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紫仙笑了笑,聲音有些諷刺,也有些嘲笑,他目不斜視的看着前方。

“當初你救我的時候你不就想得到我的身體嘛,現在你終於如願以償了!”

“我……”龍十兒剛想解釋什麼,這個時候,一記傳音進了自己的腦海。

“不要解釋,你用流氓的方式對待她,我包你獲得美女!”

隨後,聲音的主人漸漸遠去,這是曉樂的聲音。

龍十兒耳邊迴盪着她的話語,腦海中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按照曉樂說的去做,萬一要是錯了,那自己在紫仙心中就得當一輩子的罪人。

最後,龍十兒想着反正經過這次事情以後,自己也要離開雲城,回到籠琳鎮,與她再難以相見,不管了,豁出去了。

龍十兒撲到紫仙身邊,雙手又開始在紫仙的身上動作,用帶着笑意的話語調侃道。

“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索性我就以不做二不休,先讓我爽一下,我再思考以後的問題啦!”

“你……龍十兒,你……你放開!”

龍十兒哪能放開啊,紫仙越是在龍十兒懷裏掙扎,龍十兒的手就抱得越緊,手還不停的在紫仙的裸 體上移動着。

“我現在很爽!我爲什麼要放開啊?”

“你……”

紫仙找不到反駁的話語,只能憤怒的掙扎着,紫仙不說話了,龍十兒的手那是越動越兇,眼看着體內的邪火就在再一次噴發。

紫仙忽然說道:“我……我第一次……”

龍十兒體內的邪火以火箭般的速度降落,愣了一愣,伸手探了探,的確摸到一對液體。

龍十兒抱起紫仙,讓她趴在牀上,很霸道的對她說道:“你個二貨,你又不早說,先趴着!”

紫仙哪兒願意趴着啊,翻身想怒罵龍十兒。

龍十兒卻是一手捏在她的屁股上,不過沒用多大的力道。

“你趴好,我給你療傷!要是你再動,哼,我可不管你第幾次!”

紫仙聞言便安靜了下來,龍十兒暗自偷笑,這招真管用,哈哈……

龍十兒手中凝聚能量,這才發現自己晉級了,不過只是一會兒,龍十兒便想通了。

整個房間也只有龍十兒的手掌亮起微弱的藍色光芒,此刻龍十兒的真氣顏色得到進一步純淨,已經變成了深藍色。

龍十兒輕輕的幫助紫仙撫摸着,一點一點兒的真氣沒入傷口處,龍十兒另一隻手拿來自己的衣物,一邊幫她擦着那些流出的液體,液體中還含着少量的血液。

紫仙在龍十兒溫柔的撫摸中漸漸的睡了起來,其實她比起龍十兒來,她是最累的,體力幾乎全部耗光,畢竟她只有元嬰後期的修爲。

紫仙的身體修復完畢後,龍十兒也不想出門了,給紫仙蓋好被子後,自己也上了牀,面對面的緊抱着紫仙睡了起來。

第二日早晨,龍十兒的房間傳來一聲巨大的尖叫聲,龍十兒也被驚醒過來。

龍十兒睜開眼便看到紫仙正怒視着自己,龍十兒泄了口氣。

“我還以爲出什麼事兒了呢!”

紫仙被龍十兒緊緊的抱在懷裏,兩具赤 裸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紫仙憤怒的看着龍十兒。

“你……你……”紫仙長長的呼了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繼續說道:“如果昨天你是事態緊急,那昨晚你怎麼解釋,啊?怎麼解釋?”

“昨晚怎麼了?我昨晚就幫你治好了身體,然後就睡覺了呀,昨晚出什麼事兒了?”

龍十兒一連串問題丟過去,他真的挺疑惑的,好像自己昨晚替她療傷的時候她還是清醒着的吧!

紫仙聞言,臉上的怒氣這才消了些許,隨後冷冷的對龍十兒說道:“你還抱着我幹嘛?放開!”

“不行不行不行,絕對不能放開,一般這種情況下的女的都會做啥事,我堅決不能讓你做傻事!”

“你放不放?”

“不放!”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放不放?”

紫仙說到最後直接用最大的聲音吼了起來,龍十兒爲了自己有先見之明,佈置了禁音陣法而感到欣慰,龍十兒還是看着紫仙搖了搖頭。

“反正你打不也不過我,我就不放!”

紫仙閉着眼睛劇烈的呼吸着,龍十兒不由得看着她因爲呼吸而變得此起彼伏的胸口。

紫仙這時候學乖了,往龍十兒靠了靠,擋住了龍十兒的視線,不過她的臉色變得很紅,因爲她趕緊一硬邦邦的東西頂住她小腹了。

最後,她還是強行壓制住自己要爆炸了般的怒氣,用極其壓抑的聲音對龍十兒說道。

“你放開我!我保證不做傻事!”

“那我先問你幾個問題。”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既然你這個態度,那我不問了,就這麼滴吧,你剛纔打擾我睡覺了,我不跟你說了,我要補充一下睡眠!”

