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北靈陽對於南辰虢的做法是極其讚揚吧,畢竟要想以弱勝強,不團結是不行的,唯有齊心協力,才能共斷堅金。

江州北靈陽自己也聽過,江州最厲害的天才名叫江離,修煉無限大道,和自己的混沌大道差不多,雖然才十七八歲,卻能比肩融天境中期的高手了,而他才神魄境後期,十分的厲害。

至於神日大州的天才和木氏大州的天才北靈陽也有些耳聞,分別是少炎峻,木槕!二者實力和南辰虢差不多,都是青年一輩的佼楚,北靈陽自問還不是這四大巨頭的對手。


除了擔憂這四大巨頭,北靈陽還在想,出手救畢雲紅的到底是誰,對方實力高強,心靈力量在五百以上,天生帶着一股蠻荒氣,猶如兇獸魔禽,恐怕不是人族。

特別是對方最後拿出的獸王翎羽,更是代表了其背後強大的勢力,起碼有至尊坐鎮,應該是禽類至尊,就是不知道那羽毛是何等級別的獸王,若是純血生靈那就可怕了,說不定人家老的一氣,揮揮手就能讓南辰州城從此消失。

“怎麼活的這麼困難,沒有強大的種族,無論做什麼,到那裏都要小心翼翼的,若是人族是宇宙第一種族,那裏還需要這麼多的繁瑣事,宇宙萬界還不是任由自己人族說了算,不用去擔驚受怕,所以說人族崛起,勢在必行啊。”這是南辰州城的五長老大造化天掌的主人所說的。

北靈陽能感覺到,在那根青色羽毛出現時,自己的體內的確有了微弱的反應,那是一種天生的親切感,似乎同位同源。

不過北靈陽因紫山香雪受了重傷,並沒有往裏想,因爲他思考的時間有很多,而紫山香雪,卻只有一個。

如今閒下來了,自然要好好的考慮一下了,不過還沒等思索,櫨的聲音就傳來過來,較忙叫北靈陽過去,說有事商量。

北靈陽距離他也不算太遠,也就停下了思考,來到了櫨的身邊,看着靜靜飄浮在空中的紫山香雪,如進入了夢想一樣,十分的安詳,只不過這份安詳,卻讓人心裏隱隱作痛。

北靈陽表情凝重,眼中除了愧疚還是愧疚若不是自己和畢雲紅爭強鬥氣,恐怕她也不會遭受這份無妄之災,而會繼續和畢雲紅鬥爭下去,保持一個平衡,直到二者之中有人失敗。

櫨將北靈陽的表情收入眼底,隱隱點頭,對北靈陽他是十分滿意的,重情重義,不推卸責任,有擔當,以人族爲重,這樣的人可以說已經初具英雄本色了,而英雄,才配自己培養。

看到北靈陽愧疚的眼神,櫨輕輕一笑說:“好了你小子,別傷心了,這次受傷對她而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她的身體不知吸收了多少寶藥,無數的寶藥精華醞釀其中,價值功效都不輸一些天榜前列的寶物,而且隨時可以抽調使用,此後她修煉起來,絕對一日千里。”

聽到櫨這麼說,北靈陽終於放下了一顆心,要是紫山香雪這位淡雅如同天仙因爲自己而毀掉的話,恐怕這將是自己一生之中,最大的遺憾。

“不過你小子先別高興,她身體是好了,可是心靈卻依舊如同破碎的紙張,無法完美的再次合攏在一起,若是沒有解決辦法,恐怕她將會永遠陷入昏迷。”櫨沉聲說道,讓露出高興笑容的北靈陽,面部一下凝結起來了,因爲櫨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把北靈陽失神,難以置信。

心靈對於一個人而言,無疑是最重要的,沒有靈魂的身體就像是傀儡一樣,被他人操控。

而此刻,櫨卻說紫山香雪心靈力量破碎無法,也就是說,沒有拯救手段,那麼紫山香雪這一生恐怕都要毀了。 “難道你就沒有辦法救她嗎?你可是活了兩個紀元的大能,如同至尊都沒你厲害,你怎麼會沒有救治的方法。”北靈陽聽到紫山香雪有可能永遠昏睡不醒,情緒有些急了,所以說話也是有些衝了,在他看來,紫山香雪這一切都是爲他受的。

