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黑袍原本就相信早晚會有來的那一天,因為這是許問峰大志前方不可能迴避的必然。

「此戰必勝!神主會用事實讓全宇宙知道,誰才是最強的人!」

……

密密麻麻的暗影族,幾乎同時出現在希拉星系周圍的遠距離監察陣。

負責希拉星系戰事的徐自在驟然合起手裡的粉紅色法扇,嘴角揚起一抹冷笑,下令道「給這些灰白的惡魔送上鎮魂曲!」

希拉星系眾多邊緣地帶星球上的無雙神族守軍紛紛飛出氣層,在暗影族衝過來的、屬於希拉星系的宇宙領空邊緣地帶集結成陣,靜靜等待著暗影族的接近。

對暗影族,無雙神族早有非常豐富的戰鬥經驗,戰鬥力的差距面前,交戰中被暗影族殺死的情況越來越少。

從三年前開始,已經罕有死亡的事件。

基本都是對暗影族單方面的屠殺,只是戰鬥的持續時間總是很長,因為暗影族的基數實在太龐大,哪怕不停的送死,想打到停下來的時候也可以彷彿沒有期限。

但是,無雙神族採取戰鬥單位不斷輪替的方式,而暗影族又根本沒有突破陣勢的力量,這種情況下根本不在乎跟暗影族長久的消耗。

希拉星系發現暗影族入侵的同時,徐自在通過歷練珠傳訊。

「暗影族發動進攻,預計三個時辰後進入戰鬥狀態,從監察陣目前得到的信息來看,暗影族的進攻很平常,沒有發現十戰帝,也沒有發現大量血海魔影變異體的蹤跡。」

得到消息的恆毅,依孜姿都覺得情況有些古怪。

憑藉這種普通暗影族族眾想攻奪希拉星系的領地根本是痴人說夢,黑月應該很清楚這一點,不投入真正的戰鬥力,希拉星系任何一顆星球都別指望能得到。

黑月在想什麼?(未完待續。。) 或者說,黑月在等什麼?

恆毅面前的一面面監察陣,同時出現從神魂聯盟星球上湧出來的密密麻麻的不敗戰神族、花園精靈族、神魂聯盟的大軍。

「入侵!」一個個無雙神族的神統帥齊齊高呼!

這一刻才知道近期兵力集結的原因。

所有的無雙神族戰士都緊張了起來。

當入侵的信息在無雙神族全部領地的監察陣內公開的時候,許許多多得到神魂族力量,但不屬於修鍊志趣者的族眾全都放下手裡的釣魚竿,抽取神魂材料果的工具,收起了星棋……甚至於那些無所事事在樹下睡覺的也都爬了起來。

無雙神族內一個個種族的族神們紛紛發布緊急命令——

「戰時狀態!戰時狀態!所有有能力戰鬥的族眾立即集合!」

那些本不屬於修鍊志趣者,卻擁有神魂族力量的無雙神族族眾形形色色的族眾們迅速到所屬的星系行政星集合。

一面面煉器志願者們平時製作儲備的法器迅速分發到這些人手裡。

一個本屬於六眼族,但得到神魂族力量后擁有如人類一樣身體的人局促不安的說「我、我從來沒打過仗,告訴我應該做什麼?」


負責派發法器的煉器志願者將厚實的重甲和盾牌交給他。「聽從號令,讓進則進,讓不動則不動,讓退則退,舉著盾牌憑藉真氣修為基礎幫別的戰士承擔敵人的打擊。」

「好、好……」那人連忙喚出法器,跟著別的族眾飛往臨時編製的軍團集結點。

一處處大量集結的非修鍊志願者的族眾組成的軍團里,有許多不安的人。許多不知道自己能否做的好,許多對打仗帶著自然而然的本能畏懼。


「你說。會不會死啊?」

「不會吧?我們都有神魂族力量,很難被打死。剛才軍團長說了,我們就負責承擔打擊的職責,真氣下降到三成的時候就立即後撤,跟別人輪換休息,很安全的。」

「那就好,那就好……」

又一個聽著的很緊張的問說「不知道被法術絕技打身上有多疼,我以前是無所事事志趣者,沒被法術絕技打過。」

「我哥是希拉星系攻擊破軍位階的神將,我聽他說過。咱們穿著厚甲一般沒事,不容易被打傷,真被打傷了疼肯定會,但多挨挨很快就適應了,到時候別總記著受傷的疼痛,腦子裡一直想著咱們的受傷是為了讓其它會戰鬥的戰士儘可能沒有後顧之憂的打敵人,這麼想就沒那麼疼了。」

許許多多對戰鬥一無所知的七嘴八舌的圍著那些似乎懂得的人問,還有許多志願者道「早知道平時抽時間去修鍊志趣者去去看看就好了,過去哪想到咱們無雙神族還會打仗啊!不說學太多。至少知道個大概也好,現在也犯不著心裡沒底。」

