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刻馳義看着那玉肌藕臂,腹中邪火一騰,他姥姥的,來都來了!不可能就光着手回去吧?便撲了上去。

馳楓並未回宗,而是找了個偏遠的風塵之所。心中自覺好笑,更有些解氣,在馳義面前低三下四,結果把他女人做掉了,爽快!

找了個頭牌,馳楓再續前緣,可吹拉彈唱樣樣皆來,小夥伴再也擡不起驕傲的頭來,馳楓面色煞白,他姥姥的,難道被那一嚇,秀才落榜——不舉了?

夢星辰回到了住處,想起外公說的那些話,心中不是一番滋味,如今與父母天人兩隔,許多事情終究無法彌補了。

“鋼豆,你可以幫我一個忙不?”夢星辰問道。

“什麼忙?”鋼豆仍然在蹭那捲經書卷軸,也不怕蹭破了。

“時空穿梭……”

“我呸,你想都別想!”鋼豆繼續說道,“你以爲我有那本事穿梭時空?那是八大天尊的禁制被我衝破時引起的天地異象!”

夢星辰十分失落,以前也很想求求鋼豆帶他返回過去,去杏河村救回自己的父母,看來這希望,落空了呢。

“你也別沮喪,等你通天地造化,成爲天尊之時,自然可知輪迴過往。”鋼豆自然明白夢星辰的心意,只好如是說道。

“天尊!”夢星辰苦笑了聲,也罷,就做個天尊!

“小貂,我要去魔塔煉心,你就在此處,切勿到處走動。”夢星辰對着呆萌的獵天貂說道。

可獵天貂一個跳躍,就鑽入了夢星辰的懷中,打死都不走,再敢碰一下試試,信不信咬你?

獵天貂能毒死宗級大妖,也算是個殺手鐗吧。

魔塔九十九層,巨大無比,相傳乃是通天之塔,只是後來有一代祖師將其拔起倒插入九幽之下,成爲通往幽冥的入地之塔,每一層都鎮壓着無數魔頭。

這些魔頭都被下了禁制,弟子們進入其中,可以與魔頭交手,更能凝練本心!

但那些魔頭機靈狡猾,皆是罪惡滔天之輩,只有劍心沉穩、實力高超之人才能全身而退!據悉,紫霄天劍宗的四長老進入魔塔,被魔頭蠱惑,淪爲大魔,遊蕩在魔塔的下層世界。

若青鋒告訴夢星辰,以他的實力最多隻能在上面九層,進入九層以下,便會危險了。

夢星辰將手諭交給值守的長老後,便踏入了黝黑的洞口,彷彿被一隻洪荒猛獸吞入口中。 夢星辰進入洞口,身後的玄鐵重門便沉沉關下,感覺空氣凝重,一陣窒息!這裏是通往魔塔的甬道,還不屬於魔塔的範圍,但那種邪惡血腥的滔天魔氣就讓夢星辰覺得十分不適。

甬道里有些潮溼,偶爾還有些地方在點滴着些地下水,臺階兩邊好死不死的串騰着一些火苗。

夢星辰皺了皺眉,大步踏下。小貂在夢星辰的懷中彷彿受了驚嚇的小貓一般,一動不動,眼睛一直轉着。沒想到這天不怕地不怕的獵天貂竟然也有害怕的時候,看來這個地方,比萬妖山恐怖多了。

走到前方,出現一道厚重的玄奧石門,石門外有個用破布包裹着自己的老人枯坐着,彷彿一具枯死的屍體。

“你是誰?”老人的聲音沙啞,十分尖銳難聽,竟然分不清男女。

“我是前往魔塔煉心的弟子。”夢星辰將手諭交上,豈知這個老人根本不接,直接將枯瘦的手朝着夢星辰抓過來。

夢星辰心中一驚,向後退了一步,直接拔出了破敗劍。

老人桀桀的笑了起來,聲音迴盪在這個潮溼的甬道之中,夢星辰終於透過黑暗竟然看到了他的眸子,是一雙血紅而又嗜血的眸子!