看到北靈陽的焦急樣子,櫨並沒有因爲他不尊重自己而生氣,反而有些欣慰,因爲北靈陽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摸摸自己的山羊鬍子,櫨頓了一下,爾後才淡淡的開口,聲音平穩,完全沒有北靈陽的急躁:“我手段多的是,可是你想過嗎?憑她現在的境界能承受住澎湃的藥力和磅礴的心靈力量嗎?恐怕我一出手,她的心靈世界就會馬上崩潰,從此死的徹底。”

櫨的話猶如驚雷,北靈陽聽了愣在原地,眼神有些迷茫,連櫨都沒有辦法,難道就要這樣讓紫山香雪昏睡一世嗎?想起這個如同天仙般淡雅的女孩,靜靜喜歡自己的女孩,北靈陽心一橫,雙眼都有些微紅了,暗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救下紫山香雪。

“真的沒有辦法嗎?你這麼淡定,恐怕多是有解決的手段了,說出來吧,無論是什麼代價,只要我辦得到,我一定會做。”北靈陽又不是笨蛋,相反他很聰明,想起櫨說話時的平穩和淡定,心中一猜,可能多半是櫨已經有解決的方法了。

櫨又暗自點點頭,雖然說北靈陽爲紫山香雪的事有些急了,連眼都紅了,可是卻還保持着理智,能判斷出細微毫節,這就讓櫨滿意了。

有情有義的比北靈陽還要看的重的不是沒有,相反還很多,可是有情有義有時候並不是什麼好事,相反容易被別人抓住弱點,專門針對。

可是時刻保持着冷靜,心中穩藏大局,隨時都能做出正確判斷的北靈陽,與只有情義的北靈陽就不一樣了,情義與智慧同存,絕對的英雄式領導人,帝王之姿已露!

櫨一笑,說:“我當然有了,而且能救她的,也只有你一個人。”

北靈陽聽得雲裏霧裏,眉頭擰在一起,有些不解,道:“怎麼說?我需要做什麼?”

櫨說:“此時的香雪的心靈,就如同一張完整的紙, 我對你動了心 ,中間部分的心靈,已經永遠失去,不同於平日裏只是心靈力量消耗而已,可以打坐冥想恢復,她需要的是填補心靈中間的大洞,再次讓她的心靈世界完美,從此無垢無缺,心與肉一體,方是完整的紫山香雪。”

“若是她的境界再高一些,哪怕是融天境也好,我都有把握用寶藥和我的心靈力量把她就好,可是她的境界太低,還沒入道胎,心靈壁壘太過薄弱,恐怕無窮的藥力和我的心靈力量一進去,就會把她的心靈世界崩毀。”

“所以要想填補她的心靈,要麼就是像我一樣,強行用寶藥和心靈力量,給她填補,讓她的心靈力量同化成我的,從而達到水.乳.交.融的完美地步。”

“可是如今看來這樣不行,那就只有另外一種方法了,就是找和她如今心靈無抗拒的心靈力量,給她進行填補,你和她曾經心靈結合過,二者的心靈力量或多或少的都帶着對方的一絲氣息,你進行填補,是最好不過的。”

北靈陽聽了櫨的話,心中一下飛躍起來了,沒想到香雪姐姐居然還有救過來的希望,當下有些激動的問:“我要怎麼做?”

櫨呵呵一笑,怎麼看都有些不懷好意,說:“心靈結合是兩個人的心靈暫時結合在一起,爆發出超強的威力,然而這只是短暫的,在心靈結合之上,還有一個心靈永結,很簡單,就是兩個心有默契的人將心靈永遠的結合在一起,永遠不分開,你的心靈即是她的心靈,她的心靈亦是你的心靈,二者結合,心靈疊加,爆發出來的威力是不可想象的。”

“比如你的心靈力量是180,而她的心靈力量100左右,你們兩個心靈永結,當你動用心靈力量的話,會得到她的心靈力量的七八成增幅,也就是說,你的心靈力量會在瞬間增加到260左右,無損傷,無後遺症的增幅。”

