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哼,你這溜鬚拍馬的功夫我也是自愧不如呢。”王倩在一旁冷哼道。

“你……”碧蓮冷眼看了一眼王倩,可隨後又轉頭看着唐萱,直跺腳道:“萱姐,你看看那王倩,她兇我,我好怕怕啊。”

“好了,你們都別鬧了。我們還是去和吳道子他們匯合吧,估計他們也等着急了。”唐萱用手颳了一下碧蓮的鼻子,說道:“帶我們去北峯。”

碧蓮嘟嘟個嘴,衝着王倩做了個鬼臉,右手一揮,一道傳送之力包裹着衆人到了北峯涼亭。

唐萱剛一踏上北峯,就覺得有些不對,放眼望去,整個城中都是術法滔天,一隊隊的人馬正在廝殺着。

“唐萱,你可算回來了,這籠中城都打亂套了。”

王天官快步從涼亭內走出,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吳道子等人。


“這是怎麼回事兒?什麼時候開始的?”唐萱看向王天官,問道。

“也就一炷香的時間吧,這不我們正猶豫着是不是出去幫忙呢。”王天官一臉凝重的說道:“這次黑衣人來了好多,還參雜着一些玄衣人,很像我們在黑風洞遇見的那些人,戰場已經遍佈全城了。”

“嗯,我都看到了。”唐萱又是四下張望了一番。

“主人,不對啊,不是說這裏只有金丹修爲纔可以入內嗎?你看那些玄衣人,竟然都有着元嬰修爲呢,還好數量不多,只是十人。”此時站在北峯之上,丸子能夠感應到整個籠中城內的情況,繼續道:“那城主隱藏的倒是挺深的啊,以前是靠着引龍球維持着元嬰修爲,沒想到現在沒有了引龍球居然變成元嬰中期了。”

“嗯?指給我看。”唐萱好奇道。

“那裏,北區,以一己之力牽制住了六個玄衣人的那個。”丸子伸出右爪,指向北邊,說道。

這次倭國來襲可不像上次那麼簡單,光金丹巔峯的黑衣人就來了百萬,除了他們,更是有着十個元嬰初期的玄衣人。


唐萱眉頭緊鎖,難道這火靈珠對於他們有這麼重要?還是這裏還藏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呢? “萱姐,我們要不要幫忙?”碧蓮看着四下裏瘋狂的敵人,焦急道:“再這樣下去這籠中城的衛隊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雖然被城主纏住了六個元嬰,可剩下的那四個卻是破壞極大啊。”

“好,正好可以拿這些倭寇來給你試試新術法了。”唐萱點頭應允道:“就在這裏吧,其他人做好戰鬥準備,保護碧蓮。”

碧蓮笑着點了點頭,跨步向前走出十丈遠,隨後一股完全超越了尋常金丹巔峯的氣勢,從她腳下升騰而起。整個人的衣服,頭髮無風自動,一股血紅色的火焰將她周身包裹着,將她腳下的山石全都燃出一個十丈餘的深坑。這讓剛剛還爲她離開人羣感到莫名的王天官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原來這是怕傷害到自己啊,這是什麼火焰,居然會有如此威力。

這團火焰醞釀了短短數息的功夫,就向外擴散而去,只一剎那間,整個籠中城都被籠罩在了一片紅光之下。唐萱和王倩還有二寵在之前就已經見識過碧蓮這升級後的術法,所以沒有覺得什麼,可王天官和吳道子等人就不一樣了,感受着自己身上被激發出的滔天戰意,而且還附加着火屬性的狂暴氣息,激動的都想要衝出去殺幾個黑衣人了。

唐萱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看着衆人,說道:“不要去,在這裏守着。”

衆人聞言後,都沒有再動,只是原地看着。

戰局在剛剛倭國略佔上風的情形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衛隊們開始轉守爲攻了,那四個元嬰已經不能像之前那樣打死殺虐了。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城主府方向,看向了北峯,那四個元嬰已經開始不惜一切代價的向着北峯殺來。

趙安也是心頭大駭,他發現自己的修爲竟然隱隱的要達到元嬰後期了,剛剛還勉強應付六個元嬰,可現在已經是遊刃有餘了,這一切都是那個叫碧蓮的女修的術法所賜嗎?手中招數一緊,在逼退了那六個元嬰後,也是擡頭望向北峯,這唐萱太可怕了,不光自身實力強勁,身邊的人也如此霸道,還好不是敵人。他能感受到這增益之術中包含着濃郁的火靈珠氣息,他本身就是火修,對於他的增益更大。

