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們對趙雪柔的病,束手無策!

「趙雪柔她應該是感冒了才發的高燒。」帝小強發表自己的意見道,「燒得都暈過去了,恐怕已超過四十度,我們手上沒有藥物,我建議把她泡在溪水裡降溫,這肯定有用。」

「連夜趕路,回城醫治。」彭森依然惜字如金。

「我看可能是熱毒入體,給她吃一顆禦寒藥丸也許有用。」伊睿睿也出主意道。

吳鮮妮卻是沒有出聲,看到趙雪柔靠葉問龍的肩膀上,她沒來由的心裡一陣煩躁。

「泡水有用。」

「回城醫治。」

「吃禦寒藥丸肯定有用。」

帝小強三人爭執著。

「行了,都別吵了,你們不懂就不要亂講。」葉問龍阻止了三人的爭吵,說道:「伊睿睿,你拿毛巾濕些水來給她敷額頭降溫,等她醒了再問她,我看她的病不象是普通的傷風感冒那麼簡單。」


他不通醫理,不懂醫術,但六感超強,剛才抱起趙雪柔的時候,就有一種不是很好的感覺。

通過不斷的敷冷水降溫,半個小時之後,趙雪柔再次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看到葉問龍,仍然嫣然一笑,虛弱地道:「葉大哥,我這是要死了么?能夠死在你的懷裡,我好開心……」

葉問龍能夠感覺到她說的是心裡話,不過她的眼神渙散,應該是意識不清楚之下才說出這樣的話來。看著這個孱弱而一直以來默默站在他們背後為他們出謀劃策,性格好到完美的女孩兒蒼白如死灰的臉龐,葉問龍的心突然間揪了揪。

第一次,他的心為了一個女孩而揪疼。

「雪柔,你不要說胡話了,快告訴我,要怎樣治你的病?」葉問龍只是頓了一頓,便趕緊搖了搖她的柔軟肩膀急問道,又給她灌了一口溪水。

趙雪柔似乎清醒了一些,對自己剛才說過的話似乎也是有些印象,輕輕抿了抿小嘴,粉頰微現暈紅,目光掠過帝小強等人的身上,小聲道:「小強,你們迴避一下好嗎?我有些話要單獨跟葉大哥說,麻煩你們了。」

「好,你慢慢說,我們迴避。」帝小強等人也不多說,轉身走到遠處,只不過,吳鮮妮離開之時,眼神頗是複雜。

「雪柔,你快說吧,你得的是什麼病,怎麼醫治你?」葉問龍看著她,眼中滿是憐惜。

趙雪柔淡然一笑道:「我這病醫不好的,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發作一次,以前是一年一次,後來發作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本來我以為還能夠兩個月,想不到竟然提前了,對不起,葉大哥,連累到你了,不過你不要擔心,我不會有事的,這燒一般一發都是發三天,三天後就會自動退了。

「只是,這三天估計要麻煩你了,因為這病一發,我是一點力氣也使不出的,還有這大半天的路程,恐怕要辛苦你們帶我出去。」

她知道葉問龍的性格,所以沒有象一些影視劇或者一些小說中的狗血劇情那般讓葉問龍放她在這裡不用理她什麼的,她知道,就算是因此而放棄進入龍武學府的機會,葉問龍也絕對不會棄她而不顧。

不矯揉不造作,善解人意,總是予人乖巧懂事的感覺,這也是她能夠獲得強龍小隊的其他人尊重的原因這一,並不單單因為她的本事。

「不要跟我說麻煩不麻煩的話,我們是隊友,是戰友,也是好朋友,你幫了我那麼多,如果還跟我這麼客氣的話,我會生氣。」葉問龍皺眉道,「現代醫學技術發展到今天,基本上沒有治不好的病,怎麼會有治不好的病,能告訴我是什麼病嗎?」

趙雪柔低嗯了一聲道:「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我有這種病,但我又不想瞞葉大哥你,所以才讓小強彭森他們暫避。我這病其實說來不算是病,應該是中了一種無解的罕見熱毒。我爺爺說,那種熱毒他都沒有見過,不管是用現代醫學手段還是華夏傳承數千里的診斷方法,都查不出這種熱毒的來源。

