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有殺死丁牧,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針對丁牧的懸賞很快就傳到了小田那裏,他在接到消息時候明顯愣了一下:誰這麼大膽子?不想活了嗎?

查!

必須查到底!

他倒要看看是誰敢接自家老大的懸賞,嫌自己活得時間太長了嗎?

全力發動所有的人脈,對這次懸賞發起調查,很快就找到了源頭:江南市的情報交易市場。

想到丁牧如今就在江南大學上學,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撥通丁牧的電話,直入正題,“老大,有人發了一個懸賞要你的性命,懸賞金額兩億,我已經調查過了,這個懸賞就是從江南市的情報交易市場發出來的,我已經安排人繼續調查了,有消息馬上告訴你,你這段時間也要小心一點。”

丁牧笑了,“沒關係,誰敢接懸賞,就要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老大,我倒不是擔心你,我估計這世界上還沒有誰能把你怎麼樣,我是覺得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然敢接你的懸賞,這不能忍!我必須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行吧,你看着辦吧。先把江南市情報交易市場的地址給我發過來,我過去看看。”

“這,老大,你親自出馬,還有我什麼事兒啊?讓我來吧,我保證把發懸賞還有接懸賞的人找出來!”

“別廢話了,有時間多陪陪你老婆孩子不好嗎?給我發過來!”

不多時,丁牧收到一條消息,上面是江南市情報交易市場的詳細地址,丁牧看了一眼之後就收起來,準備晚上再過去,因爲這個情報交易市場白天是沒有人的。


……

兩廣區,西南深山的山寨裏,蠱大師的房間內。

兩個身影站在蠱大師面前,面色冷漠,如果花豐茂在這裏的話,就能認出來這兩人是馬鼎和花風雪。

此時的花風雪看起來與往常無異,但卻有一種陰冷的氣息,明明很秀麗的臉龐,卻讓人有一種不敢靠近的錯覺,因爲這段時間對她來說,仿若地獄!

從花豐茂把她丟在這裏開始,她便開始與各種毒蟲爲伴,每天都要忍受無數毒蟲的在身上爬來爬去,每天都要喝下蠱大師調配的各種帶着難以忍受腥味的藥劑,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如今她對身上出現的毒蟲已經沒有感覺了,就算超過十公分長的蜈蚣從耳朵裏鑽進去,她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與之對應的,是她的實力在短時間內獲得了極大的提升,從半步宗師境界一躍進入到了出竅境!

修爲的提升,原本是一件高興的事,但她卻高興不起來,因爲她能清楚地感覺到蠱大師對她的掌控還在,只要蠱大師一個念頭,她就要受到無盡折磨,甚至直接死亡!

所以她沒有任何驚喜的意思,如果可以,她寧願從來沒有來過這裏,繼續做海都花家的千金。

馬鼎站在花風雪身旁,雙目有些失神,但是他身上的氣息同樣突破到了出竅境,身體內似乎隱藏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爲了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他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最明顯的就是他的神智受到了永久性的損傷,沒有任何恢復的可能。

當初他被丁牧廢掉了修爲,破掉了丹田,根本不可能繼續修煉,蠱大師爲了給他提升實力,選擇了從他的身體入手,用各種毒蟲調配出來的液體塗抹在他的身上,不斷刺激他全身的肌肉,增加肉體的力量,但其中的痛苦,也是常人難以忍受的。

長時間忍受無盡的痛苦,加上大量毒性進入身體,導致了馬鼎的神智受損,爲了保證他的行動不受影響,蠱大師又特意加強了馬鼎體內的蠱蟲,以此維持馬鼎的戰力。

蠱大師看着花風雪和馬鼎,發出幾聲怪笑,“兩個小娃都不錯,你們記清楚了,我的要求只有一個,把丁牧帶回來,帶到我的身邊,我要用他煉製更加強大的傀儡!”

“是!”花風雪說道。

馬鼎則只是點頭,沒有說話。

“去吧。”

蠱大師揮手,花風雪和馬鼎齊齊離開房間。

……

夜色降臨,丁牧來到情報交易市場,在別墅的入口處被人擋住了,不過他沒有直接動手,而是按照小田那份資料上說的,表示自己是來買情報的,經過一番協商之後,他穿上了一件寬大的黑袍,帶上了鬼臉面具,順利進入別墅。

進入別墅之後他沒有上二樓,而是在一樓大廳內停下來,隨便找來一個身穿紅袍的人,“我要見你們老闆。”

紅袍人的動作停住了,一雙眼睛透過動物面具盯着丁牧,“你不知道這裏的規矩嗎? 星與星塵 ,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不得詢問他人的身份,更不可能見到我們老闆!如果你是來買情報的、發懸賞的,上樓,如果不是,請你離開!”

