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爬了?」葉青淡然問道。

九哥看了看那三米高的院牆,無奈地道:「爬……爬不過去……」

「那就過來談談吧。」葉青轉身,九哥知道自己是肯定跑不了了,只能乖乖跟在葉青後面走過去。

老韓倒在平房門口,見九哥也跟了過來,不由啐了一口,罵道:「操,早讓你跟他拼了,也不見得一定會輸。大家都為林大哥做事,你個王八蛋,竟然想跑,你倒是跑啊!」

九哥瞪了老韓一眼,罵道:「你他媽的給我閉嘴,你早知道是姓葉……呃,是葉先生來了,你也不告訴我,就讓我帶人過來。他媽的,老子被你陰了都沒說什麼,你有什麼資格罵老子!」

老韓:「我他媽懶得跟你廢話,你等著,今晚這事,我一定會告訴大哥的!」

九哥也不甘示弱,立馬道:「你說了又怎麼樣,搞得好像我怕你似的……」

「夠了!」站在一邊的葉青突然一聲大喝,兩人立馬閉嘴,小心翼翼地轉頭看著葉青。

「我現在有幾個問題。」葉青冷眼看著兩人,沉聲道:「你們兩個,剛好可以搶答。回答慢的那個人,要受到懲罰。」


「什麼懲罰?」九哥顫聲道。

葉青看了他一眼,冷聲道:「剁掉手腳!」

九哥一個哆嗦,旁邊的老韓更是渾身顫抖。兩人互視一眼,眼神當中儘是敵意。這個時候,他們兩個已經成了競爭的對手。

「第一個問題……」葉青剛開口,九哥和老韓便同時看向他,死死盯著他,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林老大在深川市,有幾個這樣的藏貨點?」葉青沉聲問道。

「五個!」九哥搶先回答,老韓剛張開嘴,此時也不及回答,面如土灰地看著葉青。這次搶答,他已經輸了。

葉青看了老韓一眼,抓起旁邊的砍刀。老韓渾身哆嗦,顫聲道:「葉先生,葉先生,不……不要啊,你……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我……啊……」

葉青根本沒有理會他的求饒,用刀把他的右手砍了下來。

「這是咱們的規矩!」葉青把老韓的右手扔出老遠,看著兩人,道:「第二個問題,這幾個藏貨點都在什麼地方?」

這一次兩人都沒有回答,互視一眼,明顯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還是那九哥精明,遲疑了一下,突然道:「葉先生,這種藏貨點,像我們這種小角色是根本沒資格知道的。不過,大哥身邊那幾個人都知道,像刀疤李、豹子、周林那幾個人,他們都知道的。」

葉青點頭,看向旁邊老韓,老韓面色一變,急道:「這個……這個問題,他這也等於是沒有回答,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告訴我誰知道。不回答,還是要被懲罰!」葉青拎起老韓一隻腳,任憑老韓如何慘叫求饒掙扎,他還是狠狠一刀砍了下去。

「瘋子!你這個瘋子!」老韓痛得滿地翻滾,大吼大叫:「你……你不是人,我他媽還有家裡人要養啊,你……你廢了我,讓我家裡人怎麼活?你這個瘋子!」

葉青指著遠處的麻袋,冷聲道:「這些人,他們就沒有家人嗎?被你們害的那些人,他們就沒有家人嗎?你廢了那麼多人,早就應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了!」

老韓怒吼:「我去你媽的,我他媽招你惹你,這些人關你什麼事。你……你又不是他們的家人,別裝的跟救世主似的,這……這關你屁事啊……你他媽為什麼要多管閑事啊!」

葉青看了他一眼,冷聲道:「第三個問題!」

老韓大吼:「我他媽不回答了,你別想再騙我了,老子已經廢了,就算是死,你也別想從老子嘴裡問出什麼消息的!」

葉青不理他,冷聲問道:「院子里那些屍體是怎麼回事?」

「那……那是最近死的人,我們……不,是他們……」九哥指著老韓等人,道:「這裡經常死人的,屍體要統一處理。所以,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處理一次。本來今晚下半夜準備處理這些屍體的,所以就把這些麻袋都搬出來了,結果……結果葉先生您就來了……」

葉青點頭,抓住老韓的另一隻腳把他拉過來。

「救命啊!救命啊!」老韓大聲慘叫,可是,這個時候會有誰來救他呢?

