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人不是你們幽冥系一直要抓的鬼群首腦嗎,你怎麼不去抓了他?」

幽冥神族的成員不為所動,冷冷的開了口,「按照約定,咱們赦免了所有下界生物的罪行,連魁拔都不在抓捕了,他一個小小偽神算得了什麼。」

「話可不能這麼說,這傢伙可是從你們虎口奪食,那些妖族被殺,可一個靈魂都沒見到。」

大地神族跟天空神族沆瀣一氣,共同擠兌幽冥神族成員,幽冥神族成員早就習慣,乾脆的閉嘴不吭聲,他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不過對陳青倒是挺欣賞了,看出他是此戰不敗的關鍵。

妖族部隊逐漸停穩,從兩個方陣中一頭怪模怪樣的地行龍慢慢走出,向著陳青走來,陳青看了眼地行龍上的騎士,又扭頭看看草兒,淡淡的話語從嘴裡發出。

「你先回去吧……」

草兒不甘心的噘起嘴,可也知道接下來自己也幫不上忙,很可能成為負擔,只好向著城牆跑去,抓著一條繩子,幾個跳躍翻上城牆。

地行龍在百米外停下,上面的重甲戰士翻身跳下,來到陳青的茶桌旁,直接坐到了對面,摘下頭盔露出俊朗的外表,看起來很年輕,額頭還有一對粉嫩的犄角,聞著茶香,自己就倒了一杯,細細的品味起來。

「雲夢茶,這可是好東西,你從哪裡搞到的?」

就像是老朋友在聊天,這傢伙也不認生的就開了口,陳青淡淡一笑,「你現在率領大軍掉頭就走,我就送你些。」

這人立刻把頭搖得像撥浪鼓,「這可不行,我若掉頭走了,神族非得殺了我全族。還沒自我介紹。」

說著他一臉鄭重的開了口,「妖族第十七聯軍第九軍團軍團長,龍族銀龍分支龍傲見過閣下。」

「哎……」

陳青淡淡的嘆息了一聲,被神族逼迫的何止人類,有些妖魔兩族成員也同樣不喜歡戰爭,可為了全族人又必須要參加。

嘆息完畢,他也開了口,同樣是一連串的頭銜,「人類幽藍集團集團長,邪神宮之主,狂神門第七脈脈主陳青見過閣下。」

「陳青?沒聽過你的名字啊!真是恕在下孤路寡聞。不過此戰過後,閣下的大名必將傳遍四方。」


「虛名而已,以前那些殺人黑霧就是我放的,有空我去你家鄉轉轉。」

這話一出龍傲差點把手裡茶杯掉在地上,滿滿的全是威脅,接著一咧嘴,不滿的開了口。

「那種大規模殺傷的招式可不止你一人會,有空我也會去閣下的家鄉轉轉,但願那時你的家鄉還在。」

氣氛有些緊張起來,兩人同時怒目而視,可接著又是相互一笑,同時舉起茶杯以茶代酒的喝了一杯。陳青看出這龍傲倒是個爽朗的直性情之人,隨時敵人,但也不反感。


喝完茶龍傲提議出聲,「你看這樣行不行,你我再次品茶,就讓二郎們去戰鬥吧,免得咱倆傷了和氣。」


他這是看出陳青實力不俗,為了增加勝算,想拖住陳青。

陳青更是一樣,這龍傲雖沒報出修為,可看氣勢,非神將莫屬,而且自身有保命資本,若不然絕不敢坐在這裡跟自己喝茶。

面對對方的凝視,陳青又是淡淡一笑,吐出兩個字,「好啊……」

龍傲立刻變得輕鬆起來,如果陳青不答應,他將會立刻出手,拼盡全力將其斬殺。可這場對他來說沒意義的戰爭,根本就不想出手,只想靜靜的做一個指揮和旁觀者。

陳青已經答應,龍傲立刻看向自己那頭座龍,地行龍很通人性,立刻仰天咆哮一聲。

「嗷……」

「嗚……嗚嗚嗚……」

「咚……咚咚咚……」

地行龍的咆哮聲一落,蒼涼的號角和沉悶的戰鼓聲同時響起,接著就是妖族人敲動盾牌和盔甲的聲音。從各個方陣寬闊的縫隙中,亂糟糟的被趕出來無數赤手空拳的人類和妖族成員,後面還跟著很多身穿皮甲,身手敏捷善於攀爬的妖族。

