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過幾天上日本,她去***去了!”

米莉兒的父親就是鶴月嘉華的股東,她當然知道娛樂城轉型的事,只不過她不知道進展的這般神速,便接着問道:“你們這樣快呀,都誰去日本?”

楊瑋拔拔胸脯,笑着說道:“有我一個,咋樣?”

“切,”米莉兒鼻子翅一忽閃,很不待見的說道:“就那個鬼地方打死我都不去,還以爲什麼好事呢!”

其實,楊瑋從心裏講也實在不想去日本,它老是覺得那個鬼地方就不是個人去的去處,自己的國家這麼大還沒走夠呢,去那裏做什麼?可是這次歐陽大姐執意要他一起去取經,也不好說太多的反對,硬着頭皮去看看唄。

米莉兒說着話將自己眼前的電腦打到衡水股份上,就這一會沒注意,這個票已經將近漲停了,氣的米莉兒狠狠的瞪着楊瑋,兩腮鼓鼓着,看這家門楊瑋同學又要挨捶。

果然,米莉兒看着看着突然間掄起粉拳就是一頓胖揍,嘴裏還小聲的怒喝着:“你還說不能漲,你看看都快漲停了,早知道我買上幾百股了,手裏好幾千塊錢還躺着睡大覺呢,煩人!”

“明天就跌了!”楊瑋一邊用左手護住腦袋瓜子,用右手格機她的格機窩,米莉兒被癢癢的咯咯直笑,真是花枝亂顫,看的楊瑋立刻春心蕩漾,反正這個屋子也沒什麼外人,門還是關着的,咱也來一把浪漫吧!

心裏想着,楊瑋突然用手一拽,米莉兒順勢倒在他的懷裏,楊瑋一低頭對着她的小臉蛋就是一頓惡啃。

“你壞…你煩人…你就會欺負人!”米莉兒小聲的奶聲奶氣的嬌喝,美女越是這樣,楊瑋的荷爾蒙越是成百倍的增長,此刻的他已經是精蟲上腦了,哪裏還顧得上公共場合呀!

手,順着她的衣角下面滑溜溜的滑了進去,米莉兒身子一動,兩頰飛起兩朵紅雲,這時候的美女是最好看的時候,米莉兒就像盛開的牡丹花一樣乖乖的靠在楊瑋的身上,看的楊瑋的心都要醉了…。

“各位投資者大家好!”

新安裝的高音喇叭傳出了一個聲音,這是證券公司新近上馬的一個項目,主要目的是對早盤和尾盤的分析播報,有時候也插播一些重要的新聞,說起來算是一件很貼近股民的好事,可是在楊瑋看來這聲音來的太不是時候了,因爲米莉兒從他的懷中掙扎出來,細細的聽着高音喇叭裏傳來的收市盤點。

“敬愛的廣大投資者,從最近的盤面看出來,股指下跌了不少,但是,今天下午在衡水股份等食品酒類的帶動下,股指有了進一步的反彈,我們經過認真的分析和考慮,認爲衡水股份爲代表的上市公司在業績上有着很明顯的提升,在價值方面屬於被低估的角落,因此,希望投資者能夠積極留意,適當的可以逢低介入…!”

“看沒看見,人家分析師都說了逢低介入!”米莉兒揚起小臉問。

“靠,這就是一個混賬話,你還聽不出來?”

“爲什麼?”米莉兒一臉的茫然。

楊瑋輕輕的捧着她的小臉蛋,解釋道:“何爲高何爲低?你好好合計合計,這就是算命的一種說辭,完全是糊弄鬼呢!”

“你說誰是鬼!”米莉兒再次掄起粉拳就要下傢伙,嚇得楊瑋一縮頭,剛要對她再次襲擾一番,腰間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看,原來是歐陽大姐打來的電話,總經理打電話不能不接。

“大姐…好、好。”

楊瑋放下電話,摟着米莉兒說:“明天早上***本,好像要一段時間吧。”

“哼,那我明天也不來了,反正也不買不賣的!”