「以前每次發病的時候,爺爺都會採集我身上的熱毒病菌去化驗,但是無一例外的,那些病菌,以現代最先進的檢測手段和精密儀器都化驗不出來。

「他們把這種病菌稱為天衍陽毒。我這病每發作一次,身體就會變弱一次,而且發病的頻率會漸漸頻繁。據聖手爺爺說,當我這病的發病頻率惡化到三個月一次時,也許我會孱弱得連走路都困難了。

「我上一次發病之前,體質還達到5c呢,可是上次發病之後,我的體質便一直滑落,由5c滑到了6b,我想,這次病好后,體質估計掉到7等。

「我知道自己的事,如果再找不到醫治的辦法,下次再病發的時候,我可能就要變成廢人了。爺爺很疼我,因為一直找不到醫治我的辦法,他心裡很難過,這次他問我有什麼願望,我就說想做一回龍武學府的學生,想到龍武學府看看,爺爺就答應了,本來爹和娘他們都反對的,但最後還是答應我了。

「葉大哥,我沒有後悔參加這次的入學考核,認識了你,認識了小強彭森和睿睿姐這些朋友,我真的很開心。」

葉問龍聽她的說話,心裡很是堵滯,他對趙雪柔的話沒有絲毫的懷疑,他知道她不會騙他,這是一種執著的打從內心的信任,聞言疑惑地道:「你說以前你每年發一次病,每發一次體質都會變弱,那以前你是什麼體質?這病又是怎麼來的?先天就有還是後來染上的?」

「我出生時的體質是1c。」趙雪柔的話,讓葉問龍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1c?人類的體質可能會在出生的時候就達到一等嗎?」葉問龍瞠目結舌地道。如果這話是別的人說的,打死他都不相信,但這話出自趙雪柔的口,他沒有絲毫的懷疑。

趙雪柔小聲道:「我的家族與一般的人類有些不一樣。這些我還不能告訴你。但聽我爹說,我出生的時候測量的體質的確是1c,但在家族中也只屬於一般般。

「但是我出生之後,體質一直在提升,提升的速度在家族中算是比較罕見的快,我五歲的時候,體質便突破了特等,七歲的時候,達到了人類體質的巔峰sa級。


「我們趙家有一秘境,七歲的時候當我的體質達到巔峰sa級的時候,爺爺把我放入秘境。秘境的情況我不好跟你說,反正我從秘境出來以後,就開始犯這病了。自從犯這病以後,我的體質便開始掉滑,從人類的巔峰體質滑到了現在這樣。」

從sa體質掉滑到6b,而且這次病好之後,估計還會下滑,這種從天堂掉落地獄的巨大落差,不知道她一個女孩子是怎麼熬過來的。看著趙雪柔那似乎完全沒有悲傷的樣子,葉問龍心裡對這個女孩更是敬佩。這事如果換成是他自己,他能夠接受得了嗎?

「葉大哥,我告訴你這些,沒有別的目的,只是我不想騙你,不想讓你擔心。」趙雪柔對自己的病似乎並不怎麼在意,反而十分在乎葉問龍的想法,說著看著他,眼裡有著一絲的愧疚,葉問龍眼裡流露出來的憐惜,讓她頗是歡喜,卻又因為自己給他帶來的不開心而愧疚。

「可是你現在已經讓我擔心了。」葉問龍有些無奈而寵溺地揉了揉趙雪柔的頭,問道,「你這病沒有葯吃嗎?至少可以緩解一下的葯?」

趙雪柔搖了搖頭,嫣然一笑道:「葯不知道吃過了多少咯,不過吃了也白吃,沒有什麼用,反而讓體內多了一些雜質。我這病很奇怪的,葉大哥你就不用操心了。」

「雪柔妮子,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要傳我月光步和無色訣?」葉問龍突然問道,知道了趙雪柔以前的妖孽體質,他對她幫助自己的事更是好奇。