他們驅趕著前方的人類和妖族就踏上了戰場,後面重型的攻城器械也開始被身強力壯的妖族喊著號子開始往前推,其中不乏重型投石車。元氣炮被限制使用后,雙方的戰爭成了最原始的戰鬥,恢復了上古時期的狀況。

由於人類準備不足,等於是被早有預謀和心理準備的兩族擺了一道,這種攻守兼備的重型器械嚴重不足,後方正在抓緊時間趕製中。

看到炮灰中竟然還有一路哀嚎的人類,陳青的眉頭一皺,龍傲到毫不感覺不妥,似乎是理所應當,看了眼之後就繼續喝茶,陳青再看向他的時候眼中露出了厭惡。龍傲只尊重強者無可厚非,可兩族交戰,他卻用對方的無辜的人當炮灰,這在陳青這裡接受不了。

炮灰們踏上了不歸路,他們的作用就是用身軀趟平溝壑與陷阱,前進是死,後退也是死,可他們不想被活活吃掉凄慘死去,義無反顧的沖向了那些溝壑和陷阱,只想死得痛快些。至於會不會破壞人類的防禦,根本不再考慮之內,負責防禦的人類,甚至都懶得攻擊他們。

「嘭……」

當後續那些身手敏捷善於攀爬的妖族進入射程,山峰上的投石車首先開了火,巨大的石塊從天而降,被砸者立刻變成了肉泥,圓形的石塊又高高彈起,幾個起落後一路碾壓,將很多躲閃不急的妖族碾碎,形成一條條的血路。

這些石塊可不是一般的石頭,平常石頭根本砸不死實力稍高些的人,都是被煉器師精心煉製而成,上面布滿神秘銘文,可也使得產量並不高。

很多人被砸死,妖族根本不在乎,無邊無際的大軍還在衝鋒,還有人將沒有碎裂的原石拖回去,將被妖族的投石車還給人類,血戰開啟! 此時的陳青已經身處妖族衝鋒的海洋中,龍傲揮手弄了個保護罩護住兩人,這才沒人干擾他們,就算被圓石擊中,保護罩也毫無損傷,石塊只能是被再次彈飛,路過的妖族如激流遇見頑石般繞道而行,不忘了沖陳青做出各種兇惡表情。

陳青毫不在意,一壺茶喝的快沒味道了又開始喝酒,眼角掃往四周,慢慢的有些妖族駐足在了護罩邊,裝作指揮部隊不再離開,隨著人數增多,乾脆的圍攏了保護罩,全都對陳青怒目而視。

攻城部隊已經跑到城牆和

這時龍傲放下手中茶杯,長長的嘆息一聲,「哎……抱歉,你我終是死敵,為了妖族存亡,我必須殺了你。」

在龍傲眼中,數十偽神已經將陳青團團包圍,空間也被鎖定,他是插翅難逃,可陳青卻露出譏諷的笑容。

「切,就等著你準備動手呢,正好將你部隊里的偽神一網打盡。」

龍傲的臉色立刻一變,下一刻無數惡鬼就從地面沖了出來,根本無視妖族暗中布下的禁止遁地陣法,更有四個渾身鬼氣森森的惡鬼直接就出現在保護罩內,惡狠狠的瞪著龍傲。

「怎麼會這麼多!」

龍傲驚呼出聲,他看到了擊殺先鋒騎兵的惡鬼,可大多都是仙境而已,只有不多幾個堪比偽神,可這次飛出來不知道多少惡鬼,更有大量堪比偽神的存在。

保護罩外的妖族偽神立刻被淹沒,生死存亡之際,也顧不上禁令,不少偽神爆出神威想要滅殺惡鬼群。可這時天空的神族戰艦突然冒出光芒,那些神威立刻被壓制回體內,一點作用沒起到,反而因為一耽擱,自身被惡鬼砍得稀碎,靈魂也被撕扯吞噬。