“你可以看做我是來買情報的,只不過這個情報價值有點高,只有你們老闆才能和我談。”丁牧說道。


“你想買什麼情報?你可以先和我說,我會判斷這個情報值不值得我們老闆出面。你可以放心,我們不會泄露關於你的任何情報。”紅袍人似乎是察覺到了丁牧的不凡,做出了讓步。

“這樣吧,”丁牧直接摘下鬼臉面具,“我是丁牧,價值兩個億,這樣,我可以見你們老闆了嗎?”

隨着丁牧摘下面具,一樓所有的紅袍人都愣住了。

他就是丁牧?

價值,兩個億?! 當丁牧報出自己姓名的時候,一樓所有的紅袍人都愣住了,但是他們並沒有因爲兩億的懸賞就有什麼過分的舉動,因爲他們很清楚價值兩億的懸賞,不是他們幾個人能對付的,哪怕面前的丁牧看起來很普通、很年輕、很瘦弱,但他們依舊沒有動手。

五六秒之後,和丁牧說話那名紅袍人沉聲道:“戴上對你的面具,我們不關心你是誰,更不會泄露你的消息,如果你想從我們這裏知道是誰發出了針對你的懸賞,只能說你找錯地方了。”

“是嗎?”丁牧笑了,“看樣子,你應該是一樓的負責人,如果我抓住你,能見到你們老闆嗎?”

“不能。”紅袍人後退兩步,“我們只是這裏的工作人員,從來沒有見過老闆,更不知道老闆是誰,或者你認爲,老闆會爲了我專程趕來見你?你價值兩億,這點常識總會有的吧?”


“沒錯,是這個道理,那如果我把這個情報交易站都給端了呢?你們老闆還能坐住嗎?我建議你趕緊通知你們老闆,我相信你有辦法。我的耐心有限,給你,十分鐘。”丁牧就這麼站在紅袍人面前,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

紅袍人猶豫一下,最終還是拿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說道:“你可以在這裏等一會,但我勸你不要有別的舉動。”

丁牧笑了笑,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耐心等待,僅僅三分鐘的時間,紅袍人就得到了回覆,來到丁牧面前,“你跟我來,我們老闆要見你,但不是在這裏。”


“可以,帶路。”

毒妃傾城:夫君太囂張

紅袍人帶着丁牧離開情報交易市場,也不開車,就這麼走了十幾分鍾,來到一千米之外的一棟別墅,“老闆在裏面,你只能自己進去。”

丁牧直接推門進去,別墅的佈局和情報交易站完全一樣,一樓是一個寬闊的大廳,除了承重柱之外沒有別的東西,在這裏有十幾個紅袍人,每一個紅袍人身上散發出來氣息都不下於化境,在大廳中央那個紅袍人更是達到了武道宗師境界!

但從一樓這個陣容就能看出來情報交易市場的老闆有多大的能量,怪不得他能在江南市經營情報市場十幾年。

“你們老闆呢?”丁牧直接問道。

中間那個紅袍人沉聲道:“丁牧,我們情報交易市場的規矩你應該明白,我們不可能告訴你是誰發出了針對你的懸賞。”

“那好吧,我換一個方式,我是來買情報的,這個情報價值很高,我需要和你們老闆面談,去把你們老闆叫出來吧。”丁牧又道。

紅袍人發出一聲冷哼,“想和我們老闆做生意,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嗨!早這麼說不就完了?”

話音落處,丁牧直接動手了,身體帶起數道殘影,前後不過二十秒的時間,一樓大廳內所有的紅袍人倒地不起,就連那名武道宗師也不例外。

做完這些,丁牧徑直朝二樓走去。

在別墅三樓某個房間內,一個身影正在丁牧一樓的監控,他穿了一件紫色長袍,臉上帶着一個小丑面具,雙目有神。

“老闆,這個丁牧看起來有點東西,不如讓我出手試試他。”小丑身後一個身穿紅袍,頭戴老虎面具的男人說道。

“不,根據花琪瑞提供的消息,丁牧至少也是一個超越了武道宗師極限的高手,一樓那些人擋不住他也是正常的,不過丁牧並沒有下殺手,一樓的人只是被打倒,甚至都沒怎麼受傷,先觀察一下再說。”

紫袍人說話了,竟然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聲音來判斷,大概三十歲上下,聲音有一種別樣的魅力。

“是!”