趙雪柔調皮地笑了笑道:「我偏不告訴你!」那俏皮的樣子,少女心性表露無遺。

葉問龍看著她那虛弱的樣子,心裡又是憐惜又是無奈,再次揉了揉她的頭,心裡輕嘆了一聲,道:「好了,你的身體很虛弱,不要多說話,放心,有我在,一定會安全帶你出去的。」

「葉大哥,能不能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趙雪柔突然輕咬著嘴唇道,貝齒如玉,憐煞了葉問龍,看著她微笑道:「不要說一個小小的要求了,就算是你要天上的星星月亮,大哥也會摘下來給你,從今天起,你趙雪柔就是我葉問龍的親妹子。」

「我才不要做你親妹子呢!」趙雪柔心裡嘟喃道,不過臉上卻是露出了欣喜之樣,歡喜地笑道:「那以後我就叫你大哥了,我上面沒有哥哥,能有你這哥哥疼愛我,那我可就幸福了。」

「好。」葉問龍拍胸口保證道,「妹子你說,只要大哥能夠做到的,一定義不容辭,赴湯蹈火,上刀山下火海滾油鍋都在所不辭,有誰敢欺負妹子你,我一定打得他滿地找牙。」

「噗嗤」

趙雪柔不禁笑道:「也沒那麼嚴重,我只是想,出去的時候,我只要大哥你背我。」


「就這樣?」葉問龍奇問道。

「嗯,就這樣,不然你以為有多沉重?」趙雪柔非常喜歡現在的這種感覺,輕鬆,舒服,溫暖,原來能夠逗逗他,也是這麼的開心與快樂。

「行,這是完全絕對的沒問題,就你這身板,我背三個都沒問題。」葉問龍伸手指在颳了一下她的瓊鼻笑道。

「趙雪柔的病不方便跟大家說,不過她已經吃過葯了,大家不用擔心,她的體質弱,估計這燒要燒兩三天。」知道了趙雪柔的情況后,葉問龍也只能替她隱瞞著。心裡把她認作了妹妹,他的心裡倒是輕鬆了許多。

「哦?沒事就好,剛才我們還在商量,要不要連夜趕路呢!」帝小強等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知道了趙雪柔沒事,眾人便都放下心來,開始張羅起晚餐來。

……

在距離強龍小隊紮營的地方西面大約兩里處的山坡樹林中,一個身材修長的金髮少年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葉問龍等人,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赫然是增益階武者的強大氣息。

在他的身旁邊,還站著五個人,四男一女,其中一人,便是先一步趕出黑堊區的成中發,只不過此時楊娜等四人並不在這裡。

「你說的大魚就是他們?」金髮少年目光如炬,黃昏的昏暗光線完全沒有影響他的視線,兩裡外葉問龍等人的情形他看得一清二楚。

成中發放下望遠鏡,看著金髮少年諂媚地笑道:「不錯,龍少,正是他們。那個穿著黑色t恤的小子就是那個強龍小隊的隊長,叫葉問龍,我親眼看到他拿出兩件體器,一件是一把厚背刀,削鐵如泥,能夠輕易斬殺黑階光魔獸的在寶貝,他就是用那厚背刀偷襲斬殺了一隻紅階和一隻黑階金毛雕,還斬殺了一隻黑階烈炎豹和二十多隻紅階和綠階光魔獸。

「還有一件是透明的看不見手絲線,我親眼看到他用那絲線割下了一隻紅階金毛雕的頭,用絲線束縛住那隻黑階金毛雕的堅硬利爪,趁機斬殺。我敢肯定,這小子的身上,還絕不止這兩件寶貝。」


「很好,劫下這個強龍小隊,我們夜魔小隊的積分一定能夠超過皇天小隊排到前三名,甚至是第二名。」金髮少年眼中精光迸閃,「你放心,拿下這個小隊之後,答應你的好處不會少一點,足夠你進入重點班。」

「謝謝龍少!」成中發諂媚地笑道,眼中也是滿是赤熱。

他帶著楊娜等人先葉問龍等人一步出了黑堊區,便是要聯繫這個夜魔小隊的龍天羽,一個即便是在龍斗城中都是天才中的妖孽般的存在,以不足十五歲的年紀,便已開闢善府,達到增益階的高度,現在他還不到十六歲,卻已經是增益階七級武者,與龍斗星的皇青龍、龍宮月並稱龍斗三龍,在十六歲以下的年輕一輩中,絕對是最妖孽的存在。

