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王獸感動的看了看葉川,臧青梭則是猶豫,他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葉川,要說秦風和王獸拿著都是應該的,畢竟他們付出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可是我……」臧青梭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了。

「你怎麼了?你就不能夠拿這個星元石了么?以前不是兄弟不代表以後不是兄弟,我們都能夠看到你的進步,放心吧,如若以後你當真還是像之前那樣,即便是我不去收你這三十億星元石,恐怕我姐都看不下去的。」葉川笑著道。

尹霜也是朝著臧青梭點點頭道:「男人就要洒脫一些,拿得起放得下。」

臧青梭充滿感激的看了看葉川,陸紫萱沒有怎麼客氣,她和葉川之間根本不需要太過客氣。

女人一直都是以男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尤其是像滄海大陸這樣以強者為尊的世界。

葉川現在是整個隊伍的主心骨,雖然實力秦風和葉川可以說是旗鼓相當,但是論閱歷和背景什麼的,秦風又要差一個檔次了。

「葉川,反正手下我也就收下了,這星元石我可不嫌多,之前在那些商行看到了很多東西都覺得太貴根本買不起,等以後我直接把想要的都買了。」秦風笑著道。

「你們就放心收下吧,這件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剩下的這兩百億星元石,姐姐一百億,憐兒姐姐五十億。我自己也拿個五十億!」葉川笑著道。

尹霜哈哈一樂道:「我還以為你把我這個姐姐給忘記了,我就替憐兒也一併收下了。」

還沒等到憐兒說話,尹霜對著憐兒道:「這個是弟弟孝敬姐姐的,咱們就算是替弟弟存著,以後讓弟弟好娶老婆用嘛,哈哈哈」

其實尹霜收下也是有她的道理的,畢竟對於現在的葉川來說,身上的價值越大,被人盯上的可能性就越大。

尹霜沉聲道:「來人吶,昭告風武城,天星宗宗主葉川拜風武城城主尹霜為姐,奉上星元石三百億,本座大喜,與民同享!」

葉川一愣,所有人都是一愣,憐兒卻很快的反應過來道:「是!」

葉川有些納悶的看著尹霜道:「姐,你這是啥子意思啊?」

「什麼意思?這三百億星元石如若在你身上,你以後的麻煩恐怕就要不斷了,現在大家都知道這錢在我身上了,你說別人還會對你感興趣么?」尹霜沉聲道。

葉川好像明白了什麼道:「姐,還是你想的周到啊!」

尹霜笑著道:「好了,你們在這邊先玩吧,這些天我要出去一趟,一切事務都有憐兒代為管理,你有什麼事情直接就找你的憐兒姐姐就好了。」

「霜姐,你要出去?」憐兒首先問道,葉川也是一臉好奇的問道。

尹霜點點頭道:「這麼多年不出去了,我也得出去散散心不是?不過你們放心,時間並不會太長,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尹霜要出去幹什麼,沒有人知道,葉川當然也不可能知道。

半個月之後,秦風已經一切恢復正常,整個人精神狀態是要多好有多好,還經常性的拉著葉川一起切磋,讓葉川鬱悶的可以。

最讓他受不了的自然就是秦風每一次都一招,而且越來越強。

這讓葉川整個人都有一種危機感,他現在看到秦風都是繞道走,跟著這小子練,還不如自己去修鍊修鍊。

早日突破地武境七重也是好的,秦風看著葉川跟自己練了一段時間之後,竟然一溜煙的不見蹤跡,只好拿著紅眼聖猴來練了。

王獸一開始還挺開心的,畢竟紅眼聖猴他弄回來之後根本沒有發揮的餘地,現在他總算是知道了,這他娘的就是一個苦差事。

秦風這小子修鍊的時候那個忘我,現在紅眼聖猴一看到秦風出來之後,也是滿世界的跑,根本不想和秦風在切磋了。

憐兒看到這一幕也是莞爾一笑,這幫年輕人倒是挺歡樂的。

「憐兒姐,霜姐出去有半個月了吧?你知道她去什麼地方么?」葉川看到憐兒問道。

憐兒笑著道:「這一次我是真的不知道,不過一個月的時間,我估摸著最有可能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去天武城,來回十來天的功夫倒是有可能。」