北靈陽有些愕然,這個心靈永結居然真麼厲害,結合起來,自己的心靈力量距離300也不是很遠嘛。

櫨是什麼人?是活了兩個紀元的超級老狐狸,看人的本事大着呢,北靈陽眼神變化,立馬被櫨捕捉了其心理活動,知道北靈陽再想什麼。

“我還沒說完呢,瞎着急什麼!”櫨有些好笑的呵斥了北靈陽一句,北靈陽不太敢造次,上次敢和櫨與通天符獸大罵,完全是自己氣極了,畢竟誰也不願意平白無故的死一次。

自從上次過後,櫨也擺正了自己的位置,專心的培養北靈陽,而北靈陽也不會犯渾去得罪櫨和通天符獸,而是專心的做起了學生,老老實實的聽櫨講着兩個紀元的奇聞秩事,也懶得去和櫨頂嘴了。

看到北靈陽老實的樣子,櫨眼中精光一閃,北靈陽平日裏都是沉穩大氣,鋒芒內斂,沒有以往培養的那些人的桀驁不馴。

“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不要只看到好的一面,而是要經常去想,藏在好的背後,隱藏的究竟是什麼壞的東西,拿這點兒好值不值得。”櫨不聲不響又給北靈陽上了一課,北靈陽也是含笑聽了進去,沒有如他人那樣,左耳進右耳出。

“雖然你們兩個心靈永結有莫大的好處,但是壞處也不少,那就是從此以後你們兩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她的心靈遭受到了攻擊,受到損傷,相應的,你的心靈也會受到影響,說不定會如她現在一樣,心靈缺失,昏睡不醒。”櫨語氣有些凝重,眼神鄭重的看着北靈陽,希望他能理性對待這件事情,畢竟日後若真有這麼一天,因爲紫山香雪而導致心靈受創,自斷神路的話,恐怕不放過紫山香雪的人,第一個是櫨。

“這相當於把我們二人的心靈合而爲一,卻割離分別放置是嗎?”北靈陽眉頭一皺,問道。

櫨點點頭,說:“是的,就是這樣,就像是把兩杯不同的水合在一起,成了不可分離的一杯,再把這杯水倒在兩個新杯子裏。”

“心靈永結,也就意味着你們再也沒有什麼祕密了,這種親密程度,超過了肉.體結合,畢竟到了後期,決定勝負的就是心靈力量,肉身不過是承載心靈力量的載體而已,許多大能者不滿意自己的身體,都會隨時抓捕一些天才的肉身進行奪舍,肉身,在領悟大道,凝結混元道果之後,就沒現在那麼重要了。”櫨繼續說。

“不過由於你的心靈力量在結合時,高過香雪的,所以成了主導,所以你不想讓她看的祕密,她就會看不到,而她對你則是完全開放的只要靜心一看,任何祕密都逃不了你的手心。”

北靈陽一愣,這還是和心靈結合一樣啊,果然是升級版,核心東西都沒變,他說:“那我豈不是和偷窺狂沒什麼區別了嗎?”

“這只是你們二人的心靈完美結合在一起所產生的情況罷了,不瞭解對方,還談什麼心靈永結,還偷窺狂呢,你腦子裏是不是一直有這種想法?”櫨沒好氣的說,北靈陽只是呵呵一笑。

“好了,你個臭小子,怎麼樣,要不要締結心靈永結?想好再回答啊!”櫨笑罵北靈陽一句。


北靈陽收起笑容,大眼明亮如同彗星,裏面閃爍着堅定不移的光芒。

“老頭,你是知道我的,這種事我根本就沒有第二個選擇,我不希望留下遺憾,否則的話我的心靈將永遠有缺,晉升不了神明。”北靈陽堅定的說,語氣鏗鏘,猶如金鐵。


櫨嘆了一口氣,雖然知道這個結果是必然的,可是等到北靈陽說出來時,他突然生出了兩種情緒,一種是滿意,一種是擔心。

滿意北靈陽大公無私,爲朋友做的一切,擔心自己押寶的北靈陽在日後會被紫山香雪連累,斷了神路。

不過在北靈陽堅定的目光直視下,櫨搖搖頭,最終沒有說什麼。

“這是填補的法訣和寶藥,上面有填補的方法,你研究一下,研究好了就爲她修補吧。”櫨甩過來一堆寶藥和幾道金光,金光射出北靈陽自己的腦袋,隨後無數的信息爆發,還好他的心靈力量夠強,一一理順了。