尊上獨寵︰田園冷妻不好追 ,在籠中城正南上空,突然出現了一道黑色線條,足有萬丈。從那萬丈黑線之中不斷的涌出黑衣人,彷彿開啓了一道萬丈大門一般,短短數息時間,就已經達到了百萬之衆,而且還沒有停止之勢。這其中雖然沒有玄衣的元嬰修士,但也全是金丹巔峯。

接下來,東面,北面,西面,也都出現了同樣的場景。

“這……這數量也太嚇人了吧。”王天官看着四面不斷涌入的黑衣人,有些慌張。

“你們在這裏守着,在我回來之前,千萬不要離開,我去找一下城主。”唐萱此刻也有些不安的感覺了,來敵實在是太多了,而且還不知會不會出現一些玄衣人。唐萱說罷,使用祕法,將修爲提升到了元嬰,全速離開了北峯。

原本在金丹層次只能小層次提升修爲的祕法,也因爲無上心經的特殊,又能夠施展了,這也是之前唐萱能夠打敗石獅的原因。

“主人,我隨你去。”丸子大叫着也隨唐萱離開了。

唐萱看了看那四個正向着北峯靠攏的玄衣元嬰,傳音給丸子,叫它保護好碧蓮,不要跟着自己。丸子也察覺到了那四個元嬰,又回頭看了看北峯其餘人,果斷回去了。

唐萱一路向着城主所在殺去,一些黑衣人好像也察覺到了她的危險,非但沒有避讓,反而紛紛的放棄了對手,全部向着唐萱圍了過來。由於援軍的到來,外圍雖然已經大爲緩解,可是在這中心地帶可不是這樣的。原本就壓力很大的黑衣人爲了不讓唐萱和城主會合,不惜一切代價的圍攻,更是讓很多人被快速圍殺,可即使是這樣,依舊拖延着唐萱,十分慘烈。

唐萱一路殺戮,很快來到了趙安的身邊,並沒有加入趙安的戰局,而是站在一旁隨手斬殺着靠近的黑衣人。

“趙城主,這黑衣人爲何又大舉進攻了,恐怕不是爲了火靈珠那麼簡單吧?”唐萱隨手兩道火龍轟散了靠到近前的兩隊黑衣人後,沉聲說道。

“唐姑娘,不瞞你說,這次你們閉關期間,主上曾找過我,吩咐過我如遇危急時刻可以求助於你,至於他那種層次的,實在是不方便參與這次戰爭。”趙安手上一緊,一道地獄火同時轟退了六個玄衣人,高聲說道。

唐萱聽罷,微微一愣,這是什麼情況,無情公子難道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嗎?看來事情變得簡單多了。想到這裏,高聲說道:“我要和被關押的衆修對話,還要讓他們能看到外面的狀況。”說罷隨手凝結出了六條巨龍,向着剛被轟退又揉身上前的六個玄衣人轟去。

只見這六條巨龍身體上的波動各不相同,竟然是六種不同的屬性,分別是火龍、水龍、土龍、金龍、風龍、雷龍。唯一相同點就是那狂暴氣息,全部都是百丈巨龍。

要說那六個玄衣人其實在碧蓮施展出‘戰意覺醒’時就已經完全不是趙安的對手了,雖然在這之前他們靠着詭異的身法能勉強和趙安戰平,可這之後,就完全是靠着燃燒精血了,在他們施展着祕法燃燒精血之下,居然都能勉強接近元嬰中期,這也是他們能一直纏鬥趙安的原因。

可他們在勉強接下了地獄火後,又見六條巨龍來襲,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唐萱,也沒有功夫提防趙安了,全部拼盡全力抵抗着巨龍。

趙安見狀也是無比的震驚,這六條巨龍給他帶來的震撼不亞於唐萱打敗石獅,打敗田中時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雖然這六條巨龍每一條對他現在的實力來說都不足爲奇,可是一下施展出六種屬性的術法就足以讓他震驚了,這可是六系同修啊,這個唐萱可真是個變態啊。震撼過後,馬上拿出一道金色令牌,右手捏訣,向着令牌上一按,顫聲說道:“唐姑娘,可以了。”

