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由遠望來,如八條張牙舞爪的龍獸當空盤旋。

念力感觸之下,方知這乃是八屬之元,且是聖元之氣,八屬合一,威力自然是強大無比。

整座赤咕城震動不已,讓各路修者心中極是又驚又怕。

雖明知是血族主府之中出了大事,不過這熱鬧著實不敢湊,方才剛剛安靜下來,此刻便又出這般大的響罷,讓人心中七上八下,極不安穩。

莫脫的身體已經完全復原,橫眼一掃眾人,用那沙啞的聲音,怪叫道:「真多虧了你們幾人,若不是我嘗到死亡之感,方才有勇氣使出這煉血重生之術,原來此術這般奇妙。為了報答你們,我會給你們一個痛快!」

軒嘯祭出無傷劍來,於識海之中對鴻蒙吩咐了幾句,便縱聲朝那莫脫吼道:「老賊,就算你今日有通天之能,今日亦難逃一死!」


芍冥笑望軒嘯,心中多了一絲莫明的感情,忖道:「他二人還真象!」當即贊道:「軒小子好膽色,說得也不錯,這老賊不除難消我心頭之恨!」

薛謙與衛南華對望一眼,均看出對方心中所想,相視一笑,立時衝天而起。

「不知死活!」莫脫暴喝一聲,張臂隔空猛揮。那八道旋飛的元氣,如龍獸般發出震天的狂吼之聲,由高空之上,怒然朝這方圓數百丈之地狂沖而來。

轟轟轟……..

天地之間接連八聲巨響,不計其數的修者如發瘋一般,朝城外逃去。

只見那撲天蓋的氣浪夾雜著塵土、碎石、木屑朝四面八方激撞奔騰。

這氣勢如同萬馬奔騰,海嘯肆虐。

哭喊、慘叫、悲鳴頓時響徹天地。

這莫脫一招,不知又有多少無辜的性命死在了他的手中。

赤咕城自建城以來,從未受如此生創,今朝卻被莫脫毀掉大半。

而原本主府之地。元氣躁動不安,勁風無向,橫衝直撞。主府之中的一切,此刻盡數化作灰燼。

塵土之中,莫脫立在原地,大口地喘著氣,時不時發出那詭異的笑聲,自言道:「我說過,你們都要死。血族只會有一個主人,那便是我莫脫!」

這時,他身前的空間突然扭曲,只聞人聲自黑洞之中傳出。「我若你是,便抓緊時間多呼吸下世間的空氣,因為你永生永世,亦不可能再有這機會!」

話音未落。數道人影自黑洞中殺出,玄元真元怒然出手,氣刃狂斬而來…….


不過這一切較之軒嘯來說。仍是慢了一步。軒嘯同現之時,離那莫脫僅一尺之距。

軒嘯裂嘴一笑面,一掌印在那莫脫胸膛之上。

「咚咚!」心臟猛然一抽,如同被軒嘯握在手中一樣,只要輕輕一捏,便可讓他心臟爆裂。

莫脫周身的務液再次沸騰,卻未給他帶來半分力量,反而有種讓他有種離死不遠的感覺。

先前一擊,莫脫已是不留餘力,此刻再想反擊,已如痴人說夢。

軒嘯一眼便看出個中關鍵,至莫脫被斬成兩半之時,這周圍的空間結界就已經消失。

軒嘯自然是以風捲殘雲之勢將幾人立時帶入天元之中,任由他八屬之元狂轟而來。

此刻殺出,乃絕佳時機。莫脫的未日終於到了。

莫脫早便知道軒可自由出入凡界,早已布下這天羅地網,等著他,不想到最後一刻反而是功虧一簣。

莫脫的血液此刻如同沸水般翻湧,細察之下方才知道,那是不計其數的小蟲在他血脈之作亂,片刻之間,便將也那血液吸得乾淨。

此刻的莫脫就如同一具乾屍一般,看來極是可怖。

便在當時,薛謙與芍冥等人一同殺至。

嗤嗤…….