據說,龍天羽在還沒有開闢善府的時候,便已能越階挑戰增益階武者,到了增益階開闢善府之後,被發現其善府門戶竟然多達五個,擁有著極為強悍的戰鬥力,踏入增益七級,他已經擁有著挑戰敬愛階武者的實力。

不管是龍斗星還是其他的人類聚居星球,都有著一些妖孽般的天才,象龍天羽這樣的妖孽天才,如果不出什麼意外,是註定要成為龍武學府的核心弟子的。

成中發雖然來自洛靈行省,但成家卻是龍斗城龍家的附庸家族,所以他才會有龍天羽的聯繫方法,一出得黑堊區,便以最快的速度聯繫到龍天羽,把葉問龍和強龍小隊的情況密報。

龍天羽、皇青龍和龍宮月並稱龍斗三龍,但三人卻不是什麼朋友,而是生死不相往來的競爭關係。龍天羽組建了夜魔小隊,皇青龍組建了皇天小隊,龍宮月組建了龍月小隊。

這三個小隊,可以說是奪冠呼聲最高的三個小隊,彼此之間也存著在考核中一比高下的心思。不過,龍天羽對奪得第一併沒有太大的信心,因為他知道龍月小隊隊長龍宮月那個變#態的女人不但實力變#態,運氣也是超變#態,他已知道,龍宮月一樣進入了黑堊區,並且獵殺了不少的黑階光魔獸,甚至還用計獵殺了一隻白階光魔獸,而且據說還是中級的白階。

一隻白階中級光魔獸的核金要以兌換000積分,是一隻黑階初級光魔獸核金的倍,黑階中級的10倍,高級的近7倍,可以說,龍月小隊僅靠那一隻白階中級光魔獸的核金,便可以確保積分排名第一的位置,除非出現更加逆天的變#態出現,不然的話,龍月小隊奪冠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夜魔小隊拍馬也是追不上的。

龍天羽雖然實力強悍,不過他卻不是一個頭腦簡單之輩,雖然成中發的敘述中,葉問龍都是靠著九鎩破獄刀的鋒利擊殺紅階甚至是黑階的光魔獸,但他知道這傢伙肯定有所隱瞞。能夠擊殺二十多隻由黑階烈炎豹率領的光魔獸隊伍的人物,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要知道,就算是有著深厚底蘊的他要對上這麼多高階光魔獸並全部擊殺,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尤其是那隻黑階烈炎豹,如果讓他對上,他最多能夠做到自保。

但是他也並沒有真正的把葉問龍當成真正的對手,前幾天黑堊區的獸潮暴動他也清楚,在他看來,葉問龍只是運氣好撿到了便宜,那些光魔獸剛好處于思維混亂狀態,這才給了葉問龍可乘之機,龍宮月那丫頭還不是因為這樣撿了便宜,設計擊殺了一隻白階花角馬? 夜幕降臨,肆虐寒風搜刮著蒼茫大地,氣溫陡然降到了零下。

天空降下了一朵朵巴掌大小的灰白雪花,不過短短半個小時,紅沽山脈便即被灰白色所覆蓋。

趙雪柔在喝了半碗青魚湯之後,又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她的燒跟她所說的一樣,並沒有退去,整個人也變得憔悴了許多,由伊睿睿貼身照顧著她,只不過她也很累了,挨著趙雪柔的身邊睡下,就連吳鮮妮在這樣的寒冷環境下,也是第一次睡得那麼香。

禦寒藥丸,這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享受到的福利,只有在擁有著趙雪柔這個丹藥士的強龍小隊,才能享受這樣的福利。


「嗯?」正在冥想觀音聖像修鍊的葉問龍心裡突然生出一股危機感。

這不是他的靈耳或者精神意識發現了什麼,而是敏銳的第六感自發產生的警示。

葉問龍迅速從冥想狀態退了出來,耳朵如貓朵傾聽聲音般的動了起來,精神高度集中,片刻之後,他立即發現了狀況。

在西邊大約五百米遠處的紅沽樹林之中,正有五人快速地向他們這邊移動過來,這些人行動迅速,動作輕若狸貓,幾乎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有況且,全體戒備!」

