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每個人的記憶裏從來沒有一丁點野獸會異能的記憶!今天所見到的一切,徹底顛覆了三個人的世界觀!

三個人對視了一眼,他們知道碰上棘手的了,必須聯手。不然很可能就栽在這裏了。

就彷彿能夠看穿三人心裏一樣,這頭野獸居然在發出風刃那一擊以後,沒有在做任何動作,而是頭也不回的鑽進了迷霧一般的暮色林地裏面!

三個人這才舒了一口氣,人對於未知的恐懼,讓這三個人的後背被汗水浸溼了! “都是你,沒事瞎亂跑,你知道不知道,如果被基地那些人知道我們沒有按規定,擅自走出活動範圍,是要收懲罰的!這次差點丟了命!”回去的路上李衛國怒氣衝衝的說着周浩。

知道問題在自己,周浩也只能一路給兩人賠罪,解釋自己一下迷了方向,並不是故意讓小隊陷入危險。

看到周浩認錯態度還算端正,也擔心馬上要回到營地,讓周圍的人察覺,兩個人也不在說什麼了。

很快三個人就回到了營地,把打到的獵物交給這裏的廚房,就回到自己的住所。

這件事他們在沒有提起,都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

天還是那麼的陰暗,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早晨還是中午,每次有臨時任務,都會通過這裏裝在房間內的音響通知。

還在睡夢中的周浩,感覺被人推了一下,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看到張天星衝忙穿起來衣服,周浩疑惑的問道;“是不是有任務了?我怎麼沒聽到通知呢?”

不確信的周浩,還側着身子看來一眼設在牆上的音響。

“別看了,剛纔有人過來,說緊急通知,說仇天真召集大家!”感覺直呼仇天真的姓名有些不妥,張天星低聲的貼着周浩的耳邊說道。

“他終於出現了?”周浩也一下來了精神,這麼長時間這老小子總算現身了!

知道兩人跟自己不同路,不過現在的目的是一樣的,還是要一致對外,也急忙起身,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跟着張天星走了出去。

“哎,李衛國呢?他不一起去?”周浩走出房門,四下瞅了瞅,他以爲李衛國在外面等他們。

“他早過去了,昨天的事還沒消氣呢!快走吧。”說完也不在搭理周浩,加快速度向着平時的訓練基地走去。

“真是個娘們,到現在還念念不忘!”周浩嘀咕了兩句,也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來到訓練場,周浩已經看到這裏站滿了人,他也不想出什麼風頭,隨便在最後找了個位置,站了進去。

隊伍還算有模有樣,有點軍事化的味道,就是每個人的服裝不統一,給人感覺像是雜牌軍一樣,不過這樣的雜牌軍放在普通世界,沒有哪個國家有實力敢跟他對抗的。

做了簡單的人數統計,確定人都到齊以後,仇天真從傳送法陣的房間走了出來,來到這支隊伍的跟前。

“我知道大家這一個多月來,大家過的都不安穩,把大家安排在這裏,不聞不問,給的承諾,沒有任何兌現。是不是?”

仇天真一來到這裏就開門見山的把大家憋在心底的話說了出來。衆人聽到後也開始低聲議論了起來。

仇天真笑的看着眼前的這幫人,也沒讓手下去打斷他們的議論。周浩一直也在後面注意着仇天真的表情,看到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心裏暗想這老傢伙今天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目的。

如果說他要兌現他當初的諾言,大可不必這樣大費周章的把人聚集在一起,他肯定有他的條件!


看到大家都議論的差不多,都開始注意力再次回到自己的身上,仇天真再次開口道;“當初的諾言我一定會兌現,但是大家也應該明白一個道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提升實力的藥品需要大家做出一定的貢獻纔可以獲得!這是前提!"

轟。。。。

整個場地裏亂了起來,仇天真說的話就像在水裏扔了一顆**。

“當初可不是這麼說的,這不是騙人嗎?”

反正說什麼的都有,說受騙的佔大多數,不過有些人也領會到了仇天真的意思,本來嘛,大多數都是從NCB出來的,他們平時也不都是完成任務才換取積分的。

做點事也是情理之中,這樣反而顯得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更強。衆人在爭論中漸漸的意見趨向統一。

其中就有人站出來提問道;“那麼仇局長您說的貢獻是指什麼?在這裏好像也沒有我們能做的?”

