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們都知道羊羣是一個組織散亂的羣體,一羣羊,平時即使在一起,也是盲目地左衝右撞。但是,一旦有一隻頭羊動起來,其他羊就會不假思索地一哄而上,根本不顧前面是肥沃的草地還是有危險的狼!因此,‘羊羣效應’就是比喻人的一種從衆心理,而從衆心理很容易導致人們盲從,而盲從往往會使人們容易陷入騙局或遭到失敗。”

胖子聽到這,豎了一個大拇指,那意思是一哥你真牛!

其他同學也紛紛點頭表示同意張元一的觀點。

“羊羣效應呢在生活中也有很多體現,比如說當我去參加一個會議的時候,其他人都穿正裝,就我一個人穿了一身運動服, 就會感覺不自然,感覺自己是個另類,感覺自己有點傻,我就會產生我也要穿西裝的想法。這就是一種從衆心理。”

周穎在臺上微笑着,心想,這小子還會以身舉例,也是無語了,不過還挺恰當。

“聯繫到股市,市場在連續下跌的時候,特別是在加速下跌的時候,大多數散戶的心理是這樣的:別人都在賣,我也要賣,不賣就是另類不正常。這就是羊羣效應。”

“特別是大盤在放量下跌的時候,往往很多人都在賣出股票,恐慌盤跟風出逃,不管市場當前或者未來怎麼樣?反正你賣我也賣。如果是我操盤,在跌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利用市場中的一條定律,大家恐慌我貪婪,大家都賣嗎,就特別好買,就可以很容易的買到廉價的籌碼,所以操盤手就應該利用散戶的恐慌進行吸籌,或者可以製造恐慌進行吸籌!”

“股市上漲的時候呢,大家都在買,瘋狂的買,從而把股價推高,當股價瘋漲,快速上漲,人人興奮,人們就容易出現一種從衆心理,你買我也買,不買不正常。這種從衆心理同樣會導致一種非理性的投資行爲。那麼作爲操盤手就應該利用大家都怕買不到的心理,進行籌碼派發,鎖定利潤!因爲這個時候特別好賣啊!”

“額……”徐曉峯看着張元一的眼神發生了變化,這傢伙真有操盤手的潛質啊!狠,真狠! 從操盤的角度利用“羊羣效應”,張元一的回答還是讓周穎比較滿意的。周穎微笑着看着張元一,心想,看來這次操盤手是找對人了,還真是不錯。

“嗯,張元一同學剛纔的解讀呢,非常不錯”

周穎贊同道。

然後進行總結說:

“有時候,一隻股票的上漲和下跌,你喊個五六歲的小孩子,他都能看到當前是下跌還是上漲,但是……我們就是看不到。因爲我們受心理影響因素特別大,包括我們前面講過的錨定效應、過度自信、後悔厭惡、羊羣效應……等等這些心理因素都會影響我們對個股、對大盤、對股市的正確的理性的分析和判斷。”

“當然,如果說我們能利用好我們剛纔講的這些東西,意識到問題,並且自己不犯這些錯誤,那麼你就能很好的利用這些心理的負面效應進行操盤,把不利因素變成有利的幫助。”

同學們紛紛點頭,的確如此。

看看時間已經快到五點了,周穎微笑着說道:“那好,今天下午的培訓我們就到此爲止吧。”

看着同學們紛紛走出教室,張元一一臉認真地問胖子:“胖子,記筆記了沒?我睡醒之前周老師講什麼了?

“額……”胖子突然間懵住了,對啊,之前周老師講什麼了?

胖子下午培訓地時候特別認真,看着周穎老師的一舉一動,但心裏涌起的心念卻是“太美了,太美了”。

“我艹,你不會也沒聽吧?你幹啥啦……不會去意淫你們輔導員了吧”

張元一鄙視地看着胖子,一臉恨鐵不成鋼地表情。

“誰說的,我記筆記來着”胖子臉紅脖子粗地否認。

“給我看看”張元一沒想到胖子還真這麼認真。

“額……你還是別看了”胖子剛翻開封面,就合上。

“給我看看……”張元一搶過筆記本,一看:“額……臥槽,胖子,你太污了”

只見筆記本上畫的是幾幅小漫畫,全是一個女孩子前凸後翹的體態表情。

張元一和胖子打鬧着走出教室。

“莉莉?你沒走啊”張元一一出教室就看到沈莉莉等在那裏。

“嗯,我在等你,給,這是周老師下午培訓的PPT和筆記,你回去看看,下次不許睡覺”沈莉莉有點刁蠻地說道。

張元一心中一暖,還是這妞好!

“胖子,下次別說我重色輕友,你瞧瞧”張元一擠兌着袁成。

沈莉莉臉色一紅,白了張元一一眼,嗔道:“說什麼呢,壞人!”

看着沈莉莉的表情,張元一傻傻一笑。

胖子一頭黑線地看着張元一,“額……一哥笑的真傻”

回到宿舍,躺在各自的牀上,張元一和胖子閒聊。

“一哥,你說那個姚小萌,萌姐怎麼還不給我們發那個數據啊?”

張元一記不清胖子這幾天一共問了多少次同樣的問題了,反正每天都會問幾次。

這是胖子今天第五次問張元一了。

“……胖子,你能不能稍安勿躁啊,不才剛過一個星期嘛!”張元一心裏也有點着急,但並沒有表現在臉上,但胖子天天這樣問,張元一也是真的有點無語啊。

“是不是人家事情忙,把我們給忘了啊?一哥你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

“額……”張元一一臉黑色的問號,怎麼問,太急切了不好吧,張元一心裏想着。

“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電話響了,熟悉的電話鈴聲。

“是不是萌姐的?一哥,快接啊”胖子從牀上一骨碌爬起來,有點魔怔地說。

看着胖子的表情,張元一有點哭笑不得,至於嘛?