「天武城?哎,這些天我們都憋在這邊憋壞了,什麼時候想要上街逛逛才好呢?」葉川有些鬱悶的說道。

憐兒笑著道:「霜姐可是交代過了,你們最好還是不好上街,如若真的遇到了袁家的高手的話,恐怕到時候就沒有人救得了你們了。」

葉川笑著道:「實在不行的話,就找個人跟著唄,憐兒姐姐,要不然你跟著我們一起出去逛逛吧?準備準備閉關所需要的一些東西,這些天秦風這小子你也看到了,整個就是一個發情的公牛啊,誰也擋不住,再不出去的話,我怕這小子會瘋!」

憐兒哈哈一樂道:「要是被秦風聽到,估計又得找你拚命了。既然你們這麼想出去的話,那就出去吧,我帶你們到商行逛一逛,你們也應該補充一些東西了。到了天武城那邊,實在是太過危險。」

「嘿嘿,我就知道憐兒姐姐對我們好……」葉川一個馬屁就送了上去。

憐兒道:「不過我可得警告你們,你們出去可別瞎惹事啊,要不然的話霜姐回來我都沒有辦法向她交代了呢。」

憐兒其實也是有些擔憂,這葉川等幾個人出去不惹事的概率實在是太小太小了,這幫人整個就是一不安分的主。

不過這些天他們也實在是憋壞了,憐兒想著自己跟著他們出去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所以也就答應了下來。

「憐兒姐,你就放心吧,我們就去玲瓏商行找吳大福吳掌柜,這一次去也得感謝感謝他之前的幫忙不是?順便在他們那邊採購一些東西……」葉川拍著胸脯保證道。

這一次出去他的確也沒有想著要惹是生非什麼的,畢竟他也知道這命只有一條,只是這些天他們實在是憋壞了。 經過一天的趕路,月色剛起之時,張天來到了荒南山的山腳。

上方便是章家的大本營,也是他真正的家族所在。雖然他並沒有在這裏生活過,但是他的父親,他的母親,他真正的族人都生活在其中。

章家對他來說很陌生,眼前的建築物他也找不到一點印象。張天心裏涌起了莫名的滋味,卻是沒有動一下。

章威自從到達章家便一直很高興,嘴上笑呵呵的就沒停過。異族入侵已經半年了,他幾個月前就離開章家,前去抗擊入侵的異族。這段時間,歷經大大小小的戰役。如今能夠活着回來,能夠再次見到熟悉的親人,他自然是高興萬分。

好半晌,章威才發現張天的異樣。張天表現的實在太古怪了,在他臉上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激動。在章威看來,似乎張天這個章家少主消失四年後,再次回家時對章家沒有一絲一毫感情,形同陌路。

張天的古怪異常,章威眼中露出思索,不禁有些懷疑張天的真實性了。

四年前,章家少主無故失蹤,引起了章家的軒然大波。章天自幼天賦超羣,幾年修煉就輕鬆達到了星王巔峯。在章家衆人看來,章天用不了多久將會爲章家再添一名星聖級的絕世大能。

