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陣熟悉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李白聽的真切,那是劉嵐的聲音!

“李白,你的養母風韻猶存,我想應該會有人喜歡的。”機械的聲音哈哈狂笑起來,道:“想要救回你的養父母,那就來大興安嶺吧,當然,如果你覺得他們不重要,那就不必來了,我會將你的養母送給那些喜歡中年美婦的人享用哈哈哈,我在大興安嶺等你五天時間!我等你來!”

電話被掛斷,李白的臉色猙獰而扭曲,明君的臉上寫滿了憤怒之色,他咬着牙,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語氣森然道:“是李開天的人,他們因爲我殺了李天風和李天明,所以他們綁架了我爸媽,用來威脅我!”

“卑鄙!”李無名怒罵一聲,道:“我們這就告訴爺爺,讓爺爺出手對付李開天,讓他講你的養父母放回來。”

“沒用的。”李白麪無表情,心中卻有千萬怒火燃燒,他冷笑一聲,道:“對方沒有承認他們是李開天的人,但是卻話裏話間引導我,告訴我他們就是和李開天有關係,就是因爲李天風和李天明的死來報復我的!我得走了,去大興安嶺。”

“你不能去,太危險了!”李無名聽到李白說要去大興安嶺,驚呼一聲,道:“他們這是擺明了想要讓你自己去送死,你絕對不能去!”

“我必須要去!”李白搖搖頭,道:“事情你去告訴爹孃大伯他們,我現在就走。”

李無名看到李白堅定的神色就知道他肯定勸不住李白了,於是只能點頭道:“我們一起去,人多力量大。”

李白再次搖頭,道:“對方手裏有人質,而且點名要我去,你們就算了,放心吧,我不會逞能的。”

“我也要去!” 官路逍遙 ,語氣堅定道:“我跟你一起去!”

李白想了想,點頭道:“好,我們一起去。”

李無名看着李白和洛青衣直接朝着院子外走去,也是一陣無奈,真是沒有想到身爲宗師的李開天居然會做出如此令人不齒的事情來,他想了想,決定將事情告訴爺爺,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李開天再這麼猖狂下去了。


李白走得很急,一直守在莊園門口的李思遠看到李白和洛青衣急匆匆的朝着莊園外走去,眼眸裏不由得閃過一絲快意的神色,道:“走這麼着急幹嘛?急着去給什麼人收屍嗎?”

李思遠看着李白陰沉的臉色心中別提有多開心了,那種復仇的快感讓讓李思遠的神情都變得扭曲起來,滿是戾氣,道:“你殺了我爹,我就要你爹孃賠命!”

李白停下腳步,朝着李思遠一拳轟出,恐怖的力量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透明的拳頭轟擊在李思遠的胸口上,將李思遠直接轟飛出去撞在牆上,猛地吐出一口摻雜了內臟的血水,整個胸口都凹陷了下去,看起來極爲恐怖。李思遠神情駭然的看着李白,眼眸裏滿是驚恐之色,他看着李白那滿是殺機的眼神渾身一震,他可以感覺得到,李白是真的想要殺他!

“我留你不殺,不是怕什麼人,而是要留着你眼睜睜的看着你最大的靠山倒下!”李白頭也不回,留下一句話走出李氏莊園的大門,他發誓,一定要讓李開天爲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 宗族祠堂裏,李開山默默地坐在椅子上,聽着李無名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他沉默了很長時間,嘆息一聲,道:“李開天啊李開天,還是忍不住要出手了,還真是你的脾氣啊。”

“爺爺,這件事情如何處理?”李無名小心翼翼的問道,要是讓他來選擇的話,絕對二話不說將李開天拿下,逼迫李開天將李白的養父母放回來,但是他知道這是他的想法,而不是他爺爺的想法。

李開山揉了揉眉頭,道:“樹欲靜而風不止。既然李開天他不願意和我和解,一定要讓我們李家付出代價,那就不要怪我了。”

“無名,你替我走一趟,去找李開天,告訴他,此事之後,我當年欠他的,就還清了,再有任何異動,我必不饒他!”

說話間,李開山的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站在附近的李無名感覺自己像是陡然從祠堂裏墜入了地獄,整個人墮入了黑暗的世界當中,什麼都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籠罩着他的,只有無邊的恐懼和死亡的陰影!