陳青淡淡的笑了,由於幽冥神系不再限制靈魂收取和買賣,在大量購買靈魂后,加上神族又送來了一大批魂液,如今的陳青已經擁有十萬鬼兵,他的下一目標是湊足百萬后在在暫停下來,快速提升它們的實力。而最早的數千精英惡鬼,在吞吃了無數高品質的靈魂后,近半已經能夠堪比偽神。妖族幾十個偽神就想幹掉自己,那不是做夢呢!

「死吧……」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龍傲徹底撕去偽裝,爆吼一聲就伸手擊向陳青,手掌還變化成鋒利的龍爪,只要擊中,他有信心陳青必死無疑。

「啪……」

樂鬼一個清脆的耳光直接將龍傲擊倒在地,堂堂神將,竟然沒有絲毫反抗之力,摔倒之後龍傲才發現,他的腳腕被一隻伸出地面的灰色手掌抓住,自身神力根本無法在運轉。

「神……」

剛要喊出神靈倆字,喜怒哀樂四鬼就一擁而上,將他捆綁了起來,不但撤底封印了實力,還被割了舌頭堵上了嘴,成了戰爭開始后妖族第一位神將俘虜!

突然出現的惡鬼群讓妖族還未出動的精英部隊大吃一驚,看到高級將領們全都深陷其中,數萬近衛軍首先沖了過來,這一下就帶動了全軍衝鋒,陣型徹底亂了套。擋路的雜牌軍都被他們一路碾壓。

對方陣型已亂,偽神不是被殺死,就是被活捉,絕大部分惡鬼迎上了近衛軍,其他的護著陳青扛著俘虜就開溜,就算陳青的實力,不動用哪些被限制的絕招,在如海洋般的敵軍中也會被活活耗死。

禁飛之下,惡鬼們也無法飛行,妖族的雜牌軍還在攻城,倒是有不少金屬製成的攻城雲梯,他們一路殺到城牆下,護著陳青和扛著俘虜的同伴就往上爬。

「殺了軍團長……」

眼看著無法救援,有其他妖族將領大吼出聲,軍團長可以戰死,但絕對不能被俘虜。攻城雲梯上的陳青和惡鬼立刻成眾矢之的,無數遠程攻擊砸了過來,可他們只爬了短短一段距離,身子一縱就跳上了城牆,被重盾手死死護住。

「哈哈哈,主子威武……」


右側山峰上的肥鋼看到這一幕,尤其聽到對方竟然命令死他們自己的軍團長,他大笑著帶頭喊出聲,喊聲立刻就連成了片,士氣已經提升到無以復加。

陳青已經安全,俘虜也交接,將陳青護衛回來的惡鬼們怪叫著從陳牆上跳下,再次加入到靈魂的盛宴中。如洪水般湧來的敵人,竟被著十萬惡鬼擋住,接著就又像被墨水污染的河流,逐漸變成黑色,被惡鬼群沖了進去。

畢竟是妖族精銳,尤其是打頭的近衛軍,惡鬼群的損失也很大,可陳青仍是可以將它們召喚出來再次加入戰場。

不過那些被灌入了神力的惡鬼被弄死,陳青還是很心疼,惡鬼可以從新被召喚,失去的神力可補不回來,少一點就是一點。還好只是灌注惡鬼中的一部分,不會損失太多神力,後來乾脆就不再為惡鬼補充神力了,一切靠數量為勝,等到戰後再說。如今的陳青神國龐大識海無邊,攢足了召喚惡鬼所需魂力,足夠支撐一場大型的艱苦戰鬥。

「撤退……」

當數萬近衛軍也被惡鬼群徹底淹沒,此戰已經必敗無疑,中級將領們大吼著開始撤退,可妖族只有進攻的號角,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撤退,部落間的戰鬥都是不死不休。可如今高級將領被人一網打盡,面對高山堅城,還有打不死殺不絕的惡鬼群,妖族膽怯了,聽到將領們的喊聲,紛紛大喊著掉頭就跑。