“進去吧……年輕人,希望你能活着回來!哈哈……”老人站起身來,走向石門,竟然有些顫巍巍的彷彿隨時倒下。

似乎是夢星辰多慮了,老人抓着玄奧石門上的一個把手,“咚”的一聲擰了下來,石門便咔咔咔的轉動起來,裏面漆黑一片,看不見任何東西。


老人就守在門口,黑暗中的眸子就那麼血紅的看着夢星辰,一動不動。

懷中的小貂縮得更緊了,甚至有些發抖。夢星辰心裏也有些發怵,突然意識之中傳來鋼豆的聲音:“小子,那道紫霄劍氣看來就在魔塔中,還磨蹭什麼呢,趕緊進去收服了它!”

最終,夢星辰大踏步進入了石門後的黑暗之中。與老人擦肩而過之時,夢星辰甚至能聞到老人身上有種屍體腐爛的味道,也不知是不是錯覺。

剛進入石門,“咚”的一聲,石門關閉,沒有任何一點光可以看到。

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中,時不時的發出幾聲桀桀的笑聲,更是平添了幾分恐懼。

隨即,不時的有勁氣在身邊晃動,夢星辰憑着感覺一劍砍過去,卻空空如也。

夢星辰會些低級法術,想要點些火,卻聽鋼豆突然說道:“先別點火,否則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聽見鋼豆這麼說,夢星辰自然不敢動,便問道:“小豆子,究竟什麼是魔?睚眥曾說過,與妖邪爲伍之人乃魔,可我還是不清楚。”

“先使出降魔劍震懾一下這些雜碎,然後再看看什麼是魔吧。”鋼豆說完就陷入了沉寂,似乎不會管夢星辰的死活。

聽見鋼豆這麼一說,夢星辰點了點頭,自己可是會殺神祖宗睚眥傳授過的降魔劍法!專門用來對付這些魔頭,定能有出奇的壓制作用!

夢星辰雖然看不見,但已經開始催發降魔劍法,破敗劍上應該黑氣瀰漫。

四周響起無數血腥銳利的尖叫,彷彿一灘平靜的湖水突然捲起無數重波浪!夢星辰甚至能感覺無數東西或者生物在距離自己不遠處磨着牙、甚至流着口水,但就是距離夢星辰一段距離,始終不敢再靠前。

“降魔!”夢星辰一不做二不休,拿起破敗劍就開始揮舞起來,那些東西似乎極其懼怕降魔劍法,如潮水一般褪去。

終於,四周安靜了些許,夢星辰能感覺到那些窸窸窣窣的東西離自己遠了去。破敗劍上沾染了一些粘稠物質,夢星辰用手指碰了碰,似乎是血,但極其腐臭不堪。

按照鋼豆所說,應該可以點火了吧?

夢星辰手中法元氣縈繞,噌的一聲,燃氣一團火焰。向四周看去,饒是見過多少噁心場面的夢星辰也是一陣反胃!

類人的生物,全身無毛,嘴可以撕到後腦,腐爛的牙齒,血腥的眸子。他們四肢着地,青筋暴起,剛硬有力,警惕而又仇視的看着夢星辰手中的火焰!

火焰光亮不大,加上黑暗太濃,最多隻能看到方圓三丈的內的這些東西,遠處密密麻麻的更多蠕動,根本就看不清!

夢星辰現在知道,魔是這樣的,這些都是自甘與妖邪爲伍的人嗎?竟然如此噁心!這無數的魔頭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自己,魔塔中到底鎮壓了多少魔頭!

“夢小子,這些只是最初級的魔徒而已,所以並無太多靈智,憑藉身體本能的生物而已。但是也別小看這些魔徒,主要就是太多了,殺到手軟也不一定殺得乾淨!這也是我讓你先震懾一下他們的原因!”鋼豆再次提醒道。

“也不知紫霄天劍宗關押這麼多魔是幹什麼。”夢星辰點了點頭,被無數張牙舞爪的魔徒包圍着也極其不自在,想找個安全僻靜點地方,明明從石門進來也沒走幾步,怎麼就是找不到那處石門。

夢星辰想了想,或許跟萬妖山一樣,都是隨機傳送的吧。

當夢星辰認準一個方向小心前行時,那些魔徒似乎怕極了夢星辰,雖然咬牙切齒,但不得不給夢星辰讓開一條路。

地上很髒,彷彿幾萬年沒有洗過的豬圈一般,都是些腐爛的東西,更有些魔徒屍體的碎屑。

在密密麻麻的魔徒視線中,夢星辰覺得汗毛都立了起來,走了約莫半個時辰,居然都沒能找到這魔塔的邊際?

