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要不我再出城去找幾圈?」江維問道。

「也好!」白夜月道,「我也去找找吧!」

又幾日之後,江維和白夜月幾乎把天荒城到原罪城之間所有的路線都找了個遍,可依舊沒有得到任何關於林念落的線索。

林念落就彷彿鬼界蒸發了一般,憑空失蹤了!

ps:今天坐了六七個小時的車,總算回來了!深夜來一章先,睡覺,累…… 就這樣,林念落失蹤了足足半月,而江維、白夜月等鬼也擔心了足足半月。

不過好在林念落曾註冊過「鬼武者」的身份,有一塊鬼武者聯盟的身份令牌。這身份令牌是有確定生死的作用在的,透過令牌,江維、白夜月都確定了林念落仍是活著的,只不過不知道去哪裡了而已。

「哎,師姐和二蛋怎麼還沒回來!」這已經是江維這半個月來,不知道第幾次登上原罪城的城牆眺望了;只不過每一次眺望,江維都是失望而回,始終沒能看到林念落的身影。

「回去吧……」白夜月拍了拍江維的肩膀道。


每一次江維來這裡,白夜月一般也都會一起來。不過,白夜月心裡知道的事情,顯然比江維要多得多,所以對林念落的失蹤,他也想得更多。

「難道是他們做的?……」白夜月的眉頭皺起,但卻不敢確定。

而就在江維和白長老準備轉身回城裡的時候,就在離原罪城不遠處的一處地面,竟忽然「轟」地一聲炸響。

「嗯?」江維和白夜月都被這聲炸響給吸引了過去。

沒等他們搞明白這聲炸響到底是怎麼來的,聲源傳來的地方,竟忽然從地底飛出兩道身影。

咻!

咻!

這兩道身影極為迅捷地由地底躥出,蹦到了地底;其中一道是人類女鬼,另一道則是一條大黃狗。

「這是?……」江維和白夜月的眼神頓時就變得驚喜起來;二人都眼力非凡,自然遠遠就看清了這忽然從地底躥出的一人一狗,正是林念落和二蛋!

「念落!」

「師姐!二蛋!」

江維和白夜月都驚喜非常地迎了上去。

這半個月來,他們可無時不刻不擔心著,現在,總算盼到林念落和二蛋平安歸來了。

「師父!師弟!」

「大哥!」

林念落和二蛋這才剛剛從地底露出頭來,還沒來得及看清周圍景象,便看到江維和白夜月朝自己奔來,自然也是又驚又喜。

「師父,師弟,你們怎麼會在城門口?」林念落驚喜道。

「我們怎麼會在這裡?」江維笑著搖頭,「我還想問你,你們怎麼會忽然從地底鑽出來呢!」

白夜月也看向林念落,顯然他也非常不解,林念落為什麼會從地底鑽出來。

「嗯……」林念落組織了一下話語,道,「本來我是想在地面繞道趕回原罪城的,可二蛋非要說,拿著地級魄在地面上跑太危險了,就好像是錦衣夜行一般;還非要拖著我一起鑽到地底,這樣一路從天荒城挖地道挖到了原罪城來……」

「什麼!?」江維聽得驚呆了,「你們這是一路從天荒城挖地道挖到原罪城來的!?」

林念落道:「準確說,是二蛋一個人在那裡挖;而我,只是跟在它身後走……」

「……」江維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自己和師父在原罪城裡擔心了半個月,還滿天荒郡尋人;結果搞了半天,二蛋竟然帶著林念落,在地底深處挖地道!

這簡直就是掘地千里啊!

江維和白夜月又怎麼能想到,二蛋竟然會想到這樣一種回家的方法!而且就算能想到,想要在地底找到林念落和二蛋,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咳咳……」白夜月顯然也被二蛋這二貨的想法給震驚到了,乾咳了幾聲道,「好了好了,回來就好,我們都進去吧……」

這半個月來,江維和白夜月可擔心壞了,生怕林念落和二蛋會遭遇什麼不測。 權謀天下之攝政郡主 !?

「大哥,你這個什麼表情!?」二蛋見江維一副無語的神色,頓時它的狗臉上就露出了惱怒,「難道你不覺得,我這個方法很天才嗎?你還能想出比這更加安全的回家辦法嗎?」

江維無語地看著二蛋,摸了摸它的狗頭道:「很天才,很天才……」只是任誰都聽得出來,江維說這話的時候,完全是言不由衷。

二蛋又不蠢,自然也聽出了江維話中的諷刺;不過江維都已經承認它很天才了,它還能怎麼反駁呢!?

