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驚呼之聲,頓時從一名低階天靈師的口中傳出,先前他便是以為,傲爽只是一名普通人罷了,可這飛翔的舉動卻是在證明著,對方是一名天靈師以上的武者!

天靈師以上的武者,他們還無法感受出他的境界,那麼,似乎只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這個少年的境界要超出他們太多,這個差距,足夠讓他們根本無法感受出他的境界!

幾人都不是傻子,當看到傲爽飛起的那一瞬間,他們便已經明白了一切,可還是有人不願相信眼前這一幕場景,甚至揉了揉眼睛,隨後才徹底確定下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哼,你們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我可不趟這潭渾水了。」

剛才那名性急的巔峰靈師,看到傲爽升騰到半空中后,頓時撇了撇嘴,其實從他剛才的話中就能看出,即便傲爽沒有展露出實力,他也要離開了,如今只是恰巧借著這個機會罷了。

而先前就打算出手的幾名天靈師就不會如此想了,他們原本就曾打算出手,只是現在的情況不同罷了,不過在不知道傲爽的實力到底處於什麼層次之前,他們似乎也不會搶先出手。

「王哥,怎麼辦?」

剛才那名還拍過隊長馬屁的巔峰靈師,感覺事情局勢發生變化之後,當即問了出來。

「慌什麼?這片天地間實力最強的也只是半步王階強者,而且也只有那麼幾個,難道他能是其中之一不成?咱們的隊伍就算不算那個臭小子,也還有著整整九個人,還有五名低階天靈師,就算他是高階天靈師,不過你看他的年齡,又能強大到哪去?」

強大的分析能力再次出現,並且又是頭頭是道,不過他之所說倒還真是有些道理,如果傲爽只是普通的高階天靈師,恐怕都不能從這些人的手中討到好處。

別看他們只有五人是低階天靈師,可他們卻還有著一個不俗的身份,那就是軍人,還是那種上過戰場,真正殺過人的軍人,他們若真是動起手來,實力要比尋常的天靈師強大太多。

而且聽他話中的意思就是,絕對不打算首先出手了,就等傲爽出手后再以逸待勞。

這種方法倒也高明的很,如果傲爽只是一名尋常的高階天靈師,是不可能瞬間將九人擊殺的,而隨後,它們九人卻是能夠快速做出反擊,選擇撤退或是繼續戰鬥下去都可以。

「看來你能夠當上這小隊的隊長,也真是有兩把刷子,反應還不錯,可惜了,今天你們這幾人,除了那個決定退出的巔峰靈師之外,都要永遠地留在這裡了啊,呵……」

冷笑聲傳來,動手之前先冷笑一聲,其實並不是傲爽一個人的專利,很多人或許都有這種習慣,只不過這道笑聲若是由傲爽發出,帶給眾人的那種如墜冰窖之意要強烈得多。

他又要出手了!剛剛擊殺了我四名手下,現在又要繼續出手了,這等人物殺起人來眉頭不皺一下不說,居然還能笑出來,實在是讓人感到可怕,此人招惹不得。

靠著自己手下的屍體,此時的大漢費力地趟坐在地面上,右腿報廢的他想跑都跑不了,他也只能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傲爽,後者若是心情好的話,或許不殺自己也說不定。

望著隔空站在自己對面的九道人影,傲爽沉聲道。

「站錯隊伍的人,必然要死!」

話音還未落下,傲爽的腳下驀然升騰起幾道深紫色靈光,『轟』的一聲中,猶如驚雷炸響,正是詭步八絕中的雷絕,緊隨其後的是,因為那快到極致的速度而留下的殘影。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當即自九人的小隊中傳來,這般速度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只感覺眼前一花,就在剛才傲爽所站的位置上,哪還有什麼人影?

「在身後!」

驚呼之聲,不知從誰的口中傳了出來。

「叮噹!」

兵器交加的聲音傳來,可這種聲音也只是持續了不到一息的時間,隨後便是『唰!哧!蹭!』的這類聲音傳來,常年征戰沙場的人,對於這種聲音都不會陌生。

那是靈器和身體接觸時傳來的聲音!

“啊!呃!”

鮮~血四濺,一團團血霧和血花當即出現在天空之上,在一聲聲令人心神懼顫,背心冒涼風的慘叫聲中,一個個猶如落葉般的身影,無力地自天空中灑落下來。

沒錯,就是灑落,如果說他們的身體內還能夠有些重量的話,或許都不會是這種姿態,可傲爽的出手,似乎將他們身體內的力量完全抽幹了一般。

「難道……殺戮……也能成為藝術?」

望著那猶如落葉繽紛一般自天空中灑落而下的九人,右腿殘廢的大漢竟看的痴了,口中也是隨之喃喃說道:「千萬不能再招惹此人,不管他是少年還是使用了還童之術的老者……」

不知怎的,大漢望著那懸立於天空之上的傲爽時,心中竟是泛起了一種下意識的感覺:這人的到來,恐怕會在遠古殺場內掀起萬丈的波瀾! 第七百八十章正勝對胡聯盟!