仇天真微微一笑,用手摸了摸自己有些禿頂的頭髮。

“不,知道爲什麼會嚴令大家在規定範圍內活動嗎?因爲在我們活動範圍意外,有着大量擁有異能的兇獸!而這些兇獸就是大家的目標!我們要進行的就是去無盡的狩獵!”

仇天真用手指着基地的遠方,眼裏充滿着狂熱的表情。略顯激動的手指,一直停留在空中,衆人都跟隨他指的方向看去。

都不明白仇天真說的是什麼,什麼是擁有異能的兇獸,還有這種生物存在?

也只有見到過這樣情景的周浩三人,才明白這些兇獸的可怕之處,並不是擁有異能讓他們害怕,而是他們那超乎尋常的智慧!

是的,如果單純的說是戰鬥意識,周浩還能夠理解,不過回來以後,他仔細想了很多次當時的情景,讓他的感覺就是這些生物都是有一定的智慧。

“您說這裏有擁有異能的兇獸?您不會是開玩笑吧!”

總裁的禁寵 是啊,這怎麼可能,聞所未聞嘛!”

這次仇天真沒有再發揮“民主”,而是讓身邊的制止了大家的猜疑。


“我沒有時間跟大家在這裏開玩笑,你們只要記住一點,取得兇獸身上的內核,上交到這裏,我們會根據內核的能量大小給大家記錄貢獻分,如果你是D級異能者,貢獻分達到標準,就會馬上領取到晉級藥物,很快就會成爲C級異能者!”

說完,吩咐了一聲身邊的人,就要離開。

“請問,這樣的任務有沒有生命危險?”問話的這個人,雖然明白自己問的很蠢,但關係到自己的小命,還是硬着頭皮問向正要離開的仇天真。

“風險與機遇共存,你沒有選擇!”

。。。。。。。。。。。。。。

隊伍很快解散,按照仇天真的意思,並沒有強迫這些人出去狩獵。所以很多人都沒有急着出去,更多的是在觀望。

連續很多天,出去的小隊寥寥無幾,不過很快一個小隊從外面帶回來一隻兇獸內核,讓在場的所有人坐不住了。、

因爲出去的這隻小隊只有區區D級異能的實力! 見到有人帶回來一頭兇獸,領到了第一份貢獻,所有人都按捺不住了!一個比自己實力弱很多的隊伍居然做到了,他們同樣可以,如果被人率先領到晉級的藥品,恐怕以後他們奪取資源就會困難重重了!

人類太瞭解人類了!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今天你我都生活在這個屋檐下,稱兄道弟。

但利益的面前,一切都是脆弱不堪。如果以後他們都發現同一只兇獸,歸你還是歸我,恐怕剩下的只能是實力說話了。

所有小隊都默默的收拾起行裝,向着暮色林地走去。

呆在屋內的恐怕現在就剩下週浩他們這一隊沒有動了,三個人站在窗前看着一隊又一隊的人離開了營地。

周浩擔憂的問道:“我們真的不去告訴他們嗎?好歹我們都是NCB一起出來的!真不想看到他們不明不白的送死。”

張天星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這些我們管不了,既然來到這裏就應該有覺悟,我們現在該想的是,我們到底去還是不去!”

“你們倆什麼意見?”周浩倒是不太擔心,既然知道這裏的兇獸會異能,他反而可以更加的心安理得去面對了。

自己現在的無屬性級別恐怕就算A級的異能者也傷不到自己,更何況自己還帶有全屬性靈液。

“說實話,我還想再去看看!”張天星看向周浩說道。

而在一旁的李衛國居然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專注的玩起手機自帶的俄羅斯方塊遊戲,這裏沒有信號,他也只能玩這個解悶了!