唐萱點了點頭,從儲物戒指內拿出了星辰劍,緩緩的拔出。在快速的結印下,一個數百丈的靈力仙女在她身上凝聚了出來,這正是天外飛仙的起勢。

巨大的靈力仙女開口道:“籠中城的修士們,現在籠中城正遇到了危難時刻,我希望大家能夠出來隨我一起殺敵,希望大家能夠放下心中的不滿。我唐萱保證,在此戰過後,先獎勵殺敵前一萬名龍吟塔鑰匙一枚,至於其他人,也會分批次的獲得鑰匙的。詳情等戰事結束後,會解釋給大家聽的,一切爲了修仙界,隨我一起殺了這些倭賊!如有異心者,我必誅之!”

雖然籠中城很是龐大,但是唐萱的話語還是通過這種手段傳遞到了每一個角落。

被關押在籠中城四個區域的億萬修士們都驚異的看着這道巨大的仙女,感受着這龐大的氣息和劍意,更能感受到千萬守衛那股超越金丹巔峯的氣息,和鋪天蓋地的黑衣人,和那四周還在不斷浮現的黑衣人。

“哼!這是大難臨頭了嗎?關了老子這麼久,這回有危機了,想要老子效命,做夢去吧。”

“是倭國人!!這是什麼情況?居然有這麼多的倭國人。”

“不管怎麼的,我都要先消滅了倭國人再說。”

“唐萱是誰?怎麼這麼強大?”

“殺敵前萬名有龍吟塔的鑰匙?這是真的嗎?”

“都會有鑰匙,以後不會被關押了嗎?改規則了?”

趙安聽罷只是微微一怔,隨後苦笑了一聲,又把那金色令牌拿了出來,狠狠一握,令牌轟然碎裂,籠罩在四個區域之上的陣法全部消散,他掘的唐萱的想法可能是對的,至少在大敵當前下,即使衆修們有再大的仇怨,也是會一直對外的。

一時間四個大區內混亂無比,有人已經主動離開庭院出去殺敵了,有人還在觀望,也有極少數憤憤的看着正在戰鬥中的守衛,彷彿有着無盡的恨意一般。

主動殺敵的人在踏出庭院的那一刻,一股強烈戰意籠罩在他們的身上,這些人原本大多都是金丹巔峯,在碧蓮術法的增益之下更是急速攀升。

有人興奮的大叫道:“這力量,和守衛們一樣的力量!這,太爽了,兄弟們,出來殺倭寇啊。”

出去殺敵的修士一道道術法轟向黑衣人,雖然不能秒殺,但卻是完全壓制。

還在觀望的修士也紛紛激動地飛掠出去,加入了戰團。而那些帶着怨氣和恨意沒有出戰的衆修們也沒能避開戰鬥,隨着四周不斷涌入城中的黑衣人不斷的增多,在失去了陣法防護的他們,很快也成爲了黑衣人的目標,可他們就沒有戰意的眷顧了,只能憑着自身修爲和黑衣人拼殺着,戰況也是異常的慘烈。慢慢地,所有人都發現了這其中的差別,都懂得了在外地入侵之時,誰也不能獨善其身。

戰!戰!戰!直到這一刻,之前被關押的衆修全部加入了戰局。 唐萱滿意的看了看趙安,看着這些奮起的衆修們。那高達數百丈的巨大靈力仙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縮小,直至和唐萱完全重疊,唐萱化作了仙女,漂浮在離地十丈的空中,劍意更勝。

“天外飛仙,一件驚鴻!”隨着唐萱的一聲低喝,唐萱化作了一個手持神劍的仙女,人隨劍氣向着北峯之處殺了回去。

一招之下,斃敵無數。

唐萱沒有多停留片刻,仗劍左右衝殺,向着北峯趕去。趙安這裏她並不擔心,她已經看出那六個玄衣人已經是強弩之末,相信過不多久就會趙安擊斃。北峯那裏情況就不一樣了,那四個玄衣人此時已經率衆殺到,四人聯手纏鬥着丸子,更有萬餘黑衣人一般抵禦着身後守衛圍殺,一邊不顧一切的想要靠近碧蓮,但都是被王倩、王天官、吳道子、黃珊、乾帥、歐陽少華六人和寶寶死死的防住。