片刻之後,臉色煞白,渾身冷汗淋漓的李無名陡然從黑暗世界當中回到了現實世界,他神色驚恐的看着李開山,聲音有些苦澀道:“爺爺,這就是宗師的力量嗎?”

李開山點點頭,道:“早點體會一下宗師的力量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去找李開天吧,將我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他。”

……

李無名看着坐在椅子上正對着自己的李開天,眼眸裏有着遮掩不住的驚恐之色,這個李開天身上竟然穿着一套壽衣!

他這是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了嗎!

如果李開天真的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那麼李開山讓他帶來的這一番話,還有用嗎?李開天會受到威脅嗎?

想了想,李無名還是決定將話告訴李開天,他走到李開天的面前,道:“晚輩李無名,見過前輩。”

李無名並沒有叫李開天二爺爺,而是稱他爲前輩,因爲在李開天的眼中看來,此時的李開天已經不配當他的二爺爺了,一個可以爲了一己私慾而妄圖危害整個李家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去尊重,他稱呼對方爲前輩,也只是敬重李開天的實力而已!


李開天倒是沒有因爲李無名的稱呼而感到生氣,他只是睜開眼睛淡淡的看了李無名一眼,道:“你來,有何事?”

李無名冷聲道:“爺爺讓我告訴你,此事之後,他當年欠你的便還清了,你倘若再做出什麼危害李家的事情,他絕不饒你!”

李開天聞言沉默了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那笑聲陰森森的,“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李無名臨走之前深深地看了李開天一眼,沒有再多說什麼。

李開天看着李無名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之中,終於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那笑聲裏滿是不甘心,滿是怨恨和癲狂,“欠我的還清了?哈哈哈,李開山,你欠我的,一輩子都還不清,我要用整個李家的滅亡來報復你!”

……

李白和洛青衣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走出了秦嶺山脈,風塵僕僕的兩人沒有任何的停歇,直接買了火車票趕往距離大興安嶺最近的城市。

火車上,兩人坐在軟臥包廂裏,什麼都沒有說,倒頭就睡,一覺醒來的時候路程已經走了大半,很幸運的是包廂裏只有他們兩人,李白看着洛青衣神色憔悴的樣子,有些愧疚道:“讓你跟着我一路跑,都憔悴了不少。”

洛青衣搖搖頭,身子貼在李白的身上,道:“我沒事,你不要擔心我,這比起我以前拍戲受的累差得遠了。”

兩人就這樣抱着,隨意在車上買了點吃的填了填肚子,等到他們下車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早上了。

李白剛剛下車,電話就響了起來,看到這來電顯示,李白眉頭一皺,將電話接了起來。

“真沒想到你會這麼快就趕到了這裏,距離五天時間的約定還有兩天,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等到兩天之後,我在大興安嶺裏等你,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遊戲,記得帶上你的女伴,保護好她哦。”

說完,那人便將電話掛斷,李白麪無表情的跟洛青衣道:“走吧,我們找個酒店休息一下,然後兩天後進山!”


洛青衣點點頭,而後又有些遲疑道:“老公,小柔她們問我有沒有陪着你,我撒謊了,說沒有和你一起。”

李白笑笑,道:“你這麼做是對的,讓她們跟着一起來,除了讓我擔心分神之外,沒有任何用處。”


洛青衣聞言沉默下來,道:“那我是不是也沒有用處啊。”想到這些,洛青衣忽然有些後悔了,她比起蘇柔來還要不堪,只是一個普通人,肯定是幫不上李白什麼忙的,這樣一想,洛青衣忽然有些後悔跟着李白一起來了。

“對不起老公,我好像連累你了。”洛青衣剛纔聽得很清楚,電話裏那個人要李白帶着她一起進入大興安嶺,這樣一來,李白就必須要分神來保護她,她完全成爲了李白的累贅。

李白笑笑,對洛青衣道:“傻丫頭,你對我而言,可是一大助力,別那麼瞧不起自己。”

“真的?”洛青衣有些半信半疑,不過她也不覺得李白會在這個時候騙自己。

李白點點頭,道:“當然是真的,不過這個方法對你而言,可能有些難以接受。”

洛青衣想到了某種可能,紅着臉道:“我沒事的,我願意的。”

