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金音兒的情緒穩定了一點,但還是保持沉默著,靜等著太醫過來。

馨寧怕金音兒會在被子里悶壞了,勸她說:「公主,您別在被子里待太久了,這樣會呼吸不順暢的。您還是在外面透透氣吧,我們保證不再看您啦。」

此時金音兒的丫鬟也紛紛勸她,她才緩緩地從被子中出來。她大口喘著粗氣,看著馨寧那張漂亮的臉蛋,就心裡不舒服。

她回想著當時馨寧和奚千落一起來到自己的房間,她想馨寧一定也與此事拖不了干係。

金音兒沖馨寧吼叫:「韓馨寧,你快點滾出去,本公主不需要你在這裡假惺惺了。明明就是你和奚千落一起設計讓我毀容的,居然還敢出現在這裡,你是不是因為大皇子在這裡,所以你要裝出一副很關心我的樣子呢?」

馨寧真的覺得很冤,自己哪有這般心思呢。

「公主,我真的不知道奚千落會把您的臉弄成這樣,這件事真的與我無關。」馨寧很誠懇地解釋著,她希望能夠讓波斯公主好受點。

可是金音兒捂著耳朵:「我不聽,我不聽你這些假話。大皇子,你一定也要重重地辦這個韓馨寧。如果沒有她的佩合,我怎麼會同意讓奚千落幫我弄臉呢,這一切肯定是因為他們早就看我不順眼,所以我想了這個方法來整我。」

趙雲清當然不會聽信金音兒的,忙幫馨寧說好話:「公主,馨寧真的跟此事無關的。她若是早知道,肯定不會讓奚千落傷害公主你的。」

金音兒哼了一聲:「大皇子你喜歡她,肯定不會認為她有錯呀。韓馨寧為人那麼虛假,她做了什麼,也不會承認的。本公主這次受了奇恥大辱,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的。大皇子如果你不忍心處治她的話,我就要皇上來為我做主啦。」

趙雲清很尷尬,居然時不時地就拿父皇來壓自己。他肯定是不會為難馨寧的,一來馨寧確實不會做這種事情,二來自己就這樣屈從了她,豈不是顯得沒有皇子的氣概。

「既然公主執意如此,可以隨意向我父皇稟報的。只是父皇平時很忙的,恐怕也沒有心思管這事情的。」趙雲清語氣很平淡。

金音兒見搬不倒馨寧,心裡很不爽。但是自己如果激怒了大皇子,日後肯定是沒有可能跟他在一起了。她決定先忍下去,等到有一天自己達到目的了,肯定不會放過韓馨寧的。

她開始裝可憐,大哭起來:「音兒都變成這副模樣了,大皇子您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明明是你們這邊的過錯,卻什麼都要本公主承擔,這還有天理嗎?」

金音兒故意哭得很大,還在地上滾來滾去的,讓大家都誤以為她很傷心。

趙雲清的心也軟下來了:「公主,您別這樣了。本皇子會公正處理此事的,重要的是先治好你的臉。難道你想你的臉一直是這樣嗎?」

金音兒停頓了一會兒:「你們的太醫都沒來,本公主能怎麼辦?你們大宋就是欺負人,害了我,又讓我傷心。嗚嗚嗚……」

趙雲清叫著侍衛,詢問情況:「太醫們怎麼還沒來呢?」

「這才剛出去傳話,恐怕沒那麼快吧。」

趙雲清招手,讓他們退下。

他向金音兒解釋:「公主,您耐心等候吧,咱們的太醫就快到了。」他走到她的身邊,溫柔地扶起她:「音兒公主,來,先坐在床上好好休息吧。」

金音兒享受大皇子的體貼之餘,不忘對馨寧大叫:「韓馨寧,快滾出去,我不想見到你,免得本公主心情不好。」


趙雲清只好向馨寧使了個眼色,讓她先出去一會兒,自己會勸服這個波斯公主的。

馨寧很無奈,默默地走開了。她臨走之前,看著金音兒故意依靠在趙雲清的懷裡,一臉幸福的樣子。

她雖然知道趙雲清是為了寬慰音兒公主,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地難受。

一個時辰后,宮裡的四大太醫都已經趕到了波斯公主的房內。

太醫們仔細看了金音兒的臉,覺得很棘手,以前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他們得知是奚千落的所為後,更是無法下手了。

