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陽聽聞一頭黑線,發現唐雨寒此時居然還在勾着自己的肩膀,兩人的姿勢要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你能不能放開我了?”

唐雨寒聽聞尷尬得笑了笑,隨後一拉林陽的手腕,兩個人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人羣的眼中。

這一衆路人一臉懵逼,剛剛的那兩個人,怎麼就突然消失了?

而唐雨寒則帶着林陽來到了一個偏僻了無人煙的小角落,靠在了牆邊,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着氣。

林陽見狀有些奇怪,開口問道。

“你怎麼了?”

唐雨寒此時突然跪在了地上,表情很是痛苦,林陽在一旁見狀不明所以。

“沒事,**病了。”

喜劇大世界 ,一口吞下。

林陽皺着眉,那丹藥不是回春丹嗎,難道說這裏也有煉藥師?

過了沒一會,唐雨寒的表情緩和了起來,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殺了血煞宗的人,還是他們的少主,他們不會放過你的,現在你的處境很危險,那九大世家聯合決定要絞殺你祭旗!”

林陽聽聞笑了笑,他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危險,最喜歡的就是麻煩。

“什麼血煞宗,他們說的八大世家又是什麼?你們唐家又爲什麼要殺我,後來又幫我,他們又爲什麼要追殺我?”

唐雨寒轉過頭看了眼林陽,眼神之中有一些怪異,腦海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唐雨寒看着天空開口道。

“我們八大世家遍佈世界各地,我們屬於隱世家族,不喜人世叨擾,不喜塵埃浮躁,所以我們隱藏了起來,但是我們的影響力卻是無比巨大,但是即便如此,知道我們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而我們八大世家又隸屬於四宗五派,每一次都是上面給我們下達任務,我們纔跟着照做。”

“我們遵循老祖宗遺願,保護這個世界,同時又控制這個世界,而我們唐家就是鎮海之主。”

“每一種世家也有着一種鎮門絕學,也掌控着一種氣,我們唐家就是雷電之氣,而那血煞宗就是血氣。”

“本來我們八大世家互不侵佔,維持平衡,可是直到有一天,你出現了。”

“你殺了我們唐家在這裏的傀儡,本來韓家和歐陽家本是一家,但是你卻將他們全部殺光,爲此我的父親勃然大怒,派出了我想要滅掉你。”


說到這裏唐雨寒無奈的笑了笑。

“但是沒想到你這人的實力這麼變態,到最後非但沒殺掉你,還讓我的爺爺對你大爲讚賞。”

“而因爲這一件事,上面的四宗五派也有些不開心了,吩咐八大世家中人,想要一起滅掉你這樣一個蟲子。”

“但是因爲我爺爺的原因,又因爲你的實力着實太過強大,最終我的父親妥協了,想要結交你這樣一個人,同時告訴了上面的四宗五派,你是我們唐家中人。”

“本來我們八大世家內部的事情,他們一般不會插手,可是他們卻有些奇怪父親態度的轉變,想要來試一試你的能力,最終他們下達了命令。”

“要八大世家之人出力,若是能殺掉你的人,可以得到他們的傳承,爲此有着無數人爲此眼紅,不過這也是苦了我的家族,因爲我們說了你是我們唐家中人,所以我們也是騎虎難下,只能保護你。”

“上一次我讓你去救你父親,你遇到的那個人,就是孟城慕容世家,掌控死寂魂氣,我們本想讓你去殺了他,可是沒想到居然讓他跑了,爲此他們也發現了,我們唐家一直在庇佑你,也發現想要除掉你,就必須除掉我們唐家!”

“但是因爲我家父的實力是八大世家中最強,還有着我爺爺這樣一個老妖怪,所以還真的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對我們動手,但是卻都有暗中積蓄着力量,等待着給我們致命一擊。”

“如今你已經處在漩渦中央了,而我們唐家也迫於無奈和你綁到了一起,所以我纔會幫你,也是會將一切告訴你的原因,省的那一天你稀裏糊塗就死了。”

唐雨寒說完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後轉過頭開口道。

“所以如今只要你死,我們也會死。”

… 林陽聽唐雨寒說完並沒有過多的驚訝,因爲地球上有着隱世家族,確實不令他意外。

但是也只是限於他罷了,因爲他在修真界不知道遇到了多少的大宗大派。

而唐雨寒確實有些震驚,因爲他沒有想到林陽聽他說完,居然一點震驚的表情都沒有,好像在聽一個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情罷了。

“那你和他們說我不是你們的人不就行了嗎,況且我也不需要你們的保護。”

這句話說完唐雨寒捂住了心口,作出了一副很心痛的表情一般。

“你這句話也太扎心了,我就問問你如果沒有了我們唐家,你覺得你能在這幾大世家之中活下去嗎?縱然我知道你很強,實力很高,但是那些世家之中也沒有庸才!”

林陽聽聞笑了笑,這笑容很是自信。

他堂堂陽尊,難道要被這一羣雜碎給支配嗎?

“那所謂的四宗五派,又是什麼?”