但是四年前一個夜晚,章天一朝消失,從此章家少主成爲了一個傳說。眼前的張天雖然同樣恐怖異常,模樣較之四年前沒有太大變化,但是章威卻是不敢確定張天的真假了。

不過這種事,自然會有章家的管事人處理。此時張天進入章家,若是假扮的,想來也討不到半分好處。

想到這,章威拿出了一塊令牌。在張天微微詫異的目光中注入一道星元,旋即令牌昇天,前方露出一條通道。


“恩,竟然是陣法,還有迷惑的效果。”看到這,張天有些訝然。之前看到山腰處的建築,此時看來似乎並不是真實的。

不過很快張天就釋然了,章家作爲四大家族之一,大本營怎麼可能會如此簡陋。外人一眼就能夠看到章家虛實,若真是這樣,估計什麼阿貓阿狗就能夠進出章家了。

“少主,請隨我來。”章威在前方帶路,張天跟着他一步踏入顯露出的通道。

進入通道,張天跟着章威的腳步,轉過無數複雜的路線後,終於來到了章家真正所在。

一步踏出通道,整個陣法效果立馬消失,張天隨即發現了內部別有洞天。

此時他眼前鳥語花香,不遠處一個千丈的瀑布高掛,下方的一個小溪濺起百丈飛流。四周古木參天,星力充沛,修煉事半功倍。

一條條的青磚地面鋪設出去,直通向遠方的建築羣。張天跟着章威身後,朝着遠處的建築羣走去。

兩人速度很快,片刻便是來到了山門口。守門的章家族人看到兩人後,頓時神色微變。三個守門子弟迅速發出信號,一個藍衣青年快步上前,對張天恭敬道:“章成見過少主。”

張天不認識他,但是禮貌性的點了點頭。只是霎那時間,周遭空間一陣波動。張天雙眼閃過一絲精芒,朝着前方空間波動地帶望去。

“嗤嗤”空間撕裂,一道灰影從中閃出。張天觀其模樣,卻是一個滿臉皺紋的老者。老者相貌普通,雙眼卻是異常鋒利。略微感受,張天便得知老者是星帝級巔峯的強者,距離星聖級也只是一步之遙。不過雖然是一步之遙,但是很可能一生都邁不過去。

其他幾人看到老者,神色肅穆,彎身恭敬道:“四長老好”

老者沒在意幾人的話語,而是看向了張天。鋒利的目光打量一圈後,老者枯樹皮的臉上頓時波動起來,雙眼滿是欣喜之色。

“你來了。”老者看着張天激動地說道。

這句話很突兀,也很奇怪,根本不像是對族中後輩子弟的口氣。

“恩”張天輕輕嗯了聲。他對於老者也不認識,自然也就不可能多說什麼。

其他幾人滿頭霧水,不知道兩人在說些什麼。老者繼續說道:“族長早有交代,只要你回來了,就帶你進入禁地。”

張天再次點了點頭,對於自己父親的安排,他自然會遵從。

看到幾人不解的模樣,四長老頓時雙眼含威,帝級強者強大的氣息微微散發,幾人立馬如遭萬千大山壓身,額頭的冷汗止不住的流淌。

看着幾人有些承受不住了,四長老這才緩緩收起了威勢,威嚴的聲音在幾人耳邊響起:“少主回來一事,關係重大,你們幾個全都給我爛到肚子裏去,知道了嗎?”

“是”雖然不明白少主回來本是一件喜事,此時爲何四長老嚴禁幾人說出去。但是在四長老強大的氣息壓迫下,幾人沒有絲毫猶豫便是點頭應道。

四長老轉過頭來,對着張天招了招手,旋即兩人踏入了空間裂縫中。餘下幾人雙眼驚懼之色慢慢褪去,剛剛四長老那恐怖的氣息對幾人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驚懼之餘,他們幾人很快便是咧開了嘴,因爲耳邊再次傳來了四長老的聲音:“你們幾個現在就給我到祖傳大殿裏去,那裏我已經通知過了。直到我通知你們,你們才準出來。”

祖傳大殿,是章家除了禁地最爲重要的地方。祖傳大殿裏面,不僅星力精純是外界的十倍,還有着章家歷代強者留下的星道感悟。除了家族的長老和天才弟子,平常子弟一生難得進入一次。

幾人不是章家的長老,同樣天賦也不是絕頂,所以從沒有進入過。此次四長老開口,他們可以進入章家子弟夢寐以求的修煉之地,頓時幾人臉上笑開了花。

幾人也知道能有如此機緣,也是因爲張天的緣故。四長老如此安排幾人,自然是限制幾人的自由,防止消息走漏。幾人沒做絲毫停頓,幾人立馬朝着祖傳大殿而去。那裏,他們早就期待了。

張天跟着老者,只是幾個呼吸時間,便是來到了章家的禁地。禁地外,罡風呼嘯,周圍寸草不生,唯有一塊黑色的石頭佇立在那裏。那恐怖的勁風每次來到石塊前,仿若是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攔截,從兩旁流過,石塊絲毫不受影響。