但是他們又不能在一個外賓面前失了體面,只好說:「公主,您這個問題應該不大。我們私下研究一下藥方,您服下之後,應該能好的。」

等他們出了房間,才私底下向大皇子說:「殿下,波斯公主這個臉沒救了。奚千落只要不想讓她好,她的臉就好不了。我們也是無用呀,竟連這個也治不好。」

趙雲清大怒:「你們治不好?全是一群廢物,竟然這都搞不定。你們治不好公主的臉就直說嘛,弄成這樣,我怎麼向她交待呢?」

四大太醫齊齊跪在地上,心想這奚千落是醫界奇才。只要他弄過的事,他們都沒有能夠解決得了的辦法。

「殿下,饒命呀!我們是怕在外賓面前失了大宋朝的臉面,所以才如此說的。如今之計,只能請奚千落回來,弄好她的臉了。」

趙雲清按著額頭,很是生氣。可是他又不能太怪罪這些太醫,這奚千落是很厲害,連太醫們都搞不定,難不成真的求他回來?

他招手就太醫們走了,心裡在發愁,可怎麼請奚千落呢?就算自己去請,他也未必會再回驛館呀。

馨寧把一切都聽在了耳中,微笑地面對著趙雲清:「趙大哥,此事也有我的錯在裡面。其實我知道她想在音兒公主的臉上弄點小動作,當時我也真想讓音兒公主接受點小懲罰,所以我才沒有阻止奚千落。」< 馨寧把一切都聽在了耳中,微笑地面對著趙雲清:「趙大哥,此事也有我的錯在裡面。其實我知道奚千落想在音兒公主的臉上弄點小動作,當時我也真想讓音兒公主接受點小懲罰,所以我才沒有阻止奚千落。」

趙雲清很意外:「馨寧,你居然知道奚千落會暗中搞鬼?」

馨寧不敢抬頭看趙雲清的臉,她不怕他的責罵,而是怕看到他失望的眼神。原來他在金音兒面前為自己打包票,說自己絕跟此事無關。可是自己卻與金音兒臉部被毀的事有牽連,這叫趙雲清如何接受呢。

她輕輕地點頭,細聲細語地說:「對不起,趙大哥,但我真不知道奚千落會做得這麼過分。我只是知道他會在音兒公主的臉上動手腳,並不知曉他究竟做了什麼。」

趙雲清心情確實有幾分失落,他是想不到馨寧也有心不善良的時候。但是他也只憂傷了幾秒,因為他想馨寧並非聖賢,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而已。那個波斯公主處處針對她,她有點怨言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托起了馨寧的臉,深情款款地說:「馨寧,這事你確實有點過錯。但是我也有錯,不應該招惹這個音兒公主,讓她處處為難了你。這次毀容事件,我想大家也沒必要追究責任下去了,而是想辦法解決吧。」


馨寧嘴巴一抿,她知道趙雲清不會責怪她,但是並不會成為自己更為嬌縱的理由。她想今後一定不能再讓他有失望的情緒了,自己得做得更好。

「此事馨寧有份闖禍,我一定會想辦法說服我的師傅奚千落的。我現在就去異裝閣找他,務必讓他替公主還原容貌。」

趙雲清擔心馨寧一人出去會有危險,於是拉著她的手:「馨寧,我們一同騎馬前去。我之前那樣說他,他可能有氣在心中的。如果我不去道歉的話,說不定他不估願意再來驛館的。」

馨寧抿嘴一笑,釋懷地跟著趙雲清來到門口。

正在他們要上馬的時候,卻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那裡徘徊著。他們仔細一瞧,才看到是奚千落。

奚千落自然也看到了他們,於是轉頭就跑了。

馨寧使勁地在後面叫喊著:「師傅,你別跑了,等等你徒弟!」

可是奚千落有輕功,馨寧自然是追不上他的。

而趙雲清也知道奚千落是不好意思見到自己,所以他縱身一躍,半路截住了奚千落。

奚千落臉上透著一股倔強:「大皇子,你為何擋在奚某人的面前?」

「你覺得呢?」趙雲清一時也放不下皇子的面子,所以不正面回答奚千落。他在想你自己明明來了驛館,不就是來向我道歉的嗎?