不足十萬惡鬼群追著數百萬敵人跑,那種壯觀的場面就算陳青也是第一次見到,不由得豪氣頓生。

「軍團長,快下令追擊吧……」

「是啊,再不追咱們連湯都喝不上,全都讓主子吃乾淨了!」

野狼軍團的將領們紛紛請戰,更是急的山峰上的肥鋼團團亂轉,可杜洛看了看遠處的陳青卻搖了搖頭,野狼軍團加上收攏而來的其他帝國殘兵敗將,守在這夾山關的總兵力也就不足二百萬,追擊一倍還多的敵人,很可能被反咬一口損失慘重。

陳青以前的命令還猶在耳中,不要去計較殺死多少敵人,而是要盡量減少損失,野狼軍團的人每一個都很寶貴,還有漫長的路要走,無數的戰鬥等著他們。

見杜洛不同意,其他將領也只能幹著急,沒人敢違抗軍令,只能眼饞的看著惡鬼群不死不休的追擊而去。可就在這時,沉重的城門卻被打開了,一隊盔甲鮮明的騎兵就追了出去,後邊還跟著數不清的部隊。

看到他們出擊,杜洛和將領們全都冷笑出聲,那是野狼軍團的雇傭者,百萬軍隊不參與守關,全都縮在後邊城市內,這是見到有戰功可以撈取,要乘勝追擊了,卻忘了什麼叫做窮寇莫追。

「哈哈哈,妖族的部隊怎麼如此不堪一擊,數倍於敵的兵力,卻被區區一群使鬼打的落荒而逃。」

神族戰艦上,幽冥神族的督軍算是揚眉吐氣了,他大笑這歡呼出聲,還拿去美酒慶祝,更是要讓另外兩系的督軍跟自己分享勝利后的快了。可另外兩系的督軍跟死了爹一樣,臉上全是鬱悶。

整場戰鬥他們都看在眼裡,戰敗的最關鍵之處,就是那妖族軍團長想要設計伏殺對方首腦,卻不成想自己反被活捉,落得個大軍無人指揮各自為戰,有人帶頭一跑,形成了潰敗之局。

見到幽冥神系督軍的一的表情,兩人更是不爽,天空系的立刻冷哼出聲。

「一場小勝而已,對整個戰局沒多大影響,要知道其他地方的人類仍是在節節敗退,離著徹底滅亡不算很遠,就算下面這傢伙也扭轉不了戰局。」

「我管他人類失敗不失敗,咱們是下方部隊的督軍,我只要看著他們一直勝利,看你們倆跟吃了屎一樣的表情我就高興。」

幽冥神族督軍乾脆的挑明了,這下對面倆人是真跟吃了屎一樣的噁心了,氣憤的甩袖而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青已經親自押著俘虜進入了後方用來傳送兵力的分身塔里,接著就進傳送門進入到了通天塔內部,將俘虜交給手下神靈送到生命樹下打開神國進行掠奪。而他則是急匆匆的去見丑毒娘,因為之前就接到通報,丑毒娘研製的毒藥有重大突破。

一到丑毒娘所在的地方,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魚腥味,原本美麗的島嶼也變成了垃圾堆,到處是大小不一奇奇怪怪的屍體,有的屍體竟然長達上千米,還有胳膊腿,看起來是人型。

疑惑的走進丑毒娘的工作區域,這裡的味道就更重了,原來神族的試驗品全都不見,換成了很多奇怪種族的試驗品,陳青認出了一些,很多還不認識。

「你來啦?」

工作台邊的丑毒娘跟陳青打了個招呼,接著用一把工具硬是撬開了檯子上綁著的一位魔族成員的嘴,往他嘴裡倒了些粉末。這個魔族拚命掙扎,可是毫無用處,粉末一入口就掙扎的更厲害了。渾身的青筋都暴鼓,眼珠子充血都快瞪了出來,接著口吐白沫的把頭一歪,掙扎停止死翹翹了!一個負責當助手的惡鬼舌頭一伸,就把靈魂卷進了嘴裡,一點沒浪費。