另一邊,丁牧來到二樓,這裏只有四個紅袍人,兩個武道宗師,兩個超越了武道宗師的極限。

丁牧心中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個情報交易市場的老闆還真有點本事,竟然能拉攏到兩個超越了武道宗師極限的高手,單憑這四個人,就足以在江南市掀起驚濤駭浪!

“請!”

一名超越了武道宗師極限的高手擡起手,一雙眼睛透過狼頭面具盯着丁牧。

丁牧也不客氣,直接就動了,這一次花費了十多秒才解決戰鬥,四名高手全都倒在地上,在他們身邊甚至還掉落了四柄飛劍和兩個破山印。

紅袍人動用了法寶,卻依舊不是丁牧的對手,被丁牧碾壓。

三樓的紫袍人瞳孔微縮,她已經想到了丁牧極爲難纏,卻沒想到丁牧擁有摧枯拉朽擊敗兩名超越了武道宗師極限高手和兩名武道宗師的實力!

她想到了花琪瑞的描述,超越了武道宗師的極限,不代表只是超越了武道宗師的極限,花琪瑞這麼說,只是因爲他沒有本事逼出丁牧的真正實力。

“你去會會丁牧,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本事。”紫袍人又說話了,聲音帶着幾分清冷。

“是!”虎頭面具男轉身走出房間。

丁牧來到三樓的時候,就看到了虎頭面具男,從氣息波動來看,竟然已經達到了出竅境!


這一次丁牧是真的來了興趣,能把出竅境修士收爲己用,這個情報交易站背後的老闆,還真是給了他一些驚喜。

“丁牧,你很強,但到此爲止了。”

虎頭面具男沒有託大,直接取出來一把通體黝黑長達一米八的厚背刀,雙手握刀,一股沉穩、厚重的氣勢油然而生。

丁牧知道這把刀,名爲重刀,名字很簡單,但威力很不簡單,在不灌注靈氣的情況下,刀重一百五十斤左右,如果全力激發,刀身重量甚至可以達到兩千斤,比之盤山棍還要沉重。

此刀不單單是勢大力沉,更是鋒銳無比,飛劍、無痕刀、破山印在這柄重刀面前就是弟弟,隨手就能劈成兩半!

“刀不錯,但你不行。”丁牧表達了自己的不屑。

“狂妄,行不行要打過才知道!”

話音落處,虎頭面具男合身而上,真氣灌注到重刀之上,橫掃而出。

哪怕是簡單的橫掃,在重刀的可怕重量和虎頭面具男本身的實力加成之下,也有極其恐怖的威力,毫不誇張地說,這一刀如果砍在牆上,可以在頃刻之間將這棟別墅拆成廢墟!

面對虎頭面具男的橫掃,丁牧不躲不閃,雙手用力一拍,空手接白刃,再次出場! “哈?”

正坐在監控面前觀戰的紫袍人愣住了,她太清楚虎頭面具男的實力了,這一刀少說也有數千斤的重量,丁牧竟然徒手就給接住了?

他那雙手,還是人手嗎?

虎頭面具男的雙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急忙收回重刀,好在丁牧沒有爲難。

“出來打,這裏施展不開!”

虎頭面具男直接從窗戶跳出去,丁牧也跟了出去,他也想看看這個虎頭面具男到底有多少斤兩,至少從對方使用的武器來看,應該是那種大開大合的高手,打起來應該會比較過癮。

不等丁牧落地,虎頭面具男的重刀再次橫掃,丁牧還在空中,無法躲閃,便以右手拍向刀身,只聽啪的一聲,重刀在丁牧這一掌之下偏了不少,沒有傷到丁牧,而丁牧則是趁機飛起一腳,正中虎頭面具男胸口,一腳將其踢出去五六米遠。

這一腳其實是丁牧留了手的,要不然戰鬥就可以結束了。

虎頭面具男一個鯉魚打挺跳起來,雙手握刀,和丁牧保持了七八米的距離,沒有再貿然出手。

我當舔狗的那些日子 ,只怕真的要輸。

丁牧眼看虎頭面具男不主動進攻,便直接衝了上去,虎頭面具男急忙揮刀,卻被丁牧拍中手腕,重刀應聲而落。

不等他反應過來,丁牧又一拳揮出,直指虎頭面具男面門,對方來不及躲閃,只能硬接!

砰!

兩拳相撞,丁牧紋絲不動,虎頭面具男後退三步,丁牧追上去,又是一拳揮出!

如此連續六拳,虎頭面具男有苦說不出,只覺得右臂發麻,甚至已經用不上力氣了,如果不是丁牧咄咄相逼,他爆發出了無盡的潛力,只怕他已經被打敗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