是一個實際存在的空間,而是自身元神所在的空間,或者是龍精血以及上萬魂精所帶來的元神空間。

而自己這受重傷的身體並不是自己真正的身體,而只是一個元神吧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還真是撿到寶了,要知道此時自己的元神雖然受了重傷,可如果自己現在真的只是一個元神,那他大可在此修練元神決以及御神決了。

有了實體的元神,曾浩可就不信,掐手決還能再難倒自己,要知道他現在可是有實體的。

曾浩想通了這點後,可是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試驗出自己現在是元神還是肉身。

無奈下,他只有先回復自己身的身勢,再嘗試着修練元神決,這樣便能知道自己現在是元神還是肉身了。

由於曾浩在沒有任何東西的輔助下,連真氣都不存在,所以他只能靠靜坐來慢慢回覆了。

曾浩掐着一個法佛打坐手決,開始進入了入定狀態。

曾浩也不知道自己靜坐了多久,在這血紅色空間內,並不存在的時間。

而他的傷勢也回覆的很慢,只是回覆了三四成吧了,這讓曾浩不由心急了起來。

現在自己這狀態,曾浩唯一想到能輔助自己修復傷勢的,也只是御神決了。

御神決不止對元神可以強化,增大,而且修練起來也是比較方便,柔和,不像元神決般霸道。

接下來的日子裏,曾浩加上御神決,從第一層開始慢慢再修練了一遍。

這是一處很安靜的空間,沒有風,沒有陽光,什麼都沒有,就連四面八方那緩緩蠕動的血紅色牆壁也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曾浩也不知道修練了多少,他只覺得自己的傷勢回覆的差不多了,於是便開始了修練元神決第三層。

第三層須要三十六萬個手決,這纔有實體的曾浩來說,已然不再是什麼困難之事情。

曾浩在嘗試了數次後,終於將這三十六萬個手決在一盞茶的時間內全完掐完。

然就在曾浩掐完三十六萬個手決後,他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嗡了一聲,狂吼了一聲,這血紅空間瞬間好像跟着爆開,而曾浩只覺得頭痛欲裂,不由抱頭痛嚎起來。

而曾浩並不知道的是,自己在抱頭痛嚎的這一幕竟然讓整個靈園空間的修練都看到了,還是自己**的狀態下。

曾浩也不知道他痛嚎了多少,直到他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漸漸好轉了些,不似剛纔那般疼痛,這才停止了嚎叫。

那緩緩向上聚集向曾浩所在的血霧在曾浩停止嚎叫時,突然起了變化,全部如果江水般涌進了曾浩體內。

曾浩只見得自己的腦袋猛得不再疼痛,而且身體瞬間好像被充了氣般,彭漲起來,幾呼就要爆炸了般。

那種全身彭漲之感,經脈被拉扯的疼痛,幾呼讓曾浩差點就此暈死過去,然原本安靜下來的痛嚎聲此時再次響起,比起原先更加慘絕人寰起來。 雨還在下,但是辛客斯的軍隊還是已經行進到距離地下城一千多米的森林裡。

地下城忙碌著接雨的居民們也聽到了風聲,分出一部分精力來討論這件事情。


「這是怎麼回事?克烈恩大人那裡沒有傳來什麼有用的消息嗎?」中等魔物阿克森詢問身邊的僕從。

「沒有。」僕從低下頭不敢看他的眼睛。

「派人去克烈恩大人那裡問問。其他人去通知地下城的居民備戰。」阿克森的倒三角眼裡發射出陰冷的光芒。

卡娜和卡菲曼來到休吉恩的魔法實驗室。

卡菲曼守在門口,只留下卡娜和休吉恩坐在魔法實驗室。

卡娜坐下,休吉恩拘謹地站在一邊。


「坐。」卡娜一指旁邊的台階讓休吉恩坐在那裡。

休吉恩猶猶豫豫地坐下,一下就比卡娜矮了許多。

「說吧,這個怎麼服用?」卡娜拿起桌子上的四管魔葯細細打量。

「這種藥性緩和,可以直接飲用,在一天內徹底發揮藥效。一管就夠了,再多就沒有用了。」休吉恩一邊思考一邊回答。

再多就沒有用,卡娜是不怎麼相信的,頂多是藥效有所下降。

她把其中一瓶遞給休吉恩,示意讓他先喝,「試試吧。」

休吉恩接過魔葯,咽了口口水,眼睛一閉,就把整管綠色的粘稠液體咽了下去。

「卡菲曼計時。」卡娜帶著魔葯走出實驗室,吩咐站在門口的卡菲曼。

「是。」卡菲曼應聲后就進入實驗室守著休吉恩。

卡娜回到書閣,幾小時后終於研究出來通過賢者之筆使用魔核的一點門道。她對照書上的地下城核心圖紙,找到了與這座地下城核心相仿的圖紙。

看來還得找一位對地下城建築有所研究的人,卡娜把圖紙放入抽屜內,「不著急,這件事得慢慢來。」

「急報!」一隻哥布林急匆匆地從外面跑了進來,進入書閣時還不小心絆了一跤摔在地上。

卡娜從桌子後面抬起頭看向那隻哥布林。

那隻哥布林立刻擺成給卡娜行禮的匍匐狀,「大人,雨停了,城外遠處的人類軍隊再次前進了!」

「他們大概有多少人?」卡娜放在桌子上的手指微微捲曲起來。

「不、不清楚。」哥布林小心翼翼地回答。

「去數清再回來告訴我。」卡娜收回手搭在自己的腿上。

附在地上的哥布林額頭上滲出豆大的汗水,久久不離開。

「怎麼?還有事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