唐雨寒聽聞面色很不好看,好像聽到了什麼很可怕的事情一樣。

“我不知道,我們和他們只有着一箇中間人,是一個內動境巔峯的強者,負責給我們傳達信息而已。”

林陽點了點頭,隨後轉過身開口道。

“我不需要你們的庇護,我自己有辦法逆轉局勢,你們自己自保就好了。”

說完林陽擡起腿就要離開,唐雨寒在後面的臉色更加陰沉了。


“你別給臉不要臉!我告訴你!沒了我們的庇護,你只有死路一條!”

林陽聽聞腳下一怔,隨後扭過了頭看着唐雨寒。

兩個人就這麼對視,但是林陽眼神之中有着另一層的意思。

“呵呵,你們只不過是一羣自以爲傲的人罷了,我是林陽,不是你們的傀儡,我謝謝你幫了我找到我的父親,但是同時我也幫你們狠狠得殺了一下其他世家的銳氣,請你離開吧,我們不該不欠!”

唐雨寒皺着眉頭,隨後對着林陽笑了,點了點頭,隨後化作了一條閃電離開了這裏。

在暗中有着一雙眼睛正在看着林陽這邊,等到唐雨寒離開後,這雙眼睛就消失了。

接着一個男子從這之中顯露了出來,整個人彷彿和黑暗都融爲了一體。

隨後他一眨眼就又消失了,不知道去向了哪裏…。

而林陽則回到了家中,思索着唐雨寒今天的話。

八大隱世家族各司其主,每個人都掌控着一種屬性,任何一個人出現都能在這個大陸掀起風浪。

可是他們爲什麼只守着自己那點地方呢?難道不會覺得憋屈嗎。

還有就是那四宗五派,究竟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

或許這些只能等到以後再揭曉了。

入夜林陽看着手上的丹藥微微點了點頭。

吞靈丹,中階藥物,短時間內增強自身的屬性能力。

就是說林陽只要吃下這個丹藥,他的火焰和雷電的能力,就可以大幅增加,哪怕遇上後期之人,都可以與之一戰!

但是林陽始終就擺脫不了這些丹藥的副作用,使用完之後會有很長時間的空檔期,若是沒能在這之前打敗敵人,那麼等到空檔期的時候,就基本是任人宰割。

說到底還是因爲地球的藥材實在是太渣,全都是塵染,根本不適合煉藥。

可是林陽也沒有什麼辦法,無奈的搖了搖頭將丹藥揣進了兜裏。

如今鎮海大半部分都已經落入了林陽的手裏。

可是還有一個地方,林陽沒有去過,也沒有拿下!

看起來是時候去看看了。

隨即林陽整理了一下衣袖,走出了門,打了一輛車,對着司機開口道。

“師傅,貧民區。”

這司機聽聞一愣,隨後扭過頭操着一口濃重的東北口音。

“啥?貧民區?小夥子你不要命了那?哪旮瘩因爲地區太偏,警察也懶得管,所以哪裏可是犯罪天堂,死刑犯,殺人犯,無處不在,你又何必自找苦吃?我看你長的也算清秀,老哥勸你,回頭吧。”

林陽聽聞笑了笑,發現這司機人還不錯,接着開口道。

“爲什麼那蜈蚣這麼多年,還能一直存活於此?”

“據說這蜈蚣身邊有兩個人,一個叫禿牙,還有一個叫狼駝,這兩個人據說很能打,同時忠心耿耿,蜈蚣能有今天其實多虧了這兩個人。”

“但是這段時間,突然又崛起了一股勢力,據說帶頭的那個人叫做血戰,身邊據說還有一個很漂亮的男人,兩個人不僅沒被蜈蚣打倒,相反還隱隱約約發展起來的意思,如今已經和蜈蚣針鋒相對了。”

林陽點了點頭,也沒有太在意,還是固執得要去貧民區。

而這司機也無奈的搖了搖頭,發動了車子。

怎麼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想不開呢?

等到林陽來到了貧民區外圍後,司機就停下了車,滿頭的冷汗。

“接下來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別難爲老哥我了。”

林陽點了點頭,也沒有在意,拿出了一百塊錢扔給了司機後,隨後就下了車。

那司機看到這一百塊錢後有些懵逼,隨後等他再擡起頭的時候,林陽已經不見了。

貧民區內, 重生之廢材修仙記

“對k!”


“媽的!兩王!哈哈哈!我贏了贏了!拿錢拿錢!”

這人說完連忙伸出了手,看向了一旁的三個人。

可是下一秒他就一頭冷汗,收回了手。

這四人裏,其中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此時叼起了一根菸,微微笑了笑,隨後從兜裏拿出了一百塊錢,全部遞給了哪個要錢的男子。

只見這男子一頭冷汗,連忙將送了回去。

“你看蜈蚣哥,我怎麼敢要你的錢呢對不對,我剛剛都是開玩笑的。”

“呵呵呵,沒事給你你就拿着,做人嗎,就是要認賭服輸對不對。”

這人聽聞顫抖着雙手,看着蜈蚣一臉善意的笑容,還是將錢拿了過來,放進了兜裏。

其他的兩個人見狀無奈的嘆了口氣。

敢要蜈蚣的錢,難道真的是嫌自己活的命長了嗎!

蹦!

血色殘紅!

… 蜈蚣擦了擦臉上的血跡,隨後對着一旁的兩個人微微笑着,一臉的人畜無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