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天空中飄浮著幾朵淡淡的白雲,微微輕輕吹過,猶如輕撫一般,尤為的舒心。

在中心廣場的下面,站列著數十排的弟子,這些弟子都是來自四面八方的人,他們為了參加這一次的百宗盛宴可謂是跋山涉水。

能夠來到天武城已經是非常的不易,甚至已經有一些人死在了來的路上。

葉川站在中間,作為這一次參加百宗盛宴的一員,他自然是站在這個裡面了。

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柳劍鋒、袁崇明之流的人都是站在了其中。

柳劍鋒似乎感覺到了葉川在看他一般,他的目標也是非常犀利的看向了葉川。

柳劍鋒一直都不服氣,這個王獸是靠著一隻天武境初期的靈獸才戰勝了自己。

不過誰讓這個王獸是御獸師呢?御獸師那是他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其實一般的御獸師還真的沒有那麼好的運氣。

很顯然在收復這一隻靈寵的時候,他們是下了功夫的。這個紅眼聖猴原本就是被抓過來而已,根本就是無主之物。

這個王獸不知道怎麼收復了這隻靈寵,但是現在他的確是有了這個靈寵。

作為一個職業,御獸師帶著靈寵戰鬥是無可厚非的,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柳劍鋒忍氣吞聲的輸了那麼多的星元石,卻一聲不吱的原因。

實在是因為他沒有任何可以吱聲的理由,輸了就是輸了,還能夠有什麼理由呢?

深入骨髓: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原本加入袁家,是為了獲取更加強大的資源,要是那一次真的戰勝了王獸的話,那麼他在整個袁家的地位絕對是得到根本的改善的。

可是現在呢?不單單是袁家人有些不待見他,甚至他和袁家的少主袁崇明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他們的目標雖然都是葉川等人,可是想要緩和他和袁崇明之間的關係,只有一條,那就是袁崇明的實力超過柳劍鋒。

可是這個東西並不是說超過就超過的,柳劍鋒自己難不成就不要進步了么?這個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目光中已經透入出了絲絲的殺氣,站在不遠處的袁崇明看著柳劍鋒朝著葉川看,他的目光也是充滿了戾氣。

袁崇明的心情或許很多人是不理解的,原本他就是袁家的獨苗,可以說是穩穩的要繼承整個袁家的產業的,那個時候的他根本就不上心。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的袁崇明有了危機感,這個危機感來自於什麼地方?來自於柳劍鋒。

無論現在柳劍鋒做什麼,對於他來說都是不能夠忍受的一件事情,袁家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外人過來插手了?

袁崇明這一次已經夥同了天武宗其他的外門弟子,要知道天武宗別的不多,就是這種偽天才很多,他們都是天武境一重到二重,甚至袁崇明已經達到了天武境的三重。

他們是一股力量,一股巨大的力量,就算是天武境四重的柳劍鋒,恐怕也絕對敵不過他們這樣的人海戰術。

袁崇明心中想著的是,必須將葉川和柳劍鋒等人碾死在百宗盛宴之上。

既然比不上天才,那麼只有扼殺天才才是真的,葉川、詹雲濤、臧青梭、王獸、柳劍鋒、秦風,這幾個人都是他必須要抹殺的對象。

只不過袁崇明找來找去找了很久,卻都沒有找到秦風到底在什麼地方。

不過秦風的確不是最為重要的人,葉川和柳劍鋒才是兩個關鍵性的人物,只要他們兩個在這邊,其他的一切就好說很多了。

「有請天武城肖城主!」一聲渾厚的嗓音傳遍了整個天武城的中心廣場。

原本吵雜的廣場,瞬間變得落針可聞。要知道這個肖城主一直都是不顯山不露水的人,這一次能夠出現一睹真容,很多人都是充滿了期待。

可以說天武城這邊,很多人都是沖著肖凌峰這個人的名頭來的,要知道肖凌峰坐鎮天武城已經很長時間了,可是真正看到過肖凌峰真容的人實在是太少太少了,誰不願意看一下?