(股市有了起色,俺的股票文真的很滯後呀……) 行情一天一個變化,昨天還是一個破位下跌,今天卻在衡水股份爲代表的食品飲料股的帶領下收出了一個小的十字星,一個下影線蠻長的十字星。

炒過股票的人都知道,一旦出現長長的下影線就意味着或多或少的有了止跌信號,至於是反彈還是反轉任何人都不知道,而楊瑋所能知道的就是北滿特鋼即將到了快速上漲的時候,因爲玉牌上的神獸已經兩眼通紅的閃爍着,這信號出奇的準確,對此,楊瑋同學毫無懷疑。

從技術上看,楊瑋同學也曉得一個道理,那就是小陽不斷大陽必現。

交易大廳裏的高音喇叭裏傳來分析師扯着嗓子的亂叫,散戶們在大廳裏或站或坐的細心的聽着、細細揣摩名家言談,有的人還拿着紙筆快速的做着記錄,碰到不會寫的字連忙問一下身邊的人,身邊的那位很熱心的一舉手中的筆記本,驕傲的告訴他,不會寫的可以用圈來代替。

這人伸着脖子一看,噗嗤一聲樂了,“老哥,你的本上除了幾個阿拉伯數字以外,滿篇都是圈圈,感情你是圈圈專業戶?”

那人咧嘴一笑,“代碼對了就行,都記在這裏了!”說着話一指自己的腦袋瓜子,很得意很自豪。

米莉兒挎着楊瑋離開證券交易所,按照既定規矩,楊瑋將她送回家,這纔開着中華回到家中,草草的吃過晚飯,和老爸老媽說了要去日本考察的事情,老爸老媽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尤其是老媽看兒子的樣子那叫一個得意,“我家瑋兒終於有出息了。”

老媽說着便幫着兒子收拾必備之物,老爸剛纔還笑眯眯的,慢慢的臉色發緊,他自顧自的喝了幾口酒,才緩緩的說了一些教育孩子要愛國之類的話,楊瑋同學只有點頭稱是的份,其實,他也不待見日本人、也不想去日本。

吃過晚飯,和爸媽告辭之後,楊瑋駕着中華來到娛樂城,將車停好,一下車,就見黑子屁顛屁顛的從遠處跑來,人沒到近前,煙已經掏出來了,現在的楊瑋在他的面前就是超級老大,因爲他比老大還老大,那些小保安、小渣子只有在遠處伸着羨慕的舌頭看着。

“楊哥,你說衡水股份能漲麼?”

“不能!”楊瑋很準確的說。

黑子一撓頭,尷尬的笑笑,“楊哥,我今天買了不少這個票,他們說這票能翻番,還是莊家即將要拉昇這隻股票,您說準還是不準?”

楊瑋吸了兩口過堂煙,這才慢悠悠的說道:“你也不想一想,消息都跑到你這裏了,還能漲麼,你是不是腦子進地溝油了?”

黑子一聽,恍然大悟,“媽的,老子還花了一千塊錢買的這個消息,明天就找他算賬去,娘了個腿的!”

花錢買消息?這個楊瑋同學還是第一次聽說,他看着黑子有些疑問,“你…怎麼消息還用買?”

“媽的,那傢伙說是買的消息。”黑子說完話將大半個菸蒂往地上一摔,腳尖一擰,地上立刻留下一團黑印,看着他越加蒼白的臉,楊瑋曉得這個傢伙現在是動了殺心,因爲他聽趙大寶說過,一旦黑子臉色蒼白,那肯定會有人倒黴,這倒黴的人不會是賣消息的人吧?

“哎,你可別亂來,要出人命的!”

“哼!”黑子鼻子粗粗的來了一下,隨後恬笑着看着楊瑋,“楊哥,你說什麼股票能買,我聽你的?”