感受著殘廢大漢和那名選擇離開少年的驚駭眼神,傲爽的身形緩緩自空中向下方落去。

這些中原域的武者相較於剛才的胡人武者只是多了一名低階天靈師和四名巔峰靈師,這等實力的提升,或許在別人眼裡會很巨大,但在他的眼中,卻是極為微弱的。

「有沒有這裡的地圖?拿給我,你就可以走了……」

沒有理會天空中的那名少年,傲爽低頭望向大漢問道,他這次是真不想將其擊殺了,倒不是說他心生憐憫之情,只是現在的他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想儘快離開這裡了。

「啊……有!」

大漢一愣,他似乎還沉浸在剛才傲爽那瀟洒身影的回想中,聽到前者說話后才從那般狀態中反應過來,摸索了一番空間戒后,從中取出了一個羊皮紙般的地圖,交予了傲爽。

結果地圖后,傲爽又重重地看了大漢一眼,不過並沒有說話,但那意思也異常的明顯:不要將我的出現和行蹤告與任何人,否則後果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腦袋頓時如同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如果不是他的左腿已經殘廢的話,此時定然已經跪了下來,雙手抱拳對著傲爽作了作揖,那意思似乎也在說:前輩,放心吧……

「前……前輩……」

這時,那邊原本選擇離開的巔峰靈師少年,緩緩自那邊跑了過來,看其神色間,還有著一絲遲疑,似乎是在做著什麼艱難地決定一般,身軀也有些微微的顫動。

「怎麼?」

即便是傲爽,都沒能猜出這少年究竟想要做什麼。

「前輩……您……能不能收我為徒?」


猶豫半響之後,那少年終於鼓起勇氣說了出來,儘管傲爽看起來在年齡上比他還要小,可修鍊一途,達者為師,為了獲得強大的實力,他也不在乎這些稱呼上的細節了。

「哦?收你為徒?」

雙眼內驟然綻露出幾縷精芒,就在這一瞬間,傲爽便好似已經將整個少年都是洞悉了一遍,下一秒后,緩緩搖了搖頭:「你的資質還算不錯,可惜,在性格上不適合當我的徒弟。」

這少年的資質傲爽剛才看了看,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如果能夠有些奇遇的話,將來的成就應該也差不到哪去,靈王境是穩穩的,可那份急性子倒是真沒讓傲爽看中。

這倒不是說急性子不好,每一種性格的人,都擁有一種其他人不曾擁有的人格魅力,這點傲爽還是深深知道的,所以只能是說,對方的性格,不太適合做自己的徒弟。


首先,傲爽的性格是比較沉穩的,尋常之時較為低調,而且還有些內斂之意,只有決定出手之時, 自古英雄出少林 ,以一種雷霆的手段,將敵人瞬間滅殺。

「性格上?這……」

被人拒絕後,少年的神色間難免不會有一股失望,可他似乎還是不願放棄,當即便是說道:「前輩,我可以改啊!人的性格不可能是一成不變的啊。」

他這點說得倒也沒錯,在經歷了一些事情后,性格上確實可能會發生變化,如果這種事情讓人刻苦銘心的話,就算是性情大變也不讓人感到意外。

「你要知道,我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只是一個過客,或許也可以說,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虛幻的場景,我不能確定自己在這裡待多長時間……」

傲爽搖了搖頭,他來這裡可是為了參悟靈紋爆印的,將之參悟成功后他便會離開,畢竟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去處理,屆時別說這少年願不願意和他走,能不能將之帶走可都是一回事。

「不過今日你我二人在這裡相見,你既然剛才也沒有出手,也算是你我二人有緣,這樣,此地一別之後,若是你我二人還能相見,你再考慮拜不拜師,我再考慮收不收你。」

傲爽說完后,便不再給少年任何的說話機會,對於一向獨行慣了的他來說,其實也不怎麼習慣身邊總是跟著一個小尾巴,但對方和自己無冤無仇,他也不會對著少年說些什麼。

畢竟每一個武者都有著追求強大實力的權利,無非就是他走上了一條是正確還是錯誤的道路而已,走上正確的道路,自然會有所收穫,若是誤入歧途,也是本末倒置。

說完之後,傲爽看了看手中的地圖,便離開了。

該說的話他已經說完了,其實他也不是沒有想過收徒這種事情,可現在他也只是一名高階天靈師之境的武者,加入藍日道宗后也還需要拜師,哪裡有時間管自己的徒弟?

