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然,這樣的進步,付出的代價,也絕對不小。

價值百萬金的二階妖核,以及價值十五靈石的三階妖核,全部化為污染空氣的粉塵。

他又一貧如洗,身上只剩下一顆三階妖核,以備不時之需。

按照他這樣的修鍊速度,就算整個第一侯府的財富全部拿出來,也絕對修鍊不了多久。


甚至是整個大秦的所有資源集中,他也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完全消化!

「咚咚咚……」

正當陸川結束修鍊不一會兒,門外就想起了敲門的聲音,同時,陸明南的聲音響起:「川兒。」

陸川快步來到門旁,將門打開,門外只有陸明南一人。

「爹,你是準備叫我去中古遺迹,去取那塊材料的吧?我已經準備好了。」陸川道。

前往中古遺迹的地圖,他早已經準備好了。

「不急,我看你這裡剛剛有靈力的劇烈波動,你是不是又有什麼突破?」陸明南擺擺手,問道。

「孩兒剛剛突破了神凝中期。」陸川如實道。

「這麼快!?」雖然心中明明早就有猜測,甚至只要心神一動,就能探查陸川的修為,但聽到陸川親口說出,陸明南臉上還是不可遏制的,露出喜悅。

「十六歲,方才踏入武修,雖然起步晚了一些,但川兒你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距離武狀元爭奪,還有兩個多月吧?這段時間內,你若再進一步,恐怕奪的武狀元也說不一定。」


一等宮女 爹,這個武狀元有什麼用?」陸川疑惑的問道。

從小到大,父親一直沒有把他當做官員培養,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這次,父親要他參加武舉考核,不管是武舉初試還是武狀元爭奪。

陸明南一笑,解釋道:「這次武狀元除了靈石、靈器、官職的獎賞之外,還會允許武狀元進入皇家秘庫之中,挑選一樣珍藏。」

「皇家秘庫!」陸川一震。

大秦的皇家秘庫之中的珍藏,除了這兩百年來的積累之外,還有掠奪前朝的國庫的寶物,尤其是剿滅一些前朝的勢力,可謂是富可敵國!

極品絕學、極品靈器、甚至連玄階靈丹也有。

隨便拿出來一樣,就是天價的寶物。

「原來如此!難怪江塵和英武侯府的卓航,都會忍不住對這次武舉感興趣,在武舉初試之中,就前去大校場觀看比試,原來這次的賞賜,竟然會如此豐厚!」

「此次,我一定要奪得武狀元!」陸川目光堅定。

隨著他修為越來越強大,所需要的妖核也是越來越多,第一侯府,還要供父親修鍊,他不想做拖累父親晉陞生死境道路上的累贅!

「恩,時候不早了,我們出發吧,爭取天黑之前,到達下一個落腳點。」陸明南一招手。

這個時候,陸川才看到,父親背上背著一塊黑布,裡面似乎包裹著兩截長棍。

「嗜血斷魂槍?」陸川驚訝道:「爹,你怎麼把嗜血斷魂槍都帶上了?」

「雲煙山脈之中,危險重重,大秦以及之前的歷代王朝都進行過無數征戰,但每次都敗興而歸,肯定有其強大之處,你爹也敢說縱橫雲煙山脈,帶著嗜血斷魂槍,以防萬一。」陸明南淡淡道,似是解釋,又好像是教導陸川。

陸川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父子兩人剛一走出侯府,馬上有人準備好坐騎,是千里噴雲獸,日行五千里,速度比一般神凝期武修都快。

而且這千里噴雲獸,不像其他妖獸,性情凶暴。

這千里噴雲獸非常好降服,雖然修為低下,但是就算三階妖獸的威壓,對她也沒有效果,絕對是坐騎的首選!