奚千落也冷眼相待:「我猜不出,也不想去猜殿下您到底想幹嘛。還請大皇子移步,別阻了我的去路,我還要回異裝閣做生意呢。」

趙雲清哼了一聲:「你惹了那麼大的禍,居然還好意思回去異裝閣。你有聖旨在身,不能隨便離開驛館,要不然我會讓父皇把你押進大牢的。」

趙雲清確實也有脾氣,這奚千落太任性,非得在這關鍵的時候,對一個重要的外賓弄出這等禍事。自己如果處理不當的話,會影響兩國的邦交,所以他真的很生氣,但又想強制把奚千落留下來。

奚千落原本是有來驛館,向大皇子道歉的意思,可是他就一吃軟不吃硬的人,所以是忍受不了大皇子來拿聖旨壓他。

他語氣很沖地說:「奚大爺我就是再也不回驛館了,大皇子你想把我送進大牢,就盡量送吧。反正我就是不會回去醫治那個波斯公主,看你們有沒有辦法讓她容貌恢復如初。哼……」

趙雲清扯了他的衣領,略帶兇狠地說:「你居然敢拿這個來威脅本皇子,是不是在賭我不會把你送進大牢!」

奚千落故顯軟軟的,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不敢,不敢,大皇子你想怎麼樣,當然就可以怎麼啦。我只是個小小的藥理師而已,哪能違抗咱們大宋皇子的意思呢?」

趙雲清正在氣頭上,放下了奚千落,正準備拳頭相向:「你……」

奚千落才不怕呢,你大皇子要打就打吧,反正我奚千落武功也不比你差,不會吃虧就是了。

這時馨寧總算追上他們了,看到兩個快要打起來,趕忙地站在他們的中間。她氣喘喘地說:「你們倆……怎麼……談成這樣啦?好話好說嘛,幹嘛動粗呢。」

趙雲清一看到馨寧那有點蒼白的臉,就擔憂地放下了拳頭,走到她身邊關切地說:「馨寧,你幹嘛跑那麼著急。看,現在你出氣都有點急促了。」

「我又不會飛,只是加油跑啊。萬一你們關係弄僵了,那波斯公主的事情就更加沒法解決了。所以……」馨寧望著完趙雲清,又對著奚千落如此說。

她見兩人都沉默了,也明白自己說的話,也是有幾分份量的。於是她繼續說著:「不管之前誰對誰對,現在都沒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現在你們要一起幫金音兒恢復容貌,這樣大宋朝才能與波斯國長久地友好下去呀。」

趙雲清也反省了,自己之前確實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有點失態了。他明明想好好求情的,可是一看到奚千落,自己就沒法丟下皇子的臉面,道歉的話在嘴邊卻說不出口。反正由著自己的脾氣,越說越糟糕了。

他誠懇地對奚千落說:「馨寧說得有理,本皇子不應該那樣對你的,希望奚千落你能夠原諒本皇子。」

奚千落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有時候在氣頭上,也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過錯的。他一回到異裝閣后,就有點後悔那樣對金音兒了。他知道任何人都解不了他對金音兒下的毒,所以還得自己親自去驛館,才能治好金音兒。

可是奚千落見到大皇子的時候,就想到他之前說過的話,讓自己不要再回到驛館,所以奚千落才決定逃跑了。

誰知事情越說越偏離原來的好意了,正是控制不了局面呀。

而此時大皇子的主動認錯,讓他的心徹底地軟了。他還很愧疚,自己怎麼就沒有這份勇氣呢。他低著頭,小聲地說:「其實都是我奚千落的錯,大皇子才是最沒有錯的那個人。此事應該是我道歉才是對的,我現在就馬上回驛館去彌補我之前所犯的錯。」