在唐萱全力拼殺下,不多時就已經打開了一個缺口,來到了丸子身邊,可憐那四個玄衣元嬰正在燃燒着精血全力對抗丸子。雖然發現唐萱靠近,但無奈被丸子纏的太緊,被唐萱一劍一個的全部斬殺了。

有了唐萱的加入,再加上丸子沒有了那四個玄衣元嬰的糾纏,那萬餘黑衣人被唐萱等人和外圍守衛裏外夾攻之下,轉眼間就全部被滅殺乾淨了。

隨着被關押的修士被放出,城中的黑衣人很快的就被一掃而空,這可是十個,甚至是百個在打一個啊。就連城主那裏也是很快的結束了戰鬥,這還要得益於剛剛唐萱的出手,加速了那六個玄衣人的滅亡。


這些玄衣人的死狀和黑衣人就是完全不同了,屍體就那麼躺在地上,而不是化作黑煙消散。

此時城中混戰已經改爲了攻城戰,籠中城的四個方向已經各自聚集了千萬之衆,雖然這個數量對於籠中城此刻的戰力來講不算什麼,可是讓人感到頭疼的是那四道黑線還是在源源不斷的像這裏輸送着黑衣人。

“把戰場控制在城外,大家上城牆,守衛們用弓箭,衆修們在後排術法助攻!”趙安的聲音迴盪在籠中城內,而他本人正在高速向着北峯之處急掠而去。不多時就已經到了北峯,和唐萱等人會合。

“趙城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唐萱感覺這次戰鬥太蹊蹺了,黑衣人太不計代價了。

趙安大袖一拂,一道結界將北峯之上的衆人籠罩在內,這只是一個音障結界,並不能干擾到碧蓮術法。做完這些之後,趙安長嘆一聲,道:“事到如今,就不瞞各位了,在這城主府的地下封印着外域魔族的大天尊。”

“什麼?大天尊?他沒有隕落嗎?他不是使用血祭大陣遭反噬身亡了嗎?”唐萱驚奇的問道,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腳下的山石,這下面居然還封印着這麼變態的人物。

“隕落?哪裏有那麼容易啊,那大至尊還殘留着一縷殘魂,即便是強如蜀山掌門唐軒、王者大陸王霸和三金聖教三金道尊都無法徹底滅殺,三人最終決定將這縷殘魂封印在幻龍洞窟之內,而這座幻籠城其實是爲了鎮壓這大天尊而存在的。”趙安苦笑道。

“而那些被關押的修士並不是在反哺修仙界的靈力,而是在維持着封印陣法?”唐萱突然明悟,問道。

“嗯,可以這麼說吧。”趙安點了點頭,說道:“這陣法不光是封印之用,還起到煉化之用,也許是因爲七天前你布制的那五級聚靈陣的疊加作用下,加速了對大天尊的煉化,這些外域魔族的走狗們才狗急跳牆了吧。”

“這……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把修士們都放出來會不會對封印所有影響?”唐萱皺了皺眉頭,看着在四周城牆上抵禦外敵的衆修們。

“會有一些,但是影響不大,別看他們數量衆多,但他們加起來都未必能抵得上你這個五級聚靈陣呢。”趙安稍稍一頓,繼續道:“這都是因爲主上慈悲,不忍損耗他們生命本源,只是每天攝取一些他們的修爲之力,最多是讓他們保持修爲不變,千百年來修爲不會有寸進罷了。”

“好了,我知道了,七天前你爲何不讓我多佈置幾道聚靈陣,早日煉化這大天尊的殘魂呢?”唐萱有些不解的看着趙安,問道。

“這……即使多佈置幾道聚靈陣也不可能短時間內煉化大天尊的殘魂,而前天前斷龍石後面的那兩個細作還在,我擔心一旦加快煉化,會激起倭國的憤怒,我們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可能會守不住的。”趙安淡淡的說道。

“糊塗!什麼時候能準備好?你看看現在的狀況就好了嗎?”唐萱聽後,哭笑不得,正色道:“現在聽我的,我全力佈置聚靈陣,你們去抵禦外敵。”

唐萱也不管趙安是否答應,就開始了自己的安排,擡眼看了眼碧蓮,問道:“蓮兒,你這術法還能支撐多久?”