“嘖嘖,這些寶藥都不得了啊,個個都是天榜精品,這個七竅玲瓏魂蘭果是天榜第十八吧?價值幾件靈器呢。”北靈陽拿起一個散發幽蘭香味,身上有着七個閃爍寶光小孔的果子說道。

這是七竅玲瓏魂蘭果,位列天榜十八,十個人榜第一都換不來,具有超強的心靈脩復效果,比起魂靈果不知要好多少倍。

不過北靈陽知道,這些東西不是不給自己,而是還不到用的時候,自己正在打基礎,基礎打好了,才能用這些珍貴的東西,提升自己,猶如萬丈高樓一樣。

“我還有神榜的好東西呢,只要你努力修煉一切都不是問題!”櫨誘惑說,北靈陽心裏也是癢癢的,暗下決心,終有一天要把所有的寶藥奇珍一口一口的吃掉。

“快點研究吧,她還等着你救呢。”

北靈陽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隨後打坐閉目,注意力放在了剛纔櫨給的信息之中,粗看一眼,北靈陽立馬震驚了。 北靈陽的心靈世界之中,無邊的黑暗世界,此刻被一個個巨大的,散發着潔白仙光的字體充斥着,它們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太陽”一樣,凌空普照。

閱讀一番,北靈陽面露驚色,唰的一下睜開了眼睛,裏面盡是驚愕眼神。

“這個居然是神靈創造出來的神法。”北靈陽驚呼,心跳加速,有些不太相信。

他腦海中那篇名爲《補魂術》的戰法,居然是一名神靈創造出來了。

“僅僅是一部分而已,皮毛都不算,趕緊領悟,趕緊爲紫山香雪修補心靈吧。”櫨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後整個人便消失不見了。

北靈陽顯然習慣了櫨的神出鬼沒,也不在意,兀自的閉眼領悟《補魂術》,這可是神靈創造出來的,每一個字都有其大道之精髓,參悟一絲半點,對自己的好處那是不言而喻的。

“我的心靈已經穩固下來了,已經能夠駕馭住小圓滿的戰氣了,倒是可以選擇時機突破了。”北靈陽服用魂靈果,使自己的心靈力量暴增,經過一天就已經融會貫通了,強大的心靈力量需要強大的體魄來承載,而且北靈陽的戰氣修爲也到了一個極限,可以說突破淬骨境小圓滿已經指日可待了。

“現在還是先參悟《補魂術》吧。”北靈陽按捺住心中的悸動,放鬆心靈,達到了空靈狀態,天人合一的境界,全身心投入了《補魂術》的領悟中!

一天一夜過去了,北靈陽還在閉眼參悟,這以他驚人的天賦來說,實屬罕見, 戰火緣 ,就讓北靈陽如此費心,可想而知,當真正的神法出現,又有幾人能看懂!

北靈陽沉浸在一種特殊的狀態,整個人的心靈正在迅速的運轉,猶如飛馳的齒輪一樣。

觀看《補魂術》,北靈陽收穫非常的大,自己因爲各種手段快速提升上去的心靈力量,這下得到了提純,與北靈陽更加的磨合了,去除渣滓,剩下的,就是精華了。

北靈陽的心靈越發的無垢完美,額頭甚至有寶光浮現,那是一種如月一樣的光華,清淡如水一樣盪漾,悄然撥動人之心絃。

五天過去,北靈陽這才睜開雙眼,眼中射出一道混沌光,光芒如同天空,如同大海,有一股包容萬物的特質!

混沌戰氣,混沌心靈!

修行一途,戰氣心靈缺一不可,而北靈陽此刻,正式邁出一大步,心靈戰氣,皆朝混沌演化!