張元一拿起手機,屏幕顯示着一個陌生的本地號碼。


“不是姚小萌”

胖子有點失望地再次躺下,雙手抱頭。

“喂,您好,我是張元一,請問您是哪位?”張元一摁了一下接聽鍵,禮貌的問道。

“小張啊,你好,你好啊!我是學生處的李主任啊,今天晚上你有時間麼,我想約你吃個飯啊,咱們坐坐聊聊啊。”

李主任?張元一愣了一下。

“是李主任啊,好啊,好啊”

張元一看了眼躺在牀上的胖子。

“另外,也不能讓您請我啊,哪能讓您破費呢,我請您,李主任,您說地方和時間,晚上保準到”

張元一客套了下。

“還是小張會辦事啊,會說話。”李主任在那邊打着哈哈,他對張元一的態度很滿意,至於上次張元一 袁成請假而打擾他‘好事’這件事也就放下了,心裏不那麼牴觸了。

“但這次我來,是我叫你的,你還是學生,畢竟李叔叔工作這麼多年,請你吃頓飯而已嘛,別客氣,今天晚上我來。”

李達在電話那頭有點土豪地說道。

“那就謝謝李主任啦”

“不客氣,小張,以後咱們就是朋友了,你現在這麼年紀輕輕就成爲咱們上市公司的操盤手,將來一定成就非凡,以後有什麼李叔叔可還指望着你呢。那咱們說定,晚上在銀灣大酒店把,你六點在校門口等我,我開車接你。”

朋友?這從何說起?張元一對李主任的嘴臉又多了一層認識。


“好的,李主任,那我六點鐘在校門口等你。”

掛斷電話,看了眼時間,已經五點四十了。


張元一簡單洗漱了下,清爽了很多,然後對着鏡子梳頭。

“嗯,小夥子,很帥!”

張元一自顧自說道。

“額……一哥,我可以吐嗎?”

“死胖子,難道我不帥嗎?”張元一回頭瞪了一眼胖子。

“你是帥,但……也太自戀了吧”胖子無語了,“還有你是去見什麼李主任,又不是相親”

“要注意個人形象,不懂啊”張元一沒好氣地說。

“一哥,你說那個李主任找你有什麼事情啊,上次聽你說你幫我請假的時候他態度可並不好啊”

“我也不清楚啊,也許是無利不起早吧,聽他剛纔提到操盤手這件事,我想他請我吃飯應該是和學校資產上市有關吧。”

張元一上次幫胖子請假,之所以辦成,還是沈莉莉幫的忙,李達當時對沈莉莉和自己的態度對比,張元一可是記在了心裏,李達可是個勢利眼啊。

……

來到校門口不一會,一輛黑色的寶馬車停在了張元一的身邊。 “小張,上車”車窗落下,李主任探出有點騷包的中分頭衝張元一微笑着說。

上車後,張元一發現開車的是被李主任稱爲“小花”的學生處老師劉玲花。

“劉老師好”張元一客氣地打了個招呼。

約莫半個小時這樣的功夫,車子開到了銀灣大酒店。

三個人來到李主任提前訂好的包間。

落座後,服務員遞上菜單,李主任把菜單往張元一前面一放,說道:“小張,自己點,喜歡吃什麼點什麼?”

“李主任,劉老師,還是你們來點吧,我第一次來這地方,不知道這地方的特色”張元一謙讓了一下。

“不要客氣”李主任客氣道:“今天你是客,你點”

然後扭頭招呼了下服務員:“服務員,來,介紹下你們這邊的特色菜吧”

服務員是個挺幹練的小姑娘,微笑着走到張元一的身旁,把菜單翻到海鮮類,介紹道:“這位先生,今天我們酒店的特色菜是皇帝星斑、澳洲鮑魚、金槍魚腩……”

張元一一看價位,我擦,不便宜啊,皇帝星斑1200元,澳洲鮑魚也是800塊……

張元一也知道這個小姑娘特意按貴的來說,於是故意說道:

“李主任,這裏的菜太貴了,連個海蔘都要688,還有什麼金槍魚腩、皇帝星斑、澳洲龍蝦啊,太貴了太貴了”

“要不咱們換地方吧,李主任,這地方有點坑啊”

看張元一這麼說,還爲他考慮,不禁對張元一的印象又好了一分。

儘管李主任心裏一呲牙,尼瑪,這些菜是不便宜啊,聽着張元一提這些菜名,就有點蛋疼,看來今天是要大出血啊。

嘴巴上卻微笑着說:“還換什麼地方啊,難得請小張吃一頓飯,咱還消費的起,沒啥。服務員,把剛纔那幾道菜都點上啊”

“小張,再點些,三個人,這些菜不夠”李主任又補充道。

“額……李主任,我就點這些了,你和劉老師點吧”

張元一也不好再“坑”了,一會李主任真該蛋疼了。

李主任拿過菜單翻了翻,尼瑪,前面全是便宜的,然後一臉黑線地瞅了一眼服務員,看來下次不能叫服務員推薦啊。

服務員報以職業的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八顆牙齒。

又點了幾個菜,服務員下去報菜單。

在等菜的空檔中,三個人喝着茶水,邊閒聊。

“小張,不錯,不僅人儀表堂堂,還這麼有才華,股票做的那麼好,以後老師也要向你多學習啊”

李主任微笑着說完,看了一眼旁邊的劉玲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