一刀下去,老韓這隻腳也被葉青砍了下來。現在的老韓,四肢就只剩下一隻左手了。這隻左手如果也沒了,那他可就徹底成個廢人了。

傷成這樣的老韓終於失去了銳氣和怒氣,躺在地上虛弱地道:「你……你饒了我吧,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給我……給我一條生路吧……」

葉青根本不理他,道:「最後一個問題……」

九哥瞥了老韓一眼,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以現在老韓的情況,是根本沒法跟他搶答了,所以他心裡一點壓力都沒有了。

葉青問道:「那些小孩子,為什麼會因為吸收毒品過量而死?」

九哥遲疑了一下,這個問題他可不敢如實回答。可是,還沒想好該怎麼糊弄葉青,旁邊的老韓卻突然開口。

「他們是加工毒品的時候,吸收了過量毒品……」

九哥原以為老韓已經說不出話了,沒想到老韓最後竟然回答了個問題。他驚愕地看了看老韓,再看葉青,葉青也正看著他。

「葉先生,葉大哥,之前的三個問題都是我回答的,這個……這個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您……您給我一次機會吧……」九哥顫聲道,他可不想成為殘廢。

「規矩就是規矩!」葉青伸手抓住九哥的右腿,手起刀落砍了下去。

「啊!」九哥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躺在地上翻滾起來,劇烈的疼痛讓他全身都在抽搐。

老韓哆哆嗦嗦地道:「他……他知道這件事,加工作坊就是他管的,就……就在他那邊的地下室里……」

「姓韓的,我他媽跟你無冤無仇,你……你幹嘛要害老子!」九哥大吼怒罵。

老韓:「我……我已經廢了,你他媽也別……別想好過……」

「我操你祖宗,我他媽弄死你!」九哥大吼撲過去,伸出兩手去掐老韓的脖子。老韓此刻已無力抵抗,被掐的直翻白眼。

葉青走過去,一腳踢在九哥臉上。九哥慘叫著捂臉翻滾,血水順著指縫不斷湧出。

葉青撿起地上的砍刀,把院子里這二十多人,挨個斷一腳,讓他們無法逃走。之後扔了砍刀,轉身走進身後的平房。

屋裡很髒亂,到處瀰漫著腐臭的味道,看樣子這裡面死的人還真不少。角落裡還放了砍刀斧頭什麼的,其中幾把斧頭上面還帶著血跡。

王爺別過來,公主要休夫 ,但是,打開每個卧室,都見不到殘疾人或者小孩子。看來,這卧室是林老大手下休息的地方,而那些殘疾人和小孩子根本不是被鎖在這裡。

葉青抄過林老大好幾個據點,對這些人做事的方法很清楚。他在屋內轉了一圈,用腳輕輕跺著地板,終於在其中一間卧室的角落裡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打開入口,一股腐臭的氣息頓時迎面撲來。下面一片黑暗,黑暗當中根本看不清楚裡面是什麼情況。葉青用手電筒照下去,只見一個大概一百多平米的地下室當中,竟然密密麻麻躺的全是人,差不多有六七十個殘疾人。

林老大把市裡所有的乞丐全部送到了外面這些藏貨點,所以這一次葉青找到的人比之前那幾次找到的人之和還要多。

想著弟弟葉軍可能會在這些人當中,葉青的心不由狂跳。他拿著手電筒走進地下室,把角落裡的燈打開,地下室內頓時光亮了不少。

這突然出現的光亮讓那些殘疾人稍微躁動,紛紛抬頭朝葉青看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驚惶,彷彿危險降臨了一般。

葉青慢慢走在這些殘疾人當中,仔細觀察著每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想從中尋到弟弟葉軍。他的目光不管在誰身上停留,這個人必然渾身哆嗦,面如土色,如遭滅頂之災。

… 葉青在這些殘疾人當中轉了一圈,始終沒有尋到弟弟葉軍,他心中不由失望。難不成,自己真的找不到弟弟葉軍了?