對比了一番手中的地圖后,傲爽發現自己還真是有些低估這遠古殺場的地域面積了,原本他認為這遠古殺場也就和遠古戰場一般大小,甚至還要更小上一些也說不定。

可真正拿起手中的地圖后他才發現,這片遠古殺場的總面積,約等於現在靈玉大陸上北域和西域加起來的總面積,其中各個勢力的劃分也是錯綜複雜,一言兩語難以說清。

這點對於他尋常靈紋爆印,造成了不小的阻礙。

「呼……看起來要做好長時間奮戰的準備了。」

深吸一口氣,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傲爽若是沒有尋找到靈紋爆印,是絕不可能提前退出的,畢竟這裡的人似乎還以為是大帝的統治時期,或許還有著什麼遠古靈技。

想到這裡,傲爽徑自向地圖上的一座城鎮走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中必然有著一些傳說,而這些傳說中,或許就會有關於靈紋爆印的消息。

即便這種可能性不是很大,可傲爽初來乍到,只能一點一點的去詢問。

「上好的靈器,用來擊殺胡人再好不過,瞧一瞧,看一看了啊!」

「剛出爐的新鮮肉包子,都是用二階靈獸的肉烹飪而成,食用起來強身健體!」

「各位路過的大爺來翠香樓看一看啊,又新來了一批紅粉!」

……

遠遠地,傲爽便是聽到了這個城鎮內的諸多雜亂之聲,而當他聽到『翠香樓』三個字時,眼中也是驟然劃過一道靈光,剛才自己擊殺的幾名中原域的人,對於這裡應該並不陌生。

至於聲音中的那所謂的『紅粉』,想來應該就是一些女~技女(不能打得太明顯)了。

「正勝城!」

看著城門上的三個古字,和城牆上站立的那些軍人,傲爽壓低了一番自身的氣息后,便緩緩走了過去,不過就在進城的過程中,還經過了一番考問,才被放入城中。

剛一進入其中,便是發現了一個極為明顯的建築,那是一座巨大的庭院,大門就有二十多丈高,兩側還站著許多手持長槍的護衛,各個英武不凡,門上掛著一塊匾額。

上書:正勝對胡聯盟!

打聽了一番后,傲爽這才知道這個聯盟的用意所在。

這是近兩年內才興起的一個組織,遠古殺場內的地域的確極為遼闊,先前也是說過,這裡有著諸多的勢力,其中胡人域和中原域可以說是死敵了,互相爭鬥從未停止過。

或許在人數上,中原域的武者會佔些優勢,因為這裡人傑地靈,極為適合武者修鍊,可胡人域那裡就不同了,據說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大沙漠,生存條件極為惡劣。

這也就使得,胡人域總是想要侵佔一些中原域的領地,因為環境惡劣,胡人域的人數比起中原域的人數來說較為稀少,可那裡民風彪悍,幾乎每一個胡人都是修鍊之人。

中原域如果只是靠每年的徵兵,和一些大家族內派遣出的弟子,恐怕還真難以和胡人域的武者抗衡,因此只能向一些散人武者求助,希望他們能貢獻一份力量。

起初中原域的皇帝是極為不願意如此的,畢竟沒有人會白白出力,想要讓他們出手,還要給予一些好處,一個武者哪怕只給一萬靈石,一百個也需要一百萬。

這對於整個中原王朝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消耗。

可經過了幾年的戰亂后,中原王朝不僅兵力受損嚴重,一些將領和各個家族內派遣出的弟子都是折損大半,朝內怨聲載道,逼得皇帝也是不得不下達詔書,組建聯盟。

而雖然說是聯盟,可盟主還是又當朝將領擔任,畢竟這樣一來聯盟才更加有凝聚力,據說正勝對胡聯盟的盟主就是大將軍西門大將軍,不管在朝內還是朝外,均是德高望重。

正所謂『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正勝這裡距離胡人域可是極近的,因此也是重兵把守,但若是沒有一個好將領擔此大任的話,恐怕這裡早就告破了。

回想起自己進城時所經歷的盤查考問,傲爽心中暗想到:看來這西門將軍倒還真是有兩把刷子,即便戰鬥還未打響,可便已製造出了這般聲勢,其意思自然是讓所有人嚴陣以待了。

「咦?告示?」

不經意間,傲爽也是發現了城門旁張貼出的一張告示,畢竟自己剛剛殺了人,如果上面所發布的是通緝令的話,很有可能自己便是那被通緝之人,想到這裡,旋即移步走了過去。 第七百八十一章藏寶閣?

「是不是對胡聯盟又發布徵兵告示了?快去看看,據說今年的獎勵不錯吧。」

「當今聖上前兩年可是極為不注重這點,但如今卻是大舉徵兵,難道這兩年真的要燃起什麼大規模戰火不成?不行,我還真得去看看, 高官 。」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若是給予的好處極大,恐怕會有不少人報名吧,不過越大的好處就越代表著巨大的危險,關鍵時刻還是要能把持住自己為妙……」

……

嘈雜的議論之聲,不時便會從圍觀的人群中傳來。

聽著眾人的議論聲,傲爽緩緩搖了搖頭,以他的眼裡來說,自然不用擠開人群走進去,只需遠遠地觀望,哪怕站在原地,只要靈魂之力溢出體外,便可看清告示上的內容。

「中原三千六百年,皇帝親下詔曰,發佈於正勝城,吾中原域與胡人域戰亂多年,其間戰火不斷,各有損傷,為了保護百姓平民,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連年的戰火,致使民不聊生不說,也極大的耽誤了中原王朝的發展,所以朕決定借著當今朝綱正旺,大將頗多之際,一舉剿滅胡人域,以求一勞永逸,國泰民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