幾聲悶響,莫脫那乾癟的身子便已四分五裂,一道暗紫色的虛影自那碎裂的身軀當中衝出。

那便是莫脫的元神,竟然張口狂笑,叫道:「待老夫修出新的軀體,便讓你們這群不知死活的傢伙永世不得超生。」

只見軒嘯笑意冰冷,嘲意十足道:「只怕你再無那等機會!」眉心噬魂眼突現,眼中如有一道深不見底的漩渦將莫脫的元神吸扯住,強大的吸力絕非元神可以抵抗。

莫脫面色劇變,驚恐尖叫,「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消失之前,轉而哈哈大笑,「想不到這樣都弄不死你,還是讓你托世重生,不過你永遠逃不過被詛咒的宿命,孤獨永生…….」

聲間越來越小,最終消失不見,被那噬魂眼吞入。莫脫的元神亦想在軒嘯識海之中興風作浪,待他見得鴻蒙祖樹與道主源生盤之時,彷彿什麼都懂了,任由骨魂珠將他神識盡數抹去,成為其中一道養分!

(國足今天把烏茲別克給解決了,小組第一出線,終於出了口惡氣!)(未完待續。。) 軒嘯從未見過一個人死之前,顯得那麼的理所當然,似若在說,我死在你的手中一點也不冤。

軒嘯雖不認同以他人元神強大自實力的做法,卻不得不承認,這條路確實比苦修來得更易,若能穩住自身元神不被吞噬,別說聖元境,只怕是至聖之境亦不在話下。

血族之事很快便在城中傳開,犯上作亂的莫脫已然伏誅,消失數萬年的芍冥仙子歸來,想必血族很快便會壯大,與魂族有一拼之力。


軒嘯的大名現下已是街知巷聞,提到他,絕少不了三件事,血洗呵米庫城,一日之間在比武場中凈賺十數億,再來便是了結了莫脫的性命。

前兩件事加在一起,也沒這第三件驚人。

莫脫是誰?這南荒中的修者只怕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堂堂聖元境的高手,居然被一個入得玄元境不足一年的小子給宰了,神魂俱滅,如何不叫眾人吃驚?

城中傳言,這軒嘯的天賦只怕是已經超過了當年的道祖,隔日便是克欽霍銘次,只怕這一屆的頭名,定是軒嘯無疑。

城中的血族中人忙著生建主府,無數的族人居無定所,邕行便將旗下所有客棧清空,給血族眾人居住。

軒嘯已將竺厲的內傷治癒,可是不知為何他仍然不醒。

入夜,軒嘯等人聚在院中,泡上一壺嫩芽春,讓芍冥、薛謙與駱閑是讚不絕口。

軒嘯並不覺得此事已經結束,有些憂慮。

芍冥似看穿軒嘯的想法一般,半真半假的言道:「你這小子當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這玉螺仙蕨草喝得久了也膩味了不成?要知道,這些年,我還是第一次品這香茗。」

軒嘯微微一笑,言道:「前輩當知,我並非如你所言那般。而是在想,那霍昌出來這麼長時間,早便應當對血族動手,為何一直等到現在?」

薛謙嘆道:「我早些時候便對你說過,那老怪物的元神一分為二,說得簡單些,他現就並非是個完整的人,實力大打折扣,如何能是血族眾多高手的對手,看你對他敵意甚濃。卻不知為何?」

薛謙此問有別有用心,讓芍冥聽了出來,瞥了軒嘯一眼,盯著薛謙言道:「你一個陽神的弟子,管我血族之事做甚,你還是顧著衛小子吧,軒小子不用你操心!」

眾人莞爾一笑,軒嘯直言道:「芍冥前輩,我可算不得血族中人。而且我對你口中的陽神極感興趣,不知他又是誰?」

薛謙哈哈笑道:「小子,你們未來的路還遠得很,現在知道得太多。對你們倒沒什麼好處。」

薛謙亦是認同薛謙的說法,勸道:「小子,做人最重要的便是,腳踏實地。懂分寸,知進退。不過這些都輪不到我來教你,你已經做得很好。說你是我血族中人,難道你還不樂意?我血族立於仙界數萬年不倒,定有其中原因,你應當感到榮幸!」