這麼強橫的生物轉眼就被毒死,陳青都不由自主的打個冷戰。

「你沒事折騰這些種族幹嘛?」

隨著陳青的疑問,丑毒娘一翻白眼,一邊說一邊噘起了嘴,「開戰後就沒神族俘虜再被送過來,你說我咋辦?大姐又讓我試試其他種族,能不能研製出滅絕他們又不傳染其他種族的毒藥,我當然得聽話。」 自從成為了陳青的邪妃,丑毒娘自然也得管花瓊芳叫大姐,看到她索吻的表情,陳青只好一把摟在懷裡將其滿足,接著問道。

「你不是說有重大突破嗎?」

一個玉瓶被丑毒娘扔給了陳青,陳青趕忙打開,裡面是些灰色粉末,看不出什麼神奇之處,氣味就像是煉丹給煉廢了,變成了藥渣。可丑毒娘出品,絕對都是劇毒,陳青不敢小看。

見他滿臉都是疑問,丑毒娘輕笑出聲,「一直沒能成功,我就胡亂配了些葯,甚至都忘了往裡面放了什麼,結果拿那些各族生物試了試。沒成想對海里的魚族有特效,他們中毒后不會立刻死去,而是會變得無時無刻充滿飢餓感,這種飢餓感會折磨的他們發瘋,開始襲擊一切活物進行肉食補充。更主要的是,只要被他們咬到或者接觸到的同族都會被傳染,被傳染后相互之間還不攻擊,對其他種族卻沒用。那邊籠子里就是一個魚族。」

「嘶……」

陳青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丑毒娘真研究出了能滅絕一個種族的毒藥,他早有耳聞,魚族屬於海族序列,是其中最龐大的一個分支,在海族的部隊中充當炮灰。別看只是炮灰種族,如果真滅絕了,海族的整體實力最少下降一成甚至更多,他們在想攻擊人類,就只能用主戰種族了,誰也承受不了讓主戰種族當炮灰的代價!

「你怎麼獎勵我?」

丑毒娘媚態十足的看向陳青撒嬌,這次她立了大功,陳青當人不會吝嗇,在丑毒娘的嬌呼聲中,將她抗在肩頭就向卧室走去,決定好好的陪陪她。

數天之後,一個被惡鬼完美融合的海族回歸了部隊,由於身體嚴重受傷,他被允許回歸老家養傷,誰也不知道,他身上帶著可以毀滅魚族的毒藥,還有其他海量的劇毒,還要在海族的老家開花,海水能讓毒藥蔓延的更加快速!

一個月後,讓海族恐懼的一幕發生了,海族是君主集權制,整個無盡東海都屬於一個皇者統治。在深海之中的皇城一夜之間變成了死城,無數海族成員連同海里的魚蝦全都變成了死屍漂浮到了海面上。雪上加霜的是,數量最為龐大的魚族也發生了異變,他們如行屍走肉一般,吞吃著一切遇到的活物,並且四散而去,將致命的毒素四處傳播著。

海族突遭重創,神族第一時間就得知,經過調查,人們得出統一的結論,這是有人下毒,正在遭受圍攻的人類成了唯一懷疑目標。天空和大地兩系神族要求整治違抗禁令的人類,屠殺掉一部分人類士兵進行警告。幽暗神系這次卻態度強硬,之前的禁令並沒有要求不許用毒,就算是人類乾的,也沒有違反什麼,最多以後不許用這種可以傳播的劇毒。

天空和大地兩系無奈認同,卻提出要求,既然無盡東海的魚族完了,那無盡西海的魚族也就該撤出戰鬥,幽暗神系卻堅決反對,就在雙方扯皮的時候,無盡西海的魚族也爆發了這種可怕的瘟疫。不用猜就是支持妖魔兩族的另外另外兩系乾的。

可已經成了事實,幽暗神系也無可奈何,只能催促西海的海族,讓那些還沒被感染的魚族炮灰趕緊上戰場,死在戰場上也比被傳染誰都攻擊要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