這個念頭更升起,葉青便立刻咬牙擺頭。不管怎麼樣,只要沒見到弟弟的屍體,他都要永遠堅持找下去!

葉青心中思緒波動,站在一個地方停留了近一分鐘。他卻沒有注意到,面對他的那個年輕殘疾人正瑟瑟發抖。最終,這個人實在忍受不住,跪倒在地不斷磕頭,泣聲道:「大爺,大爺,你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帶貨,好好要錢,你不要殺我啊……」

葉青微微皺眉,看了這殘疾人一眼,道:「我不會殺你的,走,跟我出去!」

殘疾人聽到這話,面色更是大變,大聲哭嚎道:「我……我……我求求你了,我……我真的不想死啊……我才十七歲啊……」

葉青更是詫異,這時,那年輕人身邊一個五十歲的老者猛然坐起身,道:「不就是要個器官嘛,來,拿我的。我一把年紀了,也沒想過能活著回去。大爺,他還是個孩子啊,你……你就放過他吧……你拿我的,我……我一定配合你……」

「丁爺……」年輕人嚎啕大哭,轉身抱著老者,已不會說話,只能不斷地喊著:「丁爺,丁爺……」

「不哭,不哭!」老者拍著年輕人的肩膀,低聲道:「好好活著,你還年輕,說不定哪天就能活著回去了。記著丁爺給你說過的話,你要是活著出去了,有條件的話,去看看我老伴兒,我……我一出門就成這樣了,她肯定要擔心死啊……哎,我本來是想出來賺錢給她看病的,現在看來是不用了。說不定,我倆還能在下頭碰面了。」

年輕人泣聲道:「丁爺,我……我就算是爬,也一定要爬去你家……」

「行了,有你這句話,我也值了!」老者斷了一手,雙腳倒還完好。他扶著牆站起身,目光堅毅看著葉青,道:「大爺,你別看我年紀大了,但我幹了一輩子的體力活,身體養得很好,器官都沒病。我求求你,你也當積積陰德了,給孩子一條生路吧。你把我帶出去,我肯定配合你!」

我想讓你愛這個世界 ,年輕人哭聲更大,他突然轉身撲到葉青腿邊,抱住葉青的腿嚎啕大喊:「我跟你出去,我跟你出去,別殺丁爺。我年輕,我的器官能賣的更貴!」

「小狗子,你幹什麼!」丁爺面色一變,過來拉住年輕人,朝葉青陪笑道:「你別聽他說,他身體不好,器官也不行,你取我的就行了!」

葉青嘆了口氣,他終於知道這些殘疾人看到他為什麼是那樣的表情了。看樣子,這些人一般是不下來的,下來必然便是要帶他們出去取走器官的啊。

「誰的器官都不取,我是來救你們的!」葉青朗聲道。

一干殘疾人皆是一愣,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丁爺看了葉青好一會,顫聲道:「大爺,別……別開玩笑了,我們不會跑的,你……你放過小狗子吧……」

「您別叫我大爺,這樣會折壽的!」葉青彎腰,道:「我真的是來救你們的,現在你們能走的,攙扶一下不能走的,咱們先出去。別的事,一會再說!」

葉青說完,在前面帶路,將地下室入口徹底大開。

看著外面明亮的燈光,地下室內一群殘疾人面上帶著希冀,卻又帶著畏懼。雖然葉青走出去好一會,卻沒有一個人敢出去的。

葉青無奈地搖了搖頭,這些殘疾人被林老大的手下都給嚇住了,竟然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葉青走下去,直接拉著一個殘疾人走了上來。