軒嘯不哥置否,這煉血秘術,讓他多次死裡逃生,足可見血族的潛力之大,超乎想象。

軒嘯笑道:「前輩教訓得是,既然身為血族中人,那前輩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看我的眼神之中總是多了些什麼?」

薛謙緊張地看了芍冥一眼,後者與他目光一觸,頓時有此緊張,薛謙似乎明白了什麼,嘆道:「當真是輪迴嗎?」

軒嘯與衛南華當然不知他為何有些一說,滿面疑色。

薛謙嘆道:「我在陽炎山谷之中一直在思考同一個問題,當年我早已察覺玲瑤的異常,若是我認真查下去,又會是個什麼結局呢?世間沒有後悔葯,每一個選擇都會有不同的結局,這也許便可叫做定數!」這正是薛謙自責數萬年的原因,他當時為何不阻止事態的發展,否則玲瑤不會做這麼多讓她無法原諒自己的錯事

此言觸及到軒嘯內心深處,讓他若有所思,聞薛謙再言,「現在再讓你們想想,為何芍冥仙子救了軒小子,而衛小子卻掉進了陽炎山谷?這也許便是定數,讓一切得到延續!」接著便死死地看著軒嘯。

軒嘯與他對視片刻之後,竟然無端言道:「前輩是想言,為何我一個凡界修者,與血族本無半點關連,卻成為了血族中人?」

薛謙不可置否,「小子的確聰明,不過,我想這問題你在遇到我之前,定然也是想不明白,現在你應當清楚,天意難違啊!」

頓了一頓,嘆道:「在陽炎山谷的日子終於讓我想通,若是讓我再來一次,我依然會對她不聞不問,因為愛總是讓人盲目,事後再反悔均非出自本意。也許我們的所做所為,都有人在看著。」言語之時,順代以手指著天空。

芍冥接著道:「果然是活了幾萬年的老怪,道有些見識,不瞞你說,你說這定數,我想想了許多年,接著你話說,也許還不止有人在看!」

軒嘯聽得背心直冒涼氣,按他們的意思來說,命運也許就是實力更強,境界更深之人為不同的人設計的人生道路,走的人雖是自己,卻不知道結局早已註定。

換句話說,命運從來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衛南華似乎也想明白了這個道理,突然感覺得乏力,言道:「三弟,我一直認為你是個有理想的人,你選了一條與這世間背道而馳的路,這一路上儘是荊棘,無比難行,註定比別人難走百倍,乃至千倍,這也是你被迫選擇的嗎?」

軒嘯搖了搖頭,言道:「我的命自由我做主,若有人想干涉我的人生,只怕他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芍冥望著自信滿滿的軒嘯,視線隨即變得模糊起來,鼻尖酸楚,竟然不自覺地掉下一顆眼淚。未及落地,便被一旁的駱閑接在掌心,儘儘握住。出奇的是,一向多言的駱閑並未出言相問。

這複雜的事物,左右是想不通的,軒嘯突然憶起那幻象之中,玉華遭襲去世之時,見得那出手偷襲之人更未第一時間反抗,反而是擋在竺之罨的身前,最終才香消玉殞。而軒嘯卻看出,那蒙面之人自大千世界之中殺出之時,目標只有一人,不是竺之罨,正是玉華。

這種情況之下,只有玉華與那人相識,才會如此的信任,最終亦是因為這份信任,讓她失了性命。

軒嘯不禁問道:「玲瑤仙子既然對薛前輩說過當年他們的仇怨,必然對玉華與凝香之死極是清楚。若我沒記錯的話,當時除了霍昌之外,還有另一人在場,玉華死在了他的劍下,前輩知道那人是誰嗎?」