就在此時,夢星辰忽然瞥見一道綠影晃過,一閃即逝。但夢星辰絕不會相信是錯覺,因爲在這魔塔中,一切皆有可能!

松山奇俠傳

夢星辰不想處於這種被動地位,手中的火球一分爲四,向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射去。

火球的射程是十丈左右,很快就法力耗盡消失,除了無窮無盡的魔徒以外,沒有任何怪異。

可就在此時,夢星辰心中一跳,一躍而起!同時破敗劍向下一掃,與一隻綠色的手撞在了一起。

“叮”的一聲,彷彿砍在了金石之上一般。二者皆是一退!

夢星辰看見這個綠眸的人影,身上也是一絲不掛,看其身形應該是女子,但面容恐怖不敢有絲毫非分之想!倒是她的肚子,宛如懷胎十月一般!這應當是更高級的魔,極有可能是魔士!

“劍客!吃……”這魔士似乎有了人類的靈智,尖銳的咆哮了一聲,便再次撲向夢星辰。

而與此同時,早已按捺不住的無數魔徒,也悍不懼死的撲了過來!

夢星辰宛如陷入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孤舟,降魔劍法大肆施展了起來! “死!”夢星辰一招降魔劍終於將那個魔士女人砍成了兩半,緊接着又大開大合,將一衆魔徒砍翻在地!

然而這些魔徒悍不懼死,彷彿不知疼痛一般!

一個魔徒被砍成兩半,但是他的上半身竟然還要蠕動過來想要咬夢星辰一口,當然被夢星辰的劍氣一震,也就震死了。

可是無窮無盡的魔徒都是這般,哪怕剩下一隻手,也要蠕動過來想要撓夢星辰一把。這使得夢星辰十分苦惱,所以每次出手,就必須將這些魔徒給打碎,否則還會有殘肢斷腿攻擊自己!

此刻,夢星辰就彷彿一個被無數豺狼攻擊的獵人,雖然一時之間這些豺狼傷不了他,但數量太多,遲早會有淪陷的時候。

夢星辰心中也很明白,若是幾個時辰還能堅持住,那麼半天后,一天呢?

“魔乃人,與妖邪爲伍之人……”不知怎的,此刻夢星辰想起了睚眥說的話,可是看到那些魔徒嗜殺非人的眼睛,根本不是人,這些都是比妖邪還要噁心的怪物!

夢星辰心中的殺氣也越來越盛,這些人究竟是如何纔會墜入魔道,爲何要放棄人的尊嚴淪爲走獸?

左手中的火球高懸於夢星辰的頭頂,彷彿黑夜中一盞明亮的燈籠。

夢星辰手中的破敗劍開始縈繞着更多的黑氣,漸漸凝成了實質,絲絲黑氣不斷擴散開來,形成一個巨大的屏障,那些魔徒碰到這些黑氣就彷彿碰到了化屍水一般,直接融成一灘水。

可這些魔徒都紅了眼,還是前赴後繼的撲上去,企圖用數量來撲滅夢星辰的光輝!

夢星辰的眼中也開始變得血紅,一種明悟縈繞心頭,那就是——天下妖魔,唯殺之快之!

降魔劍法的真諦就是以天下被邪魔迫害之人的信念,凝聚降魔一擊!

“降魔劍法!”夢星辰大聲吼了出來,破敗劍宛如旋風狂龍,黑色煙霧屏障迅速膨脹開來,向四周壓去,所有撞到屏障上魔徒都會化作一道黑水!

周圍十丈方圓瞬間清空,那些魔徒終於有些怕了,停止了攻擊,一步步向後退去。

就在此時,之前殺掉的那個魔士女人的屍體還在不遠處蠕動着,特別是她的肚皮處更是鼓起來,彷彿能看到一隻小手在肚皮裏面掙扎。

夢星辰眼中的血紅光芒仍然很旺盛,但猶豫之後還是走了過去,提起黑氣縈繞的破敗劍就準備刺下去,斬盡殺絕!

可突然,一聲嬰兒的啼哭止住了夢星辰的殺戮,夢星辰眼中即使仍然血紅!