肖凌峰緩緩的從整個中心廣場的後方慢慢的走了過來。

肖凌峰的身影高大,國字臉,看上去就是一個沉穩幹練的樣子,底下很多人都是發出了驚嘆,更有一些人已經是驚聲的歡呼了起來。

「肖城主……」的聲音已經是響徹全場了。

此刻, 修羅神帝

「各位天武城的民眾,各位遠道而來的客人,首先我代表天武宗代表天武城歡迎你們前來,今天是我們天武宗每隔五年一度的百宗盛宴決戰的日子,我希望各位都能夠在這一次的百宗盛宴中取得理想的排名!」

肖凌峰一上來就直奔主題,根本沒有任何的費事,話音剛落,底下已經是響起了掌聲。

掌聲漸漸平息,肖凌峰壓壓手示意他要繼續講話。

「百宗盛宴是我天武宗選拔各宗優秀人才的日子,也是展示各位這麼多年來辛苦修鍊成果的日子,我想各位都想要知道今年百宗盛宴的規則到底是什麼?」

肖凌峰看著下面的人,眾人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肖凌峰,他們當然想要知道規則是什麼了?畢竟這關乎於他們接下來的安排和計劃。

「本次百宗盛宴的規則是我擬定的,或許會有疏漏之處,不過我想應該是可以選拔出一些優秀的人才了。」

其他看熱鬧的人都是盯著肖凌峰,場下那些參加的人更是心中砰砰直跳。

肖凌峰呵呵一笑道:「第一批選拔的規則那就很簡單了,目前你們這邊一共六百二十人,第一波的選拔就要從你們這六百二十人中,選拔出一百二十人進入下一階段的選拔!」

「第一階段的比賽以淘汰製為主,實力達到天武境以上的人員一共三十名,這三十名選手首輪是輪空的,也就是說,沒有達到天武境的選手都必須要參加第一階段的淘汰賽,直到選拔出剩餘的九十位名額為止!!」

「呵呵,或許有人想要問我,第二階段的選拔規則是什麼?我只能說一句,等你們到了第二階段之後,你們就會知道了。」

底下的眾人發出了一陣嘆息,不過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去質疑肖凌峰,要知道肖凌峰那可是整個天武城最高領袖,他的話就是權威。


這一次的百宗盛宴,是由天武宗全權委託肖凌峰或者說天武城來辦理的。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這百宗盛宴所有的規則解釋權都在肖凌峰一個人的手中。

他想要怎麼玩那就怎麼玩,只要最終把排名選定好了。

第一階段幾乎就要刷掉一大批人,這一大批人基本上是沒有什麼競爭力的。

實際上雖然這一次天武宗收七十人,可是除了這天武境的三十人之外,其餘的五百九十人也只能夠爭奪四十個名額而已。

看上去比例是很高,其實真正這麼一算比例還是非常的低的。

「這第一階段的規則還是中規中矩的啊!」

「是啊,第一階段以淘汰賽為主,這個到真的是中規中矩的,不過一下子湧現出了三十個天武境的強者,這個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的啊!」

「是啊,我記得曾經最多的一次也就出過是個天武境的強者,當時已經算的上是空前的了吧?這一次的整體質量實在是太好了一些!」

「嗯,這一次的百宗盛宴我們算是有福了,那些年輕人未來恐怕都是至少天武境八重以上的強者啊,咱們天武宗看來又要興盛了。」

「要是能夠多出幾個武尊境的強者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強大呢啊!」

「咱們就先別做夢了,武尊境強者難不成是這街上的人么?一拉就拉出一把出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嘛!」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分析著,其實很多人現在都是對接下來的第二階段的比賽產生興趣。

其實這第一階段的比賽也就是過家家一般,那些實力在地武境七重以下的人,跋山涉水這麼長時間,也就是為了來參加一場比試就回家了。

說到底在這個路上實際上才是真正的歷練,就看很多人有沒有這個福分或者造化了。

百宗盛宴的開賽和其他的開賽選拔一樣,開幕式是非常的簡單的,畢竟都是宗門內部的事情,那些太多的花哨就有些沒有意思了。

最主要的還是為了選拔出一些優秀的人才,很多人來是為了看看肖凌峰的,最終他們關心的除了肖凌峰之外,恐怕就是冠軍的歸屬了。

蘇君的青春日常物語

這個就是對強者的一個尊重。 read336;

百宗盛宴第一天,葉川的身旁站著詹雲濤等人,他們都是前來觀戰的。

秦風帶著憐兒也是笑著看著葉川道:「葉川,可別緊張啊!」

「呵呵,今天又沒有我的比賽,倒是有青梭的比賽,你讓他別緊張好了,這小子現在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吧……」葉川笑著看著臧青梭。