軒嘯道這出這一席話之時,不知為何,心中會莫明的痛。

芍冥頓時淚崩,「大哥」二字脫口而出,驚了軒嘯與衛南華大跳,只見尋她已是跪在軒嘯身前,淚水不住滾落,口中不斷地叫道,「大哥,墨兒知錯了!」

軒嘯連忙將芍冥扶了起來,駱閑將她死死抱在懷中,在她耳旁輕聲道:「他只是軒嘯,不會是任何人!」

不曾想,此話一出,芍冥哭得更是厲害,仿若失去了最心愛的東西,永遠也找不回來了。誰又會知道,當芍冥改名之後,只有竺之罨還如原先一般,喚她墨兒。

駱閑將她抱得越來越緊,直到芍冥哭得累了,方才安靜地倒在了駱閑的懷中。

幻象之中的竺之罨與軒嘯長得如此相似,同樣集血魂二族之能於一身,太多太多的相似,再加上如今芍冥的一聲大哥,軒嘯已經知道,也許真有命運的輪迴。

待芍冥平靜過後,軒嘯才問道:「我與他真有這麼相似嗎?」

薛謙與芍冥同時點頭,讓軒嘯無奈的苦笑,忖道:「我到底是誰?軒嘯?竺之罨?」

軒嘯心亂如麻,自修行以來,心中從未如此混亂,讓他直想仰天長嘯。

薛謙拍了拍軒嘯的肩膀,言道:「我與衛小子在山谷之內時,短短的時日,他便數次提起你,可見你這人有多出色,讓同年出色的衛小子可以這般的看重你。我想說,不管你是誰,莫望初衷,按自己的意願行事,切莫活在他人的光芒或是陰影之下,這樣便會迷失自我!」


這席話對軒嘯無疑是劑良藥,雖不能立時想通,但至少不再像剛才那般迷茫。

他從未望記此行的目的,霍昌必須死,否則這仙界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亂子。

軒嘯言道:「前輩方才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是誰殺了玉華仙子?」

薛謙嘆道:「仇怨欲想化解,著實不易,她已用死亡來為自己贖罪,還提往事做甚?「

此話雖未言明,但軒嘯已知道,那黑衣蒙面之人除了玲瑤絕不會是其他人。

這般做的目的便是讓竺之罨痛苦一世,而在那一日竺之罨同時失去他的兩個摯愛,當真是痛不欲生。

此時,芍冥淡淡言道:「軒小子,還記得當日在千象林之中,你答應我一件事嗎?」

軒嘯點了點頭,芍冥言道:「你聽好了,你將來註定不凡,凌架於眾仙之上也不無可能,我只要你答應,血族中人不論對你做了什麼,請你饒恕他一次!」

雖然不知芍冥用意,但軒嘯仍是重重地點下了頭。(未完待續。。) 破曉時分,朝陽斜照在亞屹亞瑪山巔,白雪如鏡,映出漫天異彩,美不甚收。

軒嘯用整夜的時間,將多日發生的事消化了一番,最大的收穫便是,自己是誰不重要,而自己眼下正在做的事,用造福蒼生,而造福蒼生的前提便是有足夠強大的實力。

現如今是的凡界便是一片生平之象,極少有紛爭與殺戮之事發生。想要完全杜絕,絕不可能,不過能做到現如今這樣,已極為不易。

有了這前車之鑒,軒嘯知道只有實力凌架於萬物之時,才有資格對這世間提出令人無法反抗的意見。

而神殿,便是現下軒嘯極為想去之地。神族中人的力量本源與祖源極為相似,為何每屆克欽入得神殿再出關便會實力大漲?那當中必有不為人知的力量。

軒嘯想得入神的時候,衛南華已然站在他身後,同來的還有柳胥,他頭也不回的問道:「竺少爺醒了?」

柳胥失落的搖了搖頭,神色黯然,現下他的心裡比軒嘯更為著急,因為他也想竺厲快些醒來,尋他問個清楚,明知那處是他爺爺閉關之地,非將那處說成是關押晉家兄妹之地。

若不將這誤會解釋清楚,柳胥著實心中難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