三人一狗一邊朝城內走去,一邊說著。

「其實二蛋你狗膽小,謹慎點也是沒錯的!」江維道,「如果是以往,一枚地級魄出世,確實足以引起一番混亂了!而說實話,你走地底也確實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這還像句人話!」二蛋扯著狗臉哼道。

「不過這一次,你們還真沒什麼必要挖地道回來;陽魄洞里發生的事,一件接著一件,可比一枚地級魄有吸引力得多了……」江維款款說起了和林念落分開后發生的一件又一件事。

當然,關於天級魄、趙翀,方一寒等的事情,江維很自動地就給略過了。之所以不說,並不是因為不信任白長老、林念落他們,而是有些事情,最好就是讓他們永遠爛在心裡,不讓任何人知道!

畢竟,這些事情即便說出來,也無非只是多一個聊天的談資罷了,卻會增加一份泄露出去的風險;而永遠爛在心裡,才是最最安全的保密方法。

……

林念落回來之後,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調整狀態,然後請師父白夜月幫忙煉化那一枚地級魄。


要說這一次陽魄洞獵魄,收穫最大的自然就是江維和林念落了。

江維得到了整個鬼界都極難一見的天級魄,而林念落也得到了非常罕見的地級魄。二人本就天賦異稟,現在又煉化了這樣的極品魄,註定前途無量。

「念落,你想煉化地級魄,恐怕並非易事啊!煉化吸收的過程,恐怕得持續上數日;你準備好了,就隨我一同去閉關吧!」

就這樣,林念落被白長老帶去,閉關煉化吸收地級魄去了。

雖說煉化吸收地級魄的難度,比煉化吸收天級魄要低得多,可林念落煉化吸收地級魄,卻反而要比江維煉化吸收天級魄要難。

這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白長老本身修為也比較有限,只有凝魂期圓滿罷了,護法起來自然比較吃力。而且,白長老的護法,畢竟只能算外力,出手幫忙的時候,自然沒法像居住在江維體內的小金人那般容易。

而且,林念落本身的靈魂強度,也遠不及江維,煉化吸收所耗費的時間較長,也就正常了。

「不知道師姐出關后,會是什麼樣的實力……」江維期盼地將林念落送去閉關,隨即將目光投向了二蛋,「二蛋,你也該晉陞凝魂期了!」 一個月後。


原罪城。

江維悠閑自得地走在內城的街道上溜著二蛋。

早在一個月前,二蛋就已經晉陞到了凝魂期;原本走路就狗模狗樣、龍行虎步的它,現在就更加不可一世了,就差臉上寫「誰敢惹我」了!

「哼!」二蛋傲慢非常地跟在江維身後,就好像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地似的;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鬼修,二蛋不屑嗤道,「一群弱小的會神期小鬼!」

即便是原罪城內城,凝魂期大鬼也只佔很小的比例;而且這其中,大多的凝魂期大鬼還都外出闖蕩或是執行任務去了,留在原罪城內的寥寥無幾,會閑著沒事在街上瞎逛的大鬼更是幾乎見不到。

所以內城的街道上,幾乎都是會神期的小鬼;江維和二蛋兩個凝魂期大鬼出現在這裡,自然引來了無數敬畏羨慕的目光。

二蛋非常享受這樣的目光,身為焦點的它,更是完美地詮釋了什麼叫狗眼看人低。

「二蛋!」江維都有些受不了二蛋那副趾高氣昂的小模樣了,「你再這樣,下次我就懶得溜你出來了,你一個人來逛街好了!」

「汪!那可不行!」二蛋連道。二蛋喜歡的,就是被江維溜出來;如果讓它獨自出來逛街,那樂趣肯定要少了不少的!


正說話間,二蛋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了前方不遠處正走來兩道熟悉的身影。

「汪汪!」二蛋歡快地撒開腳丫子跑了過去,嘴裡還叫個不停。

「哈哈,二蛋!」來的,正是李浩和周雪。

有句話叫做「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江維在陽魄洞中收穫如此巨大,回來后自然不會忘了自家的好兄弟。囊中揣著幾十枚玄級魄的江維,毫不客氣地就掏出兩枚玄級魄來,讓李浩和周雪都晉陞到了凝魂期。

其實李浩和周雪並不是什麼愛修鍊的人,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強者之心。像李浩,來鬼界都已經十年之久了,實力卻沒有任何的進步;而周雪,身為周家的小姐,她的修鍊條件其實是要比普通鬼好很多的,但周雪的實力同樣很弱小。

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說,把玄級魄給李浩和周雪使用,簡直是暴殄天物!而且對李浩和周雪來說,晉陞到凝魂期后,基本上就懶得修鍊了;玄級魄的價值,無法在他們身上體現出來,說實話和用黃級魄沒多大區別。

但江維無所謂啊——李浩是我的好兄弟,我當然要給他用最好的了;既然手裡有玄級魄,我又怎麼會讓他用黃級魄呢?