龍十兒說完,還故意靠在紫仙的胸口上睡着了,紫仙心裏那個氣啊,本來不想死的,卻被龍十兒氣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在這樣想死又死不了的情況下,紫仙別無選擇,裝出嬌聲嫩氣的聲音對龍十兒道歉道。

“對不起啦,剛纔我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你要問我什麼呢?你快問吧。”

龍十兒這纔再次擡起頭看着她。


“我問你,你現在算不算我的女人?”

“不……”

還沒說出第二個字,龍十兒臉色就變了,紫仙趕忙改口。

“算,算,肯定算了。”

“那我再問你,什麼是爲妻之道?”

“輔佐夫君,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那你覺得是我強迫你做我的妻子嗎?”

“不是!”

“那以後我去哪你就得跟着我去哪對不對?”

“對!”

“以後我叫你幹嘛你就得幹嘛,而且每天都要服侍我,行不行?”

“行!”

“我現在再來問問夫妻之間的問題,你知道我有妻子,但你也不會在意對不對?”

“不對!每一個女人都會在意!”

“那我保證,絕對不會比平常的男人少給你們我的愛,你可以接受麼?”


“如果你真的能做到的話,我勉強可以接受!”

“好,成交!起牀!”

龍十兒一把將被子拿開,同時也鬆開了紫仙,紫仙下意識的捂住自己胸口。

龍十兒又想起還有一個問題沒問,就得寸進尺的看着紫仙。

“現在告訴我你的真實姓名。”

“紫鳳!”

紫鳳身體得到了自由,言語開始變得冷了起來。

龍十兒想幫她穿衣服,可是定睛一看,這才發現昨天自己把她的衣服和裙子全給毀了,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紫鳳。

“那個,你在這裏等等我,我去給你找衣服,不許亂跑!”

“我說大哥,你有點兒腦子行不行,我這樣子我能跑去哪兒?”

龍十兒看了看她的身體,呵呵笑了笑,隨後自己從儲物戒裏拿出一套新的衣服穿上,來到門邊上。

悄悄開門看了看,外邊沒人,龍十兒這才走出了屋子,又對裏邊的紫鳳說了一句:“你等着我哈?”


紫鳳點點頭,龍十兒這才關上房門,忽然想到雲城所有的店鋪都已經關門了,於是又打開房門走進了屋子。 走進屋子發現紫鳳赤身裸體在在一個櫃子處翻着衣物,看到龍十兒進來以後,她嚇得趕緊隨便拿起一件衣服遮羞。

“你……你怎麼回來了?”

“哦,我剛剛想起來房間裏有容容的衣服!你快穿吧,我在門外等你!”

龍十兒說完又開門走出了房間。

龍十兒站在房門口,思考着怎麼自己情商變得這麼低?

思前想後龍十兒總想不出什麼原因,這時候,一名身穿白衣的導師朝這邊走來。

龍十兒老遠就帶着微笑朝這名導師拱手。“您好!導師,真的要謝謝這次你們的鼎力相助,才化解了雲城的危機啊!”

這名導師名叫黎雷,原本在雲城的家境還不錯,但是這次的雲城危機徹底的毀了他的家園,他的親人們都葬身在這次危機中。

他看着龍十兒的樣子鄒了鄒眉,有些不相信身前的這個謙謙公子會是昨天那個性格暴躁的怪人。

“哪裏哪裏,作爲雲城的一份子,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那個,不知昨日紫仙導師出來之後去了哪裏呢?一大早上沒看到她了。”

“哦,她,呀,在我屋裏呢,馬上就出來!”

龍十兒隨意的答了一句。

龍十兒話音剛落,紫鳳便穿着一襲灰色繡花長袍打開了房門,龍十兒轉過頭看去,發現她穿着容容的衣服,特別美。

尤其是那雙修長的大腿,她的身材絕對性的黃金比例,而且姿色也很不錯,白皙的皮膚,彎彎的柳眉,加上櫻桃似的紅脣,還有一雙大大的眼睛盡顯可愛之色。

她打開房門看到了黎雷,有些疑惑,龍十兒朝她招了招手,她便帶着疑惑的神色走到兩人身邊。

黎雷剛纔聽到龍十兒的話語,再看她換上的衣物,仔細打量還能看到她有些蓬亂的頭髮,頓時,心中不安的感覺油然而生。

“你……你們……”

“哦,鳳兒啊,已經是我女人了,哈哈,兄弟,等我們拜堂的時候你可一定要來喝我們的喜酒啊!”

龍十兒大言不慚的笑了起來,卻被紫鳳瞪了一眼。

不過也只是瞪了一眼,她也沒有說什麼,黎雷把這些細節收進了眼裏,心情突然變得失落起來。

紫鳳走到黎雷身前,看着他失落的模樣關心的問道:“黎雷,你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兒嗎?”

“哦,沒,沒有,那個,徐城主讓你們去一趟議事大廳,大家現在都在等着呢!我就先走了,你們趕緊來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