臧青梭沉聲道:「我說你們幾個別瞎說啊,要是我出師不利的話,那我可就要被淘汰了。」

「葉川,我覺得你都可以直接進入前一百二十名了,你上去也不過是走過場,還有王獸,你們這不是上去讓人苦悶么?」詹雲濤哈哈一樂道。

別人不知道這些人的實力,他們兄弟幾個實在是太知道這幫人的實力了。

這些人表面上一個個都還沒有突破天武境,可是他們的實力都是有望衝擊本次大賽冠軍寶座的人。

「哎,這年頭真的是不太好混了啊,要是我抽到葉川的話,那豈不是鬱悶死了?」臧青梭心中這個鬱悶。

「點背的話也有可能,不過你也不能這麼衰吧?要是你真的抽到王獸或者葉川的話,那我只能恭喜你,你太慘了!」詹雲濤笑著道。

一旁的秦風道:「你要是真的抽到葉川的話,那隻能說你這個人運氣太好了。」


眾人一陣奚落,臧青梭笑著道:「不過這第一個對手也不知道什麼實力……」

「百宗盛宴像這樣的淘汰賽,絕對是有可能淘汰一些實力比較強勁的對手的。不過對於衝擊冠軍的人來說,絕對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

詹雲濤笑著道,他其實也知道,這第一階段的淘汰賽也是分檔次的。

地武境九重十重的人是絕對碰不到一塊的,剩下的就看他們的運氣問題了。

「從今天的比賽情形來看,淘汰的人倒是臉上也沒有什麼遺憾,這實力差距是非常的大的。」葉川笑著道。

「很多人聽到竟然有三十個超過地武境的人,他們都懵了,三十個天武境的選手,對於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大太大。」詹雲濤笑著道。


「搞的我的手都痒痒了,要是有機會的話,我也得找個人練練……」秦風把目光又轉向了葉川,現在的秦風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和葉川好好的打上一場。

不過秦風也知道,和葉川打他只能出一招,如若自己最強的一招都擊敗不了葉川的話,那麼他整個人就沒有任何的希望了。

現在百宗盛宴對於秦風來說,猶如浮雲一般,即便是柳劍鋒到來,秦風也不想和他戰鬥,因為在他的心中柳劍鋒已經是自己的手下敗將了。

真正沒有辦法戰勝的,他覺得只有葉川一個,所以他把整個目標都放在了葉川的身上。

葉川一直都是風輕雲淡的樣子,對於這一次的百宗盛宴他也是有些期待,戰鬥經驗對於他來說還是非常的寶貴的。

葉川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和人動手了,不過這些天的淘汰賽對於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壓力,他只是想要知道這第二輪的淘汰賽到底是什麼?

肖凌峰和尹霜等人站在台上,肖凌峰笑著道:「看到宗主大人了么?」

尹霜微微搖頭道:「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要知道宗主大人已經到了至臻境界,我想要發現他實在是有些難度啊!」

「呵呵,的確是,宗主大人想要隱藏自己的話,實在是太過簡單了。其他有沒有什麼異常情況發生?」肖凌峰笑著問道。

「其他情況?目前還沒有什麼情況發生,不過這一次百宗盛宴前來觀禮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免不了有一些幺蛾子發生,護城衛已經出動了最強防禦,隨時準備迎接任何的突發情況!」尹霜沉聲道。

現在的尹霜算得上是放下了風武城所有的事情,前來幫助自己的夫君完成百宗盛宴的盛世,她倒是沒有任何的不快,風武城畢竟是商業中心。

一般也是沒有任何的事情發生,要是真的有什麼事情發生的話,恐怕也只是小事情。

就算是現在陰武宗的人強行攻佔了風武城的話,尹霜他們到時候也是有辦法把風武城給奪回來的。

要知道風武城和天武城距離實在是太近太近了,而且陰武宗的人在沒有全面對整個天武宗開始動手的時候,他們佔據一座城池有任何的意義么?

顯然是沒有任何的意義的,他們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消耗天武宗的有生力量。

肖凌峰,應該算得上是天武宗最大的力量之一,如若陰武宗的人想要動手,恐怕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天武城的城主肖凌峰了。

「這個葉川還沒有出場呢嘛,等到他出場之後我看看他出手的樣子……」肖凌峰還真的是沒有看到過葉川的出手,他想要看看葉川真正的戰鬥力有多強。

「凌峰,你是真健忘還是什麼啊?之前和袁天仲交手的時候,你不是看到過了么?」尹霜有些納悶的看著肖凌峰,也不知道肖凌峰到底是什麼意思?

「呵呵,那個?那個他只是在逃跑,最後出手的那一下倒是快准狠……」肖凌峰笑著道。

「葉川我是看到過他出手的,當時他和葯宗的一位弟子交手,那個時候他只有地武境六重的實力,卻能夠立於不敗之地,如若在堅持一段時間的話,恐怕他能夠勝之……」尹霜的臉上也是充滿了一絲的驕傲,這個人才說實話是她發現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