「小浩!」江維也迎了上去,「最近你們小夫妻的生意做得怎麼樣啊,興隆不?」

李浩風騷地一掠頭髮,笑道:「我做生意,哪有虧的道理,自然是穩賺不賠了!」

「這口氣,果然夠壕!」江維笑道,「啥也別說了,土豪請客,我們喝幾杯去!」

「走走走!」李浩拉著江維便往一家常去的小飯館走去。

雖說在鬼界,吃飯是一件相當奢侈的事情,但對江維、李浩這樣層次的鬼士來說,吃吃喝喝還真不是什麼事;江維隨便掏出一塊魂石來,就能在原罪城裡大吃大喝上幾十幾百年了!

「汪!」二蛋也是狗眼一亮,「吃吃吃!」狗是貪吃的動物,這一點,即便是到了鬼界也不會變。

走進那家無名的小飯館,隨意叫了點愛吃的酒菜,三人一狗便聊了起來。

「阿維,你是不知道啊,你們天荒閣的弟子,這幾天都開始纏上我了!」在一個小包廂里一坐下,李浩便埋怨道。

「哦?有這事?」江維有些驚訝。

「可不是嗎!」李浩道,「你也知道,我不是做內城代購的嗎?丫的,這幾天,我不管把什麼東西運到外城去,都分分鐘被搶購一空啊!」

江維一聽便明白了:「他們乾的?」

「沒錯!」李浩道,「他們明顯是想走我這條線,想通過我來接近你;這不,就在今天,何邂都已經找上我了!」

何邂曾是方思琦的小弟,當初江維初入天荒閣的時候,何邂就已經有三十倍的靈魂強度了;那時,何邂甚至準備出手虐江維的,不過江維卻沒有應戰。這幾個月,何邂在求道山中收穫不少,都已經是會神期圓滿的修為了。

「都是玄級魄惹來的麻煩啊!」江維嘆道。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江維在陽魄洞里得到了那麼多的玄級魄,這個消息自然傳到了原罪城。於是,接下來,江維就發現,閣內的會神期弟子們,和自己的關係一下子就變得「親密無間」起來,每天都會有人來噓寒問暖;就連曾經有過點小間隙的何邂等鬼,也都厚著臉皮找上了自己,想要求一個玄級魄。

只是,江維又怎麼會傻乎乎地隨便把玄級魄給別人呢?

要知道,玄級魄這種東西,整個天荒郡也沒有多少;江維手頭的玄級魄雖然不少,不過他需要的玄級魄卻更多!

首先,兔小刀、蔣青等關係要好的,江維自然好不吝嗇地送上一個玄級魄。這倒還好,也要不了幾個玄級魄,可江維生前那幫萬象門的師兄弟、師姐妹們呢?——江維手頭的玄級魄,還不過萬象門的分的呢,江維又怎會捨得把玄級魄送給別人?

好在萬象門這幫師兄弟、師姐妹們現在大多還沒有到會神期圓滿,所以這一時半會的,倒也不急著要玄級魄用;不過等他們到會神期圓滿了,江維當然要儘可能地給他們提供玄級魄了!

玄級魄雖然珍貴非常,但在江維看來,和萬象門兄弟姐妹間的情誼一比,就不值一提了!

江維可是在萬象門長大的,和萬象門內的師兄弟、師姐妹們都有著很深的感情在;反倒是天荒閣,江維剛加入不久,和這裡的弟子感情並不算深。

「何邂找上我,說願意以高價買一個玄級魄!」李浩笑著說道,顯然根本沒把何邂說的真正當成一回事。

「高價!?」江維也不由笑了,「他一個會神期小鬼,能出得起什麼高價!?再說了,我又不是沒見過錢的人,有錢,又未必能買到玄級魄!」

以前江維的儲物戒指里,魂石可是堆積如山的;但儘管如此,江維卻沒有途徑去買到一個玄級魄。

跟江維提「高價」,這本就是一個笑話;跟江維說高價買玄級魄,更加是笑話!

就在江維等談笑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道清脆聲音——

「哈哈,師弟,我就知道你在這裡!別躲了,出來和我打一架吧!」

聽到這道聲音,江維的臉色忍不住一變。

ps:感謝魂魂和小五的打賞,不知道有沒有漏掉誰沒感謝的…… 「林念落!」

這道清脆聲音的主人,不是林念落還能是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