楊瑋本想告訴他北滿特鋼這隻股票,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因爲他知道這個黑子的嘴比小腳老太太都破,那真是狗肚子裏裝不住二兩豆油,因此轉口說道:“明天進南滿特鋼吧!”楊瑋知道這個票也不錯,一般來說一隻股票上漲會帶動整個板塊的聯動效應,應該不會錯的。

黑子掏出紙筆在上面吱吱扭扭的寫了一會,好奇的楊瑋伸着脖子一看,好傢伙,這位老哥將南滿特鋼寫成了男圈圈剛,還真不錯,四個字錯了倆字畫了倆圈,圈畫的挺圓。


“得了,我給你寫!”楊瑋搶過紙筆寫下漢字和代碼,黑子拿到手裏嘿嘿一笑,說了兩句笑話,走了,看着他走遠,楊瑋是又氣又樂。

此時的總經理歐陽佳音正在辦公室中和幾個人閒聊,明天一早就要出發必須做一下準備工作才行,這次東渡日本不是就他們兩個人,而是省經貿廳牽頭的一次集體行動,帶隊的是經貿主任段澤濤,就是在哥幾個排行老三的那位。

段澤濤坐在沙發上一臉的睏倦,不斷的打着哈欠,“歐陽,我看你還是讓我們早早睡覺好不好,等什麼等?”

“在等等,楊瑋一會就來。”這是歐陽佳音在說話。

等楊瑋不光是歐陽的主意,主要是其他幾位非常迫切的想見到這位傳說中的股神,都是有錢人都是業餘股民,哪個不想看看股神到底神在什麼地方,光聽歐陽說的天花亂墜,誰信呦。

帶着深度近視鏡的大美電器連鎖店的老闆,首先發言:“歐總,不瞞你說,我在業餘的時候也跑跑股市,哎,怎一個愁字了得!”他說着話,一臉的背上欲絕的樣子,讓人看了都覺得很悽慘很悲傷。

另外一個也插話道:“哎,你還好意思說,我老婆偷着從家裏拿出了積蓄,一頭扎進股市裏去,好傢伙,這兩年沒看見錢多多少,就看見她頭髮白了不少!”

“哇!”屋子裏一片大笑。

段澤濤翻翻眼皮看看這個瞧瞧那個,突然一拍椅子把手說道:“得了、得了,就你們還訴苦,網絡科技股行情來之前的頭一天我離場的,最高點我又進了,這不是麼,今天早上來之前把所有股票都賣了,媽了個球的,今天漲了!”


“哇!”屋子裏的人又是一陣大笑。

歐陽佳音一邊喝水一邊好奇的問:“三哥,你投資股票多少錢?肯定少不了?”

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段澤濤說了一句雷死人不償命的話,他拍拍腦門子一笑,“我投資了三千元!”

我靠,一個省經貿委的大主任就投資了三千元進股市,還在這裏哭窮?害的歐陽一口水沒喝好,整整的一口水都噴到了段澤濤的身上,這位三哥哭笑不得,不管怎麼說,弟妹噴的水不好也是好。

今天是個無月的天,只有漫天的星斗在閃着眼睛,一陣陣秋風吹來,屋子裏倒也有些涼爽之意。

幾個人正在屋子裏扯吧西閒聊的光景,歐陽佳音聽見隔壁採買部的門有一聲響動,心裏清楚,這是楊瑋來了,她連忙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撥了過去,片刻,楊瑋出現在門外。

“股神快進來,我給你們介紹介紹!”歐陽佳音笑呵呵的站起來迎了過去,她像拽着小老弟一樣將楊瑋領進屋,逐一介紹。

“這位是省經貿委的大主任段澤濤;這位是大美電器連鎖的老闆老馬;這位是市經貿委的主任小高;這位是省**辦公室的祕書室主任老丁!”