騎著千里噴雲獸,父子二人,朝著雲煙山脈飛奔而去。

……

作為大秦首屈一指的人物,第一侯陸明南剛一出京都,馬上無數哨探,把消息送回給主家。

頓時,整個京都都是暗流涌動,猜測這次第一侯的動作,到底是什麼意思。

樂平侯府。

書房之中。

樂平侯、江塵兩父子相對而坐。

「塵兒,你怎麼看?」樂平侯指著書桌上的一張紙條,輕聲問道,神色間,有些考驗的意思。

和陸明南從小隻教導陸川武道不同,樂平侯從小就把江塵當做下一任樂平侯培養,無論是接人待物、為人處世、思考問題。

「此事都怪孩兒!是孩兒御下不嚴,出了江帆這等沒用的東西。」江塵面色恨聲道。

「你也不用自責,此事也不能全怪你,此事乃是為父一手策劃,要怪就怪我策劃不周!」樂平侯擺擺手。

「父親,依孩兒看,第一侯就算知道是我們暗中借刀殺人,不過他也沒有證據,而且在這個關鍵時刻,他也不想多生事端,他現在應該是奔著先天宗去了,他這是打算敲山震虎,警告我們。」江塵道。

「不,塵兒,你錯了!」

樂平侯搖了搖頭,雙目之中有些失望,這個長子修鍊天賦絕對是頂尖的,不過在朝堂爭鬥之上,卻不如次子那麼精明。

「按照第一侯的性格,他沒有什麼不敢做的,父親和大哥此次如此設計陸川,他沒有再返回京都第一時間打上門來,就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他不在乎他兒子,這肯定是不可能的,而第二個原因……第一侯把我們樂平侯府當成他兒子的踏腳石了!」

「什麼?第一侯哪來的那麼強大的自信?就陸川那小子?連我都不是對手!」江塵搖了搖頭,眼中露出不信。

「川兒,你可別忘了,在大校場之上,陸川擊傷過你。」樂平侯提醒道。

不過他的臉色絕對不好看,自己在武道上不如陸明南就算了,現在三個兒子,都在陸明南兒子手上吃過虧,他這段時間,都沒臉見人了。

聞言,江塵摸了摸自己右掌,目光之中,殺機一閃即逝,這件事情,永遠是他心中的恥辱。

「哼!那一次,是孩兒沒有注意,他那種程度的劍氣,雖然凌厲,但孩兒隨手可以擊潰!」江塵摩擦著手掌,冷冷道。

「我知道!而且,為父還知道你很想殺了陸川,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等你師尊突破之後,殺了陸明南,陸川隨你處置,這段時間,你也別去挑釁陸明南的神經,等到武狀元爭奪賽上,擊敗陸川,讓他在武道之路上,留下陰影,對我們也就沒有什麼威脅了。」樂平侯道。

「孩兒知道,到時候一定會讓他知道,招惹我下場!」江塵站起身來:「父親,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去修鍊了,我感覺我的修為快要突破了。」

「不急,我還有一事告訴你,此次武狀元的獎勵,除了以往的靈器、靈石、靈丹、功法、功名之外,還能進入皇室秘庫,挑選一樣寶物。」

「皇室秘庫!?好!父親,我知道了!」江塵雙目一眯,點點頭,朝外面走去。 陸川父子騎乘千里噴雲獸,當天黃昏就到了距離京都兩百里之外的雲煙城。

對於陸明南這個第一侯,雲煙城城主雖然礙於國師千九玄、樂平侯兩方的強大勢力,不敢巴結,但也絕對不敢得罪。

早早就派人安排兩人的住宿,還安排兩名親衛,照看兩頭千里噴雲獸。

看了將要黑下來的天色,陸川父子兩人,也沒有進入雲煙山脈,先在雲煙城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才按照地圖上的路線,朝著中古遺迹奔去。