周浩也懶得搭理他,同樣都是暗屬性的人,這性格差別太大了,看到李衛國,周浩就能想起周杰這個好隊友,好哥們。

真想回去跟他們通通快快的喝一回,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沒當周浩苦悶的時候,就會想起他的隊友們。


這也是他緩解孤寂的方式了吧。

。。。。。。。。。。。。

大文學家 ,讓它再偷襲一次,恐怕就沒那麼走運了。

還是躲開爲妙,先找些容易的練練手再說。

三個人一路上也看到不少在四處遊蕩的小隊,因爲他們離開基地都不太遠。

“看來我們得往遠處走,這些地方都被他們搜刮乾淨了,剩不下些什麼。”周浩提出了一個建議。

張天星把手從一顆樹上跳了下來,也點了點頭,他剛纔在樹上觀察了一下,情況跟周浩說的大致相同。

“看來他們還是不敢去冒險,大部分的人還留在這裏。”

爲了在暮色林地裏迷失方向,三個人輪流用身上的武器在附近的樹上留下記號。

這樣就算其中一個人的記號被破壞或者出現錯誤,也不至於他們找不到回去的路。

就這樣走走停停的,也用去了周浩他們兩天時間。這個地方還是查找了一番,還是一無所獲。

“難道它們都躲起來了?”周浩有點失去了耐心,他的目的並不在這裏。

“我看不是,我覺的這裏的疆域特別的大的緣故,導致各種異獸都有自己的領地,一般情況別的異獸不會隨便出現在別人領地裏面!”

張天星提出來不一樣的意見,只讓周浩好奇了起來。他好像知道些什麼。對這裏貌似很熟悉!


這給了周浩一個信號,看來他們的目的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單純啊。

正要想探探張天星的口風,周浩看到張天星的遠處出現了一隻跟上次長相相似的異獸。

“我去,那隻狼跟了過來!”周浩意識到這並不是什麼相似,而是就是那隻狼!它過來報上次被擊傷的仇。

張天星聽到周浩的警告,也迅速的在自己手上凝聚起一把的武器,居然是一個拳套,這是周浩第一次見到張天星動用異能—金屬性異能!

“來的好,上次偷襲我的帳還沒算!這次你就別打算回去了。”李衛國開口道。

周浩心說你是不是小孩,這傢伙還記着報仇呢!也不看看時候,它敢出來肯定有所依仗,你個愣頭青。

還沒等周浩反應過來,這個愣頭青就向這頭兇獸跑去,快速的在手裏又凝聚了一個黑色的球,迅速的砸了過去。

張天星也趕忙追了過去,剩下週浩,從揹包裏偷偷拿出一瓶火屬性異能靈液灌了下去,不留痕跡的把瓶子扔到了遠處的雜草叢裏。

真是麻煩!

感受到靈液入體後,周浩這才催動腳步跟了上去。不過,那隻狼卻鑽進了身後的密林中去!

“別追!小心有詐!。。。。”還沒等周浩喊完,這個李衛國沒有猶豫的也跟了進去。

“我去!想死也別拉上我啊!”周浩此刻恨不得把這個李衛國拉出來毒打一頓,以前看他是暗屬性的異能,高看了一眼,沒想到做起事來,跟個傻逼沒什麼區別。

再次一跺腳也跟着張天星的身影追了上去。

。。。。。。。。。。。。

“這裏是哪?”氣喘吁吁的周浩終於在緊跟了半小時後,看到張天星兩人停了下來。兩人也累的夠嗆,都靠在旁邊的樹幹上,大口的喘着氣。

“不。。不。知道!那東西跑到這裏就突然消失了!”

“啥?跟丟了!”周浩連殺李衛國的心都有了,讓你別追非要追,現在我們離標記的記號有半小時的路,鬼知道還能不能出去了!

就在周浩還想埋怨幾句李衛國,突然聽到在他們的頭頂上方的山坡上傳來了一陣吼聲。

一個一身火焰包圍的獅子出現在了三個人眼前!更讓人驚訝的是他的頭上居然有三隻眼睛!

被三隻眼的東西盯着是什麼感覺,恐怕現在周浩能夠解答這個問題了!

毛骨悚然!


你根本分辨不出他在注視着在場的哪位!

“這傢伙看樣子不太容易對付。”周浩苦笑的看着他可愛的隊友。

只是張天星突然從嘴裏吐出了一句話:“火焰三眼獅!” 張天星果然知道些什麼,居然能叫出這個兇獸的名字,這不能不讓周浩暗吃一驚,看來自己對於暗殺星的事情知道的太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