李白看洛青衣的樣子就知道她想歪了,不過李白也沒有多做解釋,他倒是寧願洛青衣派不上用場。

既然已經被敵人知道了蹤跡,兩人乾脆也沒有遮遮掩掩,直奔這座城市最大的酒店住下,洗了一番熱水澡之後又在牀上睡了一個回籠覺,兩人睡醒出門買了一大堆保暖防寒的衣服和用具帶了回來,其實這些東西都是給洛青衣準備的,包括一些包紮傷口用的紗布和繃帶。

等到第四天的晚上,洛青衣在睡前給自己化了一個淡妝,將李白撲倒在了牀上,柔聲對李白道:“老公,我不知道這一次還能不能一起活着回來,所以,我們來再愛一次吧,就當做是最後一次。”

李白麪對洛青衣深情款款的眼眸,根本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來,他翻身將洛青衣壓在身下,嗅着洛青衣身上的幽香,慾望開始升騰。

……

翌日清晨,穿戴整齊的兩人租了一輛車朝着大興安嶺駛去,當車子在路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來到大興安嶺外之後,李白再一次接到了對方的電話。

“把車丟下,徒步進山,向着正前方前進,一百里,六個小時之內完成,不然的話,我就砍斷你養父一條胳膊!”

電話再次被掛斷,李白反打過去的時候對方已經關機了,李白深吸一口氣,對洛青衣道:“走吧,六個小時一百里,還算可以。”

洛青衣知道自己會是李白的累贅,所以看到李白蹲下身子來要背自己,她順從的趴在李白的背上,對李白道:“老公,我真的能派上作用嗎?不會是要我色.誘對方吧。”

李白聞言沒好氣的在洛青衣挺翹的豐臀上拍了一巴掌,道:“想什麼呢,等下你就知道了。”

李白被這洛青衣快步穿行在林間,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撓,正當李白以爲只是單純的趕路的時候,在第九十里的地方,他遇到了自己的第一個對手。

“行百里者半九十。”攔路之人對李白獰笑一聲,道:“雖然這句話用在這裏不太怎麼合適,不過我的意思就是要告訴你,你要躺在九十里這個地方了,至於你的遺產,我會替你好好保管的。”

攔路之人神色貪婪的看着從李白的背上下來的洛青衣,道:“真是會享受啊,這樣的影視大明星,很快就是我的了!”

“敗軍之將,何以言勇!”李白不屑的看着對方,道:“完顏勇,你覺得你會是我的對手嗎?”

攔住李白的人正是完顏勇,那個曾經在李白認祖歸宗大典上挑釁李白卻被李白反手羞辱擊敗的完顏家人。

完顏勇聞言臉上閃現出一抹陰狠之色,道:“你不要太得意了我現在可是半步宗師!”

轟!

一股強橫的氣勢從完顏勇的身上爆發出來,這氣勢之猛烈,將完顏勇身旁方圓百米之內的雪地一掃而空,露出西面烏黑的地面。

感受着完顏勇爆發出來的氣勢,李白心中十分的震驚,這個完顏勇當初和自己戰鬥的時候還是先天后期境界,怎麼這麼快就成了半步宗師!

要知道,李白是在系統的幫助下,修煉的又是《九陽童子功》這樣的頂尖功法,而且還有洛青衣幫助他淨化體內內力,這才邁入了半步宗師的行列,而這個籍籍無名的完顏勇居然也能做到,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其中絕對有問題! 完顏勇身上的爆發還在繼續,知道他身旁的數十棵大樹在他的力量下化作碎屑之後他才一臉狂妄的停了下來,衝着李白獰笑道:“看到了嗎?這就是半步宗師的力量,你小子不會被嚇傻了吧?”

看着李白臉上遮掩不住地驚愕之色,完顏勇更是猖狂的大笑起來,道:“那天你帶給我的恥辱,我要連本帶利的收回來!”

“你晉級半步宗師,一定是用了什麼詭異的方法吧。”李白冷笑一聲,道:“我不相信你會這麼輕鬆就晉級半步宗師,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的辦法,而且你付出的代價,應該也不小吧。”

李白看着完顏勇黑白參半的頭髮,心中想道:“難道這個傢伙晉級半步宗師,消耗的是生命力?”

果然不出李白所料,完顏勇聽到李白的話,神色陡然變得陰沉起來,他看着李白冷哼一聲,道:“不管你怎麼說,我今天都要取你的性命!”