大皇子一隻手拉住奚千落,一隻手拍向他的肩膀:「我們一起去,只要你醫好金音兒,我一定設法讓父皇不會怪罪你的!」

奚千落開懷一笑:「謝謝殿下,我一定不會讓你再為難的!」

馨寧終於氣喘了,見兩人握手言和了,真是替他們高興。


她大嘆一口氣,逗趣他倆:「你們倆手拉手的,怎麼這樣曖昧呀。師傅,你千萬別搶我的男人,快放開手!」

趙雲清一時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連忙嫌棄地放開了奚千落,逃離開來了,躲在了馨寧的身後。

他懷疑地看著奚千落,臉卻靠在馨寧的肩膀上:「你不會真的喜歡本皇子吧?」

奚千落翻了個白眼,故意說:「大皇子,你雖是風度翩翩,可也不是我喜歡的菜呀。我就算有龍陽之癖,也是喜歡三皇子那種類型的。」

「啊?」馨寧和趙雲清目瞪口呆。

奚千東見玩笑開大的,忙收回:「其實我真的不喜歡男人,我只是沒遇到自己喜歡的女人而已。走啦,要去收拾那個音兒公主了。」

馨寧拉著趙雲清的手飛奔著:「走起!」

當他們重新回到波斯公主的房間時,已經聽到金音兒在大叫:「你們這群太醫廢物,太過分了,居然連本公主的臉都治不好。快滾,叫大皇子過來,我要見他!」

趙雲清來到她的面前,示意讓其他人都退下去。他又拉出了奚千落:「此事是奚千落惹的禍,所以本皇子又請來他,為您恢復容貌。」

金音兒看到趙雲清時候還有笑容,一見到奚千落就開始咆哮了:「混蛋奚千落,本公主要殺了你。」

她沖向了奚千落,一副要打死他的表情。

奚千落任他捶打:「您的臉,只有我能救。如果你打死了我,你一輩子都是這個模樣了,你願意嗎?」

金音兒的拳頭捶在奚千落的身上,沒使他受傷,反而自己的手生疼。她思前想後,自己先得恢復好以前的樣子,才能再處罰奚千落。

「誰知道你奚千落這次回來,是不是想更加毒害我呢?」金音兒故意如此試探他。

奚千落說:「公主,你已經成了這個醜樣子了,也在眾人面前出盡洋相了。我奚千落的氣也消了,也就沒必要再害你了。所以我這次來,只是為了補償你而已。」

金音兒怒斥他:「你還好意思說你的氣消了,本公主的氣可正大著呢,我一定要弄死你!」

奚千落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處:「如果公主確實這麼恨我,就別忍著了,直接掐下去,我保證不還手!」< 奚千落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處:「如果公主確實這麼恨我,就別忍著了,直接掐下去,我保證不還手!」

其實他的心裡在想:我量你不會弄死我的,因為你的臉還需要我的手來恢復呢。但是如果你真的掐了,難道我會笨到不還手呢。

金音兒心底思量著:這個奚千落一直針對自己,如今犯了大錯,還不向自己低頭,反而威脅自己,真是太可惡了。但是現在自己又不能殺了他,因為自己的臉還是這副人神共憤的樣子,可怎麼得到大皇子的芳心呢?

她最終決定,還是先放他一馬。她放下了手:「本公主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計較了。只要你把本公主的臉恢復了,我也就不會向皇上說些什麼了。」

奚千落何嘗不知道金音兒這是在說假話,可是他也不怕,自己治會治好她,但是必然會留有一手。若是今後她找自己麻煩,自己也好留著防身呀。

奚千落抱拳:「那現在請公主躺下吧!」他緊接著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瓶子,自信地說:「只要我給你塗上這個,你的臉自己然立即變好的。」

金音兒往後退了退,心裡還是沒底,不會又是什麼毒藥吧。

「你這次不會又是給自己一假的美臉,其實留有一手,讓自己過了一會兒又變醜了吧。」她有一絲害怕地說。

奚千落嘴角一勾:「我怎麼會用同一種方法呢,反正愛信不信。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我就收起來啦。至於你的臉,自己去想辦法吧。」

趙雲清實在聽不下去奚千落的口氣:「奚千落,注意一下你的態度和語氣。她畢竟是波斯公主,要耐心對待!還有,這次不能再捅婁子啦!」

奚千落盡量收起自己的強硬的態度,因為他也不想大皇子再為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