一路上,陸明南稍微釋放一點氣息,沿途的妖獸,就都紛紛避讓,一路之上,居然沒有遇到一頭妖獸。

上一次從中古遺迹,來雲煙城,陸川用了五天的時間,不過此時,他已經神凝中期,並且修鍊炫光沖霄,沿途有沒有妖獸阻攔,兩天之後,就出現那個山谷之中。

「恩?」

一進入山谷,陸川眉頭一皺。

「川兒,怎麼了?」陸明南目光看了過來。

「上次我在這裡斬殺了一些先天宗的弟子,不夠現在他們的屍骨都不在了,有人來過了這裡。」陸川道。

他倒是很擔心,有人發現那個通道,畢竟和石室只有一道石門之隔,只要神凝境武修精神力查看的仔細一點,就能發現。

「先進去看看!如果被人拿走了,也是我們沒有那緣分。」陸明南道。

「恩,我知道。」陸川點點頭。

有了青萍劍的經歷,他氣運一說,倒是有些相信。

畢竟青萍劍,在那個大漢手中不知道多少年,居然沒有任何發現任何異樣,一到他手中,就綻放光彩。

想到青萍劍,陸川從背上的把青萍劍解了下來,拿在手中。

他沒有給青萍劍準備劍鞘,而是用布把青萍劍包裹起來。因為他覺得,給劍準備劍鞘,就像給人建造牢籠一樣。

中古遺迹通道之中,或許有機關,不過都因為年久失效,就算沒有失效的,恐怕也被人破去。

陸川父子兩人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就來到石室之中,不過此時的石室和陸川第一次來的時候有些不同。

那張石床,遭到了巨大的破壞,而且,那個叫凌渡的強者骨骸也不見了。

如果凌渡知道,自己死後,骨骸都會被人給拿走,也不知道還會不會留下到達此處的地圖。

牆壁上的字,倒依舊還在。

陸川有了準備,自然沒有被這字的吸引心神。

「咦?」

陸川聽到父親的驚訝聲音,連忙看了過來。


「這個凌渡,絕對不簡單!他身前,至少是一名聖者。」陸明南是天位境武修,自然很快從那股愧疚的情緒之中,回過神來,不過神色間,還在濃濃震驚。

「聖者?」陸川不明所以,一頭霧水的看著父親。

陸明南啞然一笑,道:「我忘記,這件事情也沒有和你說,大秦的各種武道書籍之中,記載了武道的境界,分別是武道境、神凝境、天位境、生死境。但在這之上,還有更為高深的武道境界,造化境、神通境、聖痕境、道境、神!聖者,就是對聖痕境武修的尊稱。」

「造化境、神通境、聖痕境、道境、神!」陸川腦中汲取父親所說的消息,第一時間,想到的,居然是能夠讓他擁有一秒神化時間的七階妖核。

「七階妖核,那就是相當武修之中的聖痕境!」

陸川失笑,他現在連三階妖核都很難弄到,不弄說是更高級的七階妖核了。

「不過……神!」

陸川口中嘀咕武道最強大的境界,目光不由自己的望向牆壁,那裡記載著凌渡這位聖者尋找的寶物,和他精神世界中人形輪廓非常相似的寶物。

高冷總裁:男神住在我隔壁 他,是神遺落下的至寶!就算普通人,擁有他,馬上就能成神!」

「爹,神,有多強大?」陸川突然聞到。

陸明南被陸川問的一愣,疑惑道:「你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就是好奇。」陸川道。

陸明南仔細凝視了陸川兩秒,這才開口道:「神?這個世界上沒有神!」

「沒有神!?那這上面……」陸川指著牆壁上的文字,目帶疑惑。

陸明南順著陸川指的地方看了過去,淡笑道:「或許是某些誇張的記載吧,傳聞之中,帝國的大帝是距離神最近的武修,但他沒有成神,而是死了。」

「沒有神?」

Hello,總統大人 ,不過他知道,這個世界絕對有神,就算其他地方沒有神,但就在此處,就有一個神,因為只要獻祭妖核,然後接觸人形輪廓,他就是神!

雖然時間,僅僅只是那麼一剎那!

可以忽略不計的一剎那,

但在這一剎那,他就是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