“五天,僅僅讀懂了千分之一,不過應該能夠爲香雪組修補靈魂了。”

北靈陽站起身來,獨自呢喃,充滿了信心,眼中有光芒若隱若現。

“不錯,在淬骨境五天參悟一點兒神法,的確是無上之姿,提前觀摩神法,對於你演化混沌神法有天大的好處。”倏地,北靈陽身邊出現了一道人影,儒家之士打扮,半百年紀,溫文儒雅,不過一雙眼睛卻比星辰還要明亮。

是櫨!

北靈陽看到櫨忽然出現,嘴角掠起一抹微笑,沒有多說,徑直走向了紫山香雪。

北靈陽此刻有些明白了,以櫨的通天手段,怎麼會救不了紫山香雪?他安排的這一切,只是爲了自己而已。

完善自身心靈,提前觀摩神法,和紫山香雪心靈永結,這一切,都是櫨的目的!

不過知道了,北靈陽也不會去點破,而是按櫨的意思,自己一人爲紫山香雪修補心靈!

凝視了北靈陽一眼,看到他眼中的自信以及掌握一切的霸氣,櫨知道對方已經明白了一切,既然明白了,就沒必要繼續待下去了,唰的一聲,櫨又離開了。

拿出櫨給的寶藥,按照《補魂術》之中的方法,北靈陽開始爲紫山香雪修補心靈!

紫山香雪的心靈世界完好,不過心靈本源卻是如同碎渣玻璃一樣,呈分裂狀態,而且隨着時間的增加,這下碎片越飛越遠,等超過一定的距離,彼此之間失去聯繫,那麼紫山香雪將會香消玉殞。

已經和紫山香雪心靈結合過一次,北靈陽的心靈力量沒有絲毫困難的,就進入了她的心靈世界,來到紫山香雪心靈世界中的心靈力量完全沒有受到紫山香雪的排斥反而隱隱地在歡呼雀躍。

人命攸關的大事,北靈陽沒有去體會其中的奧妙,直接按照《補魂術》中所說的方法,煉化寶藥,開始修補紫山香雪的破碎本源。

運用《補魂術》,北靈陽把紫山香雪分裂的本源碎片會聚在一起,用寶藥之力和自己的心靈力量作爲粘合劑,開始修補。

一天一夜過後,在北靈陽頭暈目眩,心靈力量過度消耗時,呈現分裂狀態的紫山香雪的心靈本源,終於融成了一體,完美無瑕。

心靈本源修補成功,北靈陽一部分的心靈本源也永遠的和紫山香雪的心靈本源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達到了心靈永結的地步。

自此,二人的心靈如同一體,只不過是分開放置而已,心靈本源恢復,紫山香雪的心靈世界開始涌現出磅礴的生氣,不像之前,死氣沉沉,隨時都有破滅分解的可能。

北靈陽和紫山香雪心靈永結,二人的思想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隱瞞的,當然,北靈陽心靈力量強大,故而在進行心靈永結的時候,佔據了主導地位,若他有心隱瞞,紫山香雪是無法窺視到他一絲的想法的。

正因爲二人心靈永結,所以在紫山香雪甦醒的時候,北靈陽就知道了她在之前以爲自己要死的時候,留下的執念。

“我死了,你會爲我傷心嗎?”

這是紫山香雪心靈本源恢復,傳遞出來的執念,是紫山香雪死時,都放不下的問題。

北靈陽苦笑一聲,不知說什麼,自己何德何能啊,居然能讓紫山香雪爲自己這麼做。

“不過我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如果你死了,我會非常非常的傷心,當然,有我在,除非我死,否則的話,你不會讓你在我前面死的。”北靈陽心中暗想,他忘了,他可以察覺紫山香雪心中所想,而紫山香雪亦可以察覺他的心中所想。

在沒有可以隱瞞的情況下,北靈陽這一番心中獨白,被剛甦醒的紫山香雪查看個明白。

修補好了紫山香雪的心靈本源,北靈陽的心靈也就撤了出來,而這時,紫山香雪也睜開了眼睛,一雙美麗,那怕是真正天仙都難以擁有的眼睛。

“原來他,這麼在意我!”紫山香雪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北靈陽,那個在她心中魂牽夢繞的人。

北靈陽不是變態狂,不會時時刻刻都在查看着紫山香雪的想法,否則的話,光是紫山香雪的念頭,就能把他逼瘋,所以紫山香雪所想的,北靈陽並不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