「那也不必吧,咱們志趣不在那方面,畢竟打仗是特殊情況。」

「安靜!」這時。一個個軍團長通過歷練珠或者監察陣聲音嚴肅的發話,掃了眼迅速靜下來的人群,開口道「我知道大家都沒有經歷過戰鬥。但是不需要緊張不安,戰時狀態一切聽從號令迎敵即可。除非防守戰鬥進入到非常不利的危險局面。否則對於非修鍊志願者的大家,族長會以考慮大家的生命安全為首要。不會讓大家陷入局勢兇險、或者很可能會走入兇險情況的局部戰鬥中,目前大家的責任只是常規防守戰鬥,跟敵人近身交戰的兇險戰鬥不會有,責任就是憑藉真氣修為基礎抵擋敵軍遠距離的法術絕技打擊。」

知道了這些情況,這些非修鍊志趣者們大多都覺得安心了很多,只是充當盾牌,人牆的作用,他們覺得自己應該做得來。

「好!出發!無雙神族不侵略,但是,更不被侵略!帶著神魂不滅的意志!帶著捍衛屬於我們每個人自由家園的決心,給入侵者沉痛的打擊!」

「神魂不滅——」

……

大軍前方,許問峰飛走在最前面,背後跟隨了一群貼身神衛。

他的目光中流露著興奮的期許。

這是能夠完全調動他的積極熱情的戰爭。

『出來吧恆毅!快出來吧!這就是宇宙生存的現實真理,無雙神族不侵略別人,卻早晚會被侵略!只有消滅所有的敵人才能夠實現統一,只有把權力緊緊握在手裡,把所有的人牢牢控制,才有所謂的和平!這場戰爭我會親手粉碎你的信念,讓你認清現實,心服口服!而失敗后的你——喪失了繼續奔走在理念道路的希望,當然也就沒有活著的必要。讓你的靈魂和力量都跟我融匯一體吧!那時候,你就能跟我永存,我擁有的宇宙就是你擁有的宇宙,這才是大哥為你考慮的最好的未來!』

每每想到恆毅擁有的力量都變成他自己的,許問峰就忍不住激動的心潮起伏,甚至能清晰感覺到融匯在身體里的神魂惡果那貪婪而激動的情緒。

可是,許問峰的腦海中又同時浮現了一雙眼睛——

清晰的,注視著他。

那是恆毅的眼睛!

他認識!

於是,內心的激動情緒彷彿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突然散亂。

這種滋味他已經品嘗了很多、很多次!

許問峰厭惡這種感覺!

厭惡的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

『恆毅!沒有慈悲!宇宙種族之戰時代沒有慈悲!強者就該擁有一切,阻擋在前方的所有都必須毀滅!我告訴過你,只要有足夠的價值,人就會為了自己屠戮其它的一切!靠感情,靠你的無害以為能夠換來所有人的慈悲嗎?那不可能!從我腦海中消失吧!我許問峰絕對不會對任何人手軟,這場戰爭就是你生命劃上句號的時候!這就是生命的真實,這就是人性的真實!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仍然不會改變!因為只有人性的真實才是宇宙中唯一的、永恆不變的真理!』

可是,許問峰腦海中的那雙眼睛,沒有消失,仍然靜靜的,注視著他。

彷彿注視著他的靈魂深處——

那些人性中存在的情感和柔軟的部分。(未完待續。。) 驅之不散的乾淨目光始終清晰的存在於許問峰的意識之中……

除非他對恆毅的殺心消失,否則那雙眼睛就一直存在。

可是,這時候的許問峰決意維持堅定的殺意跟腦海中的那雙眼睛對抗到底!

密密麻麻的不敗戰神族新興頂尖戰鬥力跟隨在後面,隨著距離無雙神族邊境的星球越來越近,密密麻麻排列成防守陣勢的無雙神族戰士們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了。

而在許問峰的視線前方,無雙神族大軍前方,是獨自懸停在前方的熟悉身影——

狂殺神恆毅!

「恆毅——果然是你的作風!戰鬥中總沖在前面!這才是狂殺神的風采。」說話間許問峰手裡化出得自神魂族星系的法劍,一身金色的衝鋒裝靈魂一體法器耀耀生輝,額頭的神魂惡果驟然閃動,一雙兇惡的眼睛里流露出殘忍的戲謔之態,下一個瞬間驟然化作紅光,許問峰背後頓時多了一雙跟恆毅一模一樣的血鳳之翼。