“禁地”兩個鮮紅的大字異常醒目,提醒着進入之人裏面環境的兇惡。張天與四長老站在罡風呼嘯的中心,只是靜靜的立在那裏,不動如山。

這裏的罡風倒是和張天翻越通天峯,在高空中遇到的罡風差不多。雖然威懾力似乎還有所增強,但是以如今張天的實力,這種強度的罡風已經不能影響他絲毫。

張天不受影響,四長老就更不受影響了。四長老半隻腳踏入星聖級,若是交起手來,估計十招之內就能要了張天性命。

“就是這裏,你自己進去就行了。這個禁地,章家初建時就存在了。幾萬年來,進入之人只有三人活着走了出來,其餘人···”

老者雙眼有些敬畏,頗爲感嘆的說道。看着張天,隨即再次開口:“雖然不知道族長爲何要你一定進入其中,但是這實在是太兇險了,簡直就是十死無生。哎。”


“三人嗎?”張天有些驚訝。幾萬年來,章家進入其中之人定然數不勝數。其中實力絕強者也不在少數,只有三人走了出來,可想其中的恐怖程度。


“就是三人,一個是我章家的始祖,也是建立章家之人。第二個則是兩萬年前,章家第一百零一代家主章聖天。在他的帶領下,章家迅速崛起,奠定了如今章家四大家族的格局。”

四長老繼續解釋道,神色中帶着崇敬,雙目都變得有些熾熱。張天心中有些澎湃起來,一個建立了章家,一個帶領章家走上了巔峯,那麼第三人呢?

“不知這第三人是何人?”張天問道。

四長老什麼有些怪異起來,良久纔開口道:“第三人是你父親。”

“我父親?”張天訝然道。

四長老神色鄭重,點了點頭道:“沒錯,就是你父親。你父親天縱之姿,出生時伴隨紫氣。兩月能行。一歲能言,三歲踏入星道。五歲成就星王,九歲成就星皇,十三歲成就星帝,二十歲成就星聖。隨後進入此禁地,再次出來便踏入天下最強者行列。”

四長老一一道來,張天由先前的驚訝到最後的麻木。十五歲星帝,二十歲星聖,這便是他都萬萬不及的。而他可是有化萬物爲己用的神功,而他父親只是靠自己修煉便有如此逆天的成就,實在是妖孽。

“既然族長讓你進入此地,或許他知道什麼吧。裏面我沒有進過,你自己小心點。”四長老有些無奈的說道。

張天雖然不及他父親,但同樣是一個妖孽,不出幾年章家會再次多出一尊星聖級大能。如今進入這噬人的禁地,四長老怎能不嘆息?

張天沉重的點了點頭,旋即一步踏入禁地。看着張天的身影消失不見,四長老立在原地注視良久,空中飄着一絲絲的嘆息。

張天進入禁地後只是半個時辰,天星大陸驟然發生了鉅變。仿若是整個大陸發生了十級大地震,轟轟聲不斷,大地起伏不斷。

天上陰雲密佈,雷鳴不斷,整個大陸瞬間陷入了黑暗。

伴隨着這等異象,一聲傳遍全大陸的巨響傳了出來。而禁地外的四長老聽到這一聲巨響後,神色劇變,失聲道:“族長他們失敗了,封印破碎了,全面入侵開始了。” 天武城城門,如同沙場上的鐵甲軍牆,檐角飛翹,鉤心鬥角,延至天邊,瓦上碧綠,煥發魅然,儼然危樓,稜角似一筆白描,凌空瀟洒。

尹霜站在了天武城城門的門口,看著這熟悉又恍然的一幕,整個人都是鬱悶的看著前方。

這裡曾經她無數次的來過,卻又驀然的回首,作為一個女人,她一直保持著她應該有的矜持。

可是天武城的那位,卻至始至終保持著自己的大男子主義,從來沒有真正的向自己開口示愛過,尹霜的內心深處可以感覺的出來,他是愛自己的。

一晃就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兩個人就因為那一層沒有捅破的窗戶紙,這麼多年一直就這樣過著,在尹霜看來,雖然悠長的歲月卻也抵不住風霜的老去。

天武城城主府,氣勢恢宏,大氣磅礴。

「什麼人?」看著尹霜的到來,看守城主府的護衛大聲的呵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