那殘疾人-大聲慘叫,拚命想要掙脫葉青的手,彷彿一出去就會死的。葉青卻不鬆手,硬是把他從地下室拉出來,拖到門口,指著外面院子道:「你自己看吧!」

這人喘了幾口氣,看到外面那二十多人倒地的情況,先是呆了好一會,而後張大了嘴,面部肌肉顫抖著,根本喊不出聲音。他連滾帶爬地衝到地下室入口,看著下面那群殘疾人,還是張著嘴,好半天都發不出聲音。

下面那群殘疾人緊張地看著他,面上都帶著無盡的期望,他們是真的希望葉青說的是真話。

過了足足兩分鐘,這殘疾人方才喘過一口氣,顫聲道:「我們……我們得救了……」

地下室內沉寂了好一會,不知道是誰先歡呼了一聲,眾人緊接著都歡叫起來。自從落入這些人手中之後,他們一直過的生不如死的生活,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夠活著離開這個地方。可是,每天都能看到身邊的同伴在一個一個死去,說實話,大部分的心裡已經絕望了。

而便在他們絕望的時候,卻突然得救了,他們的心情,已經無法用歡喜能夠形容了。

「大家出來吧!」葉青在上面喊了一句。

「出去!快出去!」

「對對對,快點走!」

地下室的殘疾人爭先恐後地想要往外跑,那些斷了腳的,也在地上拚命往上爬,誰也不願落後。

「能走的,扶一下不能走的!」葉青大聲道。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匆忙轉身去扶不能走的同伴。在地下室這麼長時間,同甘共苦一起走過,他們雖然之前根本不認識,但現在都是一起經歷過生死的兄弟了。

最先被葉青帶出來的那個殘疾人已經跑到了院子里,撲到一個男子身上,瘋狂吼叫著廝打他。可能感覺這樣不解恨,他最後竟然撲到這人身上,張嘴瘋狂咬下去。

這男子剛被葉青斷了手腳,受傷很重,現在根本沒有反抗之力。被這殘疾人咬的慘叫震天,卻又無可奈何。這殘疾人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報復,他又怎麼會鬆口呢?

最後還是葉青過去把那殘疾人拉了回來,將一群想要衝進院子里報仇的殘疾人攔在了房子里。


「大家靜一靜,聽我說!」葉青擺了擺手,這些殘疾人的哄鬧聲方才慢慢靜了下來。

「雖然你們都出來了,但是,不代表你們徹底安全了!」葉青道:「我已經打電話報警了,警察很快就會過來。但是,在警察來之前,我不確定這些壞人會不會有同伴過來幫忙。所以,這一會你們要躲在屋子裡,把房門和窗戶頂緊,千萬不要讓那些人衝進來了。等警察到了,你們就安全了!」

這話讓那些殘疾人-大吃一驚,匆忙推了屋內的桌椅便要去頂住房門。

「等一下,讓我先出去!」葉青走到門口,轉頭看著丁爺,道:「丁大爺,麻煩你安排一下,把門堵好了。我知道你們恨外面那些人,但現在不是報復的時候,保住性命才關鍵啊!」


「是是是。」丁爺連連點頭,能夠活著出來,是他根本沒有想過的事情。

葉青走出房子,裡面那些殘疾人立馬關上了房門。按照葉青的交代,他們將屋內能用的桌子椅子床什麼的全部推了出來,將房子入口緊緊堵住。這樣,就算有人來了,一時半會也很難衝進這屋子。

葉青走出院子,還趙成雙打了電話,把位置報給了他,之後便去了旁邊的院子。

這裡距市區大概三十里的路程,不管是林老大的人,還是趙成雙的警察,沒個半小時是根本到不了的。所以,現在葉青還有點時間。

這邊院子里倒沒有屍體什麼的,看樣子都是放一起處理的。

葉青走進屋內,立馬看到了讓他震怒的一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