感應到那五人的速度,葉問龍臉色微變,一聲低喝之中,帝小強、彭森、伊睿睿都是同時被葉問龍的低吼聲驚醒了過來。

這是強龍小隊這近半個月來生死歷練出來的警惕性,眾人幾乎是在短短的五秒鐘之內,便已形成了一個防禦陣式,吳鮮妮也被驚醒了,不過她反應過來的時候,看到強龍小隊已經完成了防禦陣式的布置,將發燒昏睡著的趙雪柔護在了中間,同時她還看到,至少有超過十根燃燒著的柴火被擲向了四周,將方圓五十米之內的場地照亮。

她心中暗自驚嘆,這個小隊的反應速度,比之東靈三豹這些狠辣的傢伙還要快上不少。而且他們一發現有況且,就已打著明著來的應對方法,不給敵人暗算的機會。

我明敵暗,這樣的方法那是要逼對手直接明著來。

不怕你來,來就硬碰硬。

或許,也只有強龍小隊才有這樣的底蘊、實力和魄力。

「吳鮮妮,麻煩你代為照護趙雪柔。」葉問龍站在隊伍的最前端,回頭看了吳鮮妮一眼道。

「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她。」吳鮮妮堅定地點了點頭道。

「龍隊,被他們發現了。」只這麼一會工夫,夜魔小隊已然突進百米,即便是在寒風凜冽的夜裡,他們的突進速度仍然達到了驚人的百米5秒。

「既然發現了,那就按第二方案吧!」龍天羽奔跑之中沒有任何停滯,話語甫畢,他的速度陡然加快,嗖地從樹林中飛竄了出來,踏著積雪如豹子般地向強龍小隊等人所在狂奔而去,百米奔跑的速度,達到了驚人的3秒,在雪地之上,只留下了淺淺的腳印。

其餘夜魔小隊的成員速度也不比他慢上多少,一樣達到百米4秒左右的速度,五人呈扇形向強龍小隊逼進,四百米的距離,不過十多秒鐘便已到達。

刷刷刷刷刷

五道人影出現在葉問龍等人的面前,身著緊身白衣的金髮少年正對著葉問龍,橙色的眼瞳在火光的反射下,迸射出炎星般的光芒。

「強龍小隊在此紮營,來者何人?隊長葉問龍問候各位!」葉問龍右手握著九鎩破獄刀的刀柄,刀尖沒入雪地之中,眼中神采奕奕,比火光還要明亮,山嶽般的氣勢卷席而開,如果是一般的敵人,光是看他的氣勢便要生出畏葸之心。

「夜魔小隊,龍天羽。」龍天羽緩緩地走到葉問龍前面十米之外停下,身上氣勢陡然暴漲,如火山爆發一般碾壓而去,周圍的氣溫瞬間升高,地面的積雪,都是開始慢慢融化起來,在他的強大氣勢之下,帝小強等人都生出了窒息之感。

「增益階七級!」

葉問龍倒抽了一口冷氣,在他的精神意識掃描之下,龍天羽的修為無所遁形。

從黑瀑之下出來之後,葉問龍對善力修鍊者的實力強弱,也是有了比較清晰的認識,這龍天羽的氣息,竟然是一名增益七級的武者。

這還不算,對方其餘四人之中,那個紅髮少女是增益階四級,其餘三人,兩個增益階二級,一人三#級,這個夜魔小隊的五人,竟然全是增益階的武者!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葉問龍都是不敢相信,在考核的隊伍中,竟然會存在這麼一支實力強悍的隊伍!

對於這龍天羽的實力,葉問龍自然不大放在眼裡,然而五名增益階的武者放在一起,卻是足以引起他的重視。

增益階的武者,雖然只相當於紅階的光魔獸的實力,但這卻是不能相比的。畢竟人類和魔獸不同,人類有智慧,有謀略,有心計,更有著諸多強大的手段,可以修鍊強悍的武技。而光魔獸的戰鬥,都是依靠本身的天賦戰鬥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