血鳳之翼緩緩拍動,懸浮在虛空的恆毅手中化出天意劍,目光中流露出顯而易見的悲傷之色,昔日從巔峰派開始跟許問峰的記憶一點點的浮現腦海……

而今天,他們卻要兵戎相見。

「大哥,趁還沒有正式交兵還請撤兵回去。這場戰爭你們贏不了,卻輸不起。」

越來越近的許問峰笑道「好啊!擋大哥一劍,擋住了我就撤!」

說話間,許問峰額頭驟然亮起藍色的新月印記。身形驟然加速飛沖的同時,青光的劍氣迅速覆蓋他身體外表。又在下一個瞬間全部凝聚在手裡那把得自凌落的法劍上。

恆毅默然無語的緩緩抬起手裡黑龍形態微縮化的天意劍,橫檔胸前。

背後的塘朗頂尊眉目低沉。忍不住道「族長當心有詐,許問峰豈能如此容易退走?」

「我有分寸。」恆毅語氣沉靜的回了句。

凝聚全部力量的許問峰這時繼續加速,化作道拖著金色尾巴的流星般迅速掠過虛空,連人帶劍照著擋在恆毅面前的天意劍狠狠斬落!

兩把劍以恐怖的力量碰撞一起,剎那爆發的兩股劍勁頃刻間將兩人的身影一併吞沒,激蕩的力量將恆毅背後距離近些的頂尊幾乎盡數震飛!


塘朗暗暗凜然,沒想到兩人的力量碰撞如此可怖!

碰撞的兩把法劍在恐怖的力量作用下頃刻間一起炸成紛飛的碎片和黑紅的能量光霧……

許問峰嘴角揚起一抹嘲弄的笑。

「恆毅,你就是太天真,為情義拖累。正所謂兵不厭詐啊!」

說話間許問峰右手粉碎的劍已然多了把斷劍,斷劍驟然在藍光的覆蓋延伸下變成把完整的長劍。

這就是得自黑月的,來自上個宇宙時代的神秘武器,能夠讓許問峰新月印記力量更強的神器。

所謂的接他一劍,只不過是為了騙恆毅正面硬拼,利用從神魂族得到的法劍造成同悔的結果,如此正常的靈魂一體法劍恢復需要一段時間,那麼這期間或者等於赤手空拳。

因為許問峰知道,恆毅絕不會同時帶著兩把靈魂一體法劍。因為那對恆毅而言是種浪費,他寧可給其它更需要的戰士。

爆發擴散的劍勁能量光還沒有消散,許問峰手裡的新月斷劍已然隨身形的急速翻旋躍動壓向恆毅!

正所謂得勢不饒人,個性上鋒芒畢露的許問峰自然不會錯過蓄意製造的機會。

爆發的劍勁光芒消散的時候。許問峰的新月斷劍劈斬的下壓之勢驟然受阻!

片刻前明明爆散的天意劍,完好如初的橫檔在新月斷劍面前。

彷彿根本沒有爆散過。

恆毅的神情依舊沉靜,靜靜注視著許問峰的那雙眼睛。剎那間彷彿跟他意識中始終存在的重合在了一起。

「九階段靈魂一體法器的力量真如傳聞,好!」這時候許問峰自然知道恆毅根本不怕他片刻前的詐術。因為九階段成長度的天意劍猶如傳聞一樣,永不滅亡。即使破毀也能夠在瞬間重新凝聚成形。

力量。

許問峰新月印記天賦力量完全灌注在劍上,完全壓在恆毅的天意劍上,可是,仍然沒有能夠壓倒恆毅的感覺。

許問峰背後的血鳳之翼瞬間閃動,緊接著變成了一對黑色的龍翼。

龍魂之力讓許問峰的劍力更強!

然而,仍然沒有能夠壓倒恆毅橫劍格擋的力量。

『這不可能!都是龍魂之力,我還有新月天賦的力量大幅度提升,即使神魂族身體的原力略有不如也必然具備壓倒性優勢才對!』許問峰暗暗驚疑,因為恆毅的沉著如初的姿態分明顯示出並沒有全力以赴,只是被動的抵擋著不讓他的劍能下壓而已,那意味著在力量上他很可能仍然處於遜色一籌的程度。『難道神秘花園曾經被人抨擊的猜測竟是真的?恆毅真的是龍鳳雙武魂?』

轉瞬間許問峰推想著許多理由,不由想起曾經神秘花園一個術尊研究了恆毅的戰鬥情況后認為他是不可思議的雙武魂附體,但這種說法很快被別的術尊抨擊的體無完膚,最後被引為笑談,很快再沒有人提起。

但這時許問峰卻覺得只有這才是唯一的理由,否則無法解釋恆毅那近乎不可思議的力量。

「力量可不是唯一的標準!」

說話間許問峰身形驟然消失不見!


與之同時背後的黑龍之翼也消失了,他的身形化作把巨大的光劍,剎那在虛空中消失,緊接著一道道巨大的劍氣環繞恆毅為中心接連不斷的劈落!

恆毅懸浮在虛空之中,手中的天意劍不斷變化,將一道道劍氣全都準確的擋住,縱然圍攻飛閃的劍氣數量極多,卻看不出恆毅如何狼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