洛青衣在一旁倒是不替李白擔心,她只是低頭看了一眼腕錶,道:“老公,速戰速決,還剩下四十分鐘時間了。”

李白點點頭,上前幾步走到距離完顏勇只剩下十多米遠的時候,完顏勇動了。

整個黑色的泥土地面都因爲完顏勇的一腳爆發而凹陷下去,完顏勇的身體如同利箭一般射向李白,在空中留下了數道殘影,空爆聲綿綿不絕,只是眨眼間便跨越了十多米的距離,一拳狠狠地轟響李白的胸口。

砰!

地動山搖,整個大地都因爲完顏勇這一拳爆發而晃動起來,完顏勇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深埋在泥土裏的拳頭,他這勢在必得的一拳,竟然被李白給躲開了!

“你以爲只有你是半步宗師嗎?你的消息未免也太落伍了一點。”李白有些好奇,道:“難道李開天他們沒有告訴你們我晉級半步宗師的事情?”

完顏勇聞言瞳孔驟然一縮,道:“你居然也晉級半步宗師了?!”

完顏勇確實沒有想到李白已經晉級了半步宗師,不然的話,他之前也不會像是小丑一樣洋洋得意,一想到這麼重要的情報竟然沒有人告訴他,他的臉色便陡然間陰沉下來。

然而這個時候,完顏勇已經沒有了思考的機會,因爲李白的反擊來了。

砰!

李白一腳踹在完顏勇的腰上,看着完顏勇倒飛出去的身影,李白冷笑一聲,施展開凌波微步追了過去,根本不給完顏勇穩住身形的機會,拳拳到肉,一下又一下兇狠的砸在完顏勇的身上。

完顏勇感覺憋屈極了,他明明已經晉級了半步宗師,已經是當今世上數得上號排得上名的強者了,可是在李白的面前,他卻像是一個沙包一樣被任意的揉打,真是要多悽慘有多悽慘。

幸好晉級半步宗師的力量強化了完顏勇的身體,不然的話,這個時候他早就被李白用鐵拳給生生錘爆了。

砰!砰!砰!

完顏勇忍不了了, 囂張萌寶:爹地,投降吧 ,可是出手太過犀利,他完全找不到任何破綻,根本無從反擊!

“啊!是你逼……”完顏勇話沒說完便被李白一拳轟在臉上,整張臉迅速腫了起來。

李白看着飛出去的完顏勇,冷笑一聲,都:“沒錯,是我逼你的,來吧,拿出你的壓箱底的功夫來!”

李白伸出取出傲慢之劍,然後將劍插在地上,道:“來吧,讓我看看你有沒有讓我出劍的實力!”

完顏勇從地上爬起來,看着李白插在地上的劍,一股被羞辱的感覺從心底升騰起來他,他怒吼一聲,道:“我要殺了你!”

完顏勇的頭髮忽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白起來,完顏勇原本年輕的臉龐也迅速衰老下去,而隨着這些的變化,完顏勇的氣勢卻在迅猛的增長着,彷彿無窮無盡一般,令人心悸!

嗖!噗嗤!

完顏勇低下頭, 重生軍醫:厲少的隱婚嬌妻 ,隨之一起衰減的,還有他最後的生命力。

“你……”完顏勇伸手指着李白,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李白緩緩走過去將傲慢之劍從完顏勇的胸口拔了出來,看着完顏勇如同老人一般滿是褶皺的臉龐,嘆息道:“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的底牌是什麼而已,可沒有說過要和你硬碰硬,永別了。”

李白轉身朝着洛青衣走去,他真是沒有想到完顏家居然掌握着催生半步宗師的辦法,而且完顏勇之前爆發出來的那股氣勢已經完全超越了半步宗師應有的力量!

“應該是以生命力獻祭的邪惡祕術,一個人大概只有一次施展機會,而且弊端有很多。”李白總結着戰鬥經驗,從完顏勇的表現就可以看出來,這種祕術有着很多的缺點,比如剛纔李白將傲慢之劍射向完顏勇的時候,完顏勇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就這麼被一劍穿心,當時李白看到這裏自己都愣了一下,這個反應速度,絕對不是一個半步宗師強者應有的反應,而且完顏勇的蒼老也在提醒着李白,很有可能施展了這種祕術的人,在祕術的持續效果結束之後等待他們的就是死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