一個皮膚褶皺而又紅嫩的嬰兒被這具女屍給分娩了出來,剛落地便伸出小手塞進嘴裏吮吸,止住了哭泣。小腳還在蹬着什麼東西,似乎十分愜意。

殺紅眼了的夢星辰拿起破敗劍企圖殺掉這個剛剛誕生的嬰兒,因爲本能告訴他這個嬰兒應該不會普通,對於邪魔,一定要斬盡殺絕,這是睚眥曾告訴他的。

夢星辰拿起破敗劍,始終下不了手。夢星辰眼中的血光終於消失,他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我是怎麼了?這分明就是個嬰孩啊,還是交給門派罷了。”

殺心大起的夢星辰,因爲這個嬰兒的誕生止住了殺戮,他伸出雙手,將這個嬰兒抱了起來,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塊布將其包裹,抱在懷裏,可是,要怎麼才能從魔塔出去呢?

就在此時,那個嬰兒邪邪的一笑,櫻桃小嘴瞬間變成了血盆大口,咬在了夢星辰的肩上,夢星辰劍氣一震,直接將這個化身惡魔的小嬰兒震成血雨!

看來,還是被騙了,這是夢星辰失去理智前的最後想法,接下來,腦子就開始迷糊不聽使喚了,肩上的傷口瞬間就化爲了黑紅!

接着,夢星辰的眼中瀰漫了一層漆黑的顏色,比那些魔徒還要嗜殺,獵天貂緊緊的縮在夢星辰的懷中,擔憂的看着夢星辰。


夢星辰提着劍,飛入了早已停止攻擊的魔徒之中,降魔劍法已經臻入了一個新的境界,絲絲降魔黑氣已經可以形成一個龐大的場域,所有沾染那些黑氣的魔徒都會化作黑水。

此刻的夢星辰彷彿一個永不疲倦的機器,在魔徒中不斷殺戮。之前是那些魔徒悍不懼死的攻擊夢星辰,現在反而成了夢星辰悍不懼死的追着他們殺!

這些不怕死的魔徒也開始害怕起來,夢星辰往那邊殺,他們就嗷嗷的逃!彷彿一個絞肉機一般,只要進入了夢星辰的降魔場域,都會化作黑水,這種兇殘的殺傷力,來多少魔徒就死多少魔徒,怪不得這些嗜殺的怪物也怕了夢星辰。

“降魔劍!”夢星辰朝着老遠的地方,聚集着大堆噁心魔徒的地方一劍揮去,一大片黑氣形成了一條瀑布一般的掃向那邊,那些魔徒瞬間被絞殺。

夢星辰已經完全紅了眼,左肩上被咬出的傷口竟然在慢慢變化出一張人臉,可夢星辰彷彿不知不覺,那張人臉露出一個邪邪的笑容,正如那嬰兒的面孔!

獵天貂在夢星辰的懷中猶豫了許久,鑽了出來,就要一口咬在夢星辰的肩膀上時,夢星辰反應極其快捷,左手直接抓住獵天貂扔了出去,隨即一劍降魔砍向獵天貂。

獵天貂反應極其快捷,發出一聲鳴叫,在空中宛如閃電一般變換了好幾個位置,躲開了降魔劍,又射向夢星辰。

那張人臉越來越明顯,彷彿在朝着獵天貂嘿嘿的笑着,夢星辰此刻似乎沒有了神智,被那張笑臉控制了一般,只覺得一定要殺,殺光見到的所有生命!

獵天貂飛撲而來,速度極快,但卻沒有夢星辰的手快,一瞬間,夢星辰便用左手掐住了它脖子,任憑獵天貂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夢星辰的鉗制。


獵天貂似乎有些放棄和認命了,不一會兒就停止了動彈,閉上了眼睛。

夢星辰只是血腥的看着手中的獵天貂,左肩上的那個人臉開始脫離夢星辰的肩膀,伸出一個長長的脖子,那人臉也終於匯聚成型,正是那個嬰兒的樣子!

這個嬰兒露出十分開心的表情,打量着夢星辰手中的獵天貂,桀桀一笑,便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吞掉這隻獵天貂。

然而就在此時,獵天貂睜開了眼睛,露出一個狡黠的微笑。 那個嬰兒一愣,但還是張開巨口咬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