楊瑋同學長這麼大這是第二次見到這麼高規格的人物,心裏好一頓忐忑不安,不管怎麼說和人家一一握手,表示友好是必須的,還沒等楊瑋說話,段澤濤就沉不住氣了,在這個屋子裏,他的官階是最大的,所以他都是開第一槍的人。

段澤濤說:“哎,小老弟,上次就聽歐陽說起你是股神,可惜沒時間進行交流,現在正好趁着月色好好聊聊,來一個通宵長談。”

“今天的月色真的不錯。”大美連鎖店的老闆話裏有話的看了一眼無盡的天空。


“哈哈…”段澤濤跟着也是哈哈大笑,因爲今天壓根就沒月亮。 楊瑋知道這些人除了官就是商,每一個都不是缺錢的主,商人炒股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個玩,找刺激玩心跳,而那些當官的玩股票無非就是洗錢而已,賺錢更好,賺不到錢也會和別人說,我這錢都是從股市上賺的,至於是不是隻有天曉得。

楊瑋被段澤濤拽在一旁的椅子上,掏出煙遞給他一隻,然後問道:“小股神,你說說股指下一步會怎麼走?”

“說不好,反正是看淡!”楊瑋回答說。

段澤濤點點頭,那位大美連鎖店的老闆老馬有點着急了,看樣子他投入股市的錢不少,臉上都有些泛綠光,因爲是嚇的,他連忙問道:“小楊,那你說是不是所有股票都要下跌?”

“不一定,”

wωω▪ тTkan▪ ℃ O

“哦?”老馬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眼前這小夥的話,他心裏說話,就這小孩進入股市不到半年時間真的就那麼神?是不是有一些神話了,最多就是運氣好一些,抓到兩個漲停的股票也就是了,真的能馳騁股市,抓莊家如探囊取物,我看懸!

說起來在這幾個人中祕書室主任老高是最可憐的一位,他老婆揹着他將家裏的積蓄都轉移到了股市上去,結果是肉包子打狗,一去就沒了蹤影,爲此老兩口子還經常拌嘴吵架,就因爲股票已經完全乾擾了他們的正常生活,要不怎麼的這老高對股票恨之入骨呢。

“我說,”老高清清嗓,看看其他的人,說道:“我跟你們說股票有風險,入市須謹慎,別動不動老是研究股票,那東西不是咱們玩的了的。”

他的話立刻引起市經貿委小丁主任的同感,在這裏他是唯一一個和股票有關係卻不挨邊的人,這小高在股市上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賺了錢的人,想當年在當辦事員的時候,他就利用職務之便買了天力電機上市股權證,在那次投機**易當中狂賺五倍之多,隨後將錢一股腦的買進國債,在就沒有任何的動作,所以,他是一個和股票既有聯繫有沒聯繫的人。

小丁說:“要我說,中國的股市有很多的弊端,莊家和有頭腦的人可以玩,其他的人還是不碰爲好,個人觀點哈!”

話是那麼說,可是誰能解放出來?

這時段澤濤更是哈欠連連,他擺着手嚷嚷着睡覺,其他的人也都是困的不行,歐陽這才讓楊瑋領着他們u客房那邊去留宿,楊瑋將他們安頓下來之後,再次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這裏有一張摺疊牀,是自己留宿的時候用的。


僅穿着一條短褲的楊瑋躺在牀上翻弄着胸前的小玉牌,真是越看越喜歡,也不知道這劉神仙怎麼就駕馭不了,自己倒是和這東西很有緣分的,就在他不停的把玩的時候,忽然聽見隔壁總經理的房間撲騰騰的一陣亂想,楊瑋腦子猛的一炸,心說不好。

馬騮的穿上鞋,跑到總經理房門外,一推門,門“吱拗”一聲竟然開了,原來這門沒關?

這時,歐陽正在屋子裏亂跑亂撞,好像着了魔一樣的瘋癲,楊瑋趕緊跑過去將她一把摟住,不住的問着:“大姐,你怎麼了?”

歐陽臉色蒼白,雙脣顫抖,得瑟了半天才回頭指着裏屋,“那、那…”

那?楊瑋很好奇的伸着脖子往裏看,看了半天什麼也沒看明白,這時歐陽佳音又說話了,“那裏有個蟑螂,哎呦媽呀,嚇死我了!”