“一天一夜。”碧蓮微笑着回道。

“好。”唐萱應了一聲,繼續道:“趙城主,丸子,王倩,王天官,你們四人分別去四個城門處支援,儘量多滅殺一些黑衣人,我擔心待會兒他們會再有玄衣人來襲。在這之前能多滅一些是一些,我就不信他們的站士是無休止的多。

吳道子,黃珊,乾帥,歐陽少華,你們四人在城主府的東南西北方向待命,以防這城主府再似幾天前的狀況。趙城主你抽四十萬守衛,配合他們守住城主府四邊。

寶寶隨我在北峯佈置聚靈陣,另外,我還需要魔晶和靈石,越多越好。”

“好吧,希望主上是對的。”趙安嘆了口氣,又是丟給了唐萱一枚儲物戒指,和唐萱告辭之後,直奔南門而去。

其他人也都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沒有廢話,各就各位去了。最主要的是唐萱此刻是這裏戰力最高之人,而那個同樣重要的碧蓮也是對她言聽計從。

“王天官,你等一下。”

王天官剛要轉身離去,就被唐萱給叫住了,唐萱遞給了他一個圓球到他手中,說道:“這是引龍球,用它可以將修爲提升到元嬰,支撐三天應該不是問題。”

王天官點了點頭,收好了引龍球,向着北方去了。剛剛覺得王天官不配去獨擋一面的衆人也都再也沒有這心思了,只是有些妒忌他了,要是有引龍球,換誰都可以擔此重任了。

現在北峯之上就只剩下了唐萱和寶寶,唐萱開始了五級聚靈陣的佈置,由於這次是以元嬰修爲來佈置,明顯速度加快了。

外面那四道黑線之上還在不斷的涌現出大量黑衣人,但也不時的加雜着幾個玄衣人了,沒有那麼輕鬆了,而唐萱還在有條不紊的佈置着聚靈陣。好像那四道黑線隨着聚靈陣數量的增加,變得瘋狂了起來。

唐萱在剛剛就察覺到了,隨着聚靈陣的增加,這北峯的高度居然在不斷的降低。其實這在她佈置出第一道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了,只是當時沒有在意,以爲是錯覺。可是在這一道道聚靈陣的出現之後,特別是隨着她佈陣速度的加快,她能感覺到,北峯的高度已經降低了十分之一。


寶寶無事可做,目光呆滯的看着唐萱一道道的聚靈陣重疊着。在唐萱將第十道聚靈陣佈置成功後,它終於忍不住了,沉聲說道:“主人,我怎麼感覺這北峯在塌陷呢。”

“除了塌陷呢?”唐萱右手一楊,又是一道道的魔晶和靈石,直接就凝結成了陣符,她已經在這不斷的佈陣之中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外面的黑衣人越來越瘋狂了,還有那些玄衣人。”寶寶看着遠方,神色凝重的說道:“主人你留我在這裏是因爲我敏銳的觀察能力嗎?”

“是因爲你實力太差!”唐萱淡淡的說道。

“主人,我知道了,你留我在這裏是爲了打擊我的。”寶寶低下頭來又開始用爪子畫圈圈了。

“好了,說正經的,我覺得這北峯像是一個標尺,只要這北峯消失之後,也就是那天至尊被煉化之時。”唐萱又布好了一個聚靈陣,盤坐而下說道。

寶寶忽然神色一凝,繞着北峯之頂跑了幾圈,回到了唐萱的身前,正色道:“還真是這麼回事兒,要說尋寶和結界的事兒找我算是找對人了,不過……”

“不過什麼?”唐萱問道。

“不過這個陣法並不能完全把這天至尊給煉化了,這天至尊太過強大,哪怕是僅剩一道殘魂也不是說滅就滅的,如果這麼簡單,當年早就被滅了不是嗎?”寶寶忽然頸下光華大盛,一個和丸子項圈幾乎一樣的項圈出現在了它的脖子上,只是顏色不同,不是金色,是白色。

“這……怎麼回事兒?”唐萱停下了聚靈陣的佈置,呆呆地看着寶寶。碧蓮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寶寶。

“我突然想起了些什麼,我知道我的身份了!!”寶寶興奮的大叫道:“老頭子,我們好久不見了!” “你的身份是什麼?”唐萱和碧蓮齊道。

“啊!!頭好痛,頭好痛。”寶寶捂着腦袋,在地上打起了滾,嚎叫道:“我突然想不起那麼多了,繼續布靈陣,繼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