蟑螂?楊瑋一聽就明白了,原來是臥室裏有蟑螂,難怪大姐嚇成這樣,不過蟑螂這東西看着挺討厭的,但是也不至於嚇成這樣吧?在一看歐陽的臉還是那麼蒼白,嘴脣還在發抖,看樣子她是真的害怕這種小動物。

“大姐,這事就交給我吧!”楊瑋拍着胸脯昂着頭進入臥室,呵呵,這屋子果然是閨房,除了潔淨之外就是幽幽的香氣。

小小的蟑螂上哪裏去找?楊瑋時而彎着腰找時而趴在地上找,費了九牛二虎的力氣,將這裏的陳設都挪動了一邊,最後還是兩手一攤,沒找到!

歐陽佳音這時也緩過神來,她用手捂着胸口看着楊瑋,臉色突然間一紅,欲言又止。

“怎麼了?大姐?”楊瑋發現情形不對,連忙問。

歐陽吱唔了片刻,才喃喃道:“哎,大姐求你件事情怎樣?”

“說唄。”楊瑋不假思索的說。

“你…你和我今晚在一起睡覺吧!”

我靠!楊瑋一聽這話也不知道是喜還是驚、還有一點怕,一時間竟說不出半句話來,心裏合計着,這好事來的也太突然了,可是轉念一想,自己一個大處男就這麼就那啥了?關鍵是明天看見米莉兒可怎麼說?知道的還成,要是不知道的那就是要命了。

歐陽佳音似乎也明白他 的意思,連忙笑着說:“沒事,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你個小屁孩咋那麼多歪歪腸子?”

得,現在又我的不是了!

楊瑋站在地上看着對面的大美女,心裏說話,這大姐長的是真美,這可不是一般的美,掄腰條有腰條掄摸樣有摸樣,自己也不知道哪來的豔遇,難道這也是玉牌帶來的?誰知道呢?

這間臥室裏有一張雙人牀,是那種大號的雙人牀,雖說是雙人牀可是她的唯一的主人是歐陽佳音,自從老公出事以後,這張牀走到哪就帶到哪?從來就沒換過,按照她的話來說,這是留着一個念想,沒曾想,今天牀上躺了另外一個男人,還是個小男人。

倆人一顛一倒的睡覺,誰都沒說話,可是二人誰都沒睡着,真不習慣。

楊瑋開始的時候還能很正經的仰殼躺着,慢慢的側過身睡覺,這是他的習慣性睡覺發,一雙細白的美腿就在他的眼前,白花花的讓人睜不開眼睛,在往下看是美的不能再美的一雙腳,通紅的腳趾甲像一朵朵盛開的花。

楊瑋實在是忍不住了,他雙手一樓,將歐陽的雙腿抱在懷裏,然後裝作睡着的樣子,一言不發。

歐陽佳音此刻也沒睡着,身邊有個小男人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擔心,雖然她比較瞭解他,知道這是一個很正經的小孩,可是在正經的小孩也是個男人不是?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就覺得雙腿被突然的抱住,歐陽佳音的心裏一緊,正想坐起來發怒的時候,忽然覺得沒了下文,偷偷的往那邊一看,呵呵,原來這小孩睡的真死!

………………………………………………………….

(股市轉強,咱也開開心心的小小的yy一下) 第二天一上包機楊瑋才知道,原來此次日本之行不是這麼簡簡單單的幾個人,而是由省經貿委牽頭,多個行業商業代表共同前往的一次商貿洽談會,除了幾十位**官員以外,還有好幾十各行各業的企業界人士,都是一些大官大款,當然像楊瑋這樣的小人物跟班只能坐在三等艙裏,不過也好,都是下層人物,說起話來輕鬆加愉快。

飛機飛速度真快,“吸溜”一聲,大家剛剛從不認識當中轉化爲有說有笑的時候,目的地廣島已經到了,據說這裏是***的發